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41章 天子无情

    万历十一年的冬天,雪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大,一场大雪接着一场,京城好些屋舍,房顶都被压坏了,寒冬腊月,冻死人的事情,时常发生。

    转过年,天气比以往都要冷,哪怕进入了三四月份,还飘落雪花,早早种下去的粮食,冒出了没有两寸高,就遭了一场风雪袭击,全都冻死了。

    百姓坐在地头儿,放声嚎哭,伤心欲绝。

    自从万历十年之后,天气越发糟糕,黄河结冻的时间越来越长,渤海到了冬天,也会变成一面大镜子。

    种种的迹象,小冰河期的威力越发显现。

    白雪压红梅,多好的景致,唐毅一点心思也没有,就连徐渭和王世贞等人也没了赋诗的心思。

    经过多年的宣传,小冰河期的说法深入人心,大家都熟读经史,每逢王朝更迭,灾荒不断,千里无鸡鸣,白骨遍地,易子而食……惨象让人不寒而栗。

    未来的几十年,是中华的一次灾劫,以往许多强悍的朝代,都灭亡在了大自然的手里,如果能挺得过去,就表明成功跳出了治乱循环,如果失败了,几十年的心血都付诸东流,他们这些人都会成为罪人!

    “不要再等了。”

    唐毅淡淡说道,在天灾的面前,唐毅不想再等瓜熟蒂落了,他要主动出击。

    东南经济初步恢复之后,唐毅就立刻以自己的名义,发表了三篇文章,他认为皇帝是秉承百姓之命,作为国家的象征,民族香火的延续,是华夏民族的大族长,负责祭天、敬祖,传承炎黄血脉精神……

    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必须永远正确,为了保持皇帝的正确,就要把皇帝和具体政务切割开。

    朝廷的权力要分成五个部分,第一是行政权力,第二是立宪会议的立法,第三是大理寺执掌的司法审判,第四是金融,第五是军事。

    唐毅认为未来的权力中心是内阁,诸位大学士中,首辅总揽大权,次辅负责行政,三辅担任立宪会议长官,其余分别负责司法,经济,军事等事务,内阁大学士,以七到九名为宜。

    所有大学士,应当由立宪会议产生,一任五年,最多两任……

    针对官职的改革,唐毅早就做了,这一次他把职权分配得更清楚,为了未来的大明朝廷勾勒出蓝图。

    接着,在第三篇文章里面,唐毅详细阐述了阳明学会的价值。阳明学会要广揽贤才,吸收所有优秀人才,并且担负向各级官府推荐、考察人才的任务。

    阳明学会,不只是一个学术组织,职能成倍扩大,总揽人事监察大权,至关重要。

    唐毅认为,各地推举代表,就难免会拉帮结派,地方山头儿,私信作祟,不服约束。以后的人才选用,以阳明学会和地方推举并重,阳明学会推选出合适的人选若干,再由地方立宪会议通过。

    整个未来朝廷的构架,皇帝基本被架空,只具备礼仪功能。

    权力的中心在内阁和立宪会议,同时依靠阳明学会的力量,发现人才,挑选人才,管理官帽子,同时再发挥媒体作用,拾遗补缺。

    这三篇文章,被后世作为官府构架的基本蓝图,同之前的唐学三书并称,唐毅不单是经济学上的泰斗,更是政治学的开山鼻祖。

    自从万历把一切搞得一团乱,大家越发意识到约束皇权的重要,保皇党彻底失去了土壤。

    加之如今大明,正面临着强大的生存压力,内忧外患,天灾人祸……穷则变,变则通,唐毅的三篇文章,等于指明了未来的路,心学上下欢欣鼓舞。

    他们不再是皇家的打工仔,而是这个天下的主人,是天下的一部分,他们需要像呵护自己一样,去爱惜江山社稷……

    从南直隶、浙江、福建,一直到山东、江西、两广,快速完成地方改革,各地的立宪代表齐聚苏州,正式联名发出声明,要求万历立刻停止破坏新法,悬崖勒马,不然大战开始,玉石俱焚。

    唐毅摆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姿态,丝毫不怕被扣上弑君的帽子。

    当了许久的棉花包,难得如此强硬。

    京城上下,一日三惊,万历更是备受煎熬。

    他按照王家屏的建议,已经下达了罪己诏,可是丝毫用处没有,百姓根本不领他的情。这世上的事情,要是靠着道歉就能解决,还会有纷争吗?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万历咬牙切齿,不停走来走去,他的手里捏着唐毅的文章,简直怒不可遏。

    光是架空朕还不够,还要光明正大说出来,把朕真正变成一个牌位,一个摆设!姓唐的,你太狠了!

