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画演天地 >

第2178章 也是天道?

    假的镇山老祖很愤怒,前所未有的愤怒。

    区区一介修士居然攻击他,而且还是以偷袭的方式,并且还砸烂了他的脑袋。

    这和在九宫山那边的遭受攻击不同,在九宫山那边,若非那个是为天道分身的田月老祖的出手下毒,整个过程根本不会有多么大的损伤的。

    即便是下毒,那也是毒素带给了假的镇山老祖伤害,那个天道分身给予的伤害真不怎么大。

    而且天道之间的斗争,档次是足够的,怎么也比被一介修士给攻击要好得多的。

    假的镇山老祖就有感到了羞辱,是蝼蚁的羞辱。

    “我要你死!”在这一刻,假的镇山老祖顾不上劳什子的珠灵算了,他只想杀死红衣男子,只想报头槌之仇。

    只是啊!他的怒吼刚出,胸口就传来了剧痛。

    是红衣男子的一招爪攻,抓穿了假的镇山老祖的胸口,抓出了他的心脏,并且毫无犹豫的直接捏碎。

    假的镇山老祖再次遭受重击,这一次……他还是没能感受到天道之力要被红衣男子运用。

    但是这一击也令假的镇山老祖认识到了红衣男子的强大,因此他就要利用被红衣男子引入了体内的天道的力量对红衣男子进行惩治。

    这样的惩治是没有的,那些天道的力量入了红衣男子的体内,就被昆仑宗那边的一众天道联手进行了封禁,都被封禁了,就有与假的镇山老祖断去联系,假的镇山老祖就休想将之引动那惩治红衣男子。

    假的镇山老祖就有差距那份联系的断去,很是惊讶,也就在他惊讶的瞬间,红衣男子再次出手,是一手掐住假的镇山老祖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肩头,两手一起用力,生生的扭断了假的镇山老祖的脖子。

    是真的断的那种断,就是头首分离的那种断。

    且这一次,红衣男子有了新的动作。

    他有画道之境,也有自成天地,他就把假的镇山老祖的脑袋丢入了一张有着画道之境的画卷,再把这张画卷封印到了自己自成的天地里边。

    这可是叫假的镇山老祖惊骇到难以言语!

    头都没有了还能言语?假的镇山老祖好歹是天道分身,没有那么容易死掉,没有了原来的脑袋,借着天道之力的“无中生有”,重新凝出一颗脑袋就是。

    红衣男子见识了假的镇山老祖的“无中生有”,早就有着应对。

    就在假的镇山老祖重凝脑袋的时候,红衣男子又把假的镇山老祖的胳膊拧断收走。

    假的镇山老祖现在是知道红衣男子的打算了,他认为红衣男子这是要夺取他的天道的力量。

    将之封印到红衣男子自身的自成的天地之中,就是要将他的力量炼化来己用。

    “你这是找死!”假的镇山老祖咆哮道:“我要杀死你!”

    怎么杀?自然是天劫轰杀!

    可是天上的乌云太厚,又还是那种自然凝聚的乌云,非是天劫劫云,就有阻隔假的镇山老祖与天道本体的联系。

    “不对!区区乌云是阻挡不了我和本体的联系的!”假的镇山老祖终于有了惊慌,惊慌而又暴怒的道:“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伤及假的镇山老祖之时,顺带着的往其人身上抹上一些天道之力。

    那可是一众天道的天道之力,还是非常非常的齐心且联合的那种。

    那样的天道之力自然就是最好的阻断假的镇山老祖与天道的联系的力量,当然了,这种力量很是若有若无,毕竟真要让对方认识到了这是一众天道的力量,容易引得他的怀疑,就是怀疑骁勇已经到来了的事情。

    红衣男子不会道出这个事情的,此时此刻的他只在做两件事情,一件就是扯下假的镇山老祖身上的部件,另一件就是将扯下的部件封入画道之境,再封进自成天地的地方。

    假的镇山老祖体内的天道的力量本就度出了好大一部分,实力就不是巅峰,加之一开始的脑袋的稀烂的重聚,耗费不小。

    再有其后的恢复失去的部件以及被摘走封印的部分蕴含的天道的力量……

    假的镇山老祖比起之前度出天道的力量之时,不及三成的力量。

    不及三成啊!红衣男子却是全盛状态,高下自然是立判的。

    红衣男子却不敢马虎大意,稳步进行自己的事情,且还得防止假的镇山老祖的逃走。

    假的镇山老祖着实是想要逃走了,于是就有主动的分裂己身,比如分出部分的血肉,化为小鸟小虫之类的,妄图借之逃走,以便通知天道本体那边。

    逃是逃不了的,别忘了骁勇他们还在一旁候着呢!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假的镇山老祖冷冷的说道:“你和别的天道有所勾结,你勾结了别的天道,你该死,你必须死!”

    红衣男子流露出莫名的神色,不作回答。

    莫名的神色就显得很是高深莫测,甚至是似有所指。

    假的镇山老祖有想到一种可能,就是眼前这个红衣男子根本就是假的,乃是某个天道分身的假扮。

    红衣男子自然期望对方这么认为,因为这样的话,事后他不会有什么牵连,依旧是这个世界的那个有点野心又不怎么强大的天道之下第一人。

    假的镇山老祖是越想越觉得是真的,终究联想乌坛海那边的事情,红衣男子很有可能是在那时就开始算计他的存在。

    还有就是,修士是利用不了天道之力的,封禁封印?真当天道之力是寻常的魔气?

    假的镇山老祖就愤怒了,毕竟这是他第二次的被别的世界的天道攻击了。

    “我招你们了还是惹你们了?”假的镇山老祖怒极之后,冷静心绪,冷冷的道:“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红衣男子哪里知道为什么?骁勇也不需要他来答出可能招致破绽的为什么,就现身了,是以红衣男子的模样现身的。

    骁勇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惊讶,随即阴沉着脸色的道:“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在我赤羽宗山门之前摆阵?”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