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15章 李成梁惹祸了

    继承了李氏基因的万历皇帝是个很坚强的人,他在几次试探失败之后,却不肯轻易死心,唐毅虽然一再表明,他做满三任首辅,也就是万历十年,就会致仕。

    万历并不相信,即便唐毅真的走了,对万历也不是什么好事。以唐毅的威望和地位,他一旦致仕回乡,立刻声威大振,就会成为和周公孔孟一般比肩的圣人,是活着的圣贤,他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定下来的规矩甚至比朱元璋的祖制还要牢固。

    真到了那一步,日后内阁大学士只做两任,萧规曹随,谁还搭理他皇帝啊!万历不是要斗倒唐毅而已,他还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沉思了一夜,万历终于有了主意。

    他坐在龙书案的前面,仔细思量半天,写了一封亲笔信,首先是慰问遇刺的唐毅,接着又说一些人太过猖狂,目无国法,简直可杀不可留!

    身为天子,万历愤怒不已,他想不到天下大治,竟然还有丧心病狂之人,他想更加了解国事,故此提议恢复五日一朝,在皇极殿听候百官上奏,尽快熟悉情况,做好一个皇帝……

    “居心叵测,图谋不轨!”

    平凡读完了信件,就给扔到了一边。

    “爹,万历分明是想借着临朝的机会,剥夺内阁权力,他根本没安好心!”

    内阁之所以能够成为帝国的中心,其实和皇帝怠政有解不开的关系,嘉靖避居西苑二十年,隆庆六年几乎就没怎么上过朝。

    皇帝懒惰,不愿意辛劳,自然大学士就显得日益重要。

    可万历没有祖父,父亲的幸运,他现在哪怕累死累活都愿意,只要先把权力拿回来就好!

    只要上了朝,百官朝贺,他就是大明的至尊,哪怕一句话不说,上下尊卑就摆在那里,可以做文章的地方就太多了。

    “平凡,爹考考你,你说我该怎么做,要不要答应?”

    平凡低着头,他看到书信的一刹那,自然不想答应,可真是如此,老爹还会问自己吗?莫非唐毅会答应他?

    “爹,孩儿不明白,您老打得什么算盘。”

    唐毅拍了拍儿子的肩头,笑呵呵道:“傻小子,爹教给你,还有你哥本事,是让你们在爹爹老了,不中用的时候,撑起咱们唐家。同样的道理,我的改革成果,只有在我下台之后,才会看到是否成功。我在台上,万历翻不了天,假如我离开了,人亡政息,大臣们撑不住,重新回到了君王独治,那就证明我失败了。假如他们撑住了,把万历的力量挡回去,维系我留下来的规矩,那么你爹的变法就成功了。”

    唐毅从椅子上站起,面上含笑,“从今天开始,万历干什么我都不会限制,让他折腾吧!我已经给了文官集团太多的力量,如果占尽优势,他们还不能压制皇权,那他们不如找个茅坑淹死算了。”唐毅没好气道。

    平凡沉吟片刻,突然笑道:“爹,假如他们真的不成呢?”

    “那不是还有你吗!”唐毅老气横秋道:“别告诉我,你还不懂怎么利用金权,掀起一场滔天风浪!要真是如此,你小子趁早滚蛋,别占着好位置。”

    “哪能啊!”平凡挠了挠头,自信十足道:“爹,您就放心吧!”

    ……

    唐毅答应了万历上朝的请求,只是唐毅以遇刺之后,身心俱疲为由,请假休养。

    连着四次早朝,万历就像是一个神像一般,一句话都没有。

    可是到了第五次,突然出现了问题,在早朝的时候,御史张鹤鸣突然上奏弹劾宁远伯,辽东总兵李成梁。

    谭纶的脸色一沉,“李成梁乃是国之重臣,岂是轻易可以弹劾的?还不退下!”

    面对谭纶的呵斥,张鹤鸣丝毫不惧,挺直胸膛,大声说道:“李成梁奢侈无度,贪婪成性,又滥杀无辜,罪恶滔天,如此之人,竟然能执掌辽东重镇,肆意胡为十几年,正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庇护!”

    “你说谁?”谭纶须发皆乍。

    张鹤鸣面对滔天威压,额头也见汗了,却还在硬顶,“谁替李成梁说话,就是在说谁!”

    “放屁!来人,把违背议事规则,擅自言事的张鹤鸣拿下!”

