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章 林家三少

    龙国江南的七月午时,热气蒸腾,似乎能将人烤熟。

    稣州临江的望亭山上,一栋豪华别墅伫立,它属于林氏财团。

    林家三少林朗,此刻坐在三楼房间的床上,刚刚醒来,目光茫然,脑子里还是一锅粥。

    很快一股浓浓的愤怒涌上心头,脸色十分难看。

    他想起来,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砸破脑袋!

    脸面往哪里搁?以后圈里人怎么看他?

    愤怒!憋气!

    感觉还有些头痛,他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后脑,触手处都是纱布,摸不到伤口。

    紧接着,一股难以忍受的疼痛遽然升起。

    “啊……”

    他双手抱着脑袋一下子仰在床上,呲牙咧嘴的难以忍受。

    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将床上的东西都挤到地上,也不能稍减痛苦。

    甚至到了后来,好像有无数根针刺进了脑海,疼痛欲裂。

    就在他想要用脑袋撞墙的时候,脑海中忽然想起一个机械的声音:

    “最强农民系统绑定成功,请启动!”

    伴随着声音的响起,林朗头部的疼痛感,急剧下降。

    同时,一个透明的光幕出现在眼底,光幕上面站立着一个黄色小人,与林朗一模一样。

    突然出现的农民系统,突然消失的疼痛感,让林朗十分惊讶,脱口而出:“什么鬼?”

    “我不是鬼,我是最强农民系统,请启动认主程序!”

    那光幕上的小人,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声音冰冷。

    “农民系统?让我一个堂堂大少做农民,脑袋有病啊?”

    对于农民系统,林朗仅仅思考一秒钟,就否掉了,认个屁的主。

    嗤之以鼻后,感觉脑袋完全不疼,思想慢慢转到昨天的那个黄家丫头身上。敢打破自己的头,必定让她付出代价,本少爷不是好惹的。

    潜意识里,林朗根本不信所谓的农民系统,只当它不存在,尽管那个小人依然流转在眼底。

    对于突然出现的状况,林朗无法接受,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算是他缓解脑部压力的一种方式。

    “宿主确定不启动吗?要知道上古至圣,三皇五帝,都是农民出身。如果系统强制启动的话,需要损耗精血三十!宿主有一次选择机会。”

    三分钟后,系统似乎检测到他的想法,冷冰冰的话语再次响彻脑海。

    林朗正在畅想怎么摆布黄瑛,听到三皇五帝,立刻想到皇帝都拥有三宫六院,后宫三千,那得多壮观。

    想到自己如果能够称皇称帝,差点留下口水,心中隐隐地有些想启动了。

    至于三皇五帝的付出与功绩,完全不在思考范围之内。

    更让他在意的是,精血!

    流连花丛六载,被称为花花大少的林朗,自然知道精血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绝不能失!

    这一刻,即便内心依然不信,但不想拿以后的性福生活开玩笑,启动就启动了吧。

    “宿主自愿启动系统,要求:三日内,独自开垦一亩三分地。如若未完成,则永久丧失男性功能!”

    “任务期内,不允许发生男女之事!”

    “任务进度:0%。”

    听到启动要求,林朗双眼瞪直,一下子呆在床上,再无刚刚即将成为帝王的那种憧憬和得意。

    开垦一亩三分地?丧失男性功能?不允许……

    三日不找女人,那可以忍受。至于找不找女人,系统岂会知道,这一项可以忽略。

    可尼玛!

    问题在完不成的后果,太严重了!

    永久丧失功能!

    对于他这个夜夜笙歌的大少,如何能忍?

    还不如强制启动,损耗一些精血,多进补几次,总能补回来。

    如果永久丧失,岂不是逼死人吗!

    这一瞬间,他都有些后悔刚刚随意的启动认主程序了。

    惊呆过后,立刻开始尝试着各种平时让自己兴奋的办法,却发现兄弟没有任何起色,如同痿了一般。

    折腾了一刻钟,心渐渐地凉了,破农民系统,真的能控制男人的能力。

    他放弃尝试崛起,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天花板。

    “儿子啊,你可别吓唬妈啊,你怎么了?”

    白凝竹听保姆说儿子醒过来了,急匆匆的赶到他房间。恰好看到三儿子傻呆呆的躺在床上,床四周的地上都是枕头和毯子。

    原本挂在脸上的惊喜,立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担忧。她害怕昨天被黄家小丫头打破头,留下什么后遗症,三儿可是最疼爱的儿子。

    “啊,妈你来了。一亩三分地是多大地方?”

    看到母亲走进自己的房间,林朗一骨碌坐起来。他已做出决定,执行任务,不能拿后半生开玩笑。

    他没有把系统的事情说出来,隐约觉得不应该说,害怕母亲把自己当成傻子。

    其实,在内心中他还不确定系统是不是真实存在。只是眼底的光幕,脑海中的声音都不像假的。

    最主要的是,他的功能真的消失了。

    “将近九百平米吧,咱家别墅后面那块地就差不多。儿子,你想干什么?”

    白凝竹见儿子活蹦乱动的,想来没有什么事儿,悬起来的心慢慢降下来。顺手捡起地上的毛毯和枕头,继续问道:“还疼吗?”

    “那块地我有用,不行,我现在就去看看!”

    此刻,他有了危机意识。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立刻就要实行。如果完不成,那就会成为被人耻笑的太监,永远与女人无缘?

    绝对不行!

