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命相师 >

第2196章 门前之争

    唐丁不是化学家,他不知道瑶池之钥和凹形玉佩,究竟是什么东西制成的,只知道这两种东西一旦凑到一起,会产生强烈的反应,其巨大的威力可以撕裂时空,就像自然界中的物质和反物质一样,碰撞后即爆炸。

    而在这特定地点爆炸后的凹形玉佩和瑶池之钥,会在特定的地点撕开时空,进入另一个空间。

    这个空间就是瑶池仙境。

    现在瑶池仙境的大门就打开了。

    所有人都看着眼前被撕裂开的这个“瑶池之门”,发出耀眼的闪光。因为这光线太强,谁也看不出闪光中的瑶池之门后到底是什么。

    “东方裘,你不是最想入瑶池仙境的吗?你第一个上。”所罗门王如此安排也不是随意安排的。

    让唐丁先去,所罗门王不放心,他怕唐丁耍心机,因为所罗门王已经吃过唐丁太多的亏了。

    所罗门王当然不会自己先去以身犯险,一个未知的地方,他自然不会先进入其中。

    而东方裘不一样,东方裘是可以信任的自己人,而且还渴望进入瑶池仙境,并且他就是从里面出来的,让他去,是最合适的。

    东方裘早就等着所罗门王的这声命令了,所罗门王刚说完,东方裘就跳上了瑶池之门开启的光圈内,随即消失不见。

    东方裘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所罗门王还等着东方裘能给自己一点提示什么的,没想到,他进了瑶池之门就一声不响。

    东方裘的一声不响,让所罗门王的设想落空,他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讯息。

    郝广德体会到所罗门王的心思,同时他也想紧追东方裘的脚步,毕竟东方裘才对瑶池仙境更熟悉。“天帝,我愿意为天帝再探瑶池之门。”

    所罗门王摇摇头,看向一脸热切的秦羽洁,“羽洁,你先来吧?”

    秦羽洁也是胆大包天之人,而且她为了寻找先祖的秘密,走遍了全国的大山大河,险死还生的经历太多了,秦羽洁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没有她不敢做的事,再加上如今的她又身怀肥遗神魂,气势更是膨胀的很。

    “好,让我为天帝探路。”秦羽洁如今也算是见识广博了,尤其是对见到了郝广德和东方裘等高手,都甘愿拜服在所罗门王手下,她也逐渐了解了所罗门王的强大,甘愿称他为王。

    秦羽洁一跃而起,也跳进了光圈中,她在进光圈的时候,说了句半截话“这里好”

    随着秦羽洁的嘴进入光圈后,她的话音也戛然而止,显然这光圈内外声音的传递,受到了阻碍。

    这两人的进入,丝毫没给所罗门王传递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所罗门王有些恼火,看来还得自己进入看看才行。

    不过所罗门王刚想进入,就看到自己身后不远处的唐丁,“唐宗主,要不你先请?”

    “哈哈,”唐丁的后半句话还没出口,就一旁的天王给打断,“唐宗主,进入瑶池秘境是我毕生的心愿,能否让我先来?”

    唐丁知道,天王虽然嘴上说进入瑶池仙境是他心愿,争着抢着进入,但是唐丁知道天王并非是真的急不可耐,他自报奋勇也是为自己探路。

    唐丁跟天王的交往虽然不多,但是彼此相交却是颇为交心。天王当年虽然抓到了唐丁,但是只是抓,并没有杀。而且唐丁破坏了天门的护派大阵后,天王并没有追杀他,要知道以当年天门九子的实力,要杀死唐丁并没有那么难,更何况天门还有天王。

    不光如此,天王还在隐仙派大典时,把唐丁遗落在天门的物品给送了回去,这可不光是一份大礼,而且还代表了天门对于唐丁的谅解,也标志了天门和隐仙派进入全面合作的时代。

    唐丁知道天王这人做事不急不躁,断然不会在这个关头急不可耐。

    所罗门王看了看天王,又看了看唐丁,伸手拦阻,“不,你等等,让唐宗主先上。”

