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命相师 >

第2196章 门前之争

    晚上,矿工们收工很晚,唐丁没有计时的钟表,不知道这里的时间是怎么定的,但是他看到矿工要一直等到天落黑才能收工,早晨天不亮就干活,这大概一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而且唐丁也发现了这群矿工们安心干活的原因,这里的矿工很多都是普通人。

    在外面,普通人,一般都是没人任何修为的人,这里也一样。这些矿工们基本上都没有任何的修为,他们都不是古武修者,这些人相对于唐丁在这里看到的那些高手来说,当然都是普通人。

    押送唐丁来矿场的四名戎装女子,都是筑基期的强大修为,而且她们的精神力更强,甚至都达到了金丹境的实力,而那个被称作杨总管的女人,更是异常的可怕,她已经是元婴期的强大高手。

    别说元婴期的高手,就算是一个筑基期,看待这些矿工们也如蝼蚁一般,更别说还有矿坑外围的那些化劲和暗劲的守卫者了。

    这些守卫者最低也是暗劲的实力,虽然暗劲跟化劲没法比,但是也比普通人强的太多了,这大概也是这些矿工们为什么不敢造反,而是任劳任怨的被压榨的原因。

    看来这里的女权社会,是表现在方方面面的。首先在修为上,这些守卫们就是天一般的存在。

    矿工们收工了之后,唐丁依旧躺在这矿坑内,也只有这个时候,唐丁能正儿八经的盘膝坐下,运行体内的真气疗伤。

    唐丁正运功,突然心意一动,感觉有人向矿坑这边靠近,唐丁马上回复白天仰倒的姿势。

    一个身着守卫衣装的女子,从矿坑外围的铁板台阶,飞速掠下,很快就到了唐丁身边。

    然后女子在唐丁身边放下了一包食物,还有两瓶水。

    这女子放下食物,就要离开,唐丁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喊住她。

    对这女子的举动,唐丁有些诧异,他不能确定这女子是好意还是恶意。唐丁在这里谁都不认识,这几天,矿工们也没有一个敢跟唐丁说话的,至于这矿坑上面的守卫,唐丁也不能确定每一个都不认识,但是如果这里是瑶池仙境,那么这里的人,唐丁应该都不认识无疑。

    自己在这跟杨总管有仇,难道是杨总管想杀自己?这是唐丁脑中第一个反应。不过以这杨总管的个性,她应该是那种有仇不过夜的人,如果想杀自己,肯定当场就杀了。用不着过了好几天,还找人来偷偷摸摸的下手。

    而且最主要是唐丁没察觉到这女子对自己有杀意。所以,唐丁基本能确定这女子应该不是恶意。

    “谢谢你。”唐丁开口说了谢谢。

    唐丁睁开眼,借着天上星光闪闪,唐丁也看清了这女子的面目。

    这女子容貌姣好,脸部线条柔和,长睫毛,大眼睛,算不上绝世美女,但是却也绝对不丑。

    “你醒了?”唐丁的突然说话,给这女子吓了一跳。

    “谢谢你。”

    “你刚刚已经谢过了。”

    “之前谢谢你给你的食物,现在是谢谢你之前提醒我。”

    女子露出一脸诧异,“你知道是我之前跟你说过话?”

    “能听出来,你的声音很好听。”唐丁这话是真的恭维了,因为这女的声音并没有那么好听,只是这也是唐丁感谢自己初到贵地遇到的第一个自己应该感谢的人,适当的赞美,也是赞美她的心灵。

    唐丁的赞美,让女子不好意思了,“不用,没事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女子说道,“你应该饿了吧,快吃吧。”

    唐丁并没有马上开吃,而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齐红云,对了,你别不舍得吃,我以后每天晚上都给你送过来。”

    “谢谢你。”齐红云老是让唐丁吃,唐丁还真有点饿了,他已经三四天没吃东西了,唐丁狼吞虎咽的吃完,又喝了一大瓶水。

    “你真是从外面进来的?”齐红云等唐丁吃完,才问道。

    “外面?哦,对,不过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从外面进来的,我甚至都不知道这里是哪?”唐丁虽然有猜测,但是确实不确定。

    “这里是蓬莱,你不知道?你都不知道,那你是怎么进来的?”齐红云惊讶问道。

    “蓬莱?”唐丁比齐红云更惊讶,“这里是蓬莱?怎么可能?”

    唐丁当然知道蓬莱,而且还去过不止一次,可是这蓬莱完全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样子,而且蓬莱也没有这么大的矿,更没有这么多的超级高手。

    蓬莱,是唐丁生活的烟城市的一个区,不过却是最边缘的一个区,但是蓬莱自古以来就有盛名,是出了名的旅游胜地。唐丁还跟行慕柳诸女,一起去玩过几次。

    “这里就是蓬莱,跟方丈,瀛洲并列的三仙山之一。”

    齐红云的解释,让唐丁顿时目瞪口呆。

    读过不少古籍的唐丁,当然知道蓬莱、方丈和瀛洲的大名,这是传说中的海中三仙山,但是却没人真正去过。

    《史记。武帝本纪》中记载,“建章宫中,建泰液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

    《史记?封禅书》、《汉书?郊祀志上》中记载:“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仙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

    哪怕这只是唐丁多年前曾经读过的书,他也能完整的背诵其中的有关三仙山的语句。这句话的大意是,这三座仙山,在渤海之中某个地方,没到的时候,它就在虚无缥缈云层中,到了以后,却又藏于水下,三仙山中是黄金白银做的宫殿,其中还有仙人居住。

    当年,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也希望能够找到这三仙山,但是秦皇却拥广袤之地,举全国之力,都无法找到三仙山的踪迹。