    他一把掀开母亲为自己刚刚盖上的毛毯,趿拉上拖鞋,冲出房间。

    白凝竹看着火急火燎,疯魔一般的三儿子,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当然仅仅是短短的一分钟,她的呆愣和担忧,全部消失。眼镜后面的丹凤眼中闪出一抹狠光,浑身充满一种决绝的味道,一代女强人的气势尽显无疑。

    她翻出一个白色欧风手机,拨了出去,立刻被接通。

    她以极快的语速说道:

    “王逸,给我收集黄氏中药的所有资料,三天内我要看到!”

    只是一个命令,没有理由,没有解释,挂断了电话。

    自己的儿子,哪怕有一些小毛病,也绝不能由别人教训。

    谁敢出手,那就要付出代价!

    林氏的别墅占据了整个望亭山山顶,几近三十亩的地方。

    刚刚跑出别墅的林朗,感受一股热浪袭来,似乎一下子掉进火炉中,让他皱了皱眉头。

    这么热的天,翻地?能行吗?

    看着被打理得整齐的草坪,心中暗暗可惜。

    “三少……”

    正在整理草坪的张叔,刚刚准备打个招呼,却发现他已经跑到远处去了。

    “这少爷……哎……”

    张叔摇摇头,他看到林朗头上缠着纱布,身上穿着睡衣,脚上趿拉着拖鞋,应该刚起来准备活动身体的。

    可你也不能在我刚刚整理过的草坪上乱跑啊!

    他对三少爷很无奈,只是总得应付一下。

    “够了够了,就这一片地方吧!”

    林朗大概转了一圈,感觉差不多,心中很是满意。

    随手拿起一把锹,冲着墙边而去。

    “嚓”“呼”

    富豪家庭出身的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铁锹。一锹下去,把草坪上的草直接扫断一片,露出一截草根在那里。

    “想来这不叫翻地了,任务完成度一点没变啊,可……”

    林朗双手握锹,向地上用力插去,却只进去三公分,一小块土翻了过来。

    任务条依然不动。

    “三少爷,您这是要做什么呀?”

    老张看到从来没有干过活的少爷,拿着锹就砍下一溜草坪,心里咯噔一下。

    据说后院的这个草坪,花费了三十多万才下来。这一锹下去,多少钱没了。

    “你来的正好,教教我怎么翻地!”

    正在林朗不知所措的时候,听到张叔的问话,眼睛登时一亮,立刻请教。

    “三少爷,这么好的草坪,就不要了?”

    张叔当即愣住了,自己每天辛辛苦苦的整理草坪,今天少爷就要破坏吗?

    “不要了,不要了,你就赶紧告诉我怎么干吧。”

    林朗很急,真的很急,全部显现在那一张俊脸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白凝竹赶到了这里,听到他的话,心头的疑惑更深了。

    疑惑归疑惑,儿子焦急的情绪摆在脸上。何况昨天刚刚被人打破头,今天就当是让他发泄一下好了,于是说道:“老张,麻烦你给他示范一下吧。”

    听到了夫人的说话,老张不再迟疑,走到工具房,拿出一把五齿叉子来到母子二人面前。

    “少爷,看好了!”

    老张的动作放得很慢,他知道三少爷的情况,从来没干过活。今天也不知道抽了哪一阵疯,非要学,还得仔细教。

    这大热的天,手动翻草坪,要死了!老张的脸上一片苦涩。

    林朗看张叔叉子插到地上,右脚一蹬,整个叉子几乎都插进土里,然后用力一挺,一块土翻了出来。

    张叔连续翻了八九下,将近一平米的地方便被翻了过来,露出下面黝黑的泥土。

    当林朗的注意力转移到进度条上的时候,一股深深的无奈涌上心头。

    它竟然一点未动,依然是0%!

    “卧槽!”

    林朗差点骂出声来,任务真的只能自己动手,连家里雇的人都不算。

    他还是很聪明的,看会了动作要领,立刻抢过叉子,在张叔的指导下翻地。

    毕竟没有干过活,费了牛劲,翻了十几下,勉强到一平米的地方。

    虽然只有一平米,林朗也十分高兴。

    因为任务条上面的显示变了,0。1%!

    真不容易,做男人有望!

    林朗虽然姿势难看,但坚定不移的努力着,张叔想帮忙,都被他拒绝了。

    这一幕在白凝竹的眼中,实在无法理解。自己的儿子什么样,她心中最是清楚。

    别说干农活了,就是让他学习,他都从来没有上心过。难道被黄家丫头砸了脑袋后,砸开窍了?

    同样的疑惑也在老张的心里,三少爷那是花天酒地,天天找女人的人,怎么突然翻地来了?

    对于二人的疑惑,林朗根本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会多加理会。

    后半生的幸福生活全靠双手创造,怎么能不拼搏,他不想成为圈子里的笑话,不想当不成男人。

    挖完两平米后,他头上的纱布,身上的睡衣,都成了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儿子啊,你到底要干什么啊?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

    白凝竹看得心疼,由于不知道他内心所想,端庄的脸上挂满担忧。

    林朗确实累了,站直身体,剧烈的喘息着。

    早已被酒色掏空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样强度的劳累。

    他感觉双手有些不对劲,摊开手掌,四个大水泡赫然在列,让他一呆。

    再看自己的右脚,脚掌上也是一溜大水泡。

    “这……儿子,咱不弄了行吗?看你的手都成什么样了!不就是黄家丫头吗,咱们找他算账去。”

    白凝竹自然看到了儿子受伤的水泡,心疼的不得了,眼泪都快下来了。

    站在一旁的张叔,看到这一幕,叹口气说道:“少爷,如果必须把这片地翻过来,可以用小型翻地机的。”

    原本他还想着,让花天酒地的少爷多吃些苦头。可是看看夫人的担忧,心中着实不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