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执剑写春秋 >

第4章 康熙和鳌拜

    感谢为你等待545的万赏和其他小伙伴们的打赏,发现为你等待和昨天万赏的梦泠襟绣童鞋都没加V群,欢迎加入V群:145765386一起玩耍。另外新书期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各种求。

    ……………………………………………………………………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赵昀怒声道。

    此时赵昀正在和皇后谢道清,还有他们的一双儿女吃午饭,不过吃到一半,赵昀便没有任何胃口了。

    “官家,怎么了?”谢道清关心道。

    谢道清是当朝皇后,又为赵昀生下了赵昊和赵灵儿这一对子嗣,地位稳如泰山。

    说起来,谢道清的经历也堪称传奇。

    谢道清的祖父谢深甫,曾任右丞相,因拥立杨太后有功,杨太后选谢女入宫,恰好此时宫中有鹊来巢,以为祥兆。

    而谢道清生而黧黑,眼睛旁有一黑痣,入宫后一次大病,皮肤脱去后莹白如玉,黑痣也没了。本来赵昀欲立贾氏为后,但杨太后认为谢氏端庄有福,左右也窃窃私语说:“不立真皇后还立假(贾)皇后吗?”这样谢道清才成为皇后。

    本来谢道清是不如贾贵妃受宠的,但是架不住谢道清肚子争气,一下为赵昀生下了赵昊和赵灵儿这一对龙凤胎。

    更让她地位稳固的是,皇宫之中除了她,再没有别的妃子诞下子嗣。

    这样一来,任凭贾妃再得宠,也动摇不了谢道清的地位。

    在古代,特别是在皇宫,母凭子贵,实在是太常见了。

    “史弥远越来越过分了。”赵昀怒气冲冲道。

    因为在做的都是自己人,所以赵昀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

    至于侍奉在旁的侍卫和太监,早就已经远离这片区域了。

    在皇宫混,最重要的是要有眼力。

    听到史弥远这个名字,赵昊微微皱眉。

    赵昊不是什么历史学家,但是还不至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是一代权相,赵昀能够登基,还多亏了史弥远的鼎力相助。

    嘉定十七年,宋宁宗驾崩,史弥远联同杨皇后假传宁宗遗诏,废太子赵竑为济王,立沂王赵昀为新帝,是为宋理宗。

    也就是说,赵昀的这个皇位,其实来路并不正。

    也正是因为如此,史弥远才有恃无恐,把持朝政,独断专行,他的党羽几乎控制了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重要职位。

    现在的朝堂,与其说是奉赵昀为主,不如说是看史弥远的脸色过日子。

    史弥远两朝擅权二十六年,最为亲信用事,人谓之“四木三凶”。

    史弥远等人,对金采取屈服妥协,对南宋人民则疯狂掠夺。招权纳贿,货赂公行。还大量印造新会子,不再以金、银、铜钱兑换,而只以新会子兑换旧会子,并且把旧会子折价一半。致使会子充斥,币值跌落,物价飞涨,民不聊生。

    就算是平民百姓,也知道朝中~出了一个奸相史弥远。

    赵昀当然也不会不知道,但是他却拿史弥远毫无办法。

    托赵匡胤那句“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福,有宋一朝的皇帝,几乎是历朝历代权力最小的皇帝。

    赵昀虽然已经登基,却拿史弥远没有任何的办法。

    赵昀与史弥远是拴在一条绳上的两只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否定史弥远就等于否定自己继位的合法性。所以他只能听之任之。

    但是赵昀终究是一个皇帝,没有任何一个皇帝,愿意自己头上还有一个臣子在当太上皇的。

    至今为止,赵昀已经继位八年,却依然没有过问过政务,朝政大权,皆是由史弥远一手把持。

    赵昀差不多已经快要忍耐到极限了。

    不过他依然只能在后~宫中私下发泄,没有魄力在朝堂上批准群臣弹劾史弥远的奏章。

    赵昊看了下赵昀,内心暗自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父亲,真的是很一般,没有一丝帝王的魄力。

    或者说,整个宋朝的皇帝,就没有几人有帝王魄力的。

    这是他们的悲哀,也是汉人的悲哀。

    不过谁让他是自己的父亲呢,该帮的还是得帮,在自己羽翼未丰之前,很多地方,还要借助赵昀。

    “爹爹(宋朝皇子皇女对父亲的语称呼不是‘父皇’而与寻常百姓一样是‘爹爹’),其实要除掉史弥远,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爹爹能够下定决心。”赵昊出声道。

    赵昊今年十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赢得满朝上下的赞誉。

    人人皆知,当今的太子殿下是一个神童,从小就乖巧懂事,聪明异常。

    赵昀比起外人,更加的了解自己这个天才儿子。

    赵昊岂止是神童,在赵昀的眼中,简直就是一个妖孽。

    有时候,赵昀自己感觉都不如这个儿子。

    赵昊从小就很有主见,而最后的事实证明,赵昊做出的,总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赵昀也不敢因为赵昊的年纪就小看赵昊。

    “昊儿,你有什么办法?”赵昀问道。

    谢道清也看向赵昊,对于这个儿子,谢道清是万分满意的。

    她一直认为,这辈子上天赐给她赵昊和赵灵儿这一对儿女,是对她最好的奖赏。

    她最疼爱的,当然是赵灵儿。但是她最看重的,还是赵昊。

    “爹爹,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在遥远的西方,有一个朝代叫做清朝,清朝的皇族,是爱新觉罗家族。清朝定鼎天下之后,皇帝失踪,少帝登基,因为年纪幼小,所以一个叫做鳌拜的掌控了朝中的全部大权,直到少帝亲政之后,依然可以和少帝分庭抗礼。君臣之间难免产生了冲突,少帝也开始筹划,如何把鳌拜制服。”

    赵昊将康熙和鳌拜的事情原封不动的给赵昀讲了一遍,赵昀听完之后,脸色阴晴不定。

    他再不学无术,也不会听不出来赵昊话中的隐藏意思。

    “昊儿,有宋一朝,从来没有过皇帝加害文臣性命的。大家都在遵守一个底线,朝争也好,党争也好,都不会危及到生命安全。”赵昀道。

    这话说的的确不错,不管是南宋北宋,都鲜少有臣子因为政治斗争被杀,这点和别的朝代大不相同。

    或者说,这就是文人执政的风格吧。

    不过,赵昊对此是嗤之以鼻的。

    “爹爹,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宋朝,已经不是以前的宋朝了。现在内忧外患,蒙古对我们宋朝虎视眈眈,不日即将南下。朝中奸相作乱,民不聊生。如果再不改变,我们都将是历史的罪人。”赵昊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