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尾巴上的血肉之力已被骁勇消耗殆尽,因宗门安危的出现,他没把血肉之力往某处引去,他是把它们散入了骨身之中,以之改变骨身的性质。 玖秋蓉并不知晓血肉之力于骁勇的作用,她甚至没有多问,拉着他,化虹飞出,来到宗门宝库,用邬皓老祖的权限,打开宝库禁制,带着骁勇进入其中。 琳琅满目的法宝和灵物,五彩缤纷的宝光与氤氲,行走其间,玖秋蓉为骁勇挑选的可不只有血肉之力浓厚的灵物,也有各种防御和攻击法宝。 一件一件,直往储物袋里装。 骁勇看着心暖,可也不得不制止。 “师姐,法宝多了是累赘,且出门在外,好东西太多,容易引起他人心起贪念的。” “谁敢!”玖秋蓉神色忽然一动,想到一个主意,微笑道:“小师弟,不如三个月后师姐陪你走一趟?” 不等骁勇回答,玖秋蓉笑着道:“对!就这么办!有我相随,我看谁敢打我小师弟的主意!” 截仙陵具体是什么样子,骁勇不清楚,但猜也猜得到那里是个牛鬼蛇神混杂的地方,那种地方,骁勇可以去,玖秋蓉不能去。 玖秋蓉是成名已久的人物,这么些年与截仙陵素无瓜葛,不像骁勇,有着南月小仙的封仙画卷作保,且即使有着作保的事物,玖秋蓉也不能去。 玖秋蓉是个微有丰腴的成熟女子,模样绝美,姿容诱人,去了那等地方,保不准有人觊觎她的姿色。 修为低者,地位低者,对她起了心思,打死就是,可要是修为高深者,地位崇高者呢?再或者是那种擅长使用下三滥手段的卑鄙小人呢? 玖秋蓉听到这些担忧,小手一捏骁勇的脸蛋,笑着说道:“小师弟,你真当师姐是不知江湖险恶的小姑娘?放心,遇到那些事情,师姐有的是办法应对。” 有办法,骁勇也不同意玖秋蓉随他一同前去,但直接说明,她是不会同意的。 眼眸轱辘一转,骁勇目视她的眸子,认真说道:“师姐,俺爹俺娘需要你帮俺照顾,其他人俺信不过。” “可是……”玖秋蓉还想找随他一同前去的理由,骁勇捉住她的香肩,道:“师姐,帮帮俺好吗?俺不想出去之后还担心爹娘的安危。” 心存担心,做起事来就有顾虑,生死关头因此身亡的可能性非常之高,玖秋蓉可不想骁勇身死,轻声一叹:“罢了,小师弟,师姐帮你照顾你的爹娘,可你要给师姐记住了!出去之后绝对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出去是出离知画宗,去到截仙陵,那是三个月之后的事情,现如今,知画宗外的宗门越积越多,这么些时间过去,九宗十二派就差一个翡御宗了。 翡御宗排行第一,又自大惯了,乐意姗姗来迟,除却煌极宗,其余宗门不敢有意见。 翡御宗自大的表现,不仅是来得姗姗,还有这么大的事情,翡御宗只派了一主三仆前来。 主是翡御宗花青堂的堂主华焚桡,三仆是一个老仆叫两个美貌女仆。 华焚桡来了,也恼了怒了。 “怎么回事?为何不来接驾?”华焚桡的老仆代他说话,声音嘶哑,却传遍方圆三十里。 “我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华堂主,”铁岚涧见着笑着,摇头说着:“华焚桡,你的胆子可真大,居然一个人前来,你可知最近这边老是死人。” 华焚桡讥讽一笑:“死人而已,有何稀奇?” 铁岚涧怪异一笑:“要是已经有三个入韵之境的人死了呢?其中还有个已是入韵后期,差一点就大圆满。” 华焚桡的修为也是入韵之境后期,不过距离大圆满差的不止一丝半点,骤听比他修为高的人都有身亡,他笑容终有变化。 “发生了何事?此来不是为宗门招收弟子吗?为何这么死人?” 死的人有的是被人抹杀而死,有的则是突然疯癫的胡乱伤人,而后被人击杀而死。 两者之间的相同点是,都有面具人出现的零星线索,具体而言,被抹杀的人是心志坚定者,他们没受面具人的幻术影响,被人击杀的人则是受了影响而疯癫,而被以求自卫的同伴击杀。 “面具人?”华焚桡皱眉了:“你是说,面具人是截仙陵的高手?” 铁岚涧点头道:“被抹杀者经脉尽断,丹田崩碎,这是截仙陵惯用的手法,当然,手法可以伪造,但这狠辣程度,和遍地树敌的个性,除了截仙陵,我是想不出第二个地方。” 华焚桡自大是自大,智慧还是不错的。 “会不会是知画宗的人?” 此次集齐的八宗十二派全部是为知画宗而来,知画宗为了搅乱事情,派人杀人也有可能。 铁岚涧说道:“知画宗也有死人的。” 华焚桡笑道:“不知世上有苦肉计一说吗?” 铁岚涧笑着反问:“你会拿一个入韵之境后期的高手的性命来做苦肉计?” 入韵之境后期的修士已经算是靠近顶尖的战力,轻易损失不得,也就没谁舍得,哪怕那个谁是行一的翡御宗。 华焚桡升起退意,这趟浑水不是那么好掺和的。 其实同样起了退意的有不少宗门,即使是青州宗也是如此。 就是……退意只是退意,还没变成退却的实际行动,简而言之,利益之心的驱使之下,各宗各派都还想再忍忍,加上他们也想趁着人多势众揪出面具人。 面具人有两个,一个是雨闻霁,一个便是面具上画着三头三尾灵兽那个,而知道这个事的仅有五个人,骁勇、骁勇的爹娘,玖秋蓉和邬皓老祖。 他们不会散布这事,但也因此一事,得知一个旁人不知的消息,三头三尾面具的面具人似乎不是截仙陵的人。 因为雨闻霁和此人暗中交过几次手,还说了截仙陵的暗语,没得到回复不说,还没试出对方的手段来路。 “会是哪方人马呢?”雨闻霁隐于阴暗处,回想着,猜想着,灵光几闪间隐隐有了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