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42章 图谋弑君

    申时行等人被囚禁在瀛台,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人心都是肉长的,渐渐的,他们和那些守卫都混熟了,每天有机会都会聊聊。

    更多的时候,都是申时行倾听着守卫们的抱怨。

    退休金被占用,老无所养,每个人都要想办法,他们克扣侵占,甚至干脆偷走西苑的文玩字画,跑出去卖。

    琉璃厂多了许多出售皇家珍品的店铺,当年隆庆的时候,也有类似的铺子,不过还要小心翼翼,这一次却是光明正大,直接拿到台面上。

    用他们的话说,只要肯给钱,连龙椅都能给搬来。

    申时行并不感到吃惊,一旦经济崩溃,所有的法则约束,在生存面前,都变得苍白无力,不值一提。

    在隆庆之前,京城大约有百万人口,其中宫中十万,勋贵世家,连同他们的奴仆占了十万,京中数千名官吏,家丁佣人,又占了十万,加上几万京营,林林总总算起来,真正的普通市民只有五六十万。

    就是这些人,就足以创造出一个最繁荣的城市,经过十几年的变法,京城面积扩大了五倍,人口增加了三倍。

    数以百万计的市民,他们靠着手工业,靠着作坊,靠着商铺,靠着银行过生活……经济平稳的时候,他们收入丰厚,生活潇洒,衣食住行,简直是天上的人。可真正危机临头,农民还有一亩三分地,还有一身力气,能勉强糊口。市民呢,没有了工作,没有了收入,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守卫就向申时行透露,他的邻居竟然逼着自己的新婚妻子,当起了暗门子,一次只收五十个铜板,八大胡同,有无数的姑娘排着队……谁也不想跳火坑,可是不跳明天就会饿死,跳了,反而可以苟延残喘,要怎么选择吧?

    相比而言,越是发达的经济,就越经不起折腾。这也是市民求稳求安的最根本原因,一旦动荡起来,他们连一条狗都不如!

    各种民怨沸腾,就连京城的百姓都忍受够了万历,每天夜里,都有人张贴告示,痛骂皇帝。有人贴,就有人抓,每天夜幕降临,京城到处都在上演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听着种种诉说,申时行感觉不到一丝的喜悦,只剩下浓浓的苦涩。

    或许这就是师相所说的黎明前的黑暗吧!

    只要熬过去,才能好起来。

    这一天,负责看管申时行的太监主动找到了他,以往这个死太监是绝对不会和申时行说话的,而且别人说话,让他看到了,还要严惩不贷。

    这家伙突然转了性子,让申时行大吃一惊。

    一张嘴,太监就叹道:“完了,陛下完了!”

    申时行心中吃惊,嘴上却笑道:“公公忠心耿耿,陛下有神灵庇佑,怎么会完了?”

    太监张了张嘴,甩甩头,“陛下把王阁老杀了!”

    “王家屏?”

    申时行吸了口气,心里嘭嘭乱跳。

    乖乖,万历疯了不成?

    他想要抢班夺权,靠着勋贵和太监可不成,文官之中,保皇党多是迂腐书生,不顶用的,算起来手腕最强,算计最精深的,就是王家屏,把他杀了,不等于是自断一臂吗!

    而且别忘了,现在还忠于万历的人马,多一半都是晋党帮着维系,杀了晋党的领袖,这些人能顺从吗?

    就拿眼前这个死太监来说?

    那么忠心耿耿,可是听到王家屏死了,还是一副死了爹的颓废德行,连他都知道万历完了,莫非万历的见识,连一个太监都不如?

    申时行带着满腹的狐疑,回到了卧房,沈一贯正好等在这里,他把事情一说,沈一贯眯缝着眼睛,半晌摇摇头。

    “呵呵,万历啊,他就是处在高位时间太久了。”沈一贯叹道:“万历从小生长在宫中,十岁之前,受李氏和冯保的影响,性子本就偏激,又在权臣的阴影下活了十年,越发不懂得将心比心,固执、残忍、暴虐、偏激、自高自大、唯我独尊……如此之人,掌握大权之后,必定以天下百姓为草芥,视臣子如棋子!只要他想,谁都可以牺牲!”

    沈一贯不愧是沈明臣的儿子,从小耳濡目染,把万历的心性看了个透。

    “杀了王家屏,把一切罪责都推到了王家屏的头上,让他当替罪羊。如此一来,就能挽回一丝人心,我猜万历还会邀请师相北上,摆出一副浪子回头,知错能改的姿态。”

    “自作聪明!”申时行毫不客气道:“师相何等人物,既然撕破了脸皮,就不会被万历牵着鼻子走!”

    沈一贯哈哈一笑,“汝默兄说的没错,可惜万历不这么想,他觉得把师相诓到北方,他就有机会对师相下手,只要杀了师相,他还是九五至尊,说一不二。”

    “做梦吧!”

