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28章 对撞(上)

    经过十年运作,铨选越发完善,作为百官之首,大学士的选拔已经形成定制,一般情况下,要兼具学历和资历,地方上做过督抚,中枢干过尚书一级,年龄要在四十五岁以上,政绩卓著。而且还要经过百官公推,内阁审议,然后送到君前御览,再交付国民议政会议讨论通过。由内阁公之天下,才能正式入阁拜相。

    一环扣着一环,有一点差错都不行,非如此,选拔出来的大学士不能统领百官。

    唐毅在日,操持全局,自然没有问题。这一次却是没有唐毅致仕之后,第一次递补阁老,而且还是两位,申时行的心里沉甸甸的,能不能扛起师父的重担,就在此一举了!

    “诸公,推举一下合适的人选吧?”

    眼下内阁剩下了五个人,除去申时行,次辅就是王家屏,然后是王锡爵、罗万化、沈一贯。四比一,保皇党的形式依旧艰难,丝毫没有改变。

    “我推举财政部尚书赵志皋。”

    王锡爵开了第一炮,赵志皋是浙江兰溪人,隆庆二年的进士,和罗万化是同科,如今担任财政部尚书,精明干练,是很不错的人选。

    申时行暗暗点头,他和王锡爵不单是同乡,还是同科,又都是唐毅的门下,感情亲厚,配合默契,这个人选也是他们共同商议的。

    王家屏暗暗叫苦,他只有老哥一个,必须亲自冲锋陷阵,他大声说道:“我推举陈于陛!”

    这个人选一出,申时行就吸了口气,说起来陈于陛和唐党关系也不差,加上陈以勤的关系,唐毅对陈于陛也是很提拔。此人风评不错,科举名次还在赵志皋之上,可问题是他终究不是唐党的核心,会不会站在自己一边?申时行略显沉默,王锡爵又急忙说道:“我推荐邹应龙入阁,他更合适!”

    这个人选一出,大家伙更是惊讶。

    邹应龙就是当年弹劾严世蕃的猛将兄,在丙辰科之中,他算是先达,一路升到了右副都御史,巡抚云南,成为一方封疆大吏。

    只是邹应龙和言官搅合得太深了,为高拱和张居正所不喜,唐毅有心庇护,也力有不逮,一直压在了地方上,在万历五年,丁忧回乡,直到一年前,才再度起复,接了左都御史之职。

    王锡爵深知,在要命的关头,必须提拔自己的人,邹应龙敢战,能战,又有威望资历,不让他入阁,实在是说不过去。

    “不成!”王家屏厉声道:“邹应龙今年已经六十五岁,超过了阁老的年纪,且他是三甲进士出身,如何能入阁拜相?”

    “笑话!”这会开口的是沈一贯,“王阁老,我就是三甲进士,难道没有资格留在内阁吗?”

    王家屏一愣,心说怎么疏忽了,他急忙道:“沈阁老,你是入选庶吉士的,自然和一般人不同。”

    “哈哈哈,朝廷举才,选贤任能,什么时候只看学历了?前者,谭纶谭阁老,还有陆光祖陆阁老,都是三甲进士出身,早有前例,王阁老岂会不知?再有年龄的问题,王阁老似乎记错了,邹应龙邹大人还有五个月才满六十五周岁,而且这一次递补是接替空缺,只做四年多的时间,有什么不可以?”

    沈一贯是沈明臣的儿子,别看他爹在唐毅的手下显得蠢萌鸡肋,那是聪明人太多了,才显得他有些弱,真正放出来,也是个人杰,沈一贯比他爹还精明强干,岂是草包。

    驳斥了王家屏之后,立刻又说道:“除了邹应龙之外,我再推举沈鲤沈大人。”

    沈鲤是嘉靖四十四年的进士,那一科的主考官是高拱,沈鲤又是归德府的人,算是高拱的同乡。

    虽然高拱已经去世了,但是作为隆万变法的第二人,高拱执掌吏部多年,影响力极大,把沈鲤推出来,显然是要继承高拱的遗产,笼络人心。

    为了能抢夺回内阁的位置,申时行等人已经推演了多少次,首选自然是赵志皋这种唐党的心腹,可是王家屏推出了陈于陛,他们立刻心生警觉,为了保险起见,连续推出邹应龙和沈鲤两张牌。

    他们的资历都压过陈于陛,而且高拱的影响力远在陈以勤之上,想借着陈于陛拉拢人心的设想完全被破坏了,无论从哪个方面,陈于陛对上沈鲤,都没有丝毫的优势。

    厉害,真是厉害!

    王家屏总算是领教了双拳难敌四手的窘境,他口袋里的两个人选,连希望最大的陈于陛都被轰成了渣,至于张位,只怕就更不可能了。

    莫非要认输吗?

