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芒横空,如划破夜空的流星,四周的虚空呈现一圈圈涟漪,似有无数光影流转,那景象无比璀璨,令人沉醉。 可是,唯有面临这一剑的对手,才能感受到这剑气的可怕之处,其中蕴含着两种难以抵御的力量波动,且是一切邪意波动的克星。 下一刻,那条邪异之鞭发出尖叫,产生恐惧之意,它能感受到这一剑的可怕。 在力量层面上,秦墨这一剑并不强,但是,其中蕴含的气息,却是这条邪鞭得克星。 它立时停止攻势,想要后撤,退回那模糊身影的身边,但是,一切却是有些晚了,剑芒直斩而至,宛如游龙,生生斩在这条邪鞭上面。 咔嚓! 邪鞭从中被斩断,其中一半落在地上,生生砸出一个窟窿,另一截鞭子则缩了回去,而后传来那模糊身影的怒吼。 “快走!”秦墨催促一行同伴,此时,四周的雾霭已是散尽,道路已是出现。 “等小老儿一下。”胡三爷则是取出一个袋子,对着那截断鞭扫去,将之吸入袋中,转身飞掠而去。 远处,那模糊身影疯狂咆哮:“你们这些蝼蚁,刚斩断我的宝贝,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轰隆…… 那模糊身影震动,真罡如无尽怒海一样汹涌,朝着这边席卷而来。 可是,一道枪芒闪现,从一个方向刺来,瞬间刺穿了那模糊身影的手掌,让其惨叫出声。 此刻,秦墨一行早已是远离,哪里还会等这模糊身影再追过来。 一路狂奔,秦墨一行在古树林中飞掠,终是确定那可怕存在没有追来,才是松了口气,停了下来。 “这个老怪物真是可怕!若是真让其脱困,古幽大陆上恐怕无人能制!”石铃开口,无比忌惮。 那模糊身影散发的气息,比之远古龙族也逊色不了多少,并且,这可怕存在被困在古阵中,显是实力不及全盛时期,依然有这种近乎无匹的威势。 可以想见,在其全盛时期,究竟有多么可怕,绝对是主宰境,甚至更恐怖的存在。 并且,这可怕存在还有一件准大陆级神器,若是从破霄主峰中走出,必定会掀起大陆的腥风血雨。 “难怪说破霄主峰中,会有种种不详的事情发生,果是如此……” 秦墨喃喃自语,外界的传闻果是不虚,这座主峰中充斥着种种凶险,但是,若能从中获得机缘,也是惊世的造化。 “对了。胡三爷,那截断鞭时什么材质铸造的,拿出来看看?” 其余同伴想了起来,齐齐看向胡三爷,后者则是很迟疑,显是不想拿出那半截神器。 不过,在一行同伴的瞪视下,胡三爷也是只能屈服,取出那个袋子。 “这袋子是好东西啊!你这老家伙藏得真深。”银澄两眼发光,差点就飞窜出去抢夺,却被秦墨按住,不让其得逞。 “这是小老儿的命根子,你敢来抢,小老儿就和你拼了。”胡三爷吹胡子瞪眼。 “你这老家伙就会扯,对你来说,只要是有万年以上历史的屎盆子,都是你的命根子。”银澄则是咧嘴,很是不屑。 其余同伴则是端详那个袋子,看起来很普通,仔细端详,却是不知由何种兽皮制成,并且,袋子上到处是补丁,破破烂烂的。 这袋子若非是在胡三爷手中,其余同伴相信都不会注意到,都会认为是一个普通的破烂袋子。 “这袋子好奇怪!”秦墨则是发现,他的六识根本无法渗入袋子。 胡三爷不愿说着袋子的来历,小心打开袋子,立时有一层层光晕透出,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袋子里是一节节甲壳,已是散落开来,不再是鞭子的形状,并且,那种光辉无比圣洁,再没有一丝邪异的波动。 若非刚才与那邪异的长鞭交锋,一行同伴都不会相信,这些甲壳是从那邪鞭上被斩断下来的。 “这是某种生灵的甲壳,好浓烈的神圣波动!”