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

第3932章 背后有人

    “不是我不说,而是我说不了。”

    秦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异样,他侧着身子,脸上似乎有丝丝的无奈。

    “说不了?”

    胖子站在门口,微微地挡住了秦若雪,不至于让人暴走的情况发生,他可是知道,这姑娘,表面上冷冰冰的,脾气可是一等一地火爆。

    “当时,你们已经去了灵府。”

    秦慎转过身,他看着李天,嘴角带着笑,但是,他的眼睛,看过来,却让人冷不丁地一个哆嗦。

    李天的眸子一闪,说不了,人走的时候,自然能说,难道……计划中途发生了转变!

    “有人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故意引出了秦风?”

    李天眯着眼睛说出了猜想,秦慎没有说话,这样子,基本上就是默认了。

    他心中微微地发凉,院子里面的气氛似乎也随着他的这句话一下子变得极为沉默。

    “血祭,到底会发生什么?”

    李天问了一句,既然,这个所为的血祭会牵扯这么多,这背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秦风将会得救。”

    秦慎淡淡地说了一句,但是,不知道李天的错觉,他感觉对方的声音里面带着压抑。

    “这么说,你又输了一次。”

    李天抱着手,他冷笑地看着对方。

    他虽然不清楚秦风到底是什么人,但是,他猜测对方和秦慎之间必然存在某种联系,所以,秦风出场,对方才会权衡之下改变计划,启动血祭,说是从根本上救治秦若雪,但是,秦慎当时真正的目的,怕是在于秦风。

    但是,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并没有如人意。

    秦慎低了低头,嘴角带着笑意,他好一会才开口说:“是,又不是。”

    李天的眉头微微地皱起,难不成,还有别的事情没有说出来。

    “血祭虽然中断了,但是,我应该猜出了背后之人的身份了。”

    秦慎慢慢地转过身,他的目光之中流转着精光,嘴角带着笑意。

    “嗯?”

    李天微微地挑眉,他和胖子对视一眼,两个人的目光再次同时移到了秦慎的身上,李天不急不慢地说:“你觉得是谁?”

    秦慎的眼中闪着一丝光,他的扇子微微地拍了拍。

    “你好像也有了猜测。”

    李天撇了对方一眼,他嘴角的笑意加深说:“灵城之内,能够引起秦府和灵府矛盾的人,并不多。”

    秦慎笑着点点头:“的确不多。”

    “能够将一封信送入至尊道门的人少之又少。”

    “不错。”

    李天眯着眼睛看着秦慎,仔细地盯着对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一字一句地说出了四个字。

    “至尊道门!”

    秦慎的目光闪了闪,他的嘴角带着笑意,轻声地说:“能够引出秦风的人,恐怕只有一个。”

    “秦风很强?”

    李天皱着眉问了一句。

    “他是很强,但是,关键不至于他很强,”秦慎的头微微地抬起,他凝视着虚空,“关键在于,他知道,为什么要把秦风引出来。”

    李天上下地打量了秦慎一眼,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他引出秦风,是因为明白,我早晚需要进行血祭,早晚。”

    秦慎转头看着李天,他此时正站在夕阳下,浑身的光芒之中,让人反而看不透他本人了。

    “你和秦风到底是什么关系。”

    李天淡淡地问,所以,从一开始,这个人盯上秦若雪,对方就想好了所谓的血祭?对方早晚要进行这件事情。

    “他是我的师父。”秦慎的声音淡淡的,“知道他是我师父的人不多。”

    李天惊讶地看着秦慎,他没想到,秦风竟然是秦慎的师父,但是,他随即想到另一个问题。

    “你师父为何在灵府。”

    秦慎没有说话,他似乎也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这像是一个陷阱,”李天突然开口说,“他难道会这么容易让你猜到他的身份?”

    说直白点,这简直像是故意引导秦慎去锁定某个人。

    “的确。”

    秦慎笑了笑,脸上没有丝毫表现出他的怀疑的表情。

    “所以,你还相信就是他?他可是一个规矩到底的人,一步一步地谨慎小心,当然……”李天的话突然顿住了,他撇了秦慎一眼,“如果,我猜的就是你说的那个人。”

    胖子站在一边,他听着两个人的你一言,我一语,白眼都快要翻到天上去了,他挥了挥手说:“你们给我说人话!到底是谁,爽快话地说出来!”

    李天和秦慎同时地看向了胖子,随即,一前一后地叠音地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和身份。

    “殷行之。”

    “殷门主。”

    胖子惊讶地看着两个人,但是,仔细想想,这个人还真是符合一切条件,实力强大,自由来往于道门之中,并且,了解秦府以及灵府,但是……

    “道门绝对不许参与外斗。”

    胖子说了一句,他的目光在李天和秦慎的身上一一扫过。

    “人心隔肚皮!你怎知,他心中有什么想法?”

    李天撇了撇嘴,规矩,束缚的永远是那些傻子,真正聪明的人,从来不为规矩所束缚,而是利用规矩,束缚别人,他虽然不知道殷行之聪不聪明,但是,起码,那个人绝对不会是傻子。

    唯有一点,他想不通,若真是对方,这一次,痕迹太明显了,秦慎几乎可以直接锁定,这样的失误,傻子才会犯!

    他的目光看向了秦慎,这人,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

    “他不会犯,不代表别人不会犯。”

    秦慎说了一句,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耐人寻味。

    “你的意思是……还有别人?”

    李天的手微微地攥紧,这事,牵连的人越来越多,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这一次,灵府,怕是会找上门来。”

    秦慎没有回答李天的问题,反而是自己淡淡地说了一句。

    “你轰了护卫府,又大闹灵府,难道还想要这样算了?”

    李天的嘴角挂着讽刺的笑意。

    “若是暗灵不走,就算不进行血祭,秦风出场了,你们也很难出灵府。”

    秦慎自己知道李天的想法,他摇摇头,嘴角的笑意微微有些苦涩。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