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都市小说 > 天命相师 >

第1章 0001 五鬼运财

    烟城夏天的傍晚,空气中夹杂着丝海风,还是比较凉爽的。

    天色微暗,唐丁双手空空,快步走出汽车站出站口。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虽然已是傍晚,但是似乎周围才刚刚热闹起来。

    开黑车的,卖切糕的,卖瓜子汽水的,旅馆拉客的,还有兜售各种旅游纪念品的。

    在出站口旁边立着巨大的新三站建设规划牌。烟城的飞速发展,让烟城的三大交通枢纽集体落伍。所以,经过统一规划,火车站,汽车站,轮渡码头,即将三站合一,马上要为这座城市带来新的繁华。

    按照规划图,工程建成后气势恢宏,将会是烟城的第一地标建筑。

    唐丁从这规划图旁走过,只看了一眼,就看出了不对。

    画面中的三大建筑沿着烟城北面的月牙状海湾围成了一个三角形。

    乍一看去,这种设计很好的利用了烟城港口一带的地理位置。

    但是实则不然,烟城港是个优良的天然深水港,呈弯曲的U形。本来港口在北,现在新港南移,到了U型的底部,而新火车站则相对于新港口就到了北面,这么一变动,相当于整个布局的中心变动了,而中心一变,则整个布局就完全变了。

    老烟城港在北,老火车站在南,老汽车站在西南,这三个流量最大的人流枢纽正好暗合了五行八卦。

    北面属水,南面属火,西南属土,而轮船离开水不行,火车有火,汽车最是利土,所以烟城这十几年发展非常快,不论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口数量,都已经压过了省会泉城,位居全省第一把交椅。

    唐丁以前对风水一道一窍不通,看不出以前这种三站布局的深意,但是现在他一眼就看出这里面的大手笔。

    “曾经这三站的规划,一定是请教过高人!”

    但是现在这新三站的格局却完全背弃了五行八卦,新港口在南,火车站在北,南属火,北属水,利水的属了火,旺火的遭了水,这是大忌。

    “一旦这新三站建成,烟城的飞速发展恐怕要歇一歇了。”

    不过这些事,唐丁并不在意,城市的发展快慢跟他关系不大,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马上回家,立刻见到自己六年未曾见面的父母。

    近了,近了。

    唐丁没有回家,直奔红利市场。

    唐丁知道父亲下班后,总会到母亲在小市场开的饺子馆里帮忙,那时候唐丁放学后,也会过去,一家人在饺子馆里吃完饭,唐丁在那里做完作业,然后再跟包完饺子的父母一起回家。

    这个小饺子馆小到不能再小,十几平方米,平时就母亲一个人忙活,但是这里却是唐丁的第二个家,所以,唐丁这次回来,没有回家,直接往市场里的饺子馆去。

    “咦,这是?这是?”唐丁已经走到市场的入口,但是却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了一下。

    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坐落在红利市场的前头,皇冠洗浴。

    皇冠洗浴楼层虽然不高,才四五层的模样,但是外表金碧辉煌,尤其是大门更是宏伟非常,高大的廊柱足有十米高,鎏金溢彩。

    让唐丁惊讶的当然不是皇冠洗浴这奢华无比的装修,更不是楼前停车场那一排排的奔驰宝马,当然,唐丁认识中顶级豪车也就是奔驰宝马,至于上千万的跑车他根本也不认得。

    唐丁惊讶的是四周财气隐隐的向皇冠洗浴聚集。

    “山龙廉贞有向,水龙巨门见水,五鬼运财法阵?谁在这里摆下了这五鬼运财阵?”

    五鬼运财阵法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它聚集财富的速度非常快。

    一旦阵成,财富就会快速聚集。

    但是凡事都是有利有弊,财富积累快当然是利,但是这五鬼运财阵却也有个大弊端。

    五鬼运财阵法最大的妙处是五鬼,最大弊端也是五鬼。

    五鬼,俗称五黄,廉贞,大凶,而且此大凶还不能克,只能化。所谓的五鬼运财,用五鬼来聚财,其实也就是以毒攻毒,寻找到五鬼,然后用其聚集财气。

    但是在五鬼位借过来聚财的煞气,却足以让人家破人亡,破财丧命。

    唐丁加快了脚步,从皇冠洗浴旁边的小道,进了市场,快步走向自家的饺子馆。

    五鬼位果然在这里!

