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095章 算总账

    支撑开封的粮食系统有两个,一个是周王朱在铤主持的救济系统,针对灾民,一个是粮商支撑的,针对普通的百姓市民。

    当商人的粮仓空了,被火烧了,恐惧就像瘟疫一样蔓延,而且蔓延的比任何一次都要快速。

    没有粮食,尤其是在灾年没了粮食,简直比丢了命还可怕,无数的百姓涌向王府,跪地请愿,求王府开仓放粮,又去找官员,上万言书,肯定能高抬贵手。

    相比灾民,市民要强大许多,他们更熟悉开封的官吏,哪怕顶层的大员不认识,普通的差官总行吧。大家都乡里乡亲,能不帮忙吗?

    别看他们官小,但是权可不小,好多人就趁机大开方便之门。把粮食卖给了普通百姓。

    这个口子一开,那可了不得。

    现在开封城的粮价都到了三元一石,比以往足足涨了三倍,给灾民粮食,他们没有钱,只能白吃。给市民粮食,他们有钱,能大赚特赚。没人在乎什么家国天下,周王府的粮仓很快空了下来。

    等到朱在铤发觉的时候,一切都晚了,粮仓已经空了。别说救济灾民,连维持城内的饥民都做不到了。

    “都是一帮吃里扒外,利欲熏心的白眼了,杀了,把他们都杀了!”

    朱在铤疯狂叫嚣,可惜没一个人敢动手,张学颜没有胆子,李幼滋也没有,其他官吏更没有。

    靠什么维持开封一隅,靠什么扯旗造反,还不是这些底层官吏,要是把他们都给得罪了,杀光了,开封也就不战自溃了。

    “王爷,市民和灾民,只能顾一头儿了。”李幼滋无奈说出了实话。

    朱在铤非常不甘心,他还要成为贤王,还要让天下百姓都归附他,还要抢夺紫禁城的那一把龙椅……

    残酷的现实击碎了他的美梦。无论怎么不甘心,都变不出粮食,都没有办法解决困境。壮士断腕,很难,很痛,却必须要做。

    比起没什么根基的灾民,市民显然更值得的讨好。

    朱在铤下令,约束难民,并且停止发放粮食,全力保证城中百姓粮食。

    大不了就回到原来的状况吗,朱在铤和手下的人全都没有想到,这一道命令,带来了多么可怕的后果。

    有些东西给了,就不好收回来。

    仓促给了,又要仓促拿回来,比起不给,还要可怕。

    心理的落差足以把人逼疯了。

    灾民们都是仰慕周王的名声,听说他爱民如子,敞开粮仓,供应饥民,把百姓当成亲人,大家才不远千里,辛辛苦苦赶到了开封。

    当所有人都累得半死,几乎没命的时候,朱在铤突然下令,说原来的命令收回,不给粮食了。

    先是希望,然后失望,比起从一开始就失望更可怕。这不是耍人吗?

    灾民们愤怒了,他们有人选择离开,去投奔朝廷,也有人成群结队,开始闹事,到处抢劫粮食,打砸大户,闹得乌烟瘴气。

    朱在铤又不得不派出人马,去压制灾民作乱。可是他忘了一件事,新招募的士兵很多都来自难民,还没有训练出来,就被逼着去对付灾民,拿起屠刀,杀自己人,除了极少数的牲畜,有几个能下得去手的!

    再说了,给周王当兵,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

    没几天,就出现了逃兵潮,乱兵拿着武器跑了,都是成群结队,有的几十人,多的上百人,他们跑出来,再裹挟难民,居然能轻松凑出上千人。

    饥饿难忍,他们就去抢掠,就是杀戮,尤其是攻击那些戒备森严的村镇,把地主家的粮仓打开,只要抢一家,就够好几千人吃十天半个月的。

    难民们越来越来劲,地主们也不傻,他们也想出了应对之法,立刻招募灾民,摇身一变,成为他们的村庄护卫,一旦匪徒杀来,他们就替主人抵抗外敌。

    开封周围,就好像一片狩猎场,食肉动物到处抢掠,而食草动物结阵自保,偶尔的时候,食草动物还会露出狰狞的獠牙,狠狠来一口,也分不清到底谁是吃肉的,谁是吃草的。

    外面大乱,朱在铤也别想置身事外,实际上他的兵力陷入快速萎缩,每天都有人逃跑。追随过来的那些士人也嗅到了不安的气氛,纷纷称病,干脆就悄悄跑了。

    热热闹闹的一场叛乱,一场大战没打,光是拖,就把自己拖死了。

    朱在铤只觉得无比的荒谬,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稀里糊涂从贤王变成了害人精,天堂地狱,竟然只是咫尺之遥。

    幸福来得太快了,走得更快!

    孤王不甘心啊!

