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纨绔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20章 被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为在丁凡的脑海里,思维变的很快,几分钟后,他下定决心。他必须帮助木高叟,否则他也就活不下去了。

    了帮助木高叟,有两种方式,第一次帮助他攻击四个少女,第二个是攻击山上的少女。

    他选择了去攻击山上的少女!

    这个少女总是很容易一些的,他不会杀死那个少女的,他想挟持她,恐吓四个少女。

    “抓住那个少女!”

    他吩咐身后的三个虎齿猿,像猎豹一样提着量天尺向着少女奔跑过去。

    “蚂蚁还想摇天吗?”

    少女看到了三个虎齿猿和丁凡冲进来,不仅没有恐惧,而且还嘲弄地。

    与木高叟搏斗的四个少女都是这样看的,同样漠不关心,继续和木高叟战斗。

    “嗖~”

    三个虎齿猿如一阵风向山上飞去,美丽的姑娘的手上出现了一对金钩,身体之上也亮起一道光芒,宛如闪电般向着三只虎齿猿冲了过去。

    “哼哼”

    当她走近第一个虎齿猿时,少女的脖子上的项链和手腕上的手镯亮了起来,她的速度迅速地穿过一个虎齿猿,钩子滑过虎齿猿的腹部,虎齿猿痛得叫了起来,腹部被拉出深深的血迹。

    “啊!”

    丁凡很惊讶少女的速度比那四个少女快。少女的钩,不像其他四个少女钩,是金色的,闪闪发光的和强大的。

    “唷”

    丁凡静静地站住了,但是少女没有站住,她像风一样走着,每次穿过虎齿猿,都能在虎齿猿身上画出一条血迹。

    虎齿猿有很好的防御能力,攻击时会出现鳞片。但是在少女的钩下,和豆腐没什么不同,很容易拉出血迹。绿色的血液在飞扬,仅仅几次呼吸之间,三个虎齿猿已经被拉出了几个血痕。

    “喝!”

    继续被少女袭击,三个虎齿猿将被累死,丁凡只能自己亲自动手了,他挥动量天尺,向那个少女扫去。

    “唷”

    量天尺发出攻击的时候,少女的身体突然匍匐而逃,刚刚逃离了量天尺的攻击,她又像一阵风似地跑了回来,钩子掠过丁凡的腹部。

    “切!”

    丁凡身穿神界战甲,被划出火花,丁凡低头满眼望去,他的战甲竟出现了裂缝,神界战甲轻易被打开了。

    “喝!”

    他用反手冲了过去,但根本打不到那个少女,他清楚地看到少女路过,但他攻击过去的时候,却是只能打到少女的残影。

    当他转过身去寻找那个少女时,他感到一阵微风吹过,脖子上传来一阵寒意。他根本来不及想,下意识的把手中量天尺向着后一挡,身体向着前方滚了出去。

    “当~”

    幸好丁凡躲的够快,背后的战甲上传来强大的冲力,一道火星照亮了战甲后面,战甲瞬间出现了一道裂缝。

    这不算,丁凡一边在地上滚动着,感觉身后有寒冷的气息,他只能拼命地继续滚动,但后面不断有火花,瞬间被袭击了七八次。

    幸运的是,虎齿猿冲过去帮助他化解了一波攻击。丁凡爬了起来,发现他的盔甲上满是裂缝,像破烂的衣服。他的身上有很多的伤口,幸好有战甲挡住了很多力量,伤口都不是太深。

    盔甲破旧不堪,但是影响了他的活动,丁凡脱掉了盔甲,却发现里面的长袍也破烂不堪。

    他身后有一条奇怪的纹跑,因为后袍被撕开了,大部分都露出来了,脖子上还有一个链子,链子上接着那快兽骨。

    但是他没有长袍要换,而且他现在会被杀死,太多的事不用担心。

    他咬紧牙关,大喝了一声:“天狼传承!”

    他的肌肉随着肉眼凸起,眼睛变成绿色,背后闪闪发光,他抓起一枚疗伤药吞下了,脖子上的兽骨开始慢慢地发光。

    现在已经到了生或死的时候,所有的底牌都暴露在外面了,丁凡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再保留力量了,他再保留了力量,估计下一刻就会被少女割开肚子了。

    “哇!”

    一个虎齿猿在脖子前面被钩出一道伤口,大叫着倒了下去,嘴里杀出重围狂喷,显然活不下去了。

    “杀!”

    丁凡不再犹豫,毫无顾虑,这个少女太强壮了,他不能像对待少女那样对待彼此,既然是敌人,一定是无情的。不杀死少女,他就已经要死了。

    少女变成了残影和另外两个虎齿猿游斗,丁凡跑开了,绿色的眼睛没有一丝情感的波动,像一头冷血的人类的野兽。

    “嗵……”

    少女闪了一下,在虎齿猿的脖子上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丁凡和少女已经很接近了,但少女却没有把他当回事,因为丁凡在她看来实在是太弱了。

    “哼哼”

    丁凡一直压抑着速度,到少女身边时突然把速度拉高了好几倍,量天尺带着劲风,向着那少女砍去,眼看着那少女就要被丁凡的量天尺拦腰砍断。

    少女正要杀死剩下的虎齿猿,感觉不对劲,她转过身来,看见了丁凡的绿色目光,和正向她砍去的量天尺,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然后她打开嗓门大声喊道:“大傻,帮帮我!”

    “砰!”

