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修真小说 > 修仙界移民 >

第76章 好人卡

    仅仅是一扫之下,段横就默默地佝偻起身子,汇合在那些人之中,然后继续暗中观察。

    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可以确定他们都是失去了庶民身份的暴民,但生存状况却很糟糕。

    若说有什么最直观的的比喻,他们就类似于地球社会中最底层的苦力,承受着最苛刻的剥削,做着最艰苦的活计,却是三餐不继,营养不良,甚至就不用说正常的修行了。

    这十几人之中,段横也只在一个较为强壮的男子身上,感应到一缕微弱的仙灵之气,其他人,却是几如地球人,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消耗自身的寿元。

    “这是怎么回事?那灰婆子不是说他们的暴民寨子是人人平等,人人均有机会自由修行的么?为什么会如此惨烈?”

    段横心中疑惑,却也摸不着头脑,只能同样装作很虚弱的样子混在人群中前行,也幸好他如今脸色焦黄,再加上那一套破衣服,还是很神似的。

    就这样向前行进了一段距离,就有越来越多的暴民加入进来,看得出他们基本都是外出采集草药而归的,不过,随着人数增多,段横也看到了几个不一样的暴民,很强壮,而且毫无疑问是保持着日常的修行,其中一个甚至都达到了液化二层的实力。

    这几个人却是在大声地说笑,有些肆无忌惮,尤其是那个有着液化二层的男子,言谈之中,真是满满的得意和张扬。

    至于其他几人,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他,吹牛拍马屁毫不遮掩。

    几番吹捧之后,那个姜大牛的男子大概是有些飘飘然,就拍着胸脯大声道:“你们几个的小心思,哼,我姜大牛岂能不知?真是异想天开,不自量力,不过谁叫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呢,我在我那堂哥面前还是能说上一些话的,等若是有了机会,我当然不会忘记提携你们几个!”

    他这话一出,段横就敏锐注意到,不但那几个拍马屁的家伙欣喜若狂,连之前许多表情麻木的人都有些希冀地望过来,其中就有人嗫嚅道:“大牛,你看,都是老邻居,我就不指望了,我家三儿今年正好成丁,有一膀子力气,还听话机灵,大牛你千万帮忙在睿哥儿面前美言几句,若是我家三儿能入得猎杀队,我——我们全家都感激你啊!”

    “切!你这老叟头,少来败兴,猎杀队是什么地方,不怕折了你家三儿的小命?老老实实地种着仙灵稻吧!”

    那姜大牛却是虎着脸斥道,然后就与他那几个同伴加快脚步,扬长而去。

    待他们走远,人群才有人叹道:“老敬,别异想天开了,姜大牛这厮也是在吹牛皮罢了,猎杀队虽然收获丰富,并且有机会前往内九州充任常备军,可你也不想想这其中有多么艰难?姜大牛的那个堂兄姜睿如今都是液化八层的修为,都是没有资格去的,我们啊,还是世代在这流云寨种地求生吧,好歹能混个全尸,死后四时八节,也能有子孙供奉,你们没听说一个多月前,莽山北面的乱葬堡,还有黑风垭口,又被魔尸大潮给屠了么?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啊,真惨,这已经是第几次被屠了?”

    这番话,让人群又再次沉默下来,段横却是听得目呲欲裂,惊怒非常!

    乱葬堡,居然还是被魔尸大潮给屠了?

    这里面有问题,果然是有问题啊,只是不知道,那灰婆子老王等人在其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在心中这般想着,段横跟随这一群暴民就转过一座山脚,顿时,前面就变得开阔起来,但是,他却是完全愣住,因为眼前这一幕,是彻底超乎了他的想象啊!

    段横就看到,在正前方大约七八里外的地方,一座庞大的城堡,不,应该是叫做城池就坐落在群山之中。

    这城池的规模,比落山军堡还要巨大,从那城墙上密集的守城器械,再加上不断巡逻的军队,这哪里是什么三餐不继,日夜惊心的暴民寨子啊?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都要以为自己做梦了,或者,这里不是灰婆子所说的暴民寨子。

    但他最后还是非常惊骇地承认,这里就是那灰婆子所说的‘暴民寨子',不管是从位置上,还是各种线索上,绝对不会差!

