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38章 民怨沸腾

    万历不懂墨菲定律,不过他却忠诚地按照墨菲定律来做事。

    官吏们因为退休金的事情到处闹事,身为内阁首辅,王家屏焦头烂额。别看闹事的官员级别很低,但是他们就像是勤劳的工蜂,支撑着庞大的行政体系,上头打死打生,闹得不可开交,不一定波及到普通人,但是负责民政的,税收的,治安的,卫生的,不起眼的小吏,一旦出了问题,老百姓绝对会受到真真切切的冲击。

    才接任首辅没几天,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王家屏几乎都绝望了。

    “王阁老,陛下初掌大权,未必想明白关键。和陛下好好讲讲,苦心劝诫,我相信陛下还是圣明的。”陈于陛信誓旦旦说道,在他的心里,依旧坚信万历是个圣明天子。

    王家屏一脸的怀疑,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去乾清宫,足足两个时辰,拖着更疲惫的身体回来,进入首辅值房的时候,他都瘫痪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张大了嘴巴,胸口一起一伏,竟然要昏过去的模样。

    他真的绝望了,当他向万历提出官吏闹事的时候,万历丝毫没有在乎,他甚至大喜过望。万历早就准备裁撤唐毅增设的若干个部,重新恢复六部旧制,要裁撤大批的官吏,原本担心这些人的生计,推行不下去。

    现在好了,他们主动出来闹事,正好都给裁了,一个不留。

    三条腿的蛤蟆找不到,想要当官的大活人比永定河的王八都多。

    王家屏简直傻眼了,他也主张恢复六部制,可是王家屏深知眼下朝廷的事务和十几年前完全不同,光是税收就复杂无比,每年上亿两的岁入,没有专门的财政部如何分配?他是想事缓则圆,一点点合并,然后权限不变。

    辅佐万历,恢复旧制,是晋党夺权的借口,却不是他们的目的。试问哪个做到首辅位置的人,不希望像唐毅一般大权在握,说一不二?

    或许万历也看透了王家屏的心思,他好不容易把权力拿回来,又岂会放任王家屏成为唐毅第二。

    他干脆告诉王家屏,两个月之内,完成官吏裁撤,恢复旧制。至于官员无法承担的事务,全部交给内廷。

    即刚刚赦免罪犯之后,万历又赦免了一大批战俘、奴工,内廷的太监就像是吹气球一样,快速膨胀,短短几个月,已经达到了一万八千人,万历的目标是在两年之内,恢复十万太监的盛况,同时还成立内操,训练太监精兵……

    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倒行逆施,王家屏都被万历吓坏了。

    唐毅在日,万历父慈子孝,对待臣子十分和蔼,在军校的三年,用心训练,不怕吃苦,着实吸引了一大批人,忠心追随。

    包括很多对唐毅不满的重臣,都觉得让万历掌权,没有什么不好,最多就是内阁的权力打一点折扣,天下这么大,不可能皇帝一个人说了算,还是要和士大夫共治天下。

    存了这种心思的中立派官员,数量非常多,他们固然不敢反对唐毅,但是对待唐毅交代的事务,总是推三阻四,阳奉阴违。

    唐毅在台上的时候,心里头一清二楚,却没有多少办法。任何一个系统之中,总有人获益,有人吃亏,他也没法让所有人满意。

    人们都存在一个天性,求新求变。不管怎么告诉他们,让皇帝掌权是危险的,他们就是嗤之以鼻。

    摸透了人们的心思,这也是唐毅选择致仕的原因,索性就放手,让你们看看万历会折腾到什么程度。

    出人预料,甚至唐毅都想象不到,万历表现得太“出色”了,连王家屏等人都目瞪口呆。

    皇帝陛下一点不相信大臣,包括立下汗马功劳的晋党也不成,他只相信那些断子绝孙的太监。

    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做梦去吧!天下只属于皇帝和他的鹰犬爪牙。

    万历先是恢复宦官之后,随后又恢复了司礼监和御马监,并且剥夺了内阁的批红之权,原本象征内阁权力的相印被砸碎,成了一堆玉屑。

    王家屏、陈于陛、张位,三个人面对着此情此景,把抓柔肠,肝肠寸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从此之后,内阁恢复到了从前的状态,只能负责票拟,批红之权回到了太监手里,而且万历越发宠信太监,使得那帮家伙飞扬跋扈,无所顾忌,内阁的票拟往往形同虚设,他们由着性子胡来。

    万历要练兵、敛财,他们就广设皇庄皇店,到处跑马圈地,当初唐毅曾经废除内廷,又收回了隶属内廷的所有产业和田产,公开竞价标售。

    这回好了,太监们要重新抢回来。

    顺天府,京城的周围,甚至河套,宣大,蓟辽等地,都受到了波及。缇骑四出,宦官张牙舞爪,嚣张跋扈。

    整个北方,几乎都陷入了混乱。

    相比这些,更让人恐惧的则是金融的破坏力。

    万历强迫大明储蓄银行买下一千万元债券,减计三百万元。坦白讲,这点数额的确无法撼动大明储蓄银行的根基,但是皇帝公然抢钱,彻底破坏了银行的权威,所有储户都担心自己的银子被抢走,所以他们争相从大明储蓄银行提钱。