秦墨端详了一会儿,发现这种甲壳无比奇特,无比坚韧,又有极具伸缩性,乃是炼制鞭子的无上神料。 可是,想要真正炼化这些甲壳,则是无法做到的,即便以开天剑魂的锋利,也难以在甲壳上留下太深的痕迹。 并且,即便刻下痕迹,过了一会儿,这些痕迹也是消失无踪,这种神圣甲壳竟能自我修复。 这是何等珍贵的材料!? 一行同伴惊叹,回忆刚才的战斗,则是推断出,即便是那可怕存在也无法炼化,只能以特殊的手段,将这些甲壳整合在一起。 “我的剑气是斩灭了那些邪力,所以,这些甲壳就自动脱落了。”秦墨也是明白过来。 难怪刚才一剑斩下,就感到有些奇怪,斩断那根邪鞭实是太轻松了,根本不像是准大陆级神器的强度。 刚才的交锋,若非是秦墨斩出的剑气,正好是那邪鞭的克星,那件邪武根本不会被摧毁,因为这种甲壳的质地实是难以摧毁。 随即,一行同伴还注意到,这些甲壳的内侧,有着一些神秘的纹路,并非是印刻上去的,而是天然形成。 无比神圣的波动就是从纹路中散发出来,蕴含着某种玄奥的至理,让人不自禁的沉浸其中。 “这是堪比远古龙族的神虫甲壳!?”石铃忽然开口,惊呼道。 在远古龙族的龙骨中,也有着类似的纹路,这相当于真罡炼骨,祖阵纹烙骨……,乃是对于自身的道的理解,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高度,才能对自身的内在进行改变。 在远古时代,那些强大的存在有着天生的禀赋,修为达到一个巅峰后,其骨就会出现这样的纹路。 至于如今,则是再难见到这样的纹路,因为,大陆的地气已经远不如前,传说中的血脉、战体也是没落,祖脉意志也是不允许这样的生灵再现于世。 远古时代的神虫甲壳!? 听到石铃这样的解释,秦墨一行都是两眼放光,狐狸第一个忍不住了,冲了上来想要抢夺。 “不对劲。那边有动静。”胡三爷一麻溜的收起袋子,看向一个方向,满脸警惕。 见状,银澄顿时咧嘴,这老家伙又来装模作样,这些神圣甲壳乃是举世难寻的神料,它一定要分一杯羹。 正在这时—— 远处传来沉重的响声,一道道庞大身影出现,如同一道道疾电飞速赶来。 “这是神虫甲壳的气息,在这群小蚂蚁身上,太好了!” 对面,一个如雷的声音响起,一道道庞大身影飞速靠近,窜至近前。 这是一群披着黑色铠甲的强者,一股股可怕气息汇聚在一起,有着滔天之势扑面而来。 半步皇主境强者!? 还是一群这等层次的大高手…… 秦墨等心中狂跳,没想到刚摆脱那可怕存在,又遇到一群厉害的家伙。 砰砰砰…… 一道道枪芒闪烁,化为重重场域封锁了这里,将秦墨一行同伴围困在其中。 “神虫甲壳?!是幸运的从那片枪阵中逃出来的小蚂蚁么?” “从古祖枪阵中出来?怎么可能!难道是那里面的存在破坏了枪阵一角?” “说!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古祖枪阵中困住的那个怪物死了么?” “将神虫甲壳交出来,留你们全尸!” 这些黑色铠甲强者们低喝,瞪视着秦墨一行,一个个目光无比森寒,如同是看着一具具揣着宝物的尸体。 “你们急什么。” 为首的一名黑色铠甲强者开口,喝斥身边同伴,“这些小蚂蚁有很大价值,不能这样随意捏死了,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他们。” 为首的这个强者如此说着,其身上的黑色铠甲抖动,竟是绽放一道道黑光,化为蛛网般的禁制,将四周的场域又加固了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