    那老虔婆,真是骗死人不偿命!假若那老王,齐三怀几人都是这暴民中的高层,那么,当日在乱葬堡之中,又是发生了怎样的惊天阴谋啊!

    在短暂的震撼之后,段横就迅速恢复冷静,现在他相信那个蒙面女子是没有在害他了,是的,这个暴民寨子,也就是所谓的流云寨,亦或者是什么流云城,绝对是一个扮猪吃虎的可怕势力啊,自己若是想要硬闯出去,绝无半分的可能!

    一边让自己的身形更加佝偻些,段横也是一边迅速观察周围的一切。

    这个地方显然是莽山深处,非常隐蔽,四面八方都是被崇山峻岭给遮挡,然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谷地。

    这谷地具体有多大暂时不清楚,但东西两面的宽度却足足有近七八里那个样子,两面的山峦陡峭,峭壁百丈,那座城池的两边就正好修建于峭壁之下,形成不可攀越的天险。

    至于城池之中的情形难以看到,不过在外面,却是有着大片大片的破旧茅屋,大致形成了五个村落,从茅屋的数量推测,这里至少要居住着五千至八千的暴民,而且这还不计算那城池之内。

    而在这五个村落之外,也就是距离段横他们这里大约几百米的地方,则是一处简陋的木头关卡,数十人把守在那里很是仔细地搜查着过往的暴民。

    甚至,每个经过的暴民,都要取出一两样草药或者是其他的东西缴纳过关费用,虽然怨声载道,却没有人敢反抗。

    就在段横忐忑自己会否被看出来的时候,突然就发现旁边挤过来两个人,一个是脏兮兮的小泥猴,一个则是三十余岁,满脸灰尘,神色憔悴,病怏怏,似乎随时就要死掉的女子。

    “你——”

    段横差点把自己舌头咬掉,他立刻就猜出这女人的身份,她还真是够胆大包天的。

    “噤声,一切听我吩咐!”

    那女子压低声音说了一句,然后就很自然地给段横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时候,段横才发现,她居然也背着一个竹篓,里面的药草数量颇多。

    但没有其他暴民对此有什么疑问,似乎大家都是不熟识的样子。

    只有毛小豆眨巴着眼睛,像看怪物一样不断打量段横。

    很快,就轮到段横三人上前检查,那检查者似乎认得那女子,看过来后就笑道:“是钟十九啊,看来今日收获不错,不过规矩你也是懂得,十抽一,嗯,他是谁?”

    “新搭伙的汉子,齐大哥,麻烦您了。”

    段横还在准备不得已就动手的时候,那女子就淡淡道,那副神情仿佛随便买了一头小猪一样简单,可偏偏那姓齐的检查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只是随手接过上缴的药草,啧啧赞叹两声,然后就这么过关了。

    那什么‘日出东方,唯我不败'的蛋疼口令完全就没用上。

    段横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很快就随着那对母子进入了靠近东面山崖的一个村落,这村落非常简陋,但他还是注意到,这不是一年两年新建的,也不是十几年,二十几年新建的,而是很有可能,有上百年,甚至是数百年的历史了。

    很多简陋的茅屋都挤在一起,但也有的茅屋是被小小的篱笆院子给包围着,院落之中,那小小的空间里还种着仙灵稻,假若不是那种随处可在的压抑,这村落还是很亲和的。

    “进去吧。”

    在一处小小的院落外,那女子停下来,瞅了段横一眼道,而那毛小豆却已经提前一步跑进去。

    段横叹了口气,这小家伙骗人的本领也很高超啊,之前愣是没有看出破绽。

    有些无奈地挤到那狭小的,黑暗的,似乎一阵风就要刮走的茅屋内,那女子就道:“小豆,去外面看着。”

    “嗯,我知道。”毛小豆很听话地溜出去,就像是一条泥鳅。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但是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我把你救出来,是冒着非常巨大的危险的,倘若不是——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这件事一旦被发现,我和小豆都将是死无葬身之地,那么现在,我需要知道,你到底惹了什么麻烦,连龟县的县丞林远珣都亲自前来坐镇?”