    所罗门王这话说的霸气之至,天王虽然没有把自己当做真正的天王,但是天王却受到国家机器的礼遇,可以说整个世界,都对天王很是礼遇,要不然他也不能有这么霸气的称呼。但是所罗门王却如命令下属一般对天王发号施令,这让天王很不爽。

    不过天王毕竟是个隐忍的人,这也跟他的经历和接触的大人物有关。

    “如果我非要先上呢?”天王瞥了眼所罗门王,慢条斯理的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所罗门王闪电般的一拳打向天王心口。

    而天王也早就对所罗门王进行防备,尽管所罗门王速度极快,但是天王也不慢,他往侧方向一闪,同时一掌击向所罗门王的侧肋。

    而与此同时,唐丁也没闲着,他瞬间取出降龙法剑,心念一转,降龙法剑向所罗门王的后背电射而去。

    用降龙法剑攻击所罗门王的后背,是唐丁想出的克制所罗门王抓住法剑的办法,尽管这办法不能完全避免所罗门王控制法剑,但是攻击后背,远比攻击前胸,法剑要安全的多,因为人的手臂,最适合的防守部位是前胸,而不是后背。

    唐丁也没想到天王竟然跟自己心意相通,唐丁正在策划着怎么才能将所罗门王引入瑶池之门内,但是没想到天王竟然先动手了。

    唐丁见天王动手,他也在瞬间出手。

    三大绝顶高手的对击,瞬间引爆。

    天王虽然实力不如唐丁,但是他毕竟是老牌的筑基境,功力深厚扎实。有天王在一旁吸引所罗门王的部分精力,唐丁的降龙法剑偷袭成功,一剑扎在了所罗门王的后心。

    这一剑,唐丁没敢停留,而是立刻运用意念拔了出来,不过唐丁还是低估了所罗门王的反应速度,就在唐丁意念刚起,降龙法剑刚刚将出未出的时候,所罗门王的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抓到了降龙法剑的剑柄。

    唐丁终究还是没能来得及拔出法剑。

    唐丁的确太小看所罗门王了,所罗门王在第一次受到唐丁攻击后重伤,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思考如何克制降龙法剑,唐丁计划的从后背攻击的方法,所罗门王早已经想到了,或许对于常人来说,手臂防守后背的确比放手前胸要困难的多,但是所罗门王并不是常人,他是用了几千年前进化出来的“妖怪”,所罗门王特意针对这后背的防守,做了专门的训练,直到后背和前胸的防守一样紧密。刚刚是他展示训练成果的时刻。

    如果刚刚没有天王的牵制,恐怕唐丁根本就无法操控降龙法剑扎上所罗门王的后背,半道就会被他截下来。

    不过所罗门王还是别降龙法剑刺中,受了伤。

    迄今为止,降龙法剑是唯一能让所罗门王受伤的武器,五雷正法也能克制所罗门王,但是也仅仅是克制,五雷正法的威力虽然大,但是却无法突破所罗门王身体的那层刀枪不入,所谓的克制,也只是因为所罗门王身体内的阴气跟五雷正法的阳气相斥而已。

    所罗门王对于唐丁的发难,并没有怒气冲冲,怨天尤人,而是一手控制着降龙法剑,一手向天王回击了一拳。

    所罗门王的一拳将天王打飞的同时,唐丁的一拳也刚好赶到,一拳打在了所罗门王的右肋下。

    要是平时,所罗门王完全可以承受唐丁这一拳,但是此刻他后心有剑,整体实力也有所降低,浑身的“盔甲”威力也有所减弱,唐丁的这一拳,给所罗门王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一拳打的所罗门王往侧后仰倒。

    因为有唐丁降龙法剑对所罗门王的牵制,天王虽然被所罗门王刚猛的劲力打飞,但是也没受什么伤。

    不过天王刚要继续跟唐丁合击所罗门王,另一侧的郝广德就上来了,郝广德直击天王的后背,天王无奈,只能转而接上了郝广德的一掌。

    两大老牌筑基境高手,也交上了手。

    不得不说,天王的功力,实际是高于郝广德的,因为天王成就筑基境的时间要比郝广德早的多,但是天王也有劣势,天王的劣势在于年岁偏大,刚刚又受了所罗门王刚猛的一拳,身上受了不轻不重的伤,所以,眼下,两大老牌筑基高手的实力,其实是在伯仲之间。

