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11章 内阁之变

    论起转移焦点的本事,万历的爷爷都被唐毅耍得溜溜转儿,更何况小小的万历,能斗得过老狐狸吗?

    唐毅将各国的使者交到了外务部手里,领着他们到处参观,看崭新的水泥大楼,看宽敞明亮的学堂,去拜祭孔圣人,拜祭阳明公,去参观动物园、公园,早起的时候,还有数千人一起打太极拳,宛如军阵一般,吓得使者们瑟瑟发抖,不寒而栗。

    在这座上国的都城,终于领略到了上国的含义,的确是天上才能有的国家!

    看过之后,大明的官吏就开始向使者们兜售治国理念,向他们讲授大明朝成功的秘诀,一位位宿儒大师,口若悬河,舌绽莲花,说得人心神动摇,向往不已。

    虽然还有人心存疑虑,但是各国都表示要向大明朝派遣求学幼童,学习大明的先进经验。

    在各国的求学幼童之中,要属倭国的规模最大,织田信长一口气就派遣了二百人,而德川家康又通过北洋公司,送来了自家的五十名幼童,接受正宗全套的大明教育。

    慷慨的唐毅给各国幼童提供了最好的食宿条件,和大明的学生一起苦读上劲……幼童们学习四书五经,学习阳明传习录,学习天文,礼法,学习琴棋书画,治国方略,甚至是统兵打仗的本事。

    唯独有几样学科他们永远也接触不到,那就是数理化一类的理工科目,能用来发财强军的关键,而这也是大明强盛起来的根本。

    文章做得再花团锦簇,不看就是了,理念说得再好听,落实不下去也一钱不值。关键就是强大的武备,无与伦比的生产能力,这是大明士兵碾压一切的基础。只要军队碾压对方,老子告诉你屎是香的,你都要认!

    说到底,世界就是丛林法则,谁的胳膊最粗,力气最大,就要听从谁的。

    唐毅一手把经营南洋推向了新的阶段,武力和文化并重,征服国家,也要征服人心……

    海外的利益拓展越来越大,好处越来越多,天量的金银财富,粮食物资涌入大明,滋养着工商制造业集团,也滋养着金融系统,这些都是唐毅的铁杆支持者,他们的实力越发强大起来。

    万历试图利用大婚,转移注意力,树立山头的想法完全落空了。

    在他结婚之后,朝廷上下还是古井不波,唐毅的威望丝毫不减,心学唐党,实力还在增强。

    万历真的恐惧了,他还记得母后死前,曾经让人送给自己一张纸条,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只要坚持到长大了,成婚了,能够亲政了,局面就会改变。你是皇帝,大明的至尊,等你的肩膀能够承担责任,就会有人主动靠过来。

    万历曾经坚信不疑,可是事到如今,他第一次开始动摇了,莫非唐毅布下的重重罗网,的确不是他能冲破的,莫非永远要活在权臣的阴影之中?

    忍耐不住的万历在经筵上,向许国提出了自己的苦恼。

    “成家立业,许师傅,朕已经成家,该如何立业,还请先生教我!”

    许国手一哆嗦,心说我的傻皇上啊,这事是急不来的,好容易策划的大婚造势,被唐毅轻飘飘化解,双方势力差距太大,欲速则不达啊!

    可是他又不敢和万历挑明,告诉他别做梦了,老实忍着吧,那样一来,万历就会彻底对他失望。

    许国思前想后,咬着牙说道:“陛下身为天下之主,自应该奋发图强,现今大明国势日盛,武功赫赫,陛下是否愿意以身作则,鼓励士气?”

    军队啊!

    万历眼前一亮,他怎么也忘不了,当年那一场决战,母后败得稀里哗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锦衣卫和京营叛变,都落到了唐毅手里,仅靠着内操人马,打不过人家就只有兵败身死,哪怕贵为太后,也是如此。

    如果能掌握兵权,那是最好不过,只是唐毅能答应吗?

    万历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臣去和元辅商量一下吧。”

    许国硬着头皮,想要去试探一下唐毅。

    值房中,唐毅正在批阅奏折。这一次新进入阁的阁员太多,需要熟悉政务,处理问题难免疏漏,他这个老鸟就不得不辛苦一些。

    饶是他身体不错,连看几十份奏疏之后,也是眼酸手疼,腕子跟折了一样。把朱笔放下,一抬头,正好看到了许国,而许国也在偷眼盯着他。准确说不是唐毅,而是手上的朱笔,那可是皇帝权柄的象征,如今落到了唐毅的手里,当真是乾坤颠倒,纲常败坏,唐毅这家伙,就是曹孟德,就是王莽!

    许国心思稍微一动,立刻躬身施礼。

    “下官拜见元辅。”

    “许阁老客气了,咱们都是同事,快请坐吧,正好我这有点刚送来的西湖龙井,许阁老品一品吧。”

    唐毅手法娴熟,冲了两杯茶。许国诚惶诚恐,接在了手里,喝了一口,连忙伸出大拇指。

    “元辅果然是茶道高手,好喝,真是好喝!”

    “谬赞了,我不过是平时泡泡茶,炼炼心罢了。”唐毅淡淡道:“许阁老可有事情。”

    “有!”许国连忙把茶杯放下,郑重其事,“元辅,我这段日子给陛下讲课,陛下天资聪颖,四书五经,历代典籍,全都烂熟于心。接下来该教陛下什么,我这心里头都没数了。”

    许国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元辅,您觉得是不是该给陛下开一些实用的课程?”

