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23章 真凶

    唐党究竟有多么庞大,甚至连唐毅本人也不知道,毕竟很多势力都潜藏在水面之下,一旦发动之后,会有什么效果,连唐毅都预料不到,所以他也就无从评估自己的力量。

    但是唐毅知道一点,那就是他有着十足的把握,能把保皇党送上绝路,甚至玩死万历也不成问题。

    你敢刺杀我,就要承受我的报复!

    唐毅从来不是一个宽宏的人,只是坐在了首辅的位置上,他不得不事事忍让,顾全大局。可是不用担心后果之后,唐毅疯癫的一面就露了出来。他就像是个冷静到了极点的棋手,快速权衡利弊,找出消灭敌人的办法。

    不管是唐党,还是集合两千年传统的保皇党,都是超级庞然大物,哪怕唐毅把握再大,真正斗起来,也绝对是两败俱伤,甚至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如何发动攻势,必须深思熟虑。

    这东西和做八股文,写小说一个道理,开头的切入一定要漂亮,不能太大,不能太俗,必须牢牢占住理字,然后才能一步步把对方逼上墙角。

    唐毅在太仓住了三天之后,立刻亲自动身,去探望死亡侍卫的家人。唐毅面对着白发苍苍的老人,还不懂事的孩子,心被刺痛了。

    如果不是跟了自己,他们怎么会丧命!人死了之后,还要被拿来做文章,说起来真是惭愧!有朝一日,等着自己也下地狱了,再去和弟兄们道歉吧!

    “老人家,令郎为了保护唐某而死,唐某必定竭尽全力,替他们讨回公道,将刺客绳之以法,严惩不贷。家里头有什么困难只管提出来,令郎虽然走了,每个月的饷银还会如数发放,和他活着一样。至于家里的孩子,都送去东林书院,所有学费都会减免的……”

    唐毅和家人谈了许多,特别说有几户只有一个儿子,突然撒手而去,家中断了香火,他们号啕痛哭,几乎失去理智。有人甚至在唐毅面前大叫大闹,挥拳捶打,自始至终,唐毅都满脸惭愧,一点没有不耐烦。

    向他们赔礼道歉,还答应过些日子再来看望,绝不会忘了大家伙,不讨回公道,决不罢休。

    唐毅走了一圈,等于是定了调子,也不用他多说什么,各种力量都快速运转起来,督抚地方官吏上书,施压朝廷。

    接着阳明学会出面,派遣人员保护着侍卫的家属,前往济宁辨认尸体,举行公祭,沉痛悼念死者。在大会上,许多致仕的官员,士绅名流,鸿儒学者,纷纷发言。

    大明承平十年,天下大治,国内从来没有出过乱子。

    这一次数千暴徒袭击元辅座船,杀死三百多人,事后有悄然消失,无声无息,山东官吏一点反应没有。

    幸好元辅得天相助,侥幸逃脱,假如唐毅也死在了袭击之中,又该如何交代?

    大明的治安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无法无天了吗?

    人们都在厉声质问,千言万语,汇集到一起,就好像一个又一个的浪头,迎面扑来。想要息事宁人,把案子压下去,已经是万万不可能了。

    这些日子,京城的万历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已,又惊又怕。

    他孤注一掷,要干掉唐毅。

    当得知唐毅已经安然返回太仓的消息,万历失望透顶,几乎气死,转念一想,又只剩下浓浓的恐惧,他突然从骨髓里涌起了一股寒意,好像掉入了冰窟窿里一样,浑身上下都麻木了。

    十年前的一幕又出现了,他面对的可是处死了母后的超级权臣,他能干出什么来,谁也不知道。

    “申阁老,唐师傅乃是两代帝师,德高望重,人所共知,刺杀唐阁老的人,简直丧心病狂,必须找出真凶,严惩不贷,不管涉及到了谁,一律严查到底。”

    万历暴跳如雷,咬牙切齿,一副要吃了凶手的模样。申时行暗暗冷笑,不用演戏了,对唐毅动手的人就是你,万历皇帝朱翊钧!

    当然眼下没有任何证据,申时行是个沉得住气的。

    “陛下请放心,臣已经派遣陆阁老去山东调查了,他一定能找出真凶!到时候,一定按照陛下的意思,不管牵连到谁,都不会手软客气的!”

    申时行从乾清宫出来,背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瓷器又一次遭到了万历的蹂躏。显然,申时行已经认准了一条路,要追随他的老师跑到黑了。

    别以为上一次你们赢了,就能一直赢下去,朕才是天子,才是九五至尊!

    万历色厉内荏地咆哮着,显得那么无力。

    案子快速清查,局面对保皇党越发不利。

    在陆光祖和孙鑨赶到山东之前,顾宪成已经拿下了孔家和鲁王一脉,还囚禁了巡抚顾养谦。

    “好样的,不愧是我心学年青一代的翘楚!”