    此时那女子就非常严厉地低声质问道。

    “林远珣?”

    段横就一愣,他当然知道这家伙,当初他们刚刚被移民过来的时候,就是这厮经手的,并且无比高傲,一脸瞧不起的样子,但是,他怎么会与暴民有联系?

    “我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月前从乱葬堡逃出来而已,若说得罪了什么人的话,我大概也就是拒绝了那灰婆子的招揽,灰婆子你知道是谁吧,哦,另外就是我杀了两个暴民打手,如果再计算上那头黑熊的话,可怎么也不值得让那林远珣亲自前来吧?”

    “灰婆子?她招揽你?你没有被她折腾死还真是运气,她是流云寨的二当家,同时也是流云寨大当家的后辈,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还有一个外号叫做九面狐狸,最狡猾,最凶残,最毒辣,最阴险,总之是个很可怕的角色,与她老公王癫痫一起,无人不会上当,你居然能够从这一对狗夫妻手里逃出来,现在我终于相信,我捡到了一个宝贝。”那女子忽然笑道,只是她脸上的表情却与笑意不相容,有点僵硬。

    将这一个细节看在眼里,段横却也没有指出来,只是叹了口气道:“然后呢,光凭这一点应该还不足以惊动那林远珣的,我很清楚。”

    “我也不知道,但是据说九孤城的大族陈家的未来家主陈桥,在一个月前死在了乱葬堡,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我之前还以为是你刺杀了这陈桥呢,或者,他们把罪名安在了你的身上?”

    “陈桥?他——死了?”

    段横这次终于吃了一惊,这个陈家子是给他很深不可测的样子,但居然就这么死了?果然是巨大的阴谋啊,而且是灰婆子联合李长安布下的死局,幸好自己提前逃了出来,否则也要给这陈桥陪葬。

    想到这里,段横就皱眉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去当这个替罪羊?或许,那林远珣来到这里,是另有事情呢!”

    “不,不会有差的,流云寨已经把你的头像临摹出无数份,恰好就是你之前的模样,如果你不是身上背着至关重要的秘密,他们会这样大张旗鼓地折腾吗?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竟是在短短时间里更改了容颜,倘若不是我偷偷观察你这么久,都不会相信你就是那个被通缉的人。”

    “哦,这么说来,目前在这世上,知道我真实身份的,就是你们两个了?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还有,我始终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我?”段横忽然注视着那女子道,只是对方眼睛里面,却是有一抹难以想象的自信,或者是一种嘲讽。

    良久,她才淡淡道:“原因很简单,我现在急需仙石,小豆得了一种怪病,若没有足够的仙灵之气注入,他大概很难活过十岁,所以当发现你手中有大量仙石的时候,我就已经准备铤而走险了,所以我不在乎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愚蠢的女人,在过去一个月中,我制定了很多方案,所以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不管你是知道真相想杀人灭口也好,还是怎样,你都逃不出我的计划,当然,我还是希望你是好人,尤其是一个通情达理,并知晓进退的好人,很幸运,你通过了我之前的考验,所以我才会把你带回到这里,而现在,你可以放心,等这段时间过去,我会想办法把你送出去的。”

    那钟十九说很真诚,显然她是真的会履行她的承诺的,不过,段横在此刻却是陷入了沉思。

    虽然他自己认为,他没有惹下什么大麻烦,也没有干涉针对那陈家子的阴谋,但整个流云寨都被惊动,甚至连林远珣都出现在此地,这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他自己,真的与这一切都毫无关系吗?

    不,未必吧!

    段横忍不住就想到自己被玄冰煞气冰封住,又被烈焰熊熊燃烧了三个时辰,最后身体发生的这一连串的异变,那种神秘的力量,血脉品质的提升,这是巧合吗?

    不是的,这一切必有缘由,而这缘由,说不定就是林远珣亲自出现的真正原因。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被这个钟十九给救下来,还真是运气啊!

    “呃,非常感谢你发给我的好人卡,对此本人不胜荣幸,但是,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我,能不能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啊,当然,你放心,我会掏房租的。”

    段横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因为他现在是知道了,也许,在目前来讲,这个小小的简陋村落,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