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命相师 >

第2008章 法剑之光

    关于这一点,唐丁之前没想到,但是回来时候,跟父母的探讨,让唐丁也很赞成父亲的想法。

    二百多人所需的米面粮油,还有蔬菜肉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就算是现代的食堂,这二百多人的伙食,也需要一个不小的团队,整天忙活这些。

    之前其实也有个这个问题,不过都没重视起来,毕竟那时候这个问题并不那么急迫。在别院,属于市中心了,买菜也方便,而且人也少,后来虽然人多了,但是毕竟住在那里的时间短,而且买菜的距离也不远。

    在大圣山的时候,吃饭问题的解决也不难,因为大圣山下就是大圣镇,而在大圣山中就有镇上的农村在此种的地和蔬菜什么的,后来这些村民都搬走了,这些地,自然也就成为了隐仙派的了,上面的作物和蔬菜,也很好的解决了这些问题。

    但是来到这西北华山外的玄女谷,之前两个地方的条件,这里都不具备,因此,吃饭就成了最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的想法还是沿袭之前的大锅饭,做了大家一起吃,这样有利于增强大家的团体感,摒弃私有制的滋生。”

    “那每天的采购可不是个小数目,咱们怎么解决?”

    “这个没办法,只能先采购一批,不过我计划咱们自己种地种菜,咱们需要开辟一百亩地,其中八十亩种地,二十亩种菜,八十亩地,按照亩产八百斤算,一年一共可以产出六万四千粮食,这些粮食应该可以保障我们所有人的吃食,二十亩菜地产的菜,我们吃也够了,另外庄稼可以种两季,另一季的粮食可以储藏起来,也可以酿酒,还可以养猪,养鸡,这样,我们的生态宗门就彻底建立起来了,只需要半年就应该可以自给自足。”

    “另外,你所说的后勤方面也要赶紧实施,吃饭可以一起吃,但是做饭要选出专门的人员负责,除了宗门内需要学习的弟子外,其余人都可以按照其所擅长领域进行工作分配,做饭,采购,也不用你亲自出马了。”

    行慕柳惊讶的看着唐丁侃侃而谈,“敢情你早就看出了这些问题,也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

    “这哪是我想的呀,这是老爷子,哦,不,是你公公想的,他在家闲得慌,正准备找点事做呢。”

    “可是这样会不会太累?”

    “没事,我们少用人工,而是用机械,明天老爷子就让我跟他一起去采购农业机械,耕地,种地的机械都买齐了,哦,对,还有种子,这就可以开始种了。”

    “嗯,好吧,我这就统计、安排各方面的人手,等机械和种子到位,咱们就可以直接开始。”行慕柳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接下来我会对宗门进行调整,如果有需要,还得你配合。”

    “好,不光要配合,还是无条件配合。”

    “嗯,主要是准备把各种分工明确,包括宗门内门弟子就一心学艺,后勤就只负责后勤,耕种就只负责耕种,把咱爸咱妈都解放出来,她们偶尔帮忙倒是可以,就不用她们整天忙活了,如果实在不行,就从外面雇佣人手,当然了,这个雇佣的人,也是需要考察的,因为来了以后就不能再回去了。总之,我会把这里的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嗯,好,你看着办吧,我相信你的能力。”

    唐丁和行慕柳相拥在一起,享受普通情侣应该有的甜蜜,过了好一会儿,行慕柳才轻声问道,“这几天还走吗?”