    “许阁老有什么想法?”

    “我琢磨着,是否教给陛下天文地理,仕途经济,货币银行一类的东西?”许国问这话的时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唐毅一点头,他可就坐蜡了。

    唐毅倒是皱着眉头,思量半天,沉吟道:“这些知识陛下览其大略即可,非是君王需要醉心研究的。”

    “那元辅以为陛下当学什么?”许国追问了一句。

    “文韬武略,治国平天下。既然陛下学了文,下面就该学武,运筹帷幄,统兵打仗。”唐毅说着,拿出一份计划,送到了许国手里。

    “这是下面拟定的,准备成立一家皇家武学,陛下可以入学,随着一些年轻人共同学习打仗的本事。”

    唐毅笑容可掬,仿佛真是为了朱翊钧考虑一般。

    许国接过手,从头到尾,仔细看了看,眉头就稍微一蹙。随即恢复正常,他咧着嘴一笑,“元辅考虑的真是周全,下官这就去告诉陛下,还不一定多高兴呢!”

    从唐毅的值房出来,许国打了一个激灵,浑身只剩下彻骨寒凉,万历会高兴——才怪!

    他想着是恢复内操,万历借着学习武略的机会,掌握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有了一支铁杆心腹,以后就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钱,可以摆脱唐毅的掌控。

    可唐毅呢,他给了一座武学。

    武学分成三个科,骑兵、步兵、炮兵,每一科都安排教官传授本事,学制三年,每个月小考,季度大考,每个学年还有实兵对抗演习。

    武学的宗旨就是培养适合战争需要的军事人才,光明正大,其中规定宗室子弟,皇亲贵胄,都要入学接受培训。

    按照规矩,万历入学也是可以的,只是……万历要的是人马,不是跑去当学生!

    这也太坑爹了!

    许国简直不知道如何面对万历,小皇帝还不被气疯了。

    唐毅真不愧是成名多年的人物,用出来的手段光明正大,堂而皇之,轻轻松松,就把苦心筹划,彻底化解反手还给你陕一个嘴巴子,打得真有点疼啊!

    万历不是要学武略吗?为了你都建了一座军校,还能不去?

    可是去了呢,三年时间,都要像学生一般度过,万历根本无暇插手朝政,唐毅这是要把皇帝关起来!

    许国看得明白,却是一筹莫展。

    整个人摇摇晃晃,心神不定,他都开始怀疑,和唐毅斗法,是不是打错了算盘?从内阁出来,他没想好怎么回复万历,就先往家里走。

    到了半路,突然一阵喧哗,他的马车被堵在了路上,许国这个生气,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大学士,谁敢在自己面前撒野!

    他一撩车帘,怒道:“怎么回事?”

    下人急忙说道:“相爷,是,是有人报丧。”

    “报丧?什么人?”

    “小的去打听一下。”家人跑了,差不多一刻钟,气喘吁吁赶来,“启禀相爷,是,是殷阁老的母亲仙去了!”

    “啊!”

    许国失声叫了起来,他连忙把车帘放下,躲进了马车,这位不是伤心,而是兴奋!没错,就是兴奋!

    虽然很下作,但是他真的要扬天大喊两声,先皇有灵,天佑陛下啊!

    殷士儋作为次辅,又是当初***氏的主要凶手之一,他和唐毅在内阁珠联璧合,谁也撼动不了唐毅的地位。

    可是好巧不巧,殷士儋的母亲死了,按照规矩,他必须回家守制丁忧,而且一去就是三年。

    其实唐毅在之前几次反对丁忧,主张哀悼先人,要重心意,不重形式,一个人三十岁入仕,六十岁退休,区区三十年光景,假如因为父母病逝,就荒废六年,不论对自己,还是对朝廷都是损失,甚至天上的父母也未必愿意看到。

    唐毅着实驳回了几个干吏的丁忧请求,也没人说三道四。

    可问题是到了阁老一级,情况就完全不同,殷士儋是隆庆五年入阁,虽然比其他阁老稍微晚一些,但是严格意义上,这也是殷士儋的第三个任期。

    唐毅身为首辅,各地都有战事,他留任没谁敢说什么。可殷士儋就有些勉强,正好赶上母丧,他不回去丁忧,就会被扣上不孝的帽子,到时候看你怎么在内阁混!

    拿下了殷士儋,如果能推一个保皇党的阁老入阁,内阁的情况就会为之一变。

    别看唐毅依旧强大,但是他订立的规矩,阁老之间原则上是平等的,保皇党能拿到两票,在很多关键议题上,就能跟唐毅唱反调了。

    许国突然浑身洋溢着干劲儿,他觉得是朱家的历代祖先显灵,要帮助可怜的万历了。

    苍天有眼,果然是天命难违!

    就算强如唐毅,也料不到殷士儋会突然出问题吧?

    哈哈哈……许国放声大笑,高兴够了,又赶快盘算,究竟该推谁入阁呢?

    “正甫兄是决心要走了?”唐毅叹口气,问道。

    申时行用力点头,“师相,他说了,自己年事已高,身体又不好,恰逢母亲病逝,要是不回家为老母守孝,这辈子都会过意不去的。”

    “嗯!”唐毅闭目好半天,才把眼睛睁开,“谁可继任阁老?”

    “启禀师相,眼下呼声最高的是吕调阳和王家屏。”申时行低声道:“只是这两个人都不妥当。吕调阳反对过一条鞭法,他也并非心学中人,至于王家屏,他是山西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