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14章 唐毅的回击

    唐毅的马车看起来平淡无奇,实则用了铁木做厢板,而且外面裹着铜,内里裹着铁,做工苛刻,简直就是个小堡垒。

    区区一枚土制炸弹,根本奈何不了唐毅,只是被震动了一下,额角撞得青紫,把乌纱压得低一点,也就看不出来了。

    其实明眼人都清楚,刺客根本没有想过成功,正如他所说,要做博浪沙一击,分明是把唐毅当成了秦始皇,他要鼓动天下人,一起来反对唐毅。从行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抱定了必死之心。

    相反,他更盼望着死的壮烈一些,凄惨一些,越是可怜,就越能激起同情,掀起风浪。

    果然,在唐毅遇刺之后,所有的衙门都动员起来,很快他们就确定了刺客的身份,他是陕西人,祖上是世袭的指挥佥事,由于革除了世袭军职,他失去了继承的官职的权力,参加武举落榜,入选军校没有成功,生活潦倒窘迫。

    他就把责任算在了唐毅的头上,才有了这一次的刺杀。

    “荒唐,老子一个字都不信!”

    谭纶狠狠啐了一口,把调查的报告扔在了地上。

    “吴老尚书,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谭纶瞪圆了眼睛,怒不可遏。

    在他的对面,正是刑部尚书吴百朋,此老早年在东南抗倭,和谭纶还是老搭档,一起出生入死,真是想不到,一个抗倭英雄,到老了竟然如此糊弄公事,简直岂有此理!

    “刺客只是一个寻常的失业军官,那他如何知道元辅的马车,如何知道圣驾经过的路线?他又是如何制造土手雷?周围的侍卫人马都是死人吗?”

    吴百朋面对谭纶的愤怒,两手一摊,苦笑道:“谭阁老,您要是觉得有疑虑,只管查就是了,老夫本事有限,只能查到这些,想必以谭阁老的超凡脱俗,一定能找出真凶,替元辅报仇雪恨!”

    “你!”

    谭纶气得浑身发抖,脸都铁青色了。

    “吴老尚书!元辅大人为国辛劳几十年,大明的国势能有今日,都是元辅的功劳,有人要暗杀元辅,就是要毁了大明。你入仕几十年,不会连这点道理都看不明白吧?务必严查到底,找出想要暗害元辅的真凶,非如此,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面对谭纶暴跳如雷,吴百朋低垂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能了解祭奠隆庆详细流程的,无非是万历身边的人,和唐毅手下的一波,唐毅的人不会暗害他,动手可能最大的就是万历的人马。

    查,怎么查?

    查皇帝吗?

    小皇帝已经被架空,母亲也被处死了,太凄惨了,如今陛下年纪已经大了,他想亲政,想夺回权力,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吴百朋没心思辩论谁对谁错,但是让他成为弑君的凶手,抱歉,绝对做不到!

    “谭阁老,这是老夫的辞呈,若是阁老觉得老夫不适任,罢免了就是!告辞!”吴百朋说完,起身离去,谭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珠子冒火。乒乒乓乓,砸了一个粉粉碎。

    ……

    “真是想不到,连吴百朋这样的老臣都成了保皇党,竟然敢压下案子,简直岂有此理!”曹大章又气又恨。

    谭纶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唐毅,怒道:“元辅,您倒是说句话啊,内阁立刻就着手调查,不管牵连到谁,一查到底,我倒要看看,谁敢拦着!”

    不愧是带兵出身,就是霸气。

    只是唐毅看在床头,微闭着二目,突然睁开了眼睛,看了下坐在最靠边的申时行。

    “汝默,你是什么意思?”

    申时行低着头,深吸口气,“师相,有人暗算师相,弟子自然是震惊愤怒,只是我以为,仓促之间,还不能说明吴百朋就是保皇党。”

    “怎么就不是?”谭纶一拍大腿,“申阁老,他都包庇凶手,怎么能不是?”

    “子理兄!”

    唐毅摆手,“让汝默说下去。”

    谭纶讪讪点头,申时行的头更低了,“师相,有些事情就像是阳光雨露,父母恩德,享受久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了。您老这十几年来,将大权赋予文官,废掉锦衣卫、东厂,让臣子真正有了尊严,有了地位,不再是匍匐皇帝脚下的一条狗,天高海深,也不为过。可是享受久了,他们就麻木了,以为都是理所当然,相反,他们会觉得皇帝大权独揽也没有什么,甚至有人想借着皇帝的威望,让自己更上一层楼。”

    “呸!都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骂娘的小人,十足小人!”谭纶气哼哼骂道。

    可是他思量一下,也明白了谭纶的意思。

    人世间有很多奇怪的现象,就拿一些老人来说,有几个孩子,老人通常住在一个孩子的家里,吃喝穿用,生病照料,都是这个孩子付出。平时免不了吵架摩擦,老人满肚子火气。

    其他的孩子呢,隔三差五,过来看看,带着点水果点心,嘘寒问暖,老人就会非常高兴,大赞孝顺。

    子女之间,偶尔送礼派,就打败了养生送死派!