    “张阁老,李部堂,孤王不能再等了,要起兵,立刻北上,只要打下更多的地盘,拿到更多的粮食辎重,才能维持下去。”

    朱在铤的感觉是对的,可是方法却是让人摇头的。

    出兵,有把握吗?李幼滋默默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叉。

    人马没练成,粮草也不够用,仓促出兵,除了找死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他有心反对,却发现朱在铤和张学颜都打定了主意。

    是啊,一场叛乱,不出兵打一场,实在是太丢人了。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只是由于不甘,就仓促发兵。

    朱在铤拿出了王府仅有的三万石粮食,又拿出了八万多两银子,他还想去找其他的郡王,辅国将军等等宗室借钱借粮,很不幸,这些人的府门都是关闭的,没有人出来。

    无耻!

    朱在铤破口大骂,气得咬碎了牙齿,难怪老朱家被人欺负,都是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饭桶,怎么就和你们是一家人?

    骂够了,朱在铤只能颓然讪讪离开。

    明天就是出兵的日子,今天却狂风如吼,冷风嗖嗖,鹅毛大雪,从天而降。

    气温迅速下降,可怕的寒流吹过黄河,到了后半夜,河面就完全封冻了。

    “大人,河面冻上了。”

    申时行披着厚重的呢绒军服,站在河边眺望,茫茫的夜色,漫天的飞雪,他只能看到朦胧的一团,偶尔有点点亮光,那就是开封!

    “过河吧!”

    一声令下,吴兑亲自率领人马,分成三路,踏着冰面,快速冲到了对岸。

    他们出现在开封城下的时候,正好是天色刚刚放亮,也是温度最低的时候,人们都躲在被窝里,舍不得出来。

    专业的爆破小组,冲到了城下,点燃了火药,不到三分钟之后,古城开封就天摇地动,城门炸开。

    吴兑一马当先,冲进了城中。

    见到明军杀进来,叛军纷纷竖起了白旗,所到之处,几乎没有什么打斗,就平顺地接管了开封。

    吴兑一度都认为自己是在做梦,莫非城中有埋伏不成?

    可是直到他杀到了周王府,才终于相信了,这场叛乱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周王朱在铤提着宝剑,亲自督阵,王府的侍卫奋死力战。吴兑第一次遇到了真正的麻烦,他的部下连续冲击了三次,都被王府的火铳弓箭打了回来。

    到了第四次,吴兑真的气疯了,他亲自提着鬼头刀,充当督军,谁敢后退一步,立斩不饶。

    明军嗷嗷怪叫着,冲了上去,战斗差不多半个时辰,王府的侍卫死伤过半,终于打破了周王府的大门,吴兑抢先冲了进去。

    到了王府之中,竟然没有发现朱在铤,他立刻下令搜查,一直找到了书房,才看到地上的斑斑血迹。

    朱在铤杀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还砍死了王妃,然后抹了脖子。

    剑深入肉里,不但割断了气管血管,还深深印在了骨头上,用力一扯,竟然没有拿下来。

    “给他个全尸吧!”

    吴兑难得仁慈了一回儿,至于其他人,就没有那么客气了,张学颜被抓到之后,就不停跪地求饶,吴兑干脆让人打断了他的两条腿,不是喜欢下跪吗,就永远跪着吧!

    至于李幼滋,他还算硬气,被抓的时候,破口大骂,痛斥奸贼,颇有视死如归的架势。

    “还不把他的牙齿给我敲下来!”

    士兵立刻挥舞刀柄,狠狠砸在了李幼滋的门牙上面,一颗、两颗、三颗……满嘴的牙齿都敲光了,他活活疼得晕过去。

    领头的人都完蛋了,叛乱轻易就结束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激战,一走一过,就轻松完成,比起演习还要容易。只有深知前后经过的吴兑,才会感到震惊,甚至惶恐。

    平时不声不响的申时行,竟然是这么厉害的狠茬子,他用难民为武器,去解决叛贼,结果轻轻松松,就弄得周王自乱阵脚,迅速溃败。

    不愧是唐毅选中的人才,真是够狠,够厉害的!

    能打能拼那是本事,可是会用巧劲,能四两拨千斤,更是功夫。吴兑丝毫不敢小觑这个状元郎了。

    倒是申时行,他此刻一点也不轻松,甚至他的头皮都炸开了。

    师相告诉自己,要大乱大治,眼下倒是大乱了,可如何才能大治,真的要费一番心思才行。

    他在人马簇拥之下,进入城中,离着老远,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都是开封的名流士绅,还有豪商巨贾,他们跪在路边,恭迎王师,像是众星拱月一般,把申时行请到了巡抚衙门。王府的战斗还在继续,只有巡抚衙门勉强能够招待。

    大家卖力献殷勤,申时行一开口,却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你们之中,有多少给叛贼钱粮的,该算算账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