    从京城开始,很快天津,济南府,开封府,淮安府,一路蔓延到应天府、常州府、苏州府、徽州府、武昌府……

    挤兑的浪潮就好像多米诺骨牌,倒了一张,后面的就不可遏制,应声而倒。

    不只是大明储蓄银行,那些规模较小的银行,钱庄,受到的冲击更大。

    银行间的隔夜拆款利率更是从最初的百分之十,一路飙涨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即便如此,还找不到钱。

    恐慌就像是瘟疫一般,快速蔓延,不可遏制。

    万历十一年,十一月,第一场雪飘落,合盛元之后,晋商最大的票号日升昌宣布破产,三家最大股东悬梁自尽,掌柜主事从八层的楼上跳下来,摔得粉身碎骨。

    “活该!这才叫自作自受!”

    崇明岛的草庐,徐胖子拍着手,大声叫好。

    在两个月之前,唐毅携着家人,迁到了崇明,他的家中连续遭到了攻击,有人扔炸弹,派遣死士冲击,还有暗中投毒……手段千奇百怪,都是要置唐毅于死地。所幸太仓是他的老家,百姓都站在唐毅一边,当年乡勇的老部下也集结起来,保护唐毅,这才没有遭到暗算。

    后来唐毅为了方便起见,主动到了崇明居住,这里四面换水,方便守卫,而且处在长江口,上了船,随时可以扬帆远航,十分安全。

    护法总会也把崇明作为南北通信枢纽,由徐渭亲自坐镇指挥。

    徐胖子每天都会收到成堆的消息,饶是他一目十行,也要看的眼珠子通红,感叹不已。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徐渭摇头感叹,“行之,这才不过一年多的时间,原本欣欣向荣,中兴盛世,怎么转眼就完蛋了?”他凑近了唐毅,怀疑道:“我说行之,你看看,吏治混乱,阉党猖獗,遍地挤兑,百业萧条……咱们的新政是不是太脆弱了?”

    糟糕的局面,不得不让徐胖子怀疑人生,莫非说他们倾注了几十年的心血,就弄出一个泡沫,一点抵御风险的能力都没有,顷刻之间,被人家就给戳破了,这个变法还有什么意义啊?

    相比之下,唐毅就淡定多了。

    “文长兄,有些东西的确如清风流水,不值一提。可是有些东西,却深入骨髓,无法撼动。”唐毅笑道:“文长兄以为我的变法当中,着力最多的是什么?”

    “这个……是金融!”徐渭坚定道:“你组建大明储蓄银行,把朝廷的税收交给银行打理,经营辽东,开发远东,抢占倭国银山,开垦吕宋矿产……都是为了保证金银铜的充足供应,金融就是国家的血液,就是蒸汽机的煤炭,离开金融,一个国家就要完蛋!”

    唐毅微微颔首,”文长兄,金融真正的厉害之处在于把所有人都捏合到了一起,让整个天下,士农工商,真正做到了荣辱与共,形成了一个整体,金融系统建立起来,皇权败落,就是必然!“

    唐毅不是说假话,眼下万历的作为,和他祖父嘉靖对待大礼议的时候,差别真的不大,至少万历还没有举起廷杖,把满朝文武打个半死,但是万历却忽略了,眼下的大明,和六十年前,完全不同了。

    金银货币大量涌入,传统的小农经济被冲垮,价格革命,促使工商业集团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大量的投资采购,水泥的发明,促使交通条件越来越好。

    哪怕是中原地方,最传统的村落也摒弃了男耕女织的传统,人们种田,做工,赚取银元,然后通过交换,拿到自己需要的商品。

    相比而言,这是一个高效的系统,但是也产生了另一个效果,就是人和人之间的联系越发紧密了。

    还是拿嘉靖来说,他赶走了杨廷和,打了好几百大臣,只是激起士林的不满,至于底层百姓,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这也是两朝元老惨败收场的原因所在。

    但是万历想要复制祖父的成功,却没有料到,今非昔比的金融系统,快速把伤害传递到了每一个人头上!

    大明储蓄银行遭到挤兑,不得不向企业收回贷款,应付危机。

    工厂作坊失去了资本,经营不下去,或是减少采购,或是裁员解散,失业潮随之而来。原本为工厂提供原料的农民眼看着成堆的货物卖不出去,急得痛哭流涕,走投无路的人们投井自杀,上吊悬梁……更多的人加入了到了护法总会的行列,各地的代表不顾地方官吏的阻挠,冲破重重险阻,赶到了苏州。

    大家同仇敌忾,把矛头对准了万历,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皇帝陛下给撕碎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