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界移民 >

第50章 内情

    听到此人说到这里,段横心中就一笑,之前他还好奇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大方慷慨,把自己采集灵露的秘诀给泄露出来,原来是在这里打了埋伏啊!

    这个人,嗯,有点意思。

    果然,此刻经过此人现身说法,再加上七灵露的生动演示,整个火山营的二百多人都议论起来,那保罗连声大吼,都无济于事,要知道,这保罗可是最反对分散行动的,他这个营统领还没威风够呢,这怎么行?一旦三个屯分开行动,日积月累之下,他哪里还有什么威信?

    最主要的是,他虽然是营统领,但却不是直领屯长的,他下面还有三个屯长呢,这不是要被架空的节奏吗?

    一时间,这帮各怀心思的大小头目们就是唇枪舌剑,辩论不休,简直精力充沛的很。

    而就在众人听着热闹之际,一声凄厉的惨叫忽然在队伍之中响起,就见一个人影无比痛苦地抱着头颅,口中叫喊着,疯狂地冲出人群,直接就一头撞击在路边的黑色岩石上,转眼间脑浆迸裂,已经是死得不能再死。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把所有人都吓呆了。

    段横在人群中也是心中猛地一惊,因为,这突然发疯死去的这个人,分明就是昨日上午,前往北区挖掘水井,后来被惊吓逃走的一员啊!

    那种可怕诡异的寒气,真的是阴魂不散么?

    “怎么办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要自杀啊?”

    “是啊,之前他还好好的,他还采集到一灵露呢。”

    低低的议论声在人群中响起,而保罗等一众大小头目则脸色难看无比,在经过迅速的一番商议后,他们还是决定将尸体抬回去,不然没办法向李长安交代。

    至于抬尸体的人选,则是毫无疑问地落到段横和另外一个昨日挖井的倒霉蛋身上。

    段横还好说,那个叫林可的倒霉蛋则吓得直哭,痛哭流涕,体如筛糠,说什么也不愿意,被保罗踢了七八脚,这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勉强与段横一起抬上尸体。

    这一路上再无人说话,只能听见林可压抑不住的哭声,就像是山鬼在唱歌一样,反正所有人都是心头发毛。

    好不容易回到了乱葬堡,众人却忽然发现,有这样倒霉遭遇的,可不止火山营,其他十个营里也都出现了暴死事件,死人的数量或一个或两个,而毫无例外的,都是昨日被选去挖掘水井的人。

    这一下子,众多人尽管还不明白真相如何,却立刻就采取了最简单的策略,所有昨日被选去挖掘水井的人,都变成了待死者,而且再联系到从昨日到现在,他们都在哭哭啼啼,惊慌失措,前言不搭后语的,这岂不是最明显的征兆?

    甚至已经有凶狠的家伙放话,要不要把他们给提前干掉?

    而就在这一团混乱的时刻,一个蛮王打手却匆匆而来,带着李长安的命令,“你们不用惊慌,事情真相已经被李将军查明,北区的水井之中,由于阴煞之气过于浓烈,所以才侵染了那些挖井的人,不过李将军已经有解决方法,昨日挖掘水井的所有人都会免费发放一张安神符篆,只需将其释放,便不会再有麻烦了。”

    很快,包括段横在内,几十名都快要崩溃的移民就领取到了一张安神符篆,众人都是亟不可待地将其使用掉,而果不其然,这安神符篆一经释放,众人原本都快要崩溃掉的神经,就一下子缓和起来。

    当然,其余的正常人依旧是抱着警惕的心理,尽量远离段横等人,就好像是非常危险的传染源一样。

    “你好,你叫段横是吧,你为什么不使用那安神符篆?我感觉这东西很神奇,之前我就觉得全身阴冷,耳边总是有人在又哭又笑,太可怕了,但是现在我竟是差不多恢复正常了。”那林可也许是因为之前与段横一起抬着尸体回来,所以倒显得亲近很多,当然这也许只是被人孤立后不自觉的抱团取暖。

    “我神经比较粗。”段横就嘿然一笑,这安神符篆应该是真货,不过那李长安居然一下子拿出几十张来,啧啧,童生位的修仙者就这么阔绰么?还是他早有准备,另有所图?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呢。

    这一场暴死事件很快就过去,尸体被草草掩埋,移民们要么尽心尽力的照顾已经种下的仙灵稻,要么则是聚在一起,开始日常修行,反正就没有单独行动的。

    即便是段横,此刻身后都跟着一个小尾巴,那个胆小如鼠,懦弱可欺的林可,他说什么也要跟着,段横也就无所谓了。

    只是这一日下午,段横正在石屋中休息,一个人影却悄悄的钻到门口,犹豫不决地转悠着。

    “既然来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进来吧。”段横淡淡道,虽然有墙壁隔着,那人也特意放轻脚步和呼吸,但他目前作为液化三层的修为,听力和感应能力比普通移民要强出太多了,方圆五十米范围内,他都能听得出来究竟是谁。

    来者,却是之前与段横决裂的周鹏,当时他是选择了和老王他们共进退,却不知为何今日又摸了回来?

    “呃,嘿嘿,老段你似乎越来越厉害了,你怎么知道是我?”周鹏满脸尴尬地搓着手道,他自己也觉得相当不地道,之前段横是等于被他们联手给出卖了,所以此刻脸上分外没有光彩。

    “说吧,老王想让你传递什么话?”段横淡淡道,他并不生气,也不恼怒,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很理解老王和周鹏他们的选择,但是,他却不会再接纳他们了。

    “呃——”周鹏张了张嘴,显然又被段横给猜中了他的来意,只是在这一刻,看着目光淡淡,神态自若的段横,周鹏忽然觉得,他们之前的决定,是否正确?

    “是这样,老王联系了一个高手,在移民中也是非常有威望的,他们准备联合起来,因为,因为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周鹏吞吞吐吐地道,目光却是扫了眼缩在石屋角落里的林可,他才刚刚发现这个瑟瑟发抖的家伙。

    “是关于北区水井一事?你可以回去告诉老王了,我没兴趣,也不想参与,我只想恢复自由,就这么简单。”段横直接下了逐客令,这种事情不难猜的,从李长安今日都没有露面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就在北区,说不定是有了什么发现。

    而这乱葬堡的三千移民中,老移民的比例至少占了三分之二还多,其中不乏知道这乱葬堡内幕的。

    就好比老王和齐三怀这两人,之前段横就怀疑,他们对乱葬堡的过往,了解的也未免太清楚了一些,而且他们两个人对他所说的一些关键事情,肯定是有所隐瞒。

    所以这个时候老王他们要联合的事情,若不是与那北区有关,才叫怪事!

    周鹏再次愣住,就感觉面前的段横竟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深不可测,犹豫片刻,他终究是没有把嘴里想继续说的话说出来,转身有些落寞地离开了,估计他自己也清楚,若说从前他还能与段横称兄道弟,但是如今,却已经不是一路人了。

    周鹏离去之后,老王那边也就再无动静,估计也是与段横表明他只想逃离的态度有关,这与老王他们的谋划完全不干涉不影响,那么自然可以不用去管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