    这些年来,唐毅早就强调,弹劾臣子,尤其是重臣,不能光凭着风闻言事,必须有切实证据,走完整的流程。不管有罪没罪,要经过都察院,内阁,参谋部,刑部,有十足把握再抛出来。

    张鹤鸣贸然在早朝捅出来,有罪只会打草惊蛇,没罪呢,又动摇军心,实属不当,谭纶要处罚他,名正言顺。哪知道王家屏竟然站了出来。

    “谭阁老,自古以来,言者无罪,张大人言之凿凿,要是不听他把话说完了,只怕会让人心生疑窦,反而不美。我也相信李成梁将军是国之干成,十分可靠,把误会解释清楚就好了。”

    许国和吕调阳这时候也站了出来,纷纷打圆场。

    “张鹤鸣,你既然敢攻讦李成梁,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要是有一个字胡说八道,国法无情!”许国貌似在训斥,实则却给了张鹤鸣说话的机会,他立刻抓住,大声说道:“在去岁冬月,李成梁攻击女真王杲部失利,损失人马三百有余,他竟然杀了五六百普通百姓,向朝廷报功。三个月之前,李成梁又纠集部众,攻击王杲之子阿台,建州左卫都指挥室觉昌安携子塔克世入城劝降。谁知李成梁贪功心切,丧心病狂,竟然偷入城中,斩杀阿台不说,还杀了觉昌安父子,以致辽东女真各部人心惶惶,烽烟遍地。李成梁视国法如无物,大胆妄为,肆意杀戮,败坏大明天威。如此罪将,竟然扶摇直上,并且加官进爵,位尊权重,简直岂有此理!”

    张鹤鸣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份血书,举过头顶。

    “这是塔克世之子送来的鸣冤血书,恳请朝廷做主。”

    一直端坐在龙椅上的万历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真是天赐良机!

    李成梁是唐毅任用的铁杆心腹,当年除掉李氏一党的时候,别的领兵大将都没动,唯独李成梁杀到了京城,替唐毅充当打手爪牙,灭了东厂,除掉内操兵丁,都是李成梁下的手。

    这家伙心黑手狠,从来不留情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万历想起来还记忆犹新,总算是找到了对付他的机会。

    李成梁可不只是一个人,他消灭了阿台,还向朝廷请功,很多人都得到了赏赐嘉奖。不说别人,唐毅已经是太师之尊,升无可升,还得到了左柱国的荣衔,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如今李成梁出了问题,他们肯定都难逃干系。

    万历真想一声令下,就让人把李成梁抓起来,话到了舌尖儿,他生生咽了回去,发难的时候还不到,且看唐毅一党如何应付吧!

    要是他们敢包庇李成梁,到时候下手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

    “张鹤鸣所言,是真是假?”唐毅幽幽问道。

    谭纶犹豫道:“元辅,辽东情况复杂,下官一时说不好。”明显,他在提李成梁遮掩。

    唐毅看了看申时行,“汝默,你说说。”

    “回师相,我以为应该是真的。”申时行道:“李成梁好大喜功,为人又猖狂贪婪,不知道收敛,杀戮几个人不算什么!而且弟子觉得他杀的人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比如塔克世的那个儿子,就不该留在世上,还弄出了血书,简直太大意了!”

    谭纶本以为申时行要埋怨李成梁几句,结果一听这话,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反而瞠目结舌,张了半天嘴,只能说道:“真没想到,申阁老这么有见地!”

    申时行抱拳道:“谭阁老,向外扩张本就是血腥的,对待异族,也不能光靠着仁慈怀柔。李成梁杀良冒功不对,可是他杀的多半都是女真人,并没有汉民。这些年向辽东移民数百万,汉民和女真人抢夺土地牧场的事情时有发生,双方互相攻击,总体上来说,汉民吃了不少亏。李成梁所作所为,也是替他们报仇雪恨,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

    申时行先亮明了态度,谭纶频频点头,十分赞许,他以往觉得申时行太书生气,还担心他有些腐儒的见识,难以承担大事。现在看起来,是自己多虑了,唐毅选中的继承人,又岂会是个草包!

    “师相,谭阁老,现在的关口不是咱们怎么看!毕竟觉昌安和塔克世名义上是大明的臣子,已经归附大明,李成梁无故杀了他们,在道义有亏。方才弟子讲的道理,只能在台面下说,不能放到台面上,更不能用来给李成梁辩护。这一次他们抓的议题很准确,我们一下子就处在了道德的下风,情况很不妙。”

    毕竟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就拿向各处移民来说,削减当地土著的数量,推动融合,这是必然的选择。在辽东已经算是客气的,南洋这些年被灭了多少部落族群,简直数之不尽。

    只是一旦拿出来说,未免就落人口实。

    “不管怎么样,李成梁几次越过黑龙江,开疆拓土,身负大功,如果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被拿下了,我是不答应的!”谭纶大声嚷嚷道。

    唐毅深吸口气,“汝默,我也是这个意思,李成梁必须要保,至于该用什么手段,你自己拿主意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