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7章 敲诈蜉蝣王

    碧绿色的长矛铺天盖地,蜉蝣王咆哮的冲向齐天,天空于此刻宛如跌入深渊,变得昏暗无比。

    劲风袭来,浑身金色的毛发飘飘,齐天眼中的戏耍之色收敛,满脸凝重的伸出左手,低喝道“凝!”

    刹那间左手之上灵力漩涡浮现,璀璨的金光于此刻无比耀眼,齐天只觉得体内的灵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抽出,全部灌入左手之上。

    “臭小子,给本王死来!”

    随着金色漩涡出现的刹那,蜉蝣王就感觉到了一丝源于灵魂深处的不安,当即不敢迟疑,加快了速度飞袭而去。

    “哼,来不及了大家伙,一印撼天,聚!”

    见此情形,齐天嘴角微微上扬,低喝一声,只见漩涡当即消散一空,却而代之的则是一条巴掌大小的真龙,九爪麟身,闭目却龙威赫人。

    咔嚓……

    随着一印撼天成功,漫天凝聚的长矛崩溃化作点点星光,蜉蝣王近在咫尺的身躯猛然停顿,双目敬畏恐慌的盯着齐天左手之上的小龙,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继而瑟瑟发抖起来。

    昂……

    伴随着蜉蝣王俯首,那数不胜数的蜉蝣亦是哀嚎一声,一个个瘫软在地,身子瑟瑟发抖不说,一丈一下的蜉蝣居然当场兵解,死无全尸!

    “战猿族的小子,你居然敢炼化真龙精血,你这是在找死!”

    虽然全身无力,蜉蝣王却保持着一丝清明,怨毒的盯着齐天,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齐天面色一沉,亦是清楚这事儿的严重性,作为妖族霸主之一的真龙族精血被自己炼化,日后如果暴露,引来的不仅仅是真龙族的强者,甚至有可能会挑动两族大战。

    妖族就是这样,它们不将什么道理,所有的事情都是由心而做,一丝一毫的挑拨都可能演变成一场庞大的战斗。

    “哼,大不了小爷日后不用这一印撼天,现在该你们还账的时候了!”

    虽然内心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但抱着天塌了有高个子顶着的想法,齐天丝毫没有惆怅,一脚踩在蜉蝣王的头顶,目露厉色的说道。

    “小子,你要做什么?”

    浑身一寒,蜉蝣王看着齐天那双饱含杀意的金色瞳孔,声音有些发颤的问道。

    “干什么?小爷原本打算离开的,都是你们害得小爷又在这里待了一天,你知道小爷的时间多宝贵吗?”

    重重的踩了蜉蝣王一脚,齐天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我赔,我赔可以吧,小子你千万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咱们聊聊,好好聊聊!”

    刺骨的杀意袭来,蜉蝣王脸色大变,一扫之前那狂傲的模样,一脸讨好的说道。

    闻言齐天一愣,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如此怕死,简直就是个奇葩。

    双眼一转,齐天嘴角露出一丝渗妖的笑意,金鳞棍取出制住蜉蝣王的七寸,继而傲娇道“是吗?那得看你能拿出点什么来了,要知道小爷心情不好,很不好!”

    “有,有,有,小家伙,不对,小兄弟,本王这里有一株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药王,不知能否让你心情好点!”

    七寸被制住,蜉蝣王深知自己成了砧板上的肉,而齐天则是那刀绞,故而连忙开口说道。

    “哦,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药王?拿出来看看!”

    闻言齐天内心一震,手中金鳞棍的力道微微减缓,双目充满贪婪的看着蜉蝣王。

    “它,它,它不是本王身上!”

    看着齐天的模样,蜉蝣王身形一颤,而后硬着头皮说道。

    “什么?你他吗的玩儿我,找死!”

    大怒,齐天猛的加大力道,一副凶神恶煞就要将蜉蝣王斩杀的模样。

    “别,别,别,小兄弟,虽然它不在本王的身上,但它在本王的巢穴当中,你跟我去取可好?”

    弱点的痛楚袭来,蜉蝣王连忙开口解释,急的身躯一阵乱窜。

    “哼,当小爷我白痴吗?到了你的巢穴,那小爷我还有活路?”

    冷冷的扫了蜉蝣王一眼,齐天一副你白痴的模样看着他,手中的力道不断加剧。

    “啊……小兄弟,小祖宗,手下留情,本王这就让人去巢穴能将药王取来,这就让人去取!”

    小心思被识破,感受着那死亡的降临,蜉蝣王内心防线彻底崩塌,无比焦急的吼叫起来。

    “好,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药王如果没到手,那小爷就杀了你下酒!”

    闻言齐天眼中闪过一丝得逞,手中力道微微一松,而后居高临下的宣判,如同漠视生死的判官一般。

    “昂……速速将本王巢穴内的药王取来!”