    郝广德和天王交上了手,让两人再也无暇他顾。

    这只剩下唐丁和所罗门王。

    所罗门王眼下跟唐丁相比,也算是旗鼓相当了。所罗门王实力原本比唐丁要强,但是现在所罗门王被唐丁一剑刺在后心,防守和攻击实力都有所降低,所以,也就造成了两人现在的均衡局面。

    不过这局面看似均衡,实则并不均衡。

    外围唐丁还有自己的数位已经是绝顶高手的妻子,在唐丁和所罗门王刚一交手之际,行慕柳就带着宗笑颜,还有凤菲菲,就要上岛。

    三女准备随时对唐丁施以援手。

    不过唐丁和所罗门王的交手,三人暂时插不上手,因为高手之间的对决,低手的贸然介入,只能引发一个后果,两大高手的攻击力同时引向介入者。

    而且三人在周围,也容易引发所罗门王向她们攻击。

    “你们先退回去。”

    虽然三女不解唐丁的命令,但是她们仍旧听了唐丁的话,退到了大龟后背的边缘。

    唐丁这方有帮手,所罗门王也有。

    所罗门王还有两个属下,李茶娜和管叔鲜,两人还在大龟的背上,随时可以对唐丁发动攻击。

    但是管叔鲜却并没有动手,因为自己的女儿颜雪就在自己身边,而颜雪是心向唐丁的,他知道。

    管叔鲜此刻也在内心的激烈争斗当中。

    管叔鲜想借机杀了唐丁,因为唐丁是他被逐出三界之交最大的推手,一旦杀了唐丁,那么管叔鲜就有可能重新回到三界之交,推翻哥哥姬旦的统治,重新成为三界之交的主人,那样他就不用远赴瑶池,重新另起炉灶了。

    可是管叔鲜要进瑶池仙境,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就算进了瑶池仙境,也得受所罗门王掣肘,毕竟他已经成为所罗门王的属下,也就是说,就算管叔鲜重新建立一个三界之交,那么他最多也只能是老二,而老大永远是所罗门王。

    但是想要管叔鲜就此帮唐丁,也是他犹豫的地方,因为唐丁实力不如所罗门王,而所罗门王拥有不死之身,是杀不死的。所罗门王的不死之身跟自己的不死,完全是两种概念,自己归根结底只是个魂魄,身体早已经没有了,而所罗门王则是身体的不死,这就像传说中的天仙和鬼仙一样的区别,鬼仙是鬼,而天仙是仙。

    管叔鲜想帮唐丁干掉所罗门王,但是怕杀而不死,所罗门王就会反过来对付自己,管叔鲜自然是不怕的,但是女儿颜雪却在所罗门王的伤害范围内。

    这也是管叔鲜纠结的地方。

    所罗门王不愧是掌握帝王心术的王,他深悉管叔鲜的心理,“管叔鲜,快来制住唐丁,要不然你的女儿可又得投胎重生一次了。”

    为了保住女儿,管叔鲜不得不对唐丁出手,不过管叔鲜刚要出手,就看到女儿拦在自己身前,“爸,我不让你对唐丁动手,你别再助纣为虐了。”

    管叔鲜暗暗叹了口气,女儿对唐丁的心意,他当然知道,不过自己的心意,她却并不知道:女儿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她。

    所罗门王看管叔鲜被女儿拦住,他就知道自己不能指望管叔鲜了,于是所罗门王的目标又转向在岸边观战的唐丁的家人。

    所罗门王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人,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

    “李茶娜,召唤出你的毒虫,包围唐丁的家人。”

    唐丁和所罗门王这种级别的交手,李茶娜根本就插不上手,只能静立一旁观战。

    李茶娜是所罗门王的忠实属下,她听到所罗门王的命令,马上吹起了她特有的哨声,召集周围的毒虫,向这里靠近。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