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命相师 >

第2143章 顺藤摸瓜

    刘琳是第四天返回来的,先见了唐丁,跟他汇报了此行的过程和结果。

    刘琳在江南处理的事情,是高杉资本两年前的一个投资项目,这是一家做软件的高科技行业,主创始人去世,主创始人的妻子跟其他创始人争权。

    而刘琳代表的高杉资本,在这家软件公司,才是真正的最大股东,也是风险投资选中的,因为软件业研发周期长,前期投入大,所以尽管高杉资本看好这家软件公司的前景,但是头一年并没有见到多少效益,不过从去年开始,软件公司逐渐打开了市场,在这公司发展的关键时候,主创始人去世,丢下了他未完成的一个烂摊子。

    不过刘琳代表的高杉公司这个最大股东,已经跟数位创始人交谈过了,他们也都认识到了公司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一旦处理不当,恐怕这几年的所有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当然,如果他们意识不到危机,高杉公司将会直接启用新总裁计划,直接把原创始团队整个踢出去,重新指派一个团队来经营,当然,这是有极大弊端的,因为只有主创团队才对整个产品体系清楚无比,他们对产品将来的发展方向是早已经制定规划好的。

    至于主创始人的妻子,已经对公司发展没有什么影响了,因为经过股东决议,他的妻子只有股份继承权,却没有公司的经营方式的话语权。

    在唐丁跟刘琳谈完了郑春秋事的第二天,刘琳也顺利的拿下了这家软件公司的最后一位大股东,形成了股东绝对多数的压倒形势,占据了主动权。

    “什么你说这家软件公司的主创始人是被李义海气死的?怎么回事?”唐丁惊讶问道,“是咱们那次参加慈善拍卖会的那个李义海吗?”

    “对,就是他,他旗下的医疗器材公司,就是用的我们投资的这家软件公司的软件,但是因为李义海的医疗器械公司,发生了医疗事故,李义海就在媒体上发表声明,说是软件公司的软件出了问题,推脱责任,把责任都推给了咱们投资的这家软件公司,咱们投的这家软件公司主创始人坚持自己的软件不会有问题,结果呢,因为李义海是全国著名的慈善家,公众的评论都呈现一边倒的态势,纷纷指责软件公司的软件有问题,才导致的医疗事故,华北首善的名声可真不是白来的。”

    “李义海?”唐丁重复了一遍。

    对于这个人,唐丁印象并不深,那晚唐丁和刘琳参加的慈善拍卖会,李义海只是漏了个脸,全程都是有拍卖师主持,对于李义海,唐丁并没有细看,也没想跟他有什么交集。就算是古丽热巴所说的李义海把慈善基金据为己有,唐丁也没想怎么报复他,但是这老小子竟然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高杉资本的头上,那就少不得让他付出代价。

    当然,主要是因为唐丁这几天比较闲,他想等的所罗门王还没来,索性就会会这个李义海。

    李义海虽然被誉为华北首善,但是其住所却鲜有人知道。本来一个公众人物,应该一切信息都暴露在公众注视下,这才正常,但是唐丁让古丽热巴打听了好多人,竟然他们都不知道。

    不过要找李义海,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前段时间那场慈善拍卖会,李义海自己就捐出了二十多件宝贝,只要找到拍得这些宝贝的买家,唐丁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李义海。

    如果李义海只出了一件宝贝,或许还真没人记得究竟是谁拍下了它,但是李义海的宝贝多,随便一想,就能说出几个拍的李义海宝贝的买家是谁。

    这些人的住所打听起来就容易多了,至少不像李义海一样,到处查无此人。

    李义海此时正在京郊的一处别墅中,优哉游哉的喝着红酒,他的身边是两条价值不菲的纯种德国牧羊犬。

    对于女人,李义海没有兴趣,这里并不是他金屋藏娇的地方,而是他收藏宝贝的地方。

    在这栋别墅的地下室,李义海按照银行保险柜的标准,焊了一个厚度超过五公分的实心不锈钢的“保险柜”,专门用来储藏他收集来的宝贝,还有其基金会的账目。

    虽然李义海的基金会没有几个人,但是却是名副其实的“富得流油”。怎么说呢,李义海虽然看似捐献的数目很庞大,也经常堆上一堆现金,看起来很唬人,但是实际上,李义海的捐献作秀成分居多,捐献的数目其实大部分都是物品折算的,而且还是按照高价折算。比如一件军大衣,折算成的捐款一般是三四百,而实际上这件军大衣的成本都是也就五十块钱,用的也不是好棉花,而是黑心棉。而堆起来像山一样的一堆现金,其实也不过三五百万,因为这座山有很多空。

    最近李义海的生意遭遇了巨大的挫折,医疗器械爆发了严重的事故问题,而这事故问题李义海全部推给了配套医疗设备的软件,没想到民众还真信了。自己这个首善的名头,确实可以左右舆论,只要过去了这一道坎,李义海的生意也必将迎来新的辉煌。

    但是因为医疗事故,李义海现在成了媒体追逐的对象,媒体的态度虽然向他这方一边倾斜,但是媒体也想追到李义海,让他现身说法。毕竟李义海也是个公众人物。

    不过李义海可不傻,他虽然可以引得无知民众的同情,但是媒体可不是善茬,一旦被他们抓到破绽,或者自己的谎言将来被拆穿,那等待着李义海的会是铺天盖地的口水战,结果完全可以把他淹没。

    为了躲避这些,李义海这些日子就住在了自己在京郊的别墅。

    这里的别墅私密性非常好,小区管理也很正规,根本没有人打扰,李义海正好趁着这段时间,休整一下,放松下身心,喝着高端进口的红酒,喂着爱犬,生活好不惬意。

    就在李义海感觉惬意的时候,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惬意。

    李义海不想去开门,因为他这里不会有人来,这个地方,李义海没告诉任何人,包括他的结发妻子。这里倒是有个收拾卫生的保姆,但是也不用她常来,而且她也有钥匙,固定的一周来一次打扫下卫生就可以。

