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2386章 假作真时

    “今天,或许大家对唐大家的这个决定感到匪夷所思,可是这个决定是唐大家深思熟虑的结果,还请大家谅解,好吧,让我跟大家说一说唐大家选婿的规则吧。”

    其实没有什么规则,只是把男女分开站立,男的一边,女的一边,然后唐大家会向男士这边扔绣球,谁接到了绣球,谁就是唐大家的“男人”。

    听到这个规则,唐丁哑然失笑,这不就是古代东方选婿的“土方法”吗?

    看来这瑶池仙境跟东方文化,确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男女分开站立之后,唐诗诗从旁边的侍女手中接过一个绣球,伸手颠了颠,然后抬起头,因为唐诗诗脸上戴着面罩,她抬头的动作,看起来只是一个姿势的改变。

    但是唐丁却并不这么认为,唐丁有种直觉即便唐诗诗戴着面罩,但是她依旧能看到周围的情况。

    唐丁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因为唐诗诗在抬头后,正对唐丁的方向,唐丁能感觉到她看了自己三秒钟。

    有人说,唐诗诗不是筑基境的高手吗?为什么她还要看,凭借精神力,完全可以感应到周围的情况。是,唐诗诗的确能凭精神力,“看到”周围情况,但是她的这种感觉仅限于比她实力低的人,如果对面站着的是金丹境或者以上境界的高手,而且这个人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的话,那么一个筑基境是很难感觉到这些人的存在的。

    唐诗诗是筑基境,虽然在场的男人,大多都是暗劲以下的实力,唐诗诗即便不用看,也能感受到他们,但是对于唐丁,唐诗诗是感受不到的。

    而唐诗诗之所以会“偷看”,就是因为她看不到唐丁。

    唐丁的感应能力很强,但是他却看不到唐诗诗的眼睛,这说明唐诗诗戴在脸上的面罩,可以屏蔽自己的气息。

    “好了,你们准备好了吗?我扔球了。”唐诗诗拿着球转了一圈,然后背过身,朝后一甩。

    这球,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然后向唐丁而来。

    虽然唐丁预感到唐诗诗可能对自己有些想法,但是他还是没想到唐诗诗会直接把球扔给自己。

    事实上,也只有唐丁会这么感觉,因为之前唐诗诗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又是转圈,又是戴面罩,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让人感觉到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无意识,且没有准备的。

    事实上,唐丁知道唐诗诗绝非无的放矢。

    其实,从在酒吧偶遇唐诗诗,唐丁就感觉唐诗诗对自己有事相求,所以,唐丁当时直接拒绝了她。只是唐丁没想到唐诗诗会做的这么彻底,竟然直接把绣球抛给了自己。

    唐丁见唐诗诗抛来绣球的第一反应是:躲过,可是这么做太明显,唐丁可以操控这绣球稍稍改变方向,这样更是神不知鬼不觉。

    就在唐丁刚准备实施的时候,突然一个人立地而起,跳着跃向这绣球,略一犹豫,唐丁察觉到还有一人也纵身而起,两人都想抢夺绣球,只因那向跃起这人离绣球路线较远,所以他起步较早,还有另一人起步较晚。

    其实,这两人在普通人的眼中,基本都是同时动作,可是在唐丁这样的高手眼中,却是先来后到,顺序分明。

    先后跃起的两人,因为距离的远近,几乎是同时接触到了绣球。这两人是这群男人中少有的化劲巅峰高手,所以,身手接近,强弱对比也并不明显,可谓是势均力敌。

    男人在瑶池仙境,能够修炼到暗劲或者化劲,都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普通人除非具有极高的修炼天赋,否则绝不可能做到。

    能够修炼到这种程度的,除非是资源丰富的世家子弟。当然了,普通人也很难来到这艘游轮,就算能来游轮,也不会舍得花不菲的价钱,来到这种高消费的大厅。

    “姜学文,你敢来跟我抢唐大家?”