    “王阁老,朕已经如同你说的,下了罪己诏。可是呢,你看看,你看看!”万历将手里的报纸,重重掷向了王家屏。

    王家屏趴在地上,脑袋挨了一下,也不敢动,眼角的光扫了一眼报纸上的内容,顿时脑门就冒汗了。

    “臣无能,臣罪该万死!”王家屏把脑袋深深低下,羞愧难当。

    万历深吸口气,突然放声大笑,笑得王家屏莫名其妙,心说是皇帝疯了不成?就听万历冷笑道:“老百姓常说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唐毅杀了母后,又要夺朕的江山,势同水火,非死一个不可!”

    王家屏吓了一跳,心说这是要开战啊?

    虽然他们积极备战,但是金融乱七八糟,银行抽不出钱,而大明的财赋重地又在江南,如今都是唐党的天下,户部岁入直接少了七成。再加上各地饥民闹事,百姓起义,士兵哗变……乱糟糟的事情,都交织在一起,凭着万历手上的人马,想要自保都困难,还想南征,简直是做梦。

    虽然不想触怒万历,但是不能看着他送死啊!

    “陛下,臣……”

    “不要说了!”万历突然一摆手,“王阁老,你想说什么,朕心里清楚。你放心,朕没有那么糊涂。”万历背着手,得意道:“拜唐毅所赐,朕读了三年的军校,还懂了不少军事。眼下想要硬碰硬,只怕是不行了。但是好在唐毅在文章中,还尊奉朕为天子,朕就有机会翻盘!”

    王家屏实在是无法理解,万历哪来的那么强的执念,非要拼个鱼死网破,索性不说话,静静听着。

    “王阁老,朕没有本事南下,却可以把唐毅调到北方,你说朕的办法如何?”

    王家屏一愣,忙说道:“陛下妙策,只是臣担心唐毅未必会上当。”

    “哈哈哈!”万历突然放声大笑,语气中满是鬼气森森。

    “王阁老说的是啊,唐毅那么狡猾,怎么会上当呢!所以……”万历突然一扭头,冲到了王家屏的面前,他的眼睛冒出幽幽的光,好像鬼火,又如恶狼,呲着白牙,笑道:“王阁老,朕刚刚琢磨了,为什么朕的罪己诏没用?因为没人相信空口说白话了,所以朕需要拿出一些真东西!”

    王家屏犹豫不定,万历的话是没错,可是他要拿什么啊?

    “臣请万岁明示!”

    “哈哈哈,王阁老,这你还不明白吗?朕需要一颗人头,平息天下的怒火,怎么样?王阁老,请你交出来吧!”

    王家屏瞳孔猛地紧缩,吃惊道:“怎么,陛下要砍了臣的头?”

    “没错!”

    万历干脆道:“王阁老,你身为大学士,又是朕的首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派人刺杀唐毅,是你做的,去银行逼着他们出钱,也是你干的,尽废新法,也是你上本的。朕虽然有心维护你,但是天下舆情滔滔,朕不能枉顾民意,所以……朕也只好挥泪斩马谡,借阁老的人头一用,平息众怒。请阁老放心,要不了多久,唐毅那些乱臣贼子,都会去地府陪着你的。”

    王家屏的脸瞬间惨白惨白的,手足不停颤抖。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卸磨杀驴,眼下活儿刚刚开始,就要把驴宰了,万历啊万历,你好狠的心肠!

    “王阁老,朕知道,你一定在心里骂朕,可是朕也没有办法,你要是不死,朕就没法杀唐毅,到时候他的人打进京城,你也一样要死,不过是早晚的差别,聪明如阁老,应该想的明白。”

    王家屏当然想得明白,他扬天长叹,抬起巴掌,左右开弓,扇了自己八下,血液顺着嘴角流出来。

    “万历,朱翊钧!我瞎了双眼,认倒霉了,到了地府,我会占一个好地方,却不是给唐毅准备的,而是给你留下的!”

    王家屏突然一跃而起,奔着万历扑去。

    “刻薄寡恩,无情无义,该死的是你!“

    王家屏没抓到万历,两只手就被四周冲出来的太监牢牢揪住。王家屏瞳孔灌血,张大了嘴巴,不停吼着。

    万历不耐烦摆摆手,“带下去吧,念在他几年辛苦的份上,给个痛快的。”

    “遵旨!”

    张诚带着人下去,没有多大一会儿,就送来了一颗血淋淋的人头。王家屏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有怒火喷出。

    他不甘心啊!

    亲手宰了一条忠于自己的狗,万历仰起头,闭着眼睛,好半晌才平复了心绪。

    “再下罪己诏,朕愿意改过自新,现在奸佞之臣已经除去,朕恳请唐阁老北上,重整朝纲,恢复秩序。”万历冷冰冰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