    “还得走。”

    唐丁把自己这几天的百鲲湖的经历简单说了,当然其中惊险刺激处都是一带而过,主要是说了准备为鲲族物色个新的家园。

    其实,唐丁经过跟青龙的对话,他已经打算好了,准备让鲲族重归大海,虽然大海中有许多不可测的风险的,但是只有经历风险,才能够成为真正的鲲鹏,当然,这事还是需要跟鲲王再商量一下的。

    在唐丁跟行慕柳说起他在百鲲湖经历的时候,在百鲲湖的水阵之中,所罗门王正被困在极速旋转的水阵之中,随着水流极速的旋转。但是这极速的旋转并没有能够撕裂所罗门王的身体,甚至连他的意识都没有影响。

    所罗门王手中捧着降龙法剑,也在尝试这用降龙法剑,试着去破开水阵的内壁。

    但是此时的降龙法剑无论怎么试,都似乎对水阵内壁,毫无作用。

    所罗门王在想唐丁最后一刻逃出去,借助降龙法剑的情景。

    虽然随后是所罗门王在关键时刻给了唐丁临门一脚,帮助唐丁逃了出去,但是所罗门王却意识到自己的辅助,起到的作用不过是微乎其微,而真正的作用,应该在手中的这把降龙法剑上。

    这并不是所罗门王的臆想,而是他“看”出来的。所罗门王看到唐丁用降龙法剑刺开阵法内壁的时候,降龙法剑身上有一团光芒泛起,这光芒似乎有种无坚不摧的力量。

    别问所罗门王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他的精神力大进,因此注意到了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降龙法剑上的光,甚至唐丁自己都没看出来,因为当时情势危急,唐丁精神力高度集中,根本无暇他顾,当然不会注意到剑上那团奇异的光圈。

    所罗门王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个笼罩在降龙法剑上面的光圈到底是什么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玄女谷隐仙派的事情也不少,行慕柳忙着跟姐妹们一起安排整个隐仙派的各部门分工,这分工是需要综合考量每个人的能力,这一点,行慕柳在行。

    而唐丁也没闲着,他带着老爸唐国庆,还有徒弟张东哲,还有张东哲父亲,四人一行去买农机去了。

    张东哲以前做过汽车销售,张东哲的父亲摆弄农活是把好手,玄女谷的种地程序,需要张父做指导。

    在地图上搜索了临市的农机市场,然后四人就直奔过去。

    陕省也算是农业大省,农业机械应该挺多,但是实际上农机这东西,销售情况并不好,因为这东西实在有限,用的地方虽多,但是买的人却少,一个镇上也就卖那么几台,一般几台农机就可以干整个镇上的活了。

    一般庄稼人不会开车,会开车的有不少买不起的,也有没想到要买的,还有想到买的,又不知道买了后挣不挣钱的,再说镇上已经有人买了,再买就是竞争了,镇上的土地就那么多,甚至还有逐年减少的趋势,买了农机,也怕挣不到钱。

    临市是个县级市,距离陕省的省会省城不远,唐丁四人之所以奔向临市,而没有去省城,是因为省城发达,已经没有了农机的用武之地,而临市则不一样,临市周边有大把的耕地,农机销售情况很好,就连手机地图都推荐买农机到临市。

    临市的农机大楼,虽然建于九十年代,但是其位置就能看出重要性,农机大楼处于市中心,是好地角。

    在农机大楼后面的大院内,大院地方很宽敞,除了停着的两排新农机外,大部分地方都空着。农机的种类也不少,有耕地的,播种的,还有收割的,还有些手扶拖拉机、柴油水泵等机械化农具。

    虽然农机种类很全,但是四人看了半天,却没发现一个销售人员,导致唐丁想问问都找不到人。

    “我进去找个人出来问问?”出来的这四人中,跑腿的任务就自然落到张东哲身上。

    “等等,不着急,张叔,您说咱们都需要买哪几台?”