    “我为什么不敢,我告诉你蒋鑫,识相的趁早滚蛋。”

    两个化劲武者,不但你来我往打的热闹,还打着嘴仗,嘴上也不饶过对方。而这绣球也在两人的你来我往中,不断的交换着。

    谁也没真正的取得这绣球,都是一碰就撒手。

    两人的实力势均力敌,但是在这群有资格接受绣球的男人中,都是绝对的高手。在他们眼中,男人能够修炼到化劲,完全可以配得上女人的筑基境,男人修炼不易,但是两人家世却都很显赫,配上貌美明星的唐诗诗完全不成问题。

    至于现场的女性强者,她们可都没兴趣参与这种谈情说爱的过家家当中。都在一旁袖手旁观的看热闹。

    化劲级的交手,其实是打的最热闹的,为什么?因为化劲基本上全是拳脚的功夫,而筑基境却需要精神力上的进境才能达到,而拳脚上的功夫却是实打实的功夫,拳来脚往。

    两人势均力敌,很快都打成了气喘吁吁,但是仍旧没有分出胜负,这绣球却还在两人之间易手。

    虽然两人能够躲开对手的大部分拳脚,但是还是有拳脚落到了对方身上,好在两人实力均衡,而且都是世家子弟出身,也交过手,彼此熟悉对方的招式,所以,即便被打了,也能躲开要害,打了两分钟有余,两人各自挨了对方好几击,但是谁都没有真正的抢到绣球。

    虽然说是唐诗诗选婿,但是对于世家出身的姜学文和蒋鑫两人来说,可不是女人选婿,而是两人选妻,毕竟两人有家世有地位,彼此谁都想抢到大明星的美娇娘回家。

    刚刚的争抢,还有互击,两人都被打出了真火,姜学文刚要抢球,蒋鑫的手也到了,蒋鑫一拳打向姜学文,姜学文也来不及抢球,只能同时回击蒋鑫一拳,两人的拳头同时击中对方,两人分别向后飞了出去,而那受力的绣球,却并没有向两人的任意一方飞去,而是径直落到了地上,并向外滚去。

    因为这周围的男人见这两位高手互搏,都远远的退了出去,把场地留给了两人,而唐丁却并没有退,他本来就站在外围,旁人也是退到他为止。

    绣球在众目睽睽之下,滚到了唐丁脚下。

    这次,虽然绣球滚的不快,但是并没有人来抢夺,很多人都是有自知之明,他们就算修炼到暗劲,但是却没有信心跟姜学文和蒋鑫这样的化劲高手对拼,如果自己要是抢了绣球,恐怕会引发两大化劲高手同时攻击自己,得不偿失。

    没人抢球,球却自己滚到了唐丁脚下。

    “好了,请这位先生拿起绣球上台。”魏兰出口说道。

    唐丁注意到,魏兰是接到了唐诗诗的暗中提示后,才开口让自己上台。

    唐丁没想到自己不抢,绣球却自己滚了过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唐丁并没有可以控制绣球的走向,其实他完全可以做到让绣球改向,只是唐丁临时打消了主意。

    首先,天命不可违,如果不是必要,唐丁不会逆天而行。

    其次,唐丁是另有打算的。他一来想看看唐诗诗究竟要干什么?二来唐丁也想看看自己能否借助唐诗诗的掩护,将所罗门王救出来。毕竟,唐诗诗对这里很熟,而唐丁则是两眼一抹黑,如果能够从唐诗诗这里得到一些情报,自己会事半功倍。

    至于说选婿不选婿,唐丁当然不会在意,而且唐丁也不感觉唐诗诗是在真心选婿。

    唐丁想到此处,一弯腰,把绣球捡了起来,走上了台。

    “恭喜这位先生,你是今晚最幸运的人,你获准了跟唐诗诗小姐亲密接触的机会,今晚之后,再无唐大家,只有唐诗诗小姐。”

    “唐诗诗小姐,您现在可以掀开盖头了,跟您亲自遴选的这位幸运者,一起共进烛光晚餐,享受只属于你们的甜蜜夜晚吧。”

