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星辰造化诀 >

第838章 人赃俱获

    “将人带上来!”

    在人声躁动之下,孟辰一声沉喝,只见那些士卒分别将孟藏横和孟少虎这父子二人五花大绑的带到了广场中央,此刻,孟藏横的脸色极为的阴沉,目光死死的凝视着孟辰。

    而他的儿子,孟少虎却是仍旧昏死着,不过期间也曾醒过来,但是听到家族要严惩自己和父亲,心理承受极差的他再次因为伤势极重,再加上联想到孟辰的面孔,整个人再次昏厥过去。

    可以说,这孟少虎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被士卒给拖了出来。

    “孟少爷,敢问我孟藏横何罪之有?”

    看着如此大的阵仗,孟藏横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不利,但是他还想要为自己辩驳一番,要知道他可是孟家的族人,孟辰根本没资格治他的罪,况且,他也没有乱法。

    面对孟藏横神色凝厉的质问,孟辰面无表情的说道:“我的确没有看到你有乱法之罪……”

    听到这,孟藏横眼眸闪过一丝冷笑,但是孟辰又道:“不过……你儿子却是有罪,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孟家身为执掌寒阳城的家族,而孟少虎身为孟家族人,强抢民女,飞扬跋扈,胡作非为,让城中百姓怨声载道,难道你就不知道?”

    孟藏横面色瞬间阴沉下来,无法辩解。

    随后,孟辰继续道:“刚才你说你没有罪,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藏横面色微变,但是还是冷声道:“那当然。”

    孟辰眼眸闪过一丝冰冷之意,道:“好,既然你这么说,可敢让人为你作证?”

    作证?

    孟藏横微微一愣,旋即心中冷笑起来,暗道虽然你孟辰的名气很大,但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自从他当了巡城队长之后,他的人脉可以说遍布寒阳城各个行业,他没少照顾那些店家和其他小家族,就算是有罪,只要他们站出来,黑的也能给自己说成白的。

    “有何不敢。”孟藏横顿时冷笑起来。

    孟辰同样也是露出一丝笑容,但是却未有一点神色波动,他怎会不知道对方的心思,不过他也希望看到对方有这个反应,因为有些人的存在,会让这个寒阳城充满了乌烟瘴气。

    所以,他这一次不仅仅要处置孟藏横父子,更要借着这个机会根除隐藏在寒阳城的那些毒瘤,而且他也知道,身为城主的四伯,不可能亲自出面解决这些人,一旦惹恼了这些,别说是他,恐怕孟家都难在寒阳城站得稳。

    虽然孟家是寒阳城四大家族之一,但是这也需要别人的力量来支持,所以,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想到这,孟辰目光扫向四周,看着广场上的众人,以及孟家族人,当下出声道:“之前孟少虎的行为你们有些人也看到了,而且孟藏横因为庇护自己儿子,不问缘由,欲将人杀死,现在反说自己没罪,既然如此,现在我给大家一次机会,先不说现在,在这几个月中,谁知道孟藏横犯了哪些罪,尽可以站出来指证,我孟辰给你们做主。”

    话音一落,众人纷纷低声议论起来,而孟家族人也是神色惊疑,低语起来,显然他们不知道孟辰想要做什么,一时间,所有人都在犹豫,因为他们知道,那孟藏横可是孟家的族人,就算是这孟辰处置对方,也不可能杀了他。

    而且一旦不杀了他,日后孟藏横再次翻身,那么指证的人都会遭到对方的报复,孟藏横的狠厉手段,他们谁不知道?

    “孟师兄,没想到此人倒还有些威慑力,竟然没人出来指证?”杨轩凑到跟前,有些诧异。

    一旁的郭松却是不以为然,道:“那可不一定,既然孟兄弟这么做,恐怕早有预料了吧?”

    对此,孟辰只是淡漠一笑,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这些议论纷纷的众人,静静地等待着有人站出来。

    而孟藏横此刻却是心中连连得意,心道虽然你孟辰的大名名震寒阳城,但是那终究是虚的,想他当上巡城队长,这寒阳城中哪个店家和家族没有受到自己的照顾?

    要让他们站出来指证自己的罪行,你孟辰还真是痴心妄想!