    陆光祖大加赞许,让人即刻把孔尚贤传了上来。

    这位当年被唐毅赶到了凤翔府囚禁,三年前,才回到曲阜,没了衍圣公的名号,只是负责祭祀孔子的主祭而已,当然世人依照习惯,还称呼他衍圣公。

    “孔尚贤,刺杀元辅的凶徒当中,有你们孔家的打手,你作何解释?”

    “这有什么奇怪的!”

    孔尚贤晃着脑袋道:“孔家早就被你们给废了,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原来孔家的子弟家丁早就跑没了。”他呲着牙嘿嘿一笑,“陆阁老,这就好比你们家养了一条狗,丢了好几年,突然把人给咬死了,又跑来找你算账,是不是未免太不合理了?”

    都说挫折使人进步,果然孔尚贤牙尖嘴利了许多。

    一旁的顾宪成微微冷笑,“孔尚贤,你说的真好听,那我问你,为何走失了好几年的狗,你还要给狗粮?”

    “什么狗粮!我听不明白!”

    “那你看看这个!”

    他一摆手,让人拿上来一个账本,送到了陆光祖的面前,顾宪成道:“阁老请看,这上面有孔四等十几个人的月钱开支,就在半年之前,孔尚贤还赏过他们银子,有账目为证!”

    陆光祖看完之后,深深吸口气,冷笑道:“孔尚贤,你还敢狡辩吗?”

    “冤枉啊!”

    孔尚贤扯着嗓子大喊,“我们孔家以礼待人,对待下人最是宽宏。准是有人冒领月钱,欺上瞒下,我一点也不知道,都是下人害的。”

    当孔家下人也够倒霉的,什么时候都是背锅的。

    “真是牙尖嘴利,不到黄河心不死!”顾宪成又让人拿出来一份证据,是孔尚贤的一封亲笔信,是写给泰山一代贼寇的。

    孔尚贤许诺十万两白银,请求他们出手,袭击唐毅的船只,还答应事成之后,再给予二十万两。

    这是他的亲笔信,根本抵赖不了。

    陆光祖看到之后,大喜过望,心说顾宪成这家伙有点本事,这么短的时间,竟然拿到了如此关键的证据,一击致命,也不为过。

    顾宪成暗自侥幸,多年以来,大明各地的土匪山贼都遭到了沉重的打击,有些地方干脆销声匿迹。唯独齐鲁大地,泰山脚下,历来都是盗匪猖獗的地方。顾宪成早就派人潜入其中,想要一举成擒。

    还没等他动手,竟然遇到了这次的事情。

    “哈哈哈,事到如今,孔尚贤,你还不认罪吗?”陆光祖厉声质问。

    孔尚贤浑身一哆嗦,把心一横,“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抵死不认,陆光祖咬了咬牙,“真够嘴硬的,来人,先给我压下去。”

    竟然没有动刑,孔尚贤暗呼侥幸,可很快他就高兴不起来了,陆光祖手上的证据太多,根本不在乎他承不承认。

    “顾养谦,身为巡抚,你是封疆大吏,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受人指使和蓄意谋杀,结果可不一样!”

    “我,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哈哈哈!”陆光祖放声大笑,“你的心思我明白,以为必死无疑,自己就把罪过都扛下来。上面的神仙会保着你,就算不保着你,也会保着你的家人。怎么都走到了这一步,你是死路一条,到不如光棍一点,我说的可对?”

    陆光祖把顾养谦的心思一语道破。

    “顾大人,假如元辅大人死了,你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这一次算你走运,元辅安然无恙。不妨说穿了,这么大的案子,你一个区区巡抚,连一个蚂蚁都算不上。你想承担一切罪责?你也配!现在最想要你命的不是我们,而是指使你的那些神仙,他们为了保命,只有把罪名都推给你。你可以扛着,本阁也不会对你用刑,可是你想想,为了一群要你家人性命的东西打掩护,扛罪名,值不值得?”

    陆光祖说完,将顾养谦还不愿意说,懒懒摆手,让人把顾养谦架出去!

    “我招了!”

    到了门口,顾养谦突然扯着嗓子大喊,把他带回来,顾养谦磕头砰地。

    “我都招了,是有人告诉我,不要管元辅的船只。”

    “是孔尚贤吗?”

    “不是!”

    顾养谦干脆说道:“孔家早就衰败了,即便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以他们家的权势,去暗杀致仕元辅,也是作死,我还没有那么傻!”

    陆光祖瞳孔紧缩,忙问道:“那究竟是谁,让你俯首帖耳?”

    “是杨俊民!”

    “民政尚书,老天官杨博的儿子?”

    “没错,就是他!”顾养谦低声承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