    提前问问,好做到心中有数,待会直接付钱走人。

    “耕地人工太累,需要这台能耕的,播种机能大大提高播种效率,收割机能减少人工,不过如果钱不宽裕,那就先买耕地和播种的,回头等粮食差不多好收割了,咱们再买收割机,要是不买也可以,咱们人多,一起干,应该也能来得及,唯一的一点是怕成熟后的庄稼等不了。”

    听到张父这么说,唐丁心里就有数了,他虽然叫不上这么农机的名字,但是有刚刚张父的讲解,唐丁基本弄清楚了需要买什么。

    “好吧,走,咱们进去看看,直接付钱走人。”

    农机大厦的大厅,空间虽大,但是却冷冷清清,在大厅中倒是有几个销售员,不过都无精打采,看到唐丁四人过来,也没有主动靠前介绍。

    “你好,我们想问问农机的情况。”张东哲见没人过来搭理自己一行人,他主动走了上去。

    “好,等会,等我玩完这一局。”张东哲一看,这个让自己等会的销售员,正在玩吃鸡游戏,双手手机点的飞快,打的不亦乐乎。

    “我说,我们要买农机,你能不能先把手里的游戏放一放?”张东哲有些生气,这都是什么销售,看出都是公家的买卖了。

    “知道你们要买农机,来这里的都是买农机的。你们就算是现在掏钱都买不了,会计还没来,交不了钱。”销售头也不抬的说道,语气中的自大意味明显。

    张东哲简直气的要背过气去,这么牛叉的销售,他没见过。他也卖过车,做个汽车销售,知道这一行其实竞争挺激烈,也是看人下菜碟,但是这农机公司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人家就低头玩游戏,这公家的买卖就是牛,而且他们可能也没有竞争,临市的农机,只有这里有卖。

    张东哲回去把这里的情况,跟唐丁报告。

    其实不用张东哲报告,唐丁也听得一清二楚。

    “得,咱们要不去别家转转?”唐丁虽然一身的本事,也曾杀人如麻,但是总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把这两个销售员给宰了吧?

    “你哪里也不用去,去了也没用,整个临市卖农机的只有我们一家。”吃鸡的销售员言语中有相当的自信。

    既然别的地方没有,去了也没用,要不还是等会吧。

    不过这一等,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人过来接待自己,而销售员口中的收钱的会计,也没过来。

    就算唐丁今天走的早,可是到这里的时候是八点半,现在已经是快十点了,四人在这里坐了一个多小时。

    虽然说坐了一个多小时,但是张东哲还是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把要买的农机价格摸了个差不多、

    张东哲就是做销售起家,对于销售价格知道如何探寻底价,而且这里的销售员不一直低头玩游戏,这里的资料也很丰富,都可以随意浏览。

    在有张纸上就写了农机的价格,包括农机补贴款,首付款,贷款额度,利息等等,都写了出来。

    张东哲就依据这些推算出了销售价,做到了心中有数。

    按照张东哲的推算,他们要买的这三台农机,补贴后的售价在二十万多,不到三十万的样子。

    张东哲把自己的推算结果,小声告知了唐丁。

    “我说,能不能接待一下我们?我们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张东哲有些生气,嚷道。

    “啊?你们还没走啊,我还以为你们走了呢。”

    销售员起身看张东哲的时候,就见门口进来一位女子,他本来想过来接待张东哲的,却在见了女子后,向女子走了过去,“美女,你好,需要买点什么?”

    “我说,你这销售员懂不懂先来后到,我们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你却先去接待别人?”见了这情景,张东哲这是要把肺都气炸了。

    不过进来的干练女子,显然不知道怎么回事,疑惑的看着张东哲和那销售。

    “你吆喝什么?我就不想接待你们,你能怎么样?”销售员根本不在乎张东哲的愤怒,他们都是农机公司的,吃的国家饭,这些来买农机的人,根本威胁不到自己,而且长眼的还会奉承下自己,因为农机在临市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美女,你也来看农机吗?你是哪个镇的?”

    “我不买农机,我是做挖掘机的,我想租下你们后面的大院。”

    “哦,这我可说了不算,你需要找我们领导谈。”虽然这女子并不是来买农机的,但是这销售脸上的笑容并未减少,看来人家是真不在乎多销售那么三两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