    世人都知道司马迁写的《史记》,那可不是神鬼怪诞的传说,而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事,他才会记在书中,其中有不少都是经过了司马迁考证的事。比如司马迁写的秦始皇陵的情景,虽然现在秦始皇陵还未打开,也没人进入过,但是通过现代科学仪器的验证,其中记载的水银,已经基本被证实。

    还有司马迁记载的“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绝大多数,都已经被证实,科学家们都认为司马迁的《史记》还原了历史的真实场景。

    那么司马迁的史记中记载的“海中三仙山,蓬莱,方丈,瀛洲”,却一直无法找到真实存在的佐证,有很多史学家认为这三座仙山,应该也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未经过证实而已,不过还有更多的却认为,所谓的三仙山是司马迁为数不多的“道听途说”。

    历史界对于三仙山的争论,由来已久。

    “难道自己这是到了渤海之中?”唐丁心中一惊,莫非钥佩合一打开的时空之门,是通向渤海三仙山的?

    唐丁一直认为自己是到了瑶池仙境的。

    “原来这是蓬莱。”唐丁心中一阵无比的失落。

    当初,唐丁之所以没下定决心,使用钥佩合一开启时空之门,就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个“门”,究竟通向何地。

    唐丁确实已经打消了进入的想法,不过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唐丁又进来了,他倒是没有怨天尤人,他进来虽然也想寻找父母的下落,但是却更希望先找到被自己连累而进入的“颜雪”。

    好吧,现在父母恐怕是找不到了,那就先专心找颜雪吧,找到了颜雪,自己还要想办法带她回去。

    唐丁从失落到恢复,心理活动虽然负责,但是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对了,我能问问这里到底是哪里吗?”

    “这里是杨家的钻石矿区。”

    “杨家?是杨总管家吗?”

    “算是吧,杨家是蓬莱最大的家族,可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杨家的,包括这个矿,还有这里的奴隶。”

    “奴隶?”唐丁惊讶的表情溢于言表,他没想到这个一副现代工业模样的城市,竟然还有奴隶的存在。

    唐丁知道齐红云所说的奴隶,就是这群矿工,怪不得这群矿工兢兢业业,丝毫不敢偷懒,敢情他们竟然是奴隶。

    他们是奴隶,那么自己呢?自己是不是在他们眼中也是奴隶了?

    唐丁脑中突然产生了这种想法,不过很快就被他抛诸脑后,因为唐丁想到了天池中的那只老龟的话:老龟说这里就是瑶池仙境的入口,也说了它见过自己父母就是从这入口进入的。难道这入口有一个,但是出口有好几个?

    或者说自己的父母,也是进了这里,也在这蓬莱?司马迁的《史记》虽然是公认的史书,但是也不能保证他没有一点错的地方,司马迁说三仙山在渤海之中,那么他很可能也是道听途说,或许三仙山就在瑶池仙境呢?

    “对了,我问下,这里外面进来的人不多吗?”

    “不多,反正我从来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

    “那么你听说过瑶池仙境吗?”唐丁又问道。

    “瑶池仙境?好像以前有人这么说,但是我已经很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了,我们所在的这里叫瑶海,像我们蓬莱,还有三仙山,都在瑶海之中。”

    瑶海?三仙山?这么说,这三仙山真的是在瑶池仙境之中了。还有自己的父亲,应该也是来的这里。

    竟然是这个样子。

    唐丁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一段时间,唐丁和齐红云都没说话,唐丁想着如何寻找父母和颜雪,而齐红云想着心事。

    唐丁看着齐红云有些欲言又止,“你有什么事吗?要是有,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

    “是,有事,我想问问你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齐红云问道。

    “外面的世界?跟这里差不多,也有高楼大厦,也有贫民窟,还有这样的钻石矿井,不过也有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外面的世界不像这里的女权社会,外面的世界男女都一样。”

    “男女都一样,什么意思?”齐红云不解。

    “就是男女平等。男人和女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唐丁仔细为齐红云解释着外面世界的样子。

    “啊?不会吧?女人怎么可能跟男人一样?女人能生育,有生育自主权,男人只是女人的附庸,而且最主要是女人能修炼,实力要比男人强的多。是各个方面都强,为什么男女要平等?”

    对于唐丁的话,齐红云驳斥的很强烈,因为这种女尊男卑的观念,在她心里早就根深蒂固了。

    “是在这里是你说的这种情况,但是在外面不一样,外面是真正的平等,不存在只适合女性修炼,而男性无法修炼的情况,在外面,男女都无法修炼,所以男人女人都很弱。外面的女人虽然有生育权,但是这生育却是跟男人一起合作完成的。”

    “生育合作?”

    “对,也就是婚姻关系,一夫一妻制,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老婆,一个老婆也只能嫁给一个男人。”

    唐丁解释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没做到这一点,不过他不方便跟齐红云说,因为一夫多妻制会更让她难以理解。

    “可是我们一直的习惯是女人可以随便找男人,也可以随便决定跟哪个男人生孩子,这种事,都是女人做主,而且生的孩子也是必须跟随母性,当然了,女孩要跟随母性,男孩就随便了。”

    唐丁知道这里生的男孩,可真是“狗剩”那种了。

    跟齐红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唐丁实在是没法劝说了。

    这里就是外面封建社会的一个翻版,封建社会是从父系社会演化而来的,而这里不同,这里一直就是母系社会,而母系社会和父系社会,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形态,不管是意识形态,还是价值形态,统统都不一样。

    唐丁为什么很容易就理解母系社会,那是因为他所认识的观念中,是从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这一路走来,所以唐丁不难理解这些。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