    有了魏兰的话,众人纷纷起哄,当然了起哄的都是那些女人,对于主宰这个世界的她们来说,她们不会嫉妒唐丁,因为男人就是玩物。

    唐诗诗谢过大家之后,这才挽着唐丁手臂,一起出了大厅,来到游轮特意提供给她的豪华套房。

    这是一间足有六十平的豪华套房,这也是对唐诗诗这种大明星的超级优待。六十平虽然听起来不大,但是这是在船上,船上寸土寸金,六十平的房间,拥有十五平的卧室,八平的卫生间,还有近四十平的会客厅,可谓是奢华至极了。

    唐丁和唐诗诗进了客厅之后,客厅中的地上,已经备好了精致的餐车。

    餐车中有两瓶红酒,还有各种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唐诗诗把餐车拉过来,用醒酒器把红酒醒上,然后把各色美食摆了一桌子。

    唐诗诗给唐丁倒了一杯红酒,“来,我们喝一杯吧。”

    “哦?有祝酒词吗?”

    “祝酒词?哦,那就为我们这难得的缘分吧。”

    “是酒吧的缘分,还是绣球的缘分?”唐丁问道。

    “都有。”

    唐诗诗这么说,唐丁这杯酒得喝。两人确实有缘分,酒吧的偶遇,这可没人安排。还有刚刚的绣球,虽然说是唐诗诗刻意为之,可是最后的绣球滚落,唐丁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是缘分。

    “第二杯酒,希望我们都能够心想事成。”

    唐诗诗想要什么,唐丁不好说,但是唐丁却是希望自己能够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这第二杯酒,也得喝。

    “第三杯酒,咱们祝福一下我们未来的感情之路,能够一帆风顺。”

    这杯酒,唐丁想了下,也喝了。虽然唐诗诗说的是我们,但是唐丁把这话当成了祝福我们彼此的感情之路。虽然唐丁现在跟妻子们异地分别,但是唐丁还是希望能够尽早跟她们团圆。

    “好了三杯酒喝完,下面该聊聊正事了。”唐丁把酒杯一推,“说说你的目的吧?”

    “目的?什么目的?”唐诗诗故作茫然。

    “说说你为什么会选中我?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

    “我选中你?难道你认为我在作弊?”唐诗诗不知道唐丁怎么识破的自己,她感觉自己并没有露出破绽。

    “有必然,有偶然,也不能说全是作弊。”唐丁对于唐诗诗的装傻,很有些反感。

    唐诗诗仔细的看着唐丁的眼睛,确实唐丁不是在诈自己,于是才说道,“之前我跟你在酒吧偶遇,我的确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可是后来我决定抛绣球选男朋友,这事确确实实是全程透明,不会有任何作弊的成分。”

    唐诗诗看来并没有打算坦白,于是唐丁就得帮她解开谜题。

    如果不是唐丁要救所罗门王,必须得到唐诗诗的合作,唐丁肯定早就揭穿唐诗诗的真面目了。不过唐丁并没有“恼怒”,而是“心平气和”,是因为唐丁不想把关系闹僵,但是唐丁又希望得知唐诗诗的真实目的,只有知道了唐诗诗的目的,那么唐丁才能够有跟唐诗诗“密切合作”的基础。

    只是唐诗诗似乎并没有想说实话。

    “是吗?抢绣球中途的小插曲,我确信你没有作弊,最后绣球的移动你也没有作弊,可是你敢说你抛球的时候,完全是偶然为之吗?”

    唐丁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唐诗诗知道自己再辩驳,会显得自己狡辩,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好吧,我承认,我当时的确是对准你的方向抛过来,可是我真是因为喜欢上了你,所以才有这样的举动。”

    唐诗诗不愧是大明星,非常善于伪装,她的话又真真假假,不易分辨。

    唐诗诗把自己的行为解释成了喜欢,那唐丁还真不好反驳。因为唐丁不是唐诗诗肚子里的蛔虫,更何况唐丁虽然从不标榜自己的魅力,但是唐丁的魅力确确实实不小,要不然自己的几位妻子也不能义无反顾的嫁给自己。

    男人,或许在这个方面,从来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行。

    “好吧,那你现在应该说一说,之前你想让我帮忙的事到底是什么了吧?”

    “其实,我就是缺个男朋友,就想让你当我男朋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