    至于那些普通百姓,哼哼,他们的话又有多少分量,别说指证,恐怕连站出来的勇气都没有,毕竟小命要紧。

    果然,等待了半刻钟之后,仍旧没有人肯站出来,这让孟辰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就在这时,十几个人几乎同时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不过孟辰的眉头却是皱得更深了。

    “孟辰少爷,我等乃是寒阳城的店铺掌柜,我们可以作证,孟队长担任巡城队长期间,并没有乱法之举,虽然其子行为出格,但也是年少轻狂,日后好好调教一番就可以了,算不得什么大罪,还请孟辰少爷为孟队长网开一面。”

    为首的那人身着花色锦袍,其实十几人也是一副商人模样,不过在孟辰看来,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很清楚,巡城队长有着对城门税的监察权,这些商人的货物进出寒阳城,自然需要缴纳大量的税款,他们如此给孟藏横说情,肯定这两拨之间存在着利益关系。

    不过他们的出现,孟辰自然也是愿意看到的,毕竟他们就是所谓的寒阳城毒瘤,不知道在孟藏横的庇护下,他们少交了多少税款,而那孟藏横又是私吞了多少钱财。

    这些人的出现,让孟藏横心中暗喜,毕竟这些人往日都受到了自己给予的好处,他们站出来给自己开罪,这下他倒要看看这孟辰怎么回答。

    谁知孟辰神色陡然一厉,道:“左右士卒,给我将这些人拿下!”

    那些士卒听到命令后,不由分说的上前将这十几个人统统按倒在地,为首的那油头满面的商人面色先是一惊,随后怒道:“孟少爷,你这是何意?”

    而其他人也是神色发怒,不知道这孟辰此举想要干什么,再看孟藏横也是面色一变,难道这孟辰没有了惩戒自己的借口,敢用强了?

    只见孟辰冷声道:“何意?等会你们就知道了,来人,去这些人的店铺拿回帐薄,查一查他们的货物钱财,还有,去孟藏横家中搜缴赃款!”

    “是。”

    士卒领命,纷纷而去。

    “不用了,他们的罪证我都带来了。”

    就在这时,从人群中走出三道身影,孟辰抬眼看去,下一刻露出了几分笑意,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以商莹莹为首,身后跟随着血衣,以及半年未见的福伯。

    只见福伯走上前来,将一个账本递给了士卒,士卒又交给了孟辰,说道:“这些人常年以来贿赂巡城队长,不仅是孟藏横,前几任的巡城队长也是如此,这帐薄里面都是他们之间暗中交易的记录。”

    孟辰微微点头,翻看去看,果然,这里面的记录十分详细,就连前几任的城主和他们之间的暗中往来的勾当也是记录在案,在看到孟藏横和他们之间的交易,更是让人一惊,这孟藏横仅仅担任不到四个月的巡城队长,竟然私吞了高达三十万金叶子的钱财。

    “这下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孟辰拿着帐薄,冷眼看着那些商人。

    “诬陷,彻彻底底的诬陷!”

    那些商人面色惊变,但却是死活都不肯承认。

    诬陷?

    孟辰面色冷笑,对于福伯拿出的帐薄,他不会有所怀疑,而且这件事他在商莹莹去商氏拍卖行的时候已经作了交代,对于商氏一族的刺探情报能力,他不会去怀疑。

    “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还不承认,可就别怪我治你们的罪,要知道这种罪可是死罪!”孟辰冷声道。

    被这么一说,那些商人顿时面色惨白。

    而那孟藏横看到这些人有些松气,旋即面色一变,当即冷喝道:“孟辰,你不是城主,根本无权这么做,你这是干涉城主之职,同样也是死罪!”

    就在他的声音刚落,一些士卒便来到了广场中央,当即将一个个木箱放在了地上,随后纷纷打开来,顿时一道道金光从木箱内爆射出来,金灿灿的光芒,那不是金叶子又是什么?

    “回禀镇武王,这是从孟藏横家中的床榻下的暗格中搜捕到的钱财。”那士卒禀报道。

    孟辰微微点头,转而冷眼看向孟藏横,道:“你一个巡城队长,一个月也不过一片金叶子,就算在加上家族的族俸,也不过两片金叶子,这些钱财你又要怎么解释?”

    孟藏横面色死灰,根本无法回答。

    同时,孟辰还拿到了士卒从木箱内发现的一本小册子,里面更是记录了孟藏横收受贿款的详细记录,与福伯交来的帐薄核对,却是十分吻合。

    “孟少爷,我承认,我承认贿赂过孟藏横,小人也是受到逼迫才不得不拿钱给他的呀。”

    “是啊,孟少爷,我等也是迫于无奈啊。”

    那些商人看到这,顿时感到十分的惊惧,纷纷坦白道。

    再看那孟藏横,面色极其铁青,破口大骂道:“你们这些铜臭之人,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人!”

    若不是被士卒压制,恐怕他就会立即这些人恨不得给统统宰杀掉,以解心头之怒。

    同时,孟藏横也是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也即将大难临头,于是看向孟辰,怒声道:“孟辰,就算我私吞税款又如何,要处罚也要由家主来处罚,还轮不到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孟家养子!”

    对此,孟辰冷冷一笑,道:“是吗?那你倒可以看看,我孟辰有没有这个资格!来人,将孟藏横立即斩首,其子孟少虎废除修为,夺去孟家族人身份,驱逐出寒阳城,永世不得再次踏入寒阳城半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