    不行,绝对不行

    “申阁老,选拔大学士,至关重要,我以为不能光靠着内阁推出人选,还应该广求贤才。”

    罗万化眉头一皱,“王阁老,你的意思是?”

    “让吏部再推选一批,加上咱们之前推选的,一共交给百官公推,诸公以为如何?”

    申时行有些犹豫,他觉得王家屏肯定另有打算,只是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按照规矩,的确是吏部推出人选,内阁审核,只是唐毅在日,威望太高,吏部基本只是走过场,权柄都落在了内阁。

    此时让吏部掺和,也很难拒绝。

    至于眼下的吏部尚书孙丕扬,也是丙辰科进士,和唐毅是同科,应该不会有问题,至于百官公推吗?唐党在朝堂上至少占了七成,加上盟友,人数有绝对优势,哪怕推出了不合适的人选,一样能够挡下来。

    “好,就按照王阁老的意思办。”

    ……

    王家屏的眼中闪过了意思得意的冷笑,很快吏部就推出了内阁大学士人选名单,长长的一列,人员还真不少。

    有左都御史邹应龙,外务部尚书沈鲤,教育部尚书陈于陛,吏部左侍郎张位,财政部尚书赵志皋,水利部尚书潘季驯,陆军部尚书萧大亨,还有杨一魁、赵焕等等,一共不下十余位。

    这份名单一出笼,申时行仔细看了半晌,突然脸色大变,立刻把王锡爵等人找过来。

    “遭了!”

    一见面申时行就说道:“咱们被耍了,真是想不到,孙丕扬竟然是保皇党的人!”

    王锡爵还没有反应过来,“汝默兄,这话怎么说?虽然名单多一些,可是凭着咱们的实力,自然能把那些不合意的都拿掉。”

    “不不不……”申时行连连摇头,“他们只要把名字出现在上面就够了。”

    “啊?哪有什么用?”王锡爵惊问道。

    “用处大了!”沈一贯突然一拍大腿,几乎跳起来,“我想起来了,在嘉靖二十八年的时候,那一次廷推大学士,也弄出了一串名单,结果世宗没有选拔票数最多的几个人,反而任用了老迈昏庸的张治,以及当时只有国子监祭酒身份的李本!”

    李本不是外人,就是丙辰科的主考,唐毅的座师。历来大学士入阁,都是三品以上,唯独他受到嘉靖的特别提拔,以四品祭酒的身份,成为大学士,引起了很大的波澜,幸亏当时嘉靖权威赫赫,严嵩又忠心耿耿,才没有把事情闹大。

    不过李本入阁之后,也低声下气,甘当严嵩的小妾,一点没有宰相的威仪。

    王锡爵脸色一沉,“莫非他们准备故技重施?”

    申时行点了点头,“我看是这么回事了,他们要的只是入阁的资格,然后就借助中旨,强行入阁。”

    “好大的胆子!”王锡爵须发皆乍,“汝默兄,我们立刻打回名单,要求吏部重新拟定!要不干脆,就由内阁拟定,让吏部滚一边去。”

    罗万化突然摇摇头,“只怕是来不及了!”

    “怎么回事?”王锡爵面带不解,正在此时,王家屏笑呵呵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份邸报。

    “首辅大人,选拔阁老刻不容缓,我已经把名单公布在邸报上面,明发各部,您看,三天之后举行廷推,选拔阁老可好?”

    申时行以冷静著称,可是这一刻也变了颜色。师相几次交代过,山西人以狡诈著称,手段诡谲,不可不防。

    只是想不到,竟然在百般防备之下,还被钻了空子。

    申时行咬了咬牙,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王阁老,就按你说的办吧。”

    王家屏略带惊讶,心说莫非他们轻易认输了?

    果然是一帮废物,没有了唐毅,你们不堪一击!带着满腹的好心情,王家屏出了首辅值房,他走了之后,里面立刻传出哀叹怒吼之声。

    “果然是大意失荆州,竟然着了他们的道儿,羞死人也!”王锡爵捂着脸,怒不可遏。

    罗万化脸色很不好,沈一贯羞愤焦急,不停思索着办法。

    “错在我一人!”申时行缓缓道。

    “汝默兄,不能怪你,是我们无能,没有识破他的诡计……”王锡爵想要劝解,申时行一摆手,“元驭兄,不用替我开脱,我说的不过是事实而已。”下一秒,申时行又恢复了往日的从容。

    “诸公放心,凭着一点小小手段,就相击败我们,抢下内阁的位置,是痴人说梦!”申时行没有犹豫,他立刻起身,前往唐府。

    这个唐府可不是唐毅的府邸,而是前内阁大学士,现任首席资政唐汝楫的家。申时行不用通报,直接进入了唐汝楫的书房。

    “小渔公,晚生前来求救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