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094章 大乱大治

    进入十一月份,寒风席卷,百草枯黄,光秃秃的大地罩上了一层晶莹的寒霜,等着阳光照拂,又很快消失。可是饥饿不会像霜,凭空消失,只会更加猛烈地折磨着大多数的灾民。

    胃里空得厉害,人们把一切能吃的都吃掉了,包括树皮和草根,这些东西纠结在肚子里,并不会消化,好些人捂着肚子,不停哀嚎。

    开封那边,已经有五天没有放粮,在三天前,粥场最后的一袋子米被饥饿的百姓抢走了,没来得及煮熟,直接生吃了,一点都不剩。

    如果再没有粮食运来,饿死人随时都会发生,或许明天醒来的时候,四周就是一具具的尸体。

    一个五十几岁的老童生靠在树干上,有气无力,他不停念叨着,仁慈的周王殿下会送来粮食,仁君不会抛弃他的子民,周王殿下是善良的,仁慈的,公正的,只要他挺过来,就要去参加周王殿下的科举,蟾宫折桂,平步青云,从此成为人人尊敬的官员,过上颜如玉,黄金屋的好日子……

    他最痛恨的就是心学,要不是到处都在讲阳明公,到处都在讲唐学,他何至于连一个秀才都考不上。

    几十年的蹉跎,鬓发皆白,他一辈子的精力都耗在了八股文章上面。

    而如今呢,八股文虽然没有废除,可是考题越发灵活,朱熹的那一套标准注解已经被扔到九霄云外。而且从隆庆四年开始,逐渐增加了明算,明法等科目,另外各地乡试又增加了吏员考试。

    选拔机敏精明的,能写会算,能说会道的,进入官场,最低也是个六房的贴书。

    虽然只有芝麻绿豆大,可好歹领朝廷的俸禄,干的好了,还能高升,每年到头,都有津贴。

    眼看着读了几年书的晚生后辈纷纷找到了体面的工作,还在考进士科的,多半都家境优渥,心高气傲,想要拼一个高起点。

    像老童生这种,一辈子醉心八股,脑袋跟花岗岩,不会写公文,不会算账本,还不会做人,从里到外,都透着酸腐气的读书人,实在是没有任何的用武之地。

    没有变法多好啊,回到嘉靖朝的时候,哪怕严嵩当国,也比现在好很多,最起码那时候自己还能代写书信谋生。

    现在可倒好,满世界都是念书的学生,寻常书信,自己的娃都会写,谁还找自己啊!

    回去吧,回到嘉靖朝吧,君正臣贤,万民安康,百姓乐业,自己也能过好日子……

    咳咳咳!

    又一阵饥饿袭来,胃部痉挛,疼得老童生脸色狂变,他张了张嘴,连点苦水都吐不出来。他像是虾米一样,缩在了一起。

    过来许久,老童生几乎要死过去了,有半只破碗,里面装了些浑浊的水。

    “喝吧!”

    他颤颤巍巍接过来,仰头喝干了,稍微舒服一些,抬头看去,是几个同乡的泥腿子,给他喝水的年轻人好像叫柱子。

    “好,你很好。等着老夫当官了,一定,一定好好报答你!”

    有几个人一听都差点吐了,就您这德行,还想着当官呢?还是想想上哪找点土,把你埋了算了。

    柱子倒是心肠不坏,他憨厚一笑,“一碗水,算不得什么,俺就是要告诉一声,俺要走了。”

    “走?往哪走?”

    “还能往哪走,过河去卫辉,要不就去洛阳,反正哪有活路,往哪里去呗!”

    “不行!”

    老童生仿佛被雷击了,挣扎着坐起,连土话都冒出来了,“娘类个脚,去那干啥嘞?”

    “还能干啥,活命呗!”

    “活什么命,去了就死了!”老童生痛心疾首道:“那都是乱臣贼子的底盘,他们的心都黑着呢,吃人不吐骨头,知道不?他们要把人都赶到蛮荒之地去,到处都是虫蛇,都是野兽,你们去了连骨头都没了!他们心狠啊,什么都干得出来,把你们赶走了,地就都是他们的了……”老童生越说越气,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先帝死的冤啊,太后死的惨啊,那些乱臣贼子,都不得好死啊?”

    有一个年轻人听不下去了,怒道:“老家伙,这话你说了多少天了?大家伙被你骗到了开封,你说什么周王给粮食,现在有个屁的粮食!大家伙都快饿死了,谁给我活路,去哪都成!”

    “就是,都是你这个老家伙,存心害大家伙!”

    越说越气,好几个年轻人动手就要打,柱子忙把大家拦住了。

    “他也不是坏心。”柱子一转头,忍着气道:“俺们啥也顾不得了,活命比啥都强,周王拿不出粮食,俺们只能走,您要是乐意,也跟着俺们走吧!”

