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097章 安南第一课

    “拜见师相。”数月的功夫,申时行显得瘦了一圈,两个眼睛大大的,布满了血丝。

    “差事不好当?”唐毅笑呵呵道。

    “不瞒师相,的确不好做,不过弟子以为事在人为,如今已经开了一个好头儿,接下来的事情容易了许多。”

    唐毅点点头,又道:“眼下也算不得什么开头,毕竟安南那边才拿下一个清化,最多安置几十万人,要想有更多的土地,还要继续打仗,朝廷的剑要替百姓的犁拿到足够的土地!”唐毅感叹道。

    申时行略微沉吟,他粗略盘算一下,光是河南一地,至少要往外移民五百万,至于陕西,山西,山东,顺天,各地加起来,最少还要一千万。

    移民出去一千五百万,差不多相当于搬空了一个省,一来能节约上千万石粮食,移民到了海外,就按照一个农夫养活三个人来计算,至少海外能供给大明一千万石粮食。

    一来一往,足以化解北方连年的灾害。

    只是想法很不错,海外有这么多的地域,可供开垦吗?

    “师相,弟子担心海外真能有足够的土地吗?”

    “汝默,这个你可以放心,海外的土地自然是充足的,关键是要把几个钉子拔除,一切就好办了。”

    “师相说的是西班牙?”申时行急忙问道,从隆庆初年,西班牙制裁大明,申时行就憋了一肚子火,蕞尔小国也敢和大明唱对台戏,简直不知死活!

    “算是一个。”唐毅笑道:“不过西班牙也撑不了多久,这笔账很快就要算了!”

    果然,要大动作了。

    申时行相当兴奋,他向唐毅介绍了开封的情况。

    周王一家已经被杀了,至于周王一系的宗室子弟还有上万人,他们手下的奴仆佣人,家丁佃户,多达十万,需要如何处置,他还不好下决断。

    再有那些拍马屁拍到了马腿的粮商,士绅,都被申时行找个借口干掉了,眼下光是杀人,就杀了六七百。

    趁着过年之前,再杀几百人,基本上原来盘踞在河南的各种势力,就清理了大半。

    明年万历改元,照理是要大赦天下的,趁早把人杀了,也省得麻烦。

    申时行这家伙的确够黑,像是唐毅的徒弟。

    “首恶除掉,其余的人也不能不问,把他们都发配到海外吧,加上这些人,估计清化就填满了。”唐毅嘴角上翘,海外的殖民的脚步必须更快才行。

    ……

    海州码头,白帆一片。

    北洋公司的船只都等在这里,排成队的难民来到了码头,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辽阔的大海,他们惊骇,傻愣,双腿打颤。

    直到此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要离开大明,前往全新的地方,有人突然跪在地上,哇哇痛哭,一转身,竟然没命地逃跑。

    还没跑出几步,卫兵冲上来,一把按到,手里的鞭子照着皮糙肉厚的地方就是几下子,他们舍不得把人打坏,但是绝对够疼,绝对要命!

    皮开肉绽,伤口狰狞,看得其他人不停吸气。

    葛柱子缩了缩脖子,把身上的皮袄裹得更紧了。

    他这些日子都想开了,家里头爹妈都没了,就剩下一个哥哥,偏偏娶了媳妇之后,就看不上自己,嫂子也经常骂人,吃不好,穿不好的,家对他没什么值得眷恋的,倒不如拼一把,说书先生都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就要出去闯一闯,没准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呢!

    稀里糊涂,吃了一顿有肉有菜的大餐,他们就上了船只。

    一帮旱鸭子,从坐上船的那一刻开始,呕吐之声不断。

    没几天下来,一个个都被折腾得没脾气。

    日子完全成了煎熬,他们趴在甲板上,每一分一秒,都是忍耐。那些老船工水手拿出了绳子,把人都连起来,生怕有人承受不住,跳船轻生。

    出来十几天,葛柱子渐渐缓过了一口气,风平浪静的时候,他也仗着胆子,观察海面上的风景。

    除了他们的船只之外,越来越多的船只汇聚,上面都飘扬着龙旗,都是大明的船只,只是龙有黑色的,还有红色的。

    后来他才清楚,原来南洋公司使用红色龙旗,北洋使用黑色的龙旗。

    随着越来越往南行,气温越来越高,皮袄穿不下去了,葛柱子却舍不得扔掉,卷成一圈,系在了腰里,这是他唯一值钱的东西了。

    又继续前行,他们还在港口停泊了两次,补充淡水和食物,不过担心他们逃跑,每一次都是老水手下船,他们只能眼巴眼望看着。

    终于,最后一次,没人限制他们了,葛柱子还有众多的难民踏上了一片全新的土地。明明刚过正月,要是在老家,还天寒地冻,这里却是春风徐徐,哪怕脱了一个赤膊,也感觉不到寒意。

    他们下船之后,差点笑了出来,原来在码头周围,有好多又矮又黑的家伙,瘦小枯干,最高的也就到葛柱子的肩膀,就好像到了小人国一般。

    遍地的猴子看到他们,一个个露出警惕的神色,从他们的眼神里能看出浓浓的敌意。葛柱子瞥了瞥了嘴,露出结实的胳膊,精壮健硕的肌肉鼓起,好像小山丘。

    冲着“猴子们”比了比,不服气啊,咱们打一场!老子一个挑你们十个!

