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首辅 >

第1143章 京城防卫图

    万历很喜欢读世宗实录,他觉得自己和爷爷嘉靖太像了,都是冲龄继位,嘉靖要面对强大的元老集团,自己的处境更要险恶万分。

    从嘉靖身上,或许能找到破局制胜的关键,嘉靖说起来,也不是真的多厉害,他只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轴!无论大臣们怎么花言巧语,他都不相信,也根本不在乎。其次就是狠,敢于亮剑,左顺门一口气打了几百人,打完就完了,天下就太平了。

    四十五年,漫长的嘉靖朝,哪怕闹得天翻地覆,江山都要完了,只要把罪责推给了严嵩,就万事大吉,没人敢质疑皇帝。

    后来海瑞不识趣,跳了出来,上了治安疏。但是等到嘉靖遗诏颁布,皇家的威仪又恢复了,百姓们依旧沉浸在期盼有个好皇帝的梦想中。

    万历总结经验,只有一条,那就是皇权神授,皇帝除了生老病死之外,就是活在人间的神,随心所欲,无所顾忌。

    几千年的帝王传承,就是他最好的保护伞。只有唐毅一伙,丧心病狂,妄图架空皇帝,内阁揽权,居心叵测,天下的忠臣孝子是看不下去的,只要朕能强硬起来,痛下杀手,就会四方响应。

    祖父能赶走杨廷和,自己也能战败唐毅!

    置身事外,万历的想法无疑是幼稚的,可他就是这么想的,说起来讽刺,保皇党在其中立了很大的功劳。他们为了取代唐毅,夜以继日,不断告诉万历,你是口含天宪,金口玉言的大明之主,天下被唐毅折腾得不像样子,百姓们都盼着皇帝亲政,主持大局呢!

    人都喜欢听对自己有利的话,万历的偏颇,加上保皇党的灌输,让万历越发自大,唯我独尊。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认为杀了一个王家屏,就能把自己洗刷干净,唤起臣民百姓的忠心。

    万历还在暗自竖起大拇指,觉得自己太高明了,把罪责推给了王家屏,就好像当年祖父让严嵩当五谷轮回之处一样。那些无知的百姓还会跪拜在自己的脚下,盼着皇帝的雨露恩泽。

    大势在手,唐毅就不得不北上议和,到时候干掉唐毅,恢复皇帝权威有望……多么高明的算计,多么厉害的一盘棋,天下都在朕的掌控之中,运筹帷幄,算无遗策……万历还沉浸在自我催眠之中。

    申时行等人被救走的消息就传来了,厂督张诚的脸一下子就绿了。

    开什么玩笑啊,西苑是重兵把守之地,竟然有人把申时行等人给救走了,要是他们愿意,是不是还能冲进紫禁城,把皇帝也给顺走啊?

    张诚真怕万历发作,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又不能瞒着。

    他只好吞吞吐吐,用最委婉的语气告诉了万历。

    “皇爷,奴婢已经安排了追击人马,申时行跑不了的,一定把他抓回来,砍了脑袋……”张诚又蹦又跳,义愤填膺,卖力表演。

    他没有注意到,在知道申时行逃走的时候,万历的眼睛瞬间失去了光彩。

    刚刚还在自鸣得意,一下子就把他打回原形。

    能从京城把人带走,绝不仅仅是唐党实力庞大那么简单,万历虽然狂妄,但却不傻,没有内应,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换句话说,京城里都出了叛徒,他还能相信谁?谁还是可信的?

    万历疯狂呐喊,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十分孤单,冷冷清清,真正的孤家寡人!

    他一直笃信的皇帝权威,这这一刻,似乎也没有那么管用……万历陷入了强烈的怀疑否定当中。

    本就偏激,加上压力、恐惧、愤怒……所有负面情绪,撕扯着万历,让他陷入了癫狂。

    “有人背叛了朕!”他沙哑着声音道:“乱臣贼子,他们以为朕完蛋了,就放走了申时行,想向唐毅讨好了!妄想,朕才是天下之主,只有朕才能决定生死,谁也不行!”

    伸长了脖子,青筋绷紧,似乎下一秒血管就会断裂,流出通红的液体。万历五官狰狞,看得人毛骨悚然。

    “抓,给朕把人都抓起来!”

    张诚满脸惶恐,“奴婢已经让人去追申时行了,肯定能抓……”

    “谁让你抓他了!”万历探身,几乎和张诚脸对脸,吓得张诚不停往后缩。

    “朕最恨的就是叛徒,张伴伴,你没有勾结唐毅的人吧?”

    “没,绝对没有!”张诚哪敢迟疑,万历都要吃人了。

    “好,看起来朕只有相信你们了,至于文官吗?都该杀!”

    嚯!