    老童生仿佛被电了一下,忙缩紧身躯,把脑袋晃得和拨浪鼓似的。

    “莫害我,莫害我!”

    他连声说着,怕得要死,那些年轻人也懒得管他。

    “柱子哥,别浪费吐沫了,走吧!”

    几个人起身,就往西边走,刚走出没几步,突然听到老童生发出尖锐的声音,从另一边,居然来了许多马车,还有官兵护送着。

    “粮食,粮食来了!”

    老童生手舞足蹈,浑身都来了力气,早说了周王是仁慈的,他肯定会送来粮食的,有活路了,投靠那些贼子的傻瓜,你们睁眼睛看看,白米饭,大馒头,有的吃了!

    他发了疯一样往前冲,跌跌撞撞,满身都是土,总算到了车队的前面。他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军爷,有吃的吗,吃的,小老儿都要饿死了!”老童生不停咽口水。

    几个拿着腰刀的军汉,看了看他,“老头,真的要死了?”

    “是啊,好些天都没吃东西了,头晕眼花的,还恶心发烧,军爷,行行好,救命吧!”老童生软软瘫在地上,不停哀求。

    军汉互相看了看,都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还愣着干什么,扔车上去!”

    两个人架起老童生,一下子给扔到了马车上。

    这时候老童生才注意,原来面前的根本不是粮车,而是囚车,外面用苇席遮挡,掀开之后,里面还有几个人,有的口吐白沫,有的哀哀低吼,伸出干枯的爪子,看脸上都浮肿了,好像活小鬼。

    老童生惊骇大叫,“放开我啊,我是忠心大明的,我忠心周王殿下啊……”

    不敢撕心裂肺的叫声,老童生被扔到了囚车里面。

    车队所过之处,只要遇到了将死的灾民,都扔进了车里。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

    为了保证开封的安全,李幼滋已经下令,捕杀将死的灾民,把他们都挖坑深埋,对着周王满心憧憬的老童生,就这样,还带着一口气,被扔到了深深的坑里。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爬出来,迎接他的是重重的一记铁锹……

    “申大人,朱在铤怕是撑不住了。”

    吴兑欣喜道:“根据咱们的人密报,他已经拿不出粮食了,各地的饥民都断了粮。”

    申时行愣了一下,放下了毛笔,“怎么会这么快,按照估计,他的粮食能撑到十二月份,还差了一个月呢!”

    吴兑赔笑了两声,“我是不知道,不过想来有些人该知道!”

    很快有人带进来一群青衣小帽的家伙,他们见了申时行,就鼻涕一把泪一把,痛哭流涕,大骂朱在铤混蛋,不知天数,背叛朝廷,是取死有道!

    他们还拍着胸脯保证,愿意充当内应,替朝廷灭了周王一伙。

    弄了半天,申时行总算是搞清楚了。

    他们都是河南的粮商大户,士绅代表,周王刚刚占据开封,他们有不少都拿出了粮食,迎接新主子,急着捧臭脚。

    后来蝗灾闹起来,周王到处借粮,逼着他们出钱帮助赈灾。这些大户都不干了,他们还准备借着大灾,发一笔横财呢,哪里愿意割肉。

    而且观察了一段时间,也知道周王根本没有雄才大略,肯定不是朝廷对手,他们就越发不配合朱在铤了。

    河南粮价飞涨,他们都开着粮行,明面上应付着平价卖粮的命令,暗中却把粮食拿到了黑市。

    后来他们甚至雇佣人员,冒充灾民,领取赈济粮食,不然开封的粮食怎么会消耗的那么快!

    灾民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不妙,他们的存粮要么在黑市卖了,要么就运到城外。到处都是眼睛冒着绿光的饥民,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抢劫。这帮人一琢磨,开封待不下去了,干脆,烧了粮行,跑到卫辉,投靠申时行了。

    当然,他们不会和申时行说实话,但是申时行何等敏捷,旁敲侧击,就知道的七七八八,心里有了数。

    “请大家放心吧,朝廷知道你们忠诚,这不黄河封冻之时,天兵所到,周王逆贼有死无活。你们都是朝廷大功臣,我不会亏待你们,一定给你们请功!”

    申时行好言安抚,等把他们打发走了,立刻就变了脸色。

    “一群无耻小人,相比朱在铤,他们要可恶一万倍!”

    吴兑沉着脸不说话,显然他也是怒满胸膛。

    “君泽兄,你马上安排人手,把河南的士绅商贾都摸清楚,他们有多少家底儿,这一回一并抄了,拿他们的家产,救济灾民!”

    吴兑眼前一亮,大笑道:“我还以为申大人不敢下杀手呢?”

    “哈哈哈,我是没胆子,可是师相给了我胆子!”申时行掏出了唐毅的一封信,举在手里晃了晃,上面只有四个醒目的大字:大乱大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