    显然,葛柱子的示威有了效果,周围的人不停退后。

    渐渐的,难民们都下了船。

    这时候有一老一少,在侍卫的保护之下,赶到了港口。

    “报告大公子,第一批难民,10375人,全数到齐。”

    年轻人脸色一沉,“怎么回事,我拿到的单子是10480人,少的人哪去了?”

    “回大公子,有人在路上感染疾病,还有人在船上发了疯……”

    平安眉头紧皱,显然他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现在的安南地多人少,每一个壮劳力都是最宝贵的财富,死了一百多人,让他情何以堪。

    “告诉下去,等到下一次运人,在船上配一个说书变戏法的,告诉你,一万人最多死亡不能超过十个,不然我就把你们扔到海里喂鲨鱼!”

    “好霸道的小子啊!”

    葛柱子暗暗心惊,只见平时不可一世的船长吓得唯唯诺诺,不停点头,嘴里不停说着小的一定照办。

    平安在人群中转了一圈,点了点头。

    “都走吧,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地方。”

    平安也没有骑马坐车,只是和大家一起,走出了十几里路,眼前就出现了一大片平地,田连阡陌,河谷纵横。

    难民都是世代农户出身,可知道好坏。

    用手抓起一把黑乎乎的泥土,在手里碾碎,顿时眼睛发亮,土壤发红,水分足,肥力好。比他们家里头种的田要好多了。

    平安欣欣然,指了指周围的土地,颇有指点江山的气派。

    “这一片都是你们的,眼下一个人分五十亩田,三个人用一头牛,要是你们还能多种,只管开垦就是。”

    五十亩啊!

    听到这里,好些人幸福的要眩晕,葛柱子在家里只有三亩多山坡地,一下子多了十几倍,天大的馅饼落下来,都不知道交了什么好运。

    一路的辛苦,背井离乡的痛都值了!

    他们高兴得直流眼泪,看过了田地,平安又带着人到了住处,这里就相对简陋了。

    只是在土岗高地,划出了一片,用木头随便搭了一些简易的房舍,能睡觉就是了。反正天气也不冷,冻不死人。

    要想住得好,就要自己动手了,难民看在眼里,这点困难不算什么。他们凑在一起,兴奋地规划着,要怎么种田,要盖什么样的房子。

    只休息了三天,当耕牛种子送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第一季没有种水稻和谷子,而是选择相对容易的红薯和土豆,让大家伙尽快适应土地。每人给发了好几个麻袋的红薯,既是种子,又是粮食。

    葛柱子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种好了十亩田。他在田边搭起了一个土灶,把红薯放在石板上面,没有多大一会儿,就烤的熟了。

    抓起红薯,连吃了三个,身体又有了劲儿。

    他正要去耕田,突然有一个黑瘦的小家伙,满眼渴求,盯着他,又看了看地上的红薯,口水从腮边流出来。

    葛柱子迟疑了一阵,挑了一个最小的红薯,放在了石板上,烤熟了,扔给小东西,憨厚笑道:“拿出吃吧。”

    小东西听不明白他的话,却不妨碍他理解他的意思,不停点头,把红薯接过来,三口两口,就给吞了下去,连皮都没有剥。

    葛柱子看他滑稽,忍不住又拿起一个,“还想不想要?”

    小东西连忙低头,还凑到了近前,呲着白牙,葛柱子笑道:“俺再给你烤一个。”

    正在他低头烤红薯的时候,突然一声闷哼。葛柱子连忙站起来,惊骇发现小东西的喉咙插着一把匕首,在十步之外,正好站着一个明军的士兵。

    “你,你咋杀人啊?”葛柱子急得红了眼。

    士兵抱着胳膊,指了指地上,没说话,葛柱子急忙看去,一条满身花纹,眼色鲜艳的小蛇,正从小家伙的袖子里溜出去。

    是毒蛇!

    没等葛柱子反应过来,那个士兵又是一支飞刀,戳中了毒蛇的脖子,小蛇被钉在了地上,不停抽搐着。

    士兵走了过来,娴熟地抓住七寸,把蛇胆取出,一口吞掉。

    “傻大个子,这的崽子和蛇一样,别看他们小,可毒着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