    升米恩斗米仇,说的就是唐毅目前的状态。

    他在台上一天,大家不会时刻念着他的好,总想着自己少得了多少,总看着唐毅任用私人,提拔门生弟子,他们满肚子怨气,盼着一个人取代唐毅,能给他更多的好处……哪怕那个人是万历,是皇帝陛下,他们觉得也可以一试。

    心态就好像买彩票一样,有梦最美!

    吴百朋也是多年的老臣,他未必真心保皇,但是却难免对唐毅的微词,觉得皇帝值得同情,怀有希望。做事的时候,自然会暗中庇护。

    琢磨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态,谭纶和曹大章互相看了看,脸色都不好,他们也不傻,朝廷之上,有多少怀有这种心态的臣子,谁也说不准,但数量肯定不会少。

    查,就会让人以为唐毅追着不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要针对万历下手,他们就会想尽办法,虚应故事,不愿意成为攻击皇帝的急先锋。

    “真是一帮喂不熟的白眼狼!”谭纶再生气,也没有什么办法。

    “算了!”

    唐毅摆摆手,“这个案子不要查了。”

    “啊?”曹大章忙说道:“不成啊,行之,你放过了他们,他们可未必放过你,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二次,就有第三次,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如果不把真凶找出来,明正典刑,那些宵小之徒还会从中作梗,那才是永无宁日呢!”

    唐毅轻哼了一声,“谁说我会放过他们的?”

    一扭头,唐毅道:“以内阁的名义,立刻明发天下,明年就是万历九年,万历十年,我的任期一到,绝不留恋,会辞去一切官职荣誉,做回一个普通的百姓。从明年开始,各州县省道,进行京察大计,考评官吏,进行全面改换,能者上,庸者下,在京察之前,所有县令,除特殊情况之外,限期三个月进京,我要召开会议,同他们谈一谈治国理政。”

    唐毅的一番话,听起来和刺杀案子一点关系没有,可是仔细一品味,三个人却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一个个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

    高,果然是高!

    唐毅此前一再提出任期的问题,但是很多人都不以为然,毕竟唐毅年富力强,威望泼天,谁能舍得放弃一切权力?

    大家都猜测,到了任期,唐毅一定会在各方的挽留之下,上演三顾茅庐的好戏,借着民意难违,继续干下去。

    你把位置坐死了,别人没有上升的空间,谁能甘心?

    这帮人集结在万历的周围,结成所谓保皇党,要用各种卑鄙手段,抢班夺权,也就再自然不过了。

    可是唐毅按照规矩,正常退休,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也就标志着从此之后,文官体系能够自主运作,里面的每一个角色,从入仕,到升迁,再到退出,完完全全,不需要仰赖皇帝的恩赐,也不用借助皇帝的权威。

    如此一来,文官集团才能真正成型。

    而且唐毅辞去一切官职,等于是立下了标杆,其后的人物,试问谁的功绩能和唐毅相提并论?他们能打破惯例吗?皇帝再想用封妻荫子,诱惑百官,只怕是永远做不到了。

    这一手是从根子上瓦解保皇党。

    至于召天下所有县令入京,则是不折不扣在示威,告诉那些藏在各处的宵小之徒,把眼睛放亮一点,唐阁老的势力遍及天下,根本不是你们能比拟的,趁早老实一点!

    什么叫高手,这就是!

    手段用出来,一点匠气都没有。

    曹大章,谭纶几个,心里头未尝没有焦急之感,生怕有什么变动,万历反扑,他们会祸及亲人,可是见到唐毅闲庭信步一般,从容自信,他们的心也就放在了肚子里。

    小皇帝,看你怎么折腾,还能反了天吗?

    “哼,可恶,饭桶,都是一帮没有用的废物!”

    最恶毒的咒骂,从万历的嘴里冒出来,他真的被气坏了,那帮家伙平时吹得天花乱坠,总说自己有多大的本事,要匡正江山社稷,铲除奸凶,结果呢,除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还能干什么?

    看起来,还是要靠着自己才行!

    幽深的夜里,万历瞪着大大的红眼珠,不断思量着对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