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20章 三年之期

    “对了,涅槃之火,母亲说过,凤凰涅槃而重生,我的命格乃朱雀蕴藏一丝涅槃之火,一定可以救齐天,一定可以!”

    许久,满脸泪痕的朱妍儿猛的想到什么,激动且忐忑的喃喃自语道。

    但想到引动涅槃之火的引子,朱妍儿就略显迟疑起来了。

    “妍儿,涅槃之火须阴阳交合,万不可轻易动用!”

    母亲的嘱咐在脑海中响起,朱妍儿脸色纠结不断。

    “齐天,你答应的,我等着你当你妻子的那天到来!”

    半响,朱妍儿脸上的纠结之色消散,温柔的轻抚着齐天脸颊的轮廓,似期待似满足。

    黑焰冲天的遮掩下,两道身影于祭坛之上若隐若现,急促的喘息声跌宕起伏。

    “啊……”伴随着一道叫喊,强烈燃烧的黑焰当即消散一空。

    祭坛之上,一团乳白色的火焰浮现,齐天和朱妍儿相拥其中,浓郁且强烈的生命气息澎湃升起。

    乳白色火焰如同有着灵智一般,疯狂的吐纳着四周的灵气,只见原本数十里的青山绿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眨眼间就变成了先前的模样,荒芜死寂。

    只见火焰如游走的蟒蛇,不停的在朱妍儿和齐天的身上窜动,毛孔成了火焰的目标,疯狂的窜入两人的体内。

    ……………………

    三个时辰后,乳白色火焰消散一空,朱妍儿身着红色长裙,青丝齐腰飘散,白皙的手臂探出轻点齐天额头,眼中遍是柔情之色!

    “嗯,这是什么?”

    突然,朱妍儿发现在齐天的身旁,一根金光璀璨的毛发完整无缺的躺在那里,既没有被南离焰火烧火亦没有被涅槃之火焚寂。

    如获珍宝的将其捡起来,朱妍儿小心翼翼的将那根毛发藏于胸前,随即看了呼吸平稳的齐天许久。

    “妍儿,你不要死!”

    这时,昏迷当中的齐天突然开口,无意识的嘀咕着,听得朱妍儿笑颜绽放,刹那仙境!

    ““君若花开,此心亘古,齐天,三年之后就是我成年的日子,你的妍儿在天妖庭内等着你!”

    小嘴微张,朱妍儿轻吻齐天额头,蜻蜓点水般触碰,随即满是期待的嘀咕道。

    轰隆隆……

    祭坛上空雷声滚滚,风云涌动!

    “母亲来了,齐天,我等着你!”

    见此情形,朱妍儿脸色大变,留念的看了齐天一眼,轻点脚尖,整个人冲天而起。

    一双赤红色的羽翼出现在朱妍儿身后,数次煽动,眨眼间便消散在天际。

    一路狂飙,身后的朱雀翼煽动频繁,朱妍儿就好似做错事儿怕被大人抓住,又或者说不想将齐天带入危险当中。

    “妍儿,你破身了,涅槃之火已泄,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在朱妍儿前进的道路之上,空间一阵扭曲,一道温怒的声音从其中传出来。

    闻言朱妍儿浑身一颤,频频煽动的朱雀翼停止下来,整个人立于虚空,低头把玩着手指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

    “妍儿,告诉母亲,谁欺负你了,我这就去灭了他!”

    温怒的声音再起,朱妍儿身前的空间突然破碎,紧接着一名身着华丽长袍,头戴九凤冠的妇人漫步而出。

    白玉为肌,星辰在她的面前暗淡无光,举手投足间尊贵的王者之气显露,妇人面上古波不惊,好似看穿世间一切。

    “母亲,没有人欺负妍儿,妍儿知道错了,咱们回去吧!”

    听到母亲要杀了齐天,朱妍儿那里肯答应,焦急的来到妇人身旁,怯生生的说道。

    没有回答,妇人一双红色的眼睛紧盯着朱妍儿。

    但在看到朱妍儿倔强的神色之后,妇人轻叹一口气“好吧,妍儿如今你已经突破天罡级,三十六天阀危机重重,跟我回去吧!”

    “好的母亲,咱们这就回去!”

    听着母亲没有打算在追究的话语,朱妍儿大喜,拉着妇人的手,迫不及待的说道。

    轻叹一口气,女儿的模样,朱凰何尝不知。

    拉着朱妍儿的手,妇人身前的空间当即扭曲起来,一条遍布赤炎的道路贯穿,迈步就带着朱妍儿进入起来。

    “齐天,你一定要来啊!”

    看着空间洞口越来越小,朱妍儿念念不舍的嘀咕道。

    ………………

    “啊,舒服!”

    祭坛之上,齐天突然站起身来,舒展着双臂,浑身清爽的叫嚷一声。

    “嗯,我不是跌入那南离焰火当中了吗?妍儿,对了,朱妍儿哪儿去了?”