    刚走进来的王锡爵大声道:“万历众叛亲离,这一次不是师相再反对他,而是天下的百姓要反对他!”

    王锡爵说着拿出一封箭书,放在了大家的面前。

    “这是我在钓鱼时候发现的。”

    申时行急忙拿起来,快速浏览,原来是有人送信,要护送诸位阁老出城。

    偌大的京城,看似万历都掌控在了手里,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在看不见的角落,还有各方势力错综复杂,无数的人为了各自的理想和利益,不停奔走谋划。

    有机会出去了。

    几个人欣喜若狂,一定是师相出手了,他老人家果然没有忘了大家伙!

    按照箭书上面的说法,在三天之后,会有人接他们出西苑,然后直接出德胜门,前往天津,有人恭候在那里了。

    “你们是,这会不会是万历耍的手段?”罗万化还有些担忧。

    “不会的!”申时行轻笑道:“万历连王家屏说杀就杀了,他只在乎自己,会为了咱们费那么大周章?再说了,他还能拿咱们做什么文章?”

    “也是这个理儿!”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四位阁老,悄然收拾好,一个个闭目凝神,等待着。

    一直挨到了三更天,当他们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罗万化和沈一贯急忙冲出去,只见一伙黑衣人冲了过来。

    “拜见阁老,快跟我们走!”

    “好!”

    四位阁老,跟着他们,沿途的侍卫都被摆平了,即便是偶尔有阻拦的,也被轻松格杀,从西苑出来,有马车等待,上了马车,直奔德胜门。

    他们离开一刻钟,后面才传来喊杀之声。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按照规矩,不到时候,城门是不会开放的,如果出不了城门,那可就是瓮中之鳖了。救人的自然想到了,他们带着申时行等人进了一个仓库院子,绕到了后面,打开一处不起眼的仓库,进去之后,在角落里竟然有一扇门,推开,下面就是地道。

    有人带头,从地道走下去,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离开了危险重重的京城。

    到了德胜门外,虽然遍地都是建筑,但是没有城墙约束,天大地大,再无阻拦。四位阁老,张大了嘴巴,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爽,真是太爽了!

    “几个阁老,这边请!”

    有个年轻人,领着他们骑上准备好的龙驹,一路狂奔,用了一天多的时间,逃到了天津。从龙潭虎穴出来,申时行感激万分。

    “小兄弟,请教高姓大名,救命之恩,没齿不忘。”

    年轻人露出漂亮的白牙,“小子马林,我爹是马芳!”

    “是马总镇的公子!”

    申时行顿时大惊失色,满脸羞愧,“马公子,都怪我们无能,当初连累了令尊,让他惨死在晋党之手,我有罪啊!”

    马林嘴角抽动一下,随机讪笑道:“我爹太顾念旧情,以为都是老兄弟,就掏心掏肺给人家,殊不知那些人早就背叛了他。高彦伯,狼崽子,我势必要宰了他,拿他的心肝,祭奠我爹!”

    “光杀他一个够吗?”

    伴随着沙哑的声音,一个高大的男子晃晃悠悠走了过来。

    申时行和王锡爵皱着眉头,突然展开,惊呼道:“是轻尘兄!”

    来的人正是席慕云,他和申时行,还有王锡爵,都是同科同门,还算是同乡,只是选择的路不同。

    若干年后,有人海上称王,有人宰执天下,只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是席慕云救了他们。

    三个人激动地抱在一起,久久舍不得放开。

    “轻尘兄,是师相让你来的?”王锡爵好奇道。

    席慕云摇摇头,“不是——元驭兄,是不是很失望?”

    王锡爵连忙摆手,“师相应该有安排,她老人家不会不管我们的。”

    “是啊,师相的确有安排,他准备北上议和。”

    “什么意思?”四位阁老一起问道。

    “万历下了罪己诏,还邀请师相北上,师相已经答应了。”

    “什么?”沈一贯差点跳起来,“师相怎么能犯傻呢?摆明了是万历挖的陷阱,他没安好心啊!”

    席慕云呵呵一笑,“稍安勿躁,师相也不是笨蛋,他这一次调集了二十万大军,水路并举,准备以堂堂之师,讨伐万历,江南出兵十万,已经渡过长江,湖广总兵刘显的大公子刘綎统兵一万五,还有陕西总兵杨安两万人,谭光五千骑兵,加上南洋水师,辽东的李成梁父子,各路人马齐聚,不会给万历翻盘的机会。”

    “原来如此。”

    大家终于放心了,申时行好奇道:“既然如此,那为何轻尘兄没有和师相一起前来?”

    “因为我有更大的事情要做。”

    “什么事?”

    “弑君!”席慕云轻轻吐出两个字,顿时天雷滚滚,吓得四个人都傻了,席慕云却满不在乎道:“师相老了,太爱惜羽毛了,而且他老人家注定是要成圣的人物,有些事情,只有我们当弟子的去做,诸位说是也不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