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画演天地 >

第2480章 立场难定

    红衣男子一下子的就挣扎起来,或者说是忐忑起来。

    是红衣男子想来想去的想到了一种可能,一个很是令他感到不安的可能。

    就是被红衣男子误认为是天道的那个骁勇,其人之所没有跑出来干预,并非代表其人出了意外,很有可能是其人在做什么考验考校之类。

    当然不会是考验考校劳什子的三月界的天道,很有可能进行考校的是就是红衣男子。

    怎么说呢?红衣男子的的确确是有跟着骁勇做了不少的事情,其中很多秘密,红衣男子也是知道的。

    这样的红衣男子,虽然是因为利益关系才与骁勇进行的合作,但是吧,那种合作也算称得上和谐。

    也就是没有太多的勾心斗角的掺和。

    而后一个能够费心费力的整出那么多的假的天道宝物来谋算三月界的天道,甚至把一众天道都给进行了算计的存在,怎么可能单单只有弄死三月界的天道这么简单的一个志向?只怕对方还有更高的理想。

    红衣男子到了现在也肯定是知道三月界之上还有更高层次的天道的,而有那样的天道层次,如此一个能够做那样的算计的天道怎么可能没有去到那边的想法?

    而若只怕有着那样的想法的同时,还有去到了那边还谋求更高的层次的志向。

    但是就如同新迈入一个修为境界的修士,往往不能在那个层次称王称霸一样,这新晋升到某个层次的天道,单单就是一个立足立稳,就是一个很是考校手腕的事情。

    而后红衣男子的用处就在当中体现了。

    天道之间存有这样那样的规矩的限制,红衣男子的身上却是没有那些限制的。

    因而红衣男子真若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显然红衣男子将来是会跟着对方一起成长的。

    红衣男子是个修士,一个修士的值得信赖与否,自然得要经过考校才能知晓。

    “如果真的是考校,很显然的,我一点也不合格。”

    “可若不是考校呢?”不是考校的话,就是红衣男子误认为的是为天道分身的骁勇当真出了问题。

    “现在该怎么办?”红衣男子现在纠结的是应该相信哪一种的推测。

    在确定自己应该相信具体是哪一种的推测之前,红衣男子再次的向三月界的天道做出建议,这次不再是提什么毫无利益分配的合作,是提出的共同掌控新演化出来的那个天地的天道的建议。

    “就是……那个天地的天道分出一半认你为主,另一半认我为主,当然了,如果你担心那个天地的天道受了你们天道之间的规矩的限制什么的,你可以直接的炼制一个天道分身来让那个天地的天道的一半认你的天道分身的为主。”

    这样的建议,可行性其实不高。

    还分出一半的认主?

    那样的认主是不好办到的,因为天道本身就是一个整体,是做不了瓜分的。

    而且真当三月界的天道没有凭着认了它为主的一半,谋夺另外的一半的手段?

    至于以天道分身来认主什么的,这个建议其实不错,这与将红衣男子炼成天道分身,而后借其掌控红衣男子的分身化身成为的天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吧,时间,三月界的天道缺的是时间!

    且形成了天道过后的认主,与在那之前就存有的主从关系,到底还是存有不同的。

    三月界的天道就担心的是,看似异曲同工之妙的情况,结果却大相径庭。

    于是三月界的天道还是觉得直接的进行炼化,要显得稳妥许多。

    就是这样的炼化,到底有点以断送美好的将来换取现如今的安稳的意思。

    只是三月界的天道也没有办法,是真的没有办法!

    因为三月界的天道越是研究探究假的天道宝物,越是觉得假的天道宝物就是真的,也就是说,真若当中做了手脚,必然就是涉及规则法则的手脚了。

    那样的手脚一个引动,三月界的天道当真是不死也会再次遭受重创。

    三月界的天道就必须赶紧的恢复伤势,并且像当初隔绝所中的剧毒一样,将之前炼化的假的天道宝物的规则法则给隔离开来。

    三月界的天道的不做理睬,很有令红衣男子感到不满。

    红衣男子出卖骁勇,那可是冒着非常非常大的风险的。

    着实是对方的算计能力太过可怕,因而即便三月界的天道最终免除了被灭杀的结局,区区一个天道之下的第一人,将要迎来的结局不可能有多好。

    何况别忘了对方之所以要谋算三月界的天道,是想要将之灭杀,而同样想要灭杀三月界的天道的,还有一个曾经灭杀过一个天道的骁勇。

    如若骁勇知道灭杀三月界的计划的最终失败是红衣男子的出卖所致,不用说,骁勇肯定会找红衣男子的麻烦的。

    红衣男子若是在那个时候还是现在这个状态,是根本没有办法与骁勇对抗的,届时除了一死,就只有生不如死的结局。

    红衣男子想到这里,再看一边认真的探究假的天道宝物一边认真的对分身演化的天地的天道进行取而代之的三月界的天道,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浓烈的憎恨的。

    受憎恨的所扰,也受担心最后的凄惨结局的临身,红衣男子又来了一个立场的转变。

    红衣男子没在渴求与三月界的天道站在一边了,红衣男子是又转回了原有的立场,就是帮着骁勇灭杀三月界的天道的立场。

    为此,红衣男子做了一番引动。

    三月界的天道也并非没有防备红衣男子。

    红衣男子的出卖原有的合作对象,不过是眼看本该属于他的分身突然的独立,使得本该助他地位提升的天道的失之交臂,因而怒火攻心下的冲动举动。

    没错了!就是冲动的举动!

    毕竟要三月界的天道死,可谓是众望所归,红衣男子逆着众望的行事,除非事后沦为三月界的天道,还是突破了天道之间的规矩的限制的三月界的天道的走狗,否则的话,不可能有好的结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