    张诚吓得匍匐在地,浑身冒冷汗,也不敢搭言。万历太吓人了,跟输红了眼的赌徒一样,看得人不寒而栗。好好的一个年轻人,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哪怕是身边的人,都无法理解万历脑子想的什么。

    这不,万历又给张诚一道难题。

    “去,替朕把杨俊民给抓起来。”

    “啊!”张诚吓得差点瘫了,杨俊民可是杨博之子,如今的兵部尚书,位高权重,担负着京城防卫之责,把他抓了,京城还让谁去守啊!

    “皇爷,这……”

    刚想说两句,万历一瞪眼睛,张诚吓得连忙闭嘴。

    可是他直竖竖跪着,一动不动,显然不愿意接旨意。万历看在眼里,这个气啊!真想下旨,把他也给宰了。但是杀了张诚,刚建立的东厂就废了,还有谁替自己抓人,杀人?

    万历强忍着愤怒,耐心道:“张伴伴,王家屏辜负朕的厚望,把江山弄得乱七八糟,四方乱贼并起,国势危若累卵。朕杀了他,没有什么错,一点错都没有!”万历固执地说道:“朕的苦心,那些外臣没法明白,他们不但不理解朕,还勾结唐毅,把申时行等人救出去,简直是可杀不可留!”

    “杨俊民和王家屏是同乡,他怨恨朕,出卖朕,不把他杀了,等到唐毅的人马来了,他就会把朕交给乱贼处置。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朕不能等了,一刻都不能等了,张伴伴,你听明白了吧?”

    万历抓着张诚的肩头,格外用力,像是神经病一样,用力摇着。

    张诚疼得龇牙咧嘴,心里头也在流血。他曾经就是东宫的太监,伺候着万历长大,后来唐毅裁撤所有宦官,张诚也被赶出了京城。

    十年之间,他每时每刻,都在念叨着万历,希望回到皇帝身边,重新过作威作福的日子。

    美梦成真了,张诚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兴奋。

    都说隆庆是个糊涂皇帝,但是在大事情上面,隆庆几乎从来没有错过,信重帝师,驱逐徐阶,支持变法……甚至在托孤的事情上,李氏能尊重高拱,留下唐高两位顾命,也不至于闹得太天下大乱。

    相比之下,万历处处精明强干,锐气十足。结果真正遇到了关键的大事,他没有做对一样。

    事到如今,内忧外患,都是他一手造成的,结果还天真地推给王家屏,甚至把他给杀了,现在又想动杨俊民。

    是不是嫌身边的亲信多了?想把所有人都给杀光了?

    这么下去,也不用唐毅动手,自己就能把自己整死!

    张诚是真想好好劝诫万历两句,可是皇帝陛下已经走火入魔,根本听不进去。

    “张伴伴,你也不听朕的话了?”万历提高了八度,张诚一激灵,他发现万历的脸上罩着一层霜,自己敢反对,只怕马上要挨刀的就是自己。

    “奴婢遵旨!”

    张诚领旨去抓人,不过他多了一个心眼,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迟疑了半个时辰,才把人马派出去。

    果不其然,等到他的人马到了杨府,杨俊民早就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府邸,还有一群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家丁仆人。

    “唉!”

    张诚狠狠一跺脚,只好返回宫中。

    “老奴无能,没能抓到杨俊民,老奴有罪。”

    张诚磕头砰地,匍匐在地上,他看不到,万历的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光,他站起身,突然笑道:“张伴伴,杨俊民也不是寻常人物,他的本事大着呢,你抓不到他,再正常不过了。”万历凑到了张诚的近前,突然脸色一变,怒斥道:“狗奴才,朕不怪你抓不到人,朕怪你不尽心竭力去办事,是你放走了杨俊民!”

    “啊!”

    张诚的脸顿时就绿了,正在这时,一个叫韩赉的珰头从外面跑了进来,他双膝跪在了万历的面前。

    “启禀皇爷,张诚得到了旨意后,竟然拖延了半个时辰,才致使杨俊民脱逃,奴婢亲眼所见,绝没有丝毫的差错。”

    万历点点头,“好啊,连朕身边的人都背叛了朕,真是对得起朕!”

    这时候张诚也豁出去了,哭诉道:“陛下,老奴实在是不想看到杨少保被抓。他要是也死了,军中上下,都要哗变,京城就保不住了。老奴的一颗心,都在陛下手上啊!”

    韩赉他看在眼里,心中冷笑,急忙跪爬了半步。

    “皇爷,杨俊民跑了,他知道京城的一切防卫消息,要是跑到了唐毅那边,一时三刻,京城就会被打破。张诚包庇杨俊民,罪不容诛,恳请皇爷立刻下旨。”

    万历听到京城防务的时候,吓得一哆嗦,脸立刻白了。

    “韩赉,要怎么处置张诚?”

    “一个奴婢,竟然不听从主人的话,就好像鹰不能抓猎物,该杀!”

    “既然如此,那就杀吧!”万历无精打采道,京城防卫图都走漏了,他还有回天之术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