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界移民 >

第72章 药膳?炼丹?

    “吼!可恶的人类小崽子,吼,吃了你嗷嗷!”

    那头黑熊是彻底的疯了,一边怒吼一边怒骂,这两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很是滑稽。

    但是,段横却忍不住暗自心惊,说实话,他一开始对着黑塔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按照他所想,这顶多是一个小喽啰,类似‘大王派我来巡山'的那种。

    只不过他一向行为谨慎,所以才拿出仙石来试探一下,没想到还真的试探出一个可怕的暗哨。

    那头花猫散妖,段横粗略估计,整体实力大概还达不到童生位,但是如果在暗中放冷箭的话,便是童生位的高手都有可能吃瘪的。

    至于这头黑熊散妖,虽然一只眼睛被投矛弄瞎了,可是那种可怕的气势,还有爆发出来的攻击力,还是让段横真正的心惊胆跳啊!

    他之前的时候,如砍瓜切菜一样收拾掉四头煞魔尸,那么现在毫无悬念,这黑熊也能够砍瓜切菜的弄死段横,这实力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也幸好他有神行符相助,跑得飞快,才能侥幸保住小命。

    此刻这整个山谷的地面,都好像被重型挖掘机给挖开了一样,乱石纷飞,大地震颤,声势惊人。

    段横则是狼狈不堪,尽管他依旧能够保持每隔数秒就回头发射一支弩箭,可那对于皮糙肉厚的黑熊散妖来讲,简直可以无视,而只要他被挨上一下,必然是死翘翘的结果。

    一时间,段横心中也是焦急万分,他不知道后面有没有追兵,更不知道这般声势,是否会惊动其他的散妖,再这样拖延下去,他只怕是要糟糕了。

    而就在他心中焦急万分的时候,那黑熊散妖却是忽然站住,好似从狂怒中稍稍清醒过来一点,只是它那仅剩下来的那只独眼,却充满了恶毒与杀意。

    “不好!”

    段横本能的就感觉到有莫大的危险,果然下一秒钟那黑熊散妖忽然张开巨口,无声地向天咆哮起来,很是诡异,可是,这山谷之中的气温却陡然下降了几十度,然后,那黑熊散妖的巨口中就喷出了无数冰霜,狂风般漫卷四周!

    仅仅一转眼间,这附近竟是变成了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

    更让段横惊恐的是,他整个人似乎都要被冻僵了一样,连神行符的加速效果都被压制住了,这一下,他的速度立刻就降低了一多半,不止如此,他连正常的反应动作,都缓慢了数倍,简直就成了慢动作了。

    “嘿嘿嘿,该死的人类小崽子,看你还能玩什么花样?我的玄冰煞气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抵挡的!”

    那黑熊散妖狂笑着,大踏步走过来,巨大的熊爪子一把就将段横给抓住,而此刻他竟是连反抗都做不到了,这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

    “我要煮撕了你,撕了你,给可怜的花猫报仇——咦?你这小子,血脉品质居然挺高!”

    那黑熊散妖最初还愤怒地咆哮着,可是忽然就怔住,一颗独眼闪闪发光,好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甚至他那巨口之中,都有成串的口水答答。

    “嘿嘿嘿,花猫啊花猫,你根本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好东西,啧啧,这小子看着普通,但是这一身血脉,至少可以达到了九品的标准,哈哈,发达了,发达了,嗯,我要煮了你吃掉!”如此吼着,那黑熊散妖就猛地从巨口中喷出一股白色的雾气,刹那间就将段横给冻成冰雕。

    随后,那黑熊散妖也不知从哪里抓出来一个布口袋,将段横给扛着,大踏步地离开此地。

    在仅仅半小时之后,一队人马就急匆匆地赶来,却是灰婆子,老王那些人,他们是奉命向南搜索。

    只是在看到眼前那战场的情形,他们顿时就愣住。

    “糟糕,我们中计了,那该死的小子还真的敢从南面离开,前往九孤城?看这样子,连熊老大和花猫都没有能拦住他,快发警报!那小子过了这个关卡,南下就一路畅通无阻了,一旦被他真的出了莽山,问题就复杂了!”