    见状蜉蝣王内心重重的舒了口气,艰难的扭过那蛟头对着那群蜉蝣吼叫起来。

    只听到一道龙吟,一条五丈长短的蜉蝣突然移动起来,速度飞快的朝着一片的山林当中跑去。

    “算你识相,记住只有一刻钟的时间!”

    见此情形,齐天知道那药王算是到手了,但面上却依旧表现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冷冷的说道。

    “是,是,是!”

    一个劲的点头,蜉蝣王深怕齐天一个失手就将自己斩杀,更加让蜉蝣王恐惧的则是真龙法:一印撼天。

    那其中龙傲天精血的气息浓郁,浑然天成的龙威对蜉蝣一脉简直就是灭顶之灾,如果齐天真要动手,那不仅仅是它要死,它的族人也会跟着一起被灭杀。

    总上所述,蜉蝣王不得不将自己收藏多年的药王交出来,因为相对于种族的繁衍,一株灵药根本不算什么。

    “哇,齐天,帅呆了!”

    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的如同电光火石,待火灵儿回过神来,齐天已然敲诈完毕,宛如再次看到三年前那道身影,双眼泛光的叫嚷起来。

    “那是,对了,蜉蝣王,你昨天打伤灵儿,你说该怎么办?”

    微微一笑,齐天眼中猛的闪过一道精光,戏耍的看着蜉蝣王,大有马上要动手的意思。

    “别,小女娃,我给你道歉,本王跟你道歉,这,这个,这颗火灵珠给你,当作本王昨日失手的补偿!”

    那里听不出齐天话语当中的意思,蜉蝣王一咬牙当即频频点头,而后从府内吐出一颗拳头大小,遍体通红且遍布火属性灵力的珠子。

    “哇,上品火灵珠,太漂亮了!”

    火灵珠如瑰宝般的光泽迅速吸引了火灵儿的目光,一把就将其揽入怀中,欢天喜地的雀跃起来,那里还有一点昨日那咬牙切齿嚷嚷着要报仇的模样。

    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齐天亦是被那火灵珠给震撼到了,凝聚天地灵气的宝物,这可是好东西啊。

    刹那间,看向蜉蝣王的目光变得无边的炽热,张口便说道“蜉蝣王,小爷也是火属性的!”

    意思不言而喻,齐天就这样看着蜉蝣王,似笑非笑也不在多说什么。

    浑身悄然一震,蜉蝣王的脸上闪过一丝憋屈和无助,面对齐天的压榨,他能说不吗?

    又从肚子内吐出一枚鹅卵石大小的火灵珠,蜉蝣王一脸肉痛道“没有了,这是最后的一颗火灵珠了!”

    一把抄起火灵珠,顿时齐天只见源源不断的灵气汇聚在手中,之前所消耗的那些灵力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好东西!”

    下意识的赞道,齐天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火灵珠。

    昂……

    这时,一道低沉的龙吟声响起。

    原来之前被蜉蝣王拍去取药王的蜉蝣回来了。

    只见那株五丈长短的蜉蝣口中此时叼着一株三尺长短的人参,此参隐约可见四肢和模糊的轮廓,正如蜉蝣王所说即将化精成为万年大药的程度。

    闪身而出,齐天一把将这株九千九百九十九年的药王抓在手中,啧啧称奇道“好家伙,这就是要成精了吧,不知道吃了这家伙得增长多少修为。”

    药王被夺且齐天近在咫尺,那株蜉蝣身形一颤,顷刻间便拜服下来,目光敬畏的看着齐天左手之上的小龙影!

    “小兄弟,药王也给你了,本王这就送你们出去吧!”

    好不容易才将内心的恐惧压制下来,蜉蝣王扭动的身子来到齐天的脚边,一脸谄媚的说道。

    “嗯?小爷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一挽手就将药王和火灵珠收入至尊空间当中,齐天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道,显得十分茫然。

    “你……”

    闻言,蜉蝣王微怒,张嘴想要发作,奈何此时齐天已经将一印撼天放置于它的头顶,下一秒就可以将其轰杀,不得不服软下来。

    “我什么我,小爷我可是最讲诚信的,我什么时候说要现在出去了?灵儿你听到了吗?”

    一副阳光的笑容,一口雪白的牙齿‘裸'露,齐天人畜无害的说道。

    “没有,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话音刚落,火灵儿就确定的回答,嘴角俏皮的笑着,双目直勾勾的盯着齐天,先前还宝贝不已的火灵珠此时却好似被无视一般。

    “好,好,好,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被齐天和火灵儿的一唱一和气得够呛,蜉蝣王索性躺在地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也没想怎么样,小爷就是对那片湖泊内的东西很感兴趣,不知蜉蝣王你的意思如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