    李义海没去开门,门铃声也只响了不到一分钟,就停下了,李义海继续喝着红酒。

    就在李义海品着红酒的时候,他看到了两个飞人。

    两个飞人就如武侠电影中的一样,高高跃起,跳过了别墅外面两米半高的围墙,落到了院子里。

    李义海恍惚间,感觉自己在看电影。不过还没等李义海多想,这一对飞人,就推开了门,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一对飞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可谓是郎才女貌。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私闯民宅。”李义海说的这话,意思大义凛然,但是语气却有些犹豫。

    毕竟敢公然私闯民宅的人,都有相当的经验,而且李义海看到这两人的相貌和气质,也让他心里没底。

    一般来说,贼都是贼眉鼠目,鬼鬼祟祟,但是这两人却闯的光明正大,毫不掩饰。

    而且最主要的是李义海感觉这个男人似乎有些面熟,很可能是自己见过的人。

    “李总,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了?”唐丁笑呵呵的跟李义海说道。

    李义海的脸上马上堆满了笑,就像他捐赠时候一样的虚伪,“朋友,我看你非常面熟,感觉肯定认识你,但是一时半会儿没想起来,请问我们在哪里见过?”

    “一个多月前李总组织过一次慈善拍卖会,”

    唐丁这么一提醒,李义海马上就想起来了,他一拍额头,“你是唐先生,瞧我这脑子。唐先生请坐,来喝茶,要不来杯红酒?”

    唐丁当时的行为,一掷千万,买下了古丽热巴的那套内衣,给李义海留下了深刻印象,但是毕竟时间过的久了,而且当时两人也没有什么交往,一时才没想起来。

    李义海急忙从躺椅上想要起来,但是被唐丁一把按住,“不用这么客气,今天我们来也没准备跟你客气。”

    李义海心里一咯噔,“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李义海毕竟是“老江湖”,他当然不会先露怯,也不会主动询问,只是装傻充愣。

    “我这次冒昧前来,是希望知道两件事,第一件,那次慈善拍卖的善款,听说都被你私吞了?”

    李义海头摇的像拨浪鼓,“没有,没有,绝对没,唉哟。”

    李义海话还没说完,唐丁向他一指,一道电光射向李义海,李义海伴随着唉哟一声,话音戛然而止。

    唐丁的一道五雷正法,打的李义海毛发瞬间竖起。

    这是一记威力减弱了的五雷正法,要不然李义海根本承受不住。

    “我希望听到真话,说假话自己会受苦。”唐丁安慰他道。

    “我真没有,唉哟。”

    李义海刚说完,唐丁又是一记五雷正法,打中了他,李义海再度被电击的心脏骤停,呼吸困难,裤子湿了一大块,原来是小便失禁。

    “真话。”

    李义海听到唐丁从牙缝中蹦出来的两个字,他知道唐丁的耐心已经被自己消磨光了,接下来还会对自己用什么手段,李义海也说不好。

    行慕柳把手机掏了出来,录下了李义海的话。

    李义海竹筒倒豆子,把自己对于慈善资金的情况,跟唐丁说了一遍。原来这笔钱,李义海确实挪用了。

    就在这次慈善拍卖会之后,李义海的医疗器械公司就发生了严重的医疗事故,公司被查封关停,李义海也需要钱疏通关系,于是就把这笔现金的慈善拍卖款给拿了出来。

    这种事对于李义海来说,是常事。他并不怕亏空,也不用亏空。李义海将来会把这笔钱成功的洗白,比如捐赠物品的时候,虚报物品的价值,然后这笔钱就会被成功洗白,所以李义海从不认为自己这是挪用慈善资金,因为他已经习惯借用这笔钱了。

    “很好,第二个问题,义海公司的医疗事故,到底是什么原因?”

    听到唐丁的问话,李义海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唐丁是为了这事来的?李义海想拒不交代,但是却无法忍受刚刚的电击之苦。

    就在这时,唐丁说话了,“你不说也可以,不过我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命和名,哪个更重要?”

    李义海做了这么多年生意,看人最准,他能听到出来,虽然唐丁语气很平淡,但是他丝毫不怀疑唐丁真的会杀了自己。

    “是我们医疗设备的问题,我们采购了不良的元器件,才导致的控制主板被烧毁,使整个设备故障。”

    对李义海的合作态度,唐丁很满意,行慕柳也把整个事情都录了下来。

    做完了这些,这次来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唐丁刚准备走,突然一拍额头,“我也差点忘了件事。”

    行慕柳问道,“什么事?”

    “寻宝游戏,想不想玩?”

    行慕柳非常配合唐丁,“寻宝?听起来很刺激。”

    “哈哈,刺激不刺激,得找找看。”

    唐丁在刚进入李义海别墅的时候,就发现了李义海的“藏宝库”,只是那时候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所以寻宝只能暂时搁置。

    现在,办完了事,寻宝之旅就要重启。

    李义海傻愣愣的看着唐丁带着他来到自己的藏宝库门前,他正在考虑着如果唐丁再度以电击相威胁,自己是否要告诉唐丁宝库的开启方式,就见唐丁抽出一把木剑,直接向这宝库门扎了下去,然后横拉一道,再往下,直到切出了一个人可以进入的切口。

    李义海看着唐丁的动作,他根本没有心疼,也没有唐丁即将进入自己宝库的心惊,因为他的脑袋几乎短路,他所有的思想都围绕着唐丁手中的木剑到底是什么东西?一把木剑怎么可能切这坚固的不锈钢大门如同切豆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