    唐丁看到自家的饺子馆,心中直念万幸。

    这五鬼位并不在自家的饺子馆上,而是在饺子馆旁边的一个叫米嫂凉皮的位置上。

    风水一道,容不得丝毫差池。

    五鬼位就是五鬼位。而五鬼位的测算,就涉及到龙穴砂水,九宫八卦,阴阳五行。

    煞气首当其冲的地方,就是这五鬼位,也就是眼前的米嫂凉皮,唐丁不用看就知道,这凉皮店定然不会安生。

    此时的的米嫂凉皮店,大门紧闭,似乎也从侧面印证了唐丁的推断。

    尽管五鬼位旁边的店铺也会被煞气波及,但是伤的也就是财罢了,起码人身不会有危险。

    这皇冠洗浴属于典型的劫贫济富。靠掠取老百姓,来积聚财富。

    饺子馆里,人不多,只有两个桌客人。

    “妈,给我来盘三鲜水饺,饿了。”看到刚刚转身要去厨房的母亲,唐丁像以往放学后回到饺子馆一样喊道。

    丁彩霞犹如过电一般转过身,看到进门的唐丁。

    “儿呀,真的是你?”丁彩霞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儿子,脚下一软,就坐倒在地。

    唐丁眼疾手快,他一个箭步上前,扶起母亲,“妈!”

    丁彩霞眼中眼泪犹如断线珠子,大大滚落。

    “哐当”一声,皂沥掉到了地上,围着围裙的唐国庆从里间厨房出来。

    “唐丁,真是你?”

    “爸,妈,是我回来了。”

    唐国庆也激动的直点头,“回来好,回来好。”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丁彩霞紧紧握住儿子的手,生怕一松手儿子再次音讯全无。

    丁彩霞看到儿子浑身上下那掉了色的衣服,还有空空的双手,知道儿子这几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还没挣到钱,眼泪又扑哧扑哧的往下掉。

    “别哭了,儿子回来了应该高兴,高兴才对,对了,我去买点菜。”唐国庆连围裙都没解,高兴的冲出门去。

    丁彩霞一直拉着唐丁的手,再也没空照顾店里的生意。

    “儿呀,这六年你都去哪了?怎么,算了,妈不问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丁彩霞摸着儿子粗糙的手,知道儿子肯定受了不少苦,还有他穿的衣服,虽然不能说破破烂烂,但是却也洗的发白,根本见不着原来的颜色。

    本来丁彩霞想问问,见到了儿子这幅模样,却不忍心问出口。在丁彩霞的心中,儿子要不是被抓进了黑煤窑,就是被传销限制了人身自由。反正不管哪样,丁彩霞都不愿意在儿子伤口再撒盐。

    “妈,其实这几年我,”

    丁彩霞一摆手,“这些先不说了,对了,你刚才说饿了,我先给你下盘饺子垫垫,一会等你爸回来,让他好好给你做两个菜。”

    唐丁张张嘴,想解释下,不过母亲都这么说了,他也没必要再说。毕竟这六年他确实过的不容易。

    饺子出锅的时候,唐国庆才回来,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各种海鲜鱼肉。

    “看,我买了排骨,黄花,大虾,螃蟹,对了,我再做个你最爱吃的油泼鲤鱼。”

    唐国庆刚才就没摘围裙,提着菜又进了厨房。

    丁彩霞看着唐丁狼吞虎咽的吃下一盘饺子,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儿子从小要强,虽然他从来不说,但丁彩霞心里明白。从小学到高中,丁彩霞就记得唐丁考过一次级部第二,虽然自己没要求过儿子什么,唐丁也没多说,虽然还是该玩就玩,但是丁彩霞分明见到了唐丁眼中的不甘。

    果然,下次考试,唐丁就再也没考过第二,而且级部第一的名头一直保持到他高三毕业。

    如果没有曾经的娃娃亲,也许儿子会走的路跟现在截然不同。

    丁彩霞偷偷抹抹眼角。自己从来没想过要攀人家的高亲,但是却因为这件事影响了儿子的前途,丁彩霞当然心有怨言。

    当然,心有不甘又能怎么样,现在的赵家已经不是唐家能高攀的上的了。

    “好喽,菜做好了。”

    饺子馆本来就有好几个灶,唐国庆四个灶同时开工,不一会,菜就端了上来。

    “来,开瓶酒,今天高兴。”

    “对,对,是应该来一瓶。”丁彩霞边拿酒,边附和。

    三盅过后,唐丁和唐国庆都是脸色微红。

    “儿子,这次回来就不要走了,回头就在家找个工作。”丁彩霞边说边看唐丁。

    唐丁点点头,“好,明天我就去找工作。”

    又是三盅,唐国庆有些微醺,丁彩霞不停给唐丁夹菜,“多吃点。”

    “现在儿子也回来了,赶明我就去找找老赵,跟他提亲去。”唐国庆此时已经是八盅下肚。

    “说这些干什么,今天儿子回来,咱们就吃菜喝酒。”丁彩霞瞪了唐国庆一眼,唐国庆已经酒上了头,根本就没看到自己的示意。

    “哼,我知道你对老赵有意见,那是你不了解我们这些当兵的,我告诉你,我们那时候在部队,铁的可以穿同一条裤子,也正是因为这样,我跟老赵就约定,以后有了娃,就做亲家。”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