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56章 再斗蒂魁

    嘭……

    棍锤相交,波澜迭起,牛大憨低沉的脸色猛然一顿,哇的一口鲜血从口中溢出。

    “大爷的,接你牛爷爷一招!”

    威震之下,牛大憨手中的青铜锤险些脱手而出,一咬牙紧握青铜锤,一个转身就朝着齐天的腰间砸去。

    “乾坤棍法一八式!”

    见此情形,齐天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瞬间施展乾坤棍法前十八式,只听到嘭嘭之声不断响起,牛大憨丢下一句惨叫,整个人连人带锤被砸飞出去。

    嘭……

    只见十丈之外的地面出现一个深坑,牛大憨此时气息萎奄的瘫软在其中,伸手指着齐天费劲全身气力道“不可能!”

    说完,牛大憨便一扭头,昏死过去了!

    “哗……”

    只听到一声喧哗之后,人群当中,各族观战的天才们都惊讶的叫嚷道“牛大憨居然被击败了,这战猿族的小子也太唬了吧?”

    “太不可思议了,纯力量将牛大憨击败,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做得?”

    “要知道牛大憨力可破万钧啊,配合上他洞天大成的修为,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

    而相对于各族天才们的不可思议,战猿族内则是安静一片,只见先前一个个兴致十足的少年天才此时脸色都变得无边的难看。

    “该死的,这混蛋肉身居然突破这么强大,三年的颓废期不仅没有让他真的跌落,居然还让他更加强大起来了。”

    “三年前的小魔王好不容易在众人的期盼下坠落了,没想到三年过去了,齐天猿居然在炼体这条路上走得如此之远啊!”

    “听说他的修为已经恢复到了洞天级,加上他这强悍的肉身,难道三年前的那个噩梦还要再现不成?”

    “…………”

    许久的沉默之后,一个个在通天路当中吃过亏的少年都低声议论起来,看向齐天的目光时而畏惧,时而充满了怨毒。

    “一万三千斤的神力,这家伙不错,比之金鳞部落的那几个家伙也相差无几了,只不过他洞天级的修为却是差了点,不值得当本少的对手!”

    铜背少年眼中闪过一丝低落,喃喃自语之后,转身就回到了马车当中,好似对于齐天此时的表现很似失望一般。

    “九星连珠,齐天猿,纳命来!”

    就在此时,一道满是仇恨的爆喝声响起,只见于齐天相隔十丈的地方,蒂魁此时手持弓箭拉圆满猛的射出箭枝。

    “艹,又是你!”

    爆喝声与破空声同时从身后响起,来不及多想齐天就向左前方一个驴打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一击,而后昂起头有些气恼的低喝道。

    “受死,九星连珠!”

    没想到志在必得的一击失败了,蒂魁的脸色有些阴沉,再次拉满弓箭,咻的一声就发出杀气腾腾的一击。

    “大爷的,当日的一箭之仇,小爷今天定找你算个清楚!”

    看着箭枝飞驰而来,齐天抄起长棍就应了上去,乾坤棍法十八式扫出顷刻间将九只箭枝扫开,而后红着眼杀气腾腾的看向蒂魁说道。

    “来得好,当日本皇子就说过要杀了你,今日是时候兑现诺言了!”

    见九星连珠杀不了齐天,蒂魁瞬间将弓箭放入储物袋当中,取出一柄金光闪闪的长枪,丝毫不甘示弱的冲上前去。

    “乾坤棍法,杀!”

    “百鸟朝凤,破!”

    只见两道身影顷刻间碰撞中一起,只听到铮的一声,长棍和长枪碰击在一起,顿时火花四溅而起,齐天和蒂魁一触即退,眨眼间就分开,相隔五丈遥遥相对。

    “臭猴子,没想到短短时日之内你进步如此之大!”

    右手轻颤,蒂魁目光赫然的盯着齐天,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也不咋的,当初那么多人都杀不了小爷,今日该你过来讨打了!”

    齐天感觉自己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了,知道自己小瞧的蒂魁,但气势却不能弱,以长棍撑着身子虚张声势的吼叫道。

    “哼,今天本皇子先饶你一命,明日的战力擂台上,咱们在斗过!”

    蒂魁盯着齐天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忍住了出手击杀齐天的意思,毕竟明日就是战力擂台,不能在这里太浪费灵力,尤其是蒂魁此时已经认可了齐天的战力,丝毫不会比自己差多少,就算杀了他也会受伤,对于明日的百强之争不利。

    “哼,算你走运,明天在找你报当日的一箭之仇!”

    对此情形齐天内心也十分的乐意,毕竟刚刚一击之下自己险些扛不住,真的在打下去,指不定自己能不能斗过蒂魁这厮。

    “战蛮兄,咱们快去报名吧!”

    抖了抖身子,齐天散去手中的长棍,转过头看向早已目瞪口呆的战蛮叫道。

    “嗯,哦,来了!”

    呆傻呆傻的点了点头,战蛮还沉积于齐天可力敌蒂蛮族三皇子的震撼当中,一溜小跑的跟了上去。

    “我擦,这尼玛什么情况?蒂蛮族三皇子蒂魁居然一时间没呀拿下这臭小子?”

    “不仅如此,刚刚听他们两个的对话,好像之前就有过过节,而且好像不分伯仲的样子!”

    “是啊,没看到蒂魁那漆黑的脸啊,简直恨不得现在就吃了那个叫齐天的家伙,看样子这仇不轻啊!”

    “管他呢,战猿族和蒂蛮族本就是死地,这两个家伙打死一个少一个!”

    “…………”

    随着双方虎头蛇尾的结束战斗,各族少年们兴致奄奄的摆了摆手,一个个转身回到各自的马车当中。

    ………………

    一路走到山谷的深处,齐天两人顿时被此地的设备给震撼住了。

    只见前方正中央有着一个桌案,一名披着黑色金丝边斗篷的神秘人坐在那里。

    神秘人的左侧矗立着三根青铜,白银,黄金柱子,一切看上去是如此的简陋,但不知道为什么,从这神秘人的身上,齐天感觉到了股股源于灵魂深处的压抑。

    “不露而威,说的就是此人这般吧?”呆如木鸡的张口,战蛮好不容易从先前的震撼当中回过神来,再次被神秘人的气势所震慑。

    “何止如此,此人简直就是深不可测,坐在那里居然和身后的山体相容,好似根本就是一体的,其修为简直不可思议!”

    齐天亦是张大了嘴巴,咽了咽口水有些干涩的说道。

    “你们两个小家伙速速过来!”

    这时,前方的神秘人缓缓的伸出手一招,沧桑有力的气息炸响齐天和战蛮的耳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