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执剑写春秋 >

第20章 捐躯赴国难

    赵昊这番话,完全是发自真心。

    当然,赵昊也有自己的打算。

    黄药师此人,小节有损,但是大节不亏。

    黄药师很难算是一个大侠,他行~事偏激,亦正亦邪,行侠仗义之事做的不多,但是肆意妄为之事却做的不少。

    不过黄药师自始自终,都没有做过触犯赵昊底线的事情。

    而且在神雕的最后,黄药师在襄阳摆下二十八宿大阵,舍生忘死,在蒙古大军中,几度陷于生死边缘,却依然坚持战斗到了最后。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赵昊对黄药师另眼相看了。

    黄药师一生离经叛道,狂傲不羁,漠视“传统礼教”,然却最敬重忠臣孝子,据黄药师的说法,此乃大节。

    能够以“忠孝”立身的人,再如何的离经叛道,赵昊都有足够的胸怀接纳。

    值此乱世,能够多团结一个人,便多团结一个人。能够让己方的力量更强大一分,赵昊就不会吝啬自己的付出。

    不过黄药师能否接受赵昊的这番劝说,赵昊心中也没有底。

    但凡真正的强者,内心都有各自的坚持。

    绝不是外人一句两句话能够动摇的了的。

    果然,黄药师淡然道:“我知道《九阴真经》上记载的武学,是我这一生都不能望其项背的。只要修行了《九阴真经》上的武功,实力再上一层楼也不是问题。但是我黄药师虽然称不上什么君子,却也是言出必践。有些话既然说出去了,就已经收不回来了。”

    说道最后,黄药师的话中难掩惆怅。

    赵昊的心中一动,听出了黄药师话中的一丝悔意,也想到了黄药师的一些往事。

    当年黄药师娶冯衡为妻,早年收了陈玄风、梅超风、曲灵风、陆乘风、武眠风和冯默风六大弟子。

    王重阳逝世后,死前交代周伯通将《九阴真经》上下卷分开藏匿。

    “老顽童”周伯通在运送《九阴真经》下卷至藏匿地点的途中遇到黄药师与其新婚妻子冯衡,冯衡凭借过目不忘的本领骗老顽童真经为假,周伯通一怒之下毁去经书,而后冯衡默出《九阴真经》下卷交予黄药师。

    《九阴真经》分为上下两卷,下卷只是武功招式,还需上卷的内功心法相辅相成,黄药师心高气傲,非要自己钻研出上部心法才肯练。

    而此时,黄药师坐下的弟子陈玄风、梅超风互生爱慕,恐黄药师性格怪癖不予应允,便窃取了黄药师的《九阴真经》下卷,离开了桃花岛。

    黄药师大怒之下,迁怒于其他徒弟,挑断其余弟子腿筋,全部逐出师门。

    冯衡为了安慰黄药师,再想把经文默写出来。但因不懂含义多半忘记,因而苦思几日几夜写下了七八千字而导致流~产生下黄蓉,自己因此逝世。

    这成了黄药师心中永远的痛和悔。

    事隔多年,黄药师心中早有悔意,也知道这一切不过是自己的贪欲作祟。

    若是他从最初对《九阴真经》就没有觊觎之心,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种种事情。

    所以现在的黄药师,对《九阴真经》,是真的不屑一顾。

    相比起《九阴真经》,他更希望冯衡复生,而不是徒留他一人空自悔恨。

    除此之外,年龄越来越大的黄药师,也越来越开始怀念自己的其他几个徒弟。

    当年之事,是陈玄风和梅超风狼心狗肺,但是曲灵风、陆乘风、武眠风和冯默风却是完全的无辜之人。

    黄药师为了泄愤,挑断了他们的脚筋,将他们全部逐出师门。

    如此行径,不仅残暴,而且让人心寒。

    现在想来,黄药师心中也颇为后悔。

    所以在射雕的世界中,他便已经将陆乘风重收门下,授予“旋风扫叶腿法”以便恢复行走,并准许其传授桃花岛武功给陆冠英。并得知武眠风已死,黄药师吩咐梅超风找寻《九阴真经》和将其他弟子及家属带至归云庄。

    他有心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可惜,天下之大,想要寻找几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而梅超风,也在不久之后为救黄药师惨死在欧阳锋的手中。

    黄药师这么多年东奔西走,云游天下,未尝不是想再寻找一下自己昔日弟子的后人,让他有机会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

    他是一个自负且高傲的人,但是多年来,曲灵风的女儿傻姑始终陪伴在他的身边,就已经说明了他心中的悔意。

    在赵昊看来,黄药师就是傲娇属性。

    他的洒脱,是针对自己这种陌生人的。在自己面前,他可以很洒脱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但是在他亲近的人面前,特别是晚辈面前,他是断然不会自揭其短的。

    他只会用行动表示。

    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他麾下的弟子,却还是空无一人。

    上天仿佛要惩罚他昔日的过错,所以他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撒手西去。

    黄药师心中悲愤,却无力回天。

    程英之所以能够被黄药师收为关门弟子,并非是她的资质多么高明,而只是黄药师把全部的耐心和悔意,全都倾注在了她的身上而已。

    这件事情,是黄药师一生都挥之不去的伤痛,所以他自始自终都没有修习《九阴真经》。

    他的徒弟,最终没有得到救赎。

    他也不应该得到救赎。

    想到这里,赵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黄岛主,破境未必不能重圆,覆水难收,却也不是收不回来。”赵昊意有所指道。

    黄药师轻叹一声,道:“哪有这么容易。”

    “黄岛主,若是晚辈将一个朋友介绍给黄岛主认识,不知道黄岛主能否答应在下两个要求?”赵昊轻笑道。

    “老夫从不轻易与人许诺。”黄药师道。

    “如果晚辈介绍的这个朋友,姓冯名默风呢?”赵昊道。

    黄药师猛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住赵昊,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你说你那个朋友叫什么?”

    “冯默风。”赵昊肯定道。

    黄药师的呼吸忽然急促起来,片刻之后,才恢复正常,问道:“他怎么样了?”

    “他很好,冯兄是一个真正的汉子。”赵昊赞叹道。

    说道冯默风,赵昊眼中浮现出了那道并不威武雄壮的背影。

    他步履蹒跚,甚至腰都有些直不起来,但是他一去无回,再也没有回头。

    他直接走向了蒙古军营,就再也没有出来。

    每逢乱世,总有一些无名英雄,默默的为这个国家和民族抛头颅洒热血。

    他们没有想过让别人知道他的功绩,但是每一个知道的人,都不应该忘记。

    这样的人,才是一个民族真正的底蕴,才是这个国家最宝贵的财富。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对这样的人,赵昊无法不表示尊敬。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