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执剑写春秋 >

第48章 君临天下(100三江票加更)

    感谢KJKJH的万赏,感谢祝听风1988赏,感谢造化无上1888赏,感谢凌依依丶900赏,感谢军事神话和堕天丶路西法的588赏,感谢黯月★魂、梦里度年华、逝水如水、青孜衿、王者十步、大海战士、唐尸不摆手、小不懂的打赏。这章是100张三江票的加更,这周能加更多少,就看大家的投票力度了。………………………………我是纯洁的分割线……………………………………蒙军大举南下,搅动了天下风云。权力帮的悍然决然,更是火上浇油。而随后,权力帮的一系列动作,吸引了全天下的目光。距离蒙古大营驻扎的最近的城市,是襄阳。襄阳城破,蒙古大军长~驱~直~入,宋朝再无天险可阻蒙古大军,那时便是真正的危在旦夕。有人抛妻弃子,逃离襄阳。有人呼朋唤友,直奔襄阳。众生百态。而权力帮,发展到现在,人数大概在五万左右。刚刚过去的那一战,权力帮战死一万帮众,参战的剩下两万帮众,也几乎个个带伤。所以现如今,权力帮真正的战斗力,只有两万人。对于世间的江湖门派来说,这已经是足够强大的力量。即便是号称有八万弟子的全真派,在这两万权力帮帮众面前,也只能俯首称臣。权力帮的五万弟子,和全真教的八万弟子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全真教号称有八万弟子,可是一个小小的霍都就能够横行无忌,在重阳宫大打出手。权力帮只有五万弟子,可是这五万弟子的背后,却是五万颗蒙古士兵的人头。在过去的几年间,放眼天下,给蒙古造成最大伤亡的,非权力帮莫属。大规模的正面对决,权力帮弟子确实不是蒙古士兵的对手。但是短兵相接,权力帮弟子并不落下风,并且还有很大的优势。江湖本就是一个杀戮之地,江湖弟子,面对大军自然无力,但是面对落单的蒙古士兵,无力的却是对方了。蒙古这一次大举南下,企图一举荡平宋朝,也未尝没有将权力帮连根拔起的意思。对蒙古来说,权力帮是疥藓之疾,不会因此伤筋动骨。但是时不时的被挑衅一下,也实在是一件非常让人恼火的事情。但是权力帮却不是一般的势力可以消灭的了的,即便是蒙古,也必须以堂堂正正的大势碾压。面对一直强硬的权力帮,给霍都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擅闯权力帮的总舵。但是现在,权力帮总舵已经空虚了。权力帮剩余四万弟子,除非真正的伤重到难以行动,其余人,都在夜以继日的赶往襄阳。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去迎接接下来的大战。人说江湖弟子江湖老,可是这些江湖弟子,却要将鲜血挥洒在战场上。这一去,没有归期。不胜不归。他们从来不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也主宰不了这片土地的命运。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依然在沉默,这片土地上权力最大的几个地方,依然在权衡。但是他们早就已经做出了选择。有些战斗,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有些选择,不是你应该做,而是你必须做。多少平日里慷慨陈词的人,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开始一言不发。多少平日里鲜衣怒马的人,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开始闭门谢客。他们不知道,他们平日里看不起的那些在角落里的人,那些很不起眼的存在,默默的踏上了前往襄阳的路。疾风知劲草,岁寒见后凋。有些人只有一张嘴,除此之外一无所有。有些人什么都没有,他们有的,只是心中的一份坚持。绍兴府,一处铁匠铺内。一位顾客奇怪的问道:“周师傅,你这是要去哪?”时逢乱世,他还想买一些刀剑防身,但是铁匠的动作,却让他奇怪。因为铁匠在整理东西,一副出远门的模样。周铁匠年纪已经不小,他冲着这个顾客一笑,道:“襄阳。”“啊?”顾客惊叫一声,随即止住。他看到了周铁匠腰间的一个腰牌。那上面刻着一个握紧的拳头。顾客对周铁匠深施一礼,转身离开。建康府,王氏大宅门外,一个粗布少年,神色迟疑,来回迈步。建康王氏,是建康数得着的豪门大户。而粗布少年,虽然衣服非常干净,但是却已经洗得发白。他的这副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和王家能够扯上关系的人。少年迟疑半晌,夕阳西下之时,猛然一跺脚,转身就走。“你就这样准备走了吗?”一道略带哽咽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少年转头,看到了他魂牵梦萦的倩影。“我是来向你辞行的。”少年低头,不敢看少女的眼睛。“辞行?你去哪?”少女一愣,不敢置信的问道。“襄阳。”少年道。“襄阳,你去襄阳,你去襄阳做什么?送死吗?”少女的声音突然高昂了起来。少年终于抬起了头。“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权力帮的人。”少年直视着少女,一字一句道。少女捂住了嘴巴,眼泪却止不住的向下淌。建康王氏的大小姐,自然不会没有听说过权力帮的名字。“权力帮弟子遍布天下,帮中从不强制帮众必须呆在总舵。我本来想在建康做出一番事业,然后向你父亲提亲。可是,帮主下了命令,所有人都在赶赴襄阳。”“我无法退缩,也不能退缩。”少年的语气越来越坚定。“哪怕是为了我?”少女问道。沉默良久。“对不起。”少年转身,离别。“我爹要把我许配人了。”少女大声哭泣道。少年的身体一滞,随后道:“恭喜。”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他不想让少女看到他流泪的面容。少女双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唇。她没有告诉少年,她以死相逼,她的父亲刚刚同意了两人的亲事。江陵府,谢氏医馆。这是江陵府内很不起眼的一家医馆。医馆的主人,谢大夫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封书信,只是双手越来越抖。信上的内容很简单:父亲,我是权力帮弟子,我去襄阳了。您老保重,儿子不孝,回来再在您膝下尽孝。谢大夫这一生,中年丧妻,多年来,都是和儿子相依为命。他的眼中泛出了泪水,却忽然放声大笑起来。他将手中的信放下,从怀中拿出了一块腰牌。腰牌上,刻着一枚紧握的拳头。天下各处,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是如此的普通,放眼天下,他们甚至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这一刻的权力帮,真正的君临天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