    有些迷茫的睁开双眼,齐天突然清醒过来,环顾四周,焦急无比的嘀咕道。

    咻……

    突然,身后破空声响起,齐天来不及反应,一个驴打滚翻落在祭坛之下。

    金鳞棍瞬间从至尊空间当中取出,神色警惕凝重的低喝道“谁?速速给小爷滚出来,躲在暗地里偷袭,算什么本事!”

    话音刚落,齐天双眼眼皮就猛的跳动起来,朱妍儿的母亲朱凰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左手托举着一团紫色的火焰,朱凰眉头紧皱,暗道“就是这小子都走了妍儿的身子?战猿族的臭小子,妍儿怎么会看上他?”

    突然出现的妇人让齐天大惊,震撼于对方那倾国倾城的容颜,更加让齐天震惊的则是妇人迈步之间碎散发出的气势。

    无风自动的长袍,君临天下的高贵气质,那双赤色的眼睛好似看穿自己所以的秘密。

    “你是谁?小爷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偷袭我!”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齐天紧握着金鳞棍,无比忌惮的盯着朱凰,一字一句的问道。

    “炼体超脱,修为还算勉勉强强,但你胆子如此之小,终究成就不了什么大事,妍儿到底看上你那点了?”

    没有理会齐天的问题,或者是根本就是无视,朱凰上下打量齐天数遍之后,言词轻蔑的说道。

    对于妇人的话语,齐天翻来翻白眼,内心暗道“尼玛!这是表扬我吗?为什么我感觉那么的不自在呢?”

    但对方最后的那句话却让齐天动容了,金鳞棍松弛下来,满脸担忧,语气急促的问道“你认识妍儿,她在那里,你看到她了吗?”

    “还不错,的确很在乎妍儿,冲着这点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还是没有回答齐天,朱凰点头自言自语的说着。

    “机会你大爷,小爷问你妍儿怎么样了,是不是你把她带走了?速速将妍儿交出来,不然天上地下,小爷必杀你!”

    再次被无视,齐天怒了,泥菩萨都还有三分火,更何况还是关乎朱妍儿的安危。一棍子砸在地面,齐天面露凶恶的爆喝道。

    见此情形,朱凰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区区炼体级的小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动杀机,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我收回先前的那句话,战猿族的小子你胆子很大,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你日后的成就终究有限,配不上我家妍儿!”

    不待丝毫感情的说着,朱凰至始至终都瞧不上齐天,一个是朱雀族的天之娇女,一个战猿族的无名小子,根本就不该产生所谓的交际。

    “你家妍儿?你到底是谁?”

    紧握着金鳞棍,对于妇人的话语,齐天内心猛地想到一个可能,有些不确定和忐忑的问道。

    “吾乃是妍儿的母亲,战猿族的小子,妍儿居然将涅槃之火用在你的身上,那本尊给你一次机会,三年之后的九月初三乃妍儿成年礼的日子,只要你能技压妖族年轻一辈,我就将妍儿嫁给你!”

    依旧平淡,朱凰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此处,齐天内心暗道一声果然,眼前的妇人居然真的是朱妍儿的母亲,那个在朱妍儿话语中威严霸道的母亲。

    此时看起来还真不错,但齐天很想在加一句:傲气逼人来形容朱凰。

    当听完朱凰的后两句之后,齐天的眉头就紧皱起来了,下意识的开口问道“涅槃之火?那是什么?”

    虽然听说过凤凰涅槃的传闻,但齐天可以确定朱妍儿不是凤凰,故而对于朱妍儿身怀涅槃之火表示十分的不解。

    还有要将朱妍儿嫁给自己这尼玛是肿么一回事儿啊?难道小爷的已经有如此出众了吗?

    “三年之后,如果你不能闯出一番名声,吾就会将妍儿嫁给其他适合的年轻一辈,你也没有在存活的必要性了!”

    还未待齐天从前一个震惊中恢复过来,朱凰古波不惊的又吐出一段话,惊的齐天当即跳脚大骂“什么叫没有存在的必要?小爷我做错什么事儿了,你丫居然如此恨小爷!”

    “哼,我女儿的身子都给了你,你小子如果达不到我预定的目标,那死的不仅仅是你,你所有的亲戚好友都得死!”

    对于齐天满脸无辜的模样,朱凰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神色,大怒的瞪了齐天一眼,随即一挥手,一团紫色的火焰飞驰的奔向齐天。

    而齐天早已内朱凰那句话给惊呆了,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紫色火焰的到来。

    嘭的一声,紫色的火焰就将齐天包裹在内,朱凰转身迈入空间通道当中,回头看了一眼道“战猿族的小子,三年,你只有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妖族天骄榜上无你名,本王发誓荡平汜水万里!”

    说完,朱凰的身影就消失不见,空间合拢,回过神来的齐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那钻心裂肺的疼痛搞得大汗淋漓,不由自主的惨叫出声“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