    灰婆子大叫道。

    而就在他们大喊大叫的时候,段横却是被那黑熊散妖给带进了一处陡峭的峡谷之中,这里显然是这散妖的私家地盘,非常隐蔽。

    甚至在进入峡谷之前,那黑熊散妖都还很警惕地向周围查看了一下,在确定无人跟踪后,才摇身一变,恢复了那毛茸茸的人身。

    当进入这峡谷之后,他左转右转,兜了好大圈子,这才进入更深处,只是这峡谷深处却与外界截然不同,气候温暖,草木繁茂,正中还有一个巨大的水潭,在不断地冒出汩汩白气。

    那黑熊散妖此刻却是将装着段横的袋子随意扔下,就扑入那水潭之中,很快就发出惬意的声音,而他那只瞎掉的眼睛,竟然也开始逐渐复原。

    只是在这个时候,那冰雕之中,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段横居然还活着,这若是被那黑熊散妖知晓,只怕也是要吓一大跳,因为那冰封的寒气可非普通的寒冰,更不是寒冰箭上的那种,而是由精纯的玄冰煞气所化,而玄冰煞气也就是黑水煞气的分支。

    别说普通修为的人,就是童生位的修仙者,骤不及防下,都有可能被严重冻伤,若是被这样整个冰封住,也支撑不了多久的。

    所以,那黑熊散妖才会那么放松,因为以段横的小小修为,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了玄冰煞气,正常情况下,一秒钟都不用,就能被冻死。

    但,段横却是个意外,不是因为他藏着什么底牌,而是在那玄冰煞气入体的那一瞬间,竟然另外有一种不属于他的神秘力量,也被同时冰封住,那些玄冰煞气,都被那股力量给挡住,所以,他竟是在这种情况下,成了漏网之鱼。

    甚至此时此刻,他除了不能动弹之外,连正常的思考都没有受到影响。

    “这头熊瞎子,居然还挺有生活品味!只是不知道他喜欢什么烹饪风格?干烧,白煮,还是当成蘸酱菜?不过,他之前所说的什么‘九品血脉'是什么意思?是指的自己的血脉吗?”

    通过那透明的玄冰,段横能够清晰地看到外面的一切,一边感慨,他一边也是很疑惑。

    他自己是知道自己的,他的血脉品质绝对很低劣,这一点毋庸置疑,甚至都不入流,而且这不是偶然,而是所有的地球移民,包括整个三千小世界的移民,基本差不多全部都是如此低劣的血脉,就算是有比较特别的,其差距也不会太大。

    这已经是定论。

    所以他段横也不会有例外。

    而九品的血脉,虽然乃是修仙界之中评价最低的血脉,但却也不是随便谁都可以拥有的,可以不客气地说,即便是九品血脉,那都只有县望的门阀望族才能拥有,比如说那什么九孤城的世家子之类的,他的血脉大概可以算的上是九品,顶天了八品。

    但段横的身份距离那陈家子又是何其遥远啊!

    可是,这黑熊散妖也不可能是得了失心疯,或者是精神分裂,他既然说自己是九品的血脉,那大概就不会错,毕竟这家伙看起来实力也相当于童生位的高手了。

    那么,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呢?

    难道自己身上还真的藏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

    段横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样的疑惑,等死之中,数个时辰过去,天色也终于大亮,那黑熊散妖的伤势基本恢复如初,直到这时他才跳出水潭,不知从哪里扯出来一套人类的衣物,穿得很正式的样子,最后更是燃起三柱清香,开始很郑重地盘膝打坐。

    这鸟毛,完全是一副焚香沐浴的状态啊!

    “靠,这厮还真以为他在吃西餐啊!”

    段横只能暗骂道,同时毫无办法地等待他那悲惨命运到来,也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红烧鸡块还是干烧鲤鱼,或者是白灼大虾?

    那黑熊散妖足足打坐了一个时辰后,这才继续很郑重地搬出一口古色古香的大瓮,这大瓮表面都刻画着很神秘古朴的花纹,让人一看就觉得有一股苍老的气息扑面而来。

    随后,段横就被扔了进去,但这只是第一步,随后那黑熊散妖又向大瓮之中倒了一大桶很清澈的泉水,又扔进去至少数十颗红彤彤的果子,七八颗绿油油,似乎是丹药的东西,另外还有各种不认识的草药,黑乎乎的膏剂,以及不知名的石头珠子,前前后后差不多上百种材料。

    至此才算结束。

    而段横这个时候则早已绝望了,看来自己这辈子是最终归宿,就是一坛药膳,或者是一颗灵丹。

    接下来,那黑熊散妖又是恭恭敬敬的对着四面八方上了九柱清香,这才取出九道火红色的符篆,逐一贴在那大瓮之上。

    最后,随着那黑熊散妖一声低叱,整整九道火苗就腾空而起,竟是有数十米至高,犹如九条火龙。

    至此,这黑熊散妖的炼丹才正式开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