    山崩了,满天都是泥土和石头,一只大胳膊从山里伸出来,五根手指和大树一样粗,像一只巨型金刚的胳膊。

    那只金刚一样的大手闪电般从地上飞出,突然抓住了丁凡的量天尺,然后那只巨手突然用力,把丁凡这把来自于神界的武器,直接砸碎了!

    丁凡直接就傻了!

    在远处,木高叟也被迷惑了,看到这只手后,他完全绝望了,他用微弱的老眼眨眨眼睛,吐出了几个字:“这是叶家的少女和孟家巨汉。”

    山崩了,一个巨大的身躯冲出了山丘,他没有跳起来,就能站得这么高,就像山一样高。

    岩石崩塌,大地倾泻,丁凡和虎齿猿滚下山坡,丁凡站起来,看见山上的巨人。他从灵魂深处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就像面对一个五品或六品强大的灵兽一般。

    这是一个真正的巨人,至少有十米高,手臂比陆地粗,皮肤金黄,头上没有头发,眼睛金黄,像金子铸成的金人。

    巨人没有穿衣服,他穿着一件短毛皮裙,他没有强烈的呼吸,但山丘般的身体本能地让人们感到害怕和压抑。

    梯形形而上学被这个巨人轻轻捏得粉碎,巨人有多强大?丁凡是难以想象的。如果巨人的手抓住了他怎么办?我想他现在已经变成了肉泥了。

    小少女现在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嘲笑地看着丁凡,那边的四个少女也停止了和木高叟争斗,用同样的嘲笑眼神看着他们。

    “大傻,杀了他!”

    小少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指着丁凡和木高叟命令道,木高叟看了一眼喝止道:“等一等!”

    小少女挥了挥手,巨人停了下来,她冷漠地说:“为什么?你这老叟害怕了吗?”

    “姑奶奶,我怎么能不害怕呢?”

    木高叟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们叶家是中州速度最变态的家族,而孟家是力量最变态的种族,我们和你们打,只是用这种力量来羞辱自己。我们投降,停止战斗!”

    “叶家和孟家?”

    丁凡没有听说过这两个家族,但是由于他们是速度和力量状态下最不正常的家族,那一定很可怕。他刚刚就领教了巨人的力量。

    “嗯!”

    小少女骄傲地抬起头,对着木高叟说道:“你这老叟还长着点眼力,大傻,把它们抓回去,至于虎齿猿直接杀死的!”

    “嗵!”

    巨人像一座小山一样飞了出来,他的大腿像一根高高的大树,剩下的虎齿猿没有时间逃跑,被他一条腿活活地踢死了。

    “哼哼”

    然后巨人弯下身子,左手和右手像闪电一样向丁凡和木高叟飞来,木高叟没有反抗,丁凡想要抵抗,但不是人家的对手,巨人的手掌一下子把他们抓在了手掌里。

    “嘶嘶~”

    手掌似乎并没有使劲,但丁凡觉得所有的骨头都会被压碎,喘不过气来,脸色赤红,金巨人肩上的小少女瞥了一眼说:“大傻,不要搞死了,爷爷会拷问外面的信息的。”

    金巨人轻轻点点头,松开手,小少女看着四个少女说:“上来,回到部落去!”

    “是的,喜小姐!”

    四个姑娘恭恭敬敬地打招呼,有一条腿,像风一样拍打着金巨人的肩膀,他那双硕大的长腿飞奔而去。

    “嗵嗵嗵~”

    金色巨人的每一步,地面微微颤抖,发出一种沉闷的声音。他的速度非常快。虽然他的身体不具有真元的力量,他似乎走路的力量,是他身体内自然就有的力量,但他的腿是如此的长,一个步伐可以跨越几米。

    丁凡和木高叟被捉住,无法动弹,他们不敢抗拒,只能在心中不停的祈祷。

    在一个白色的石头上随便的攻击一下,就被传送到这个异世界,土著人太强,丁凡从心里感到有十万匹草泥马奔腾的过去,这运气也太背了。

    他不想死在这里,如果丁凡要是死在了这里,那么还在景山的天狼怎么办呢,被通洲玉鹫宫手抓走夏梦情怎么办,自己还能回到地球上吗?

    想到这里,丁凡的心中十分感慨,不知道什么味道,木高叟似乎接受了命运,垂头丧气,眼睛昏暗,一副准备死的样子。

    经过半个小时的奔跑,越过山峦,金色巨人来到了一个大湖的旁边停靠了下来。

    丁凡有点沮丧,传承武士的时间已经到了,虽然这一个小时他一直都在休息,可是他还是显得有些没有力气。

    此刻,他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即使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也不能放弃。他环顾四周,观察形势,寻找机会逃开。

    金巨人矗立在山顶上,远处有个大湖,湖脚那里有许多的木制阁楼,一眼望去就有数千座,阁楼被茂密的树木环绕,这个部落特别美丽,就像一个天堂。

    “大傻我们下去!”

    小少女尖叫着,金色的巨人大步走向部落,迟钝的脚步声惊动了部落中的许多人,阁楼上闪烁着身影。

    “喜小姐打猎回来了吗?”

    “为什么?你怎么能抓住两个人?外面有人吗?有外人吗?”

    “去告诉酋长。”

    部落里熙熙攘攘,无数的人物变成了残影冲了过来,站在部落空旷的地方好奇地望着丁凡和木高叟。

    丁凡无精打采地看了看周围,这感觉太糟糕了,仿佛他是一群人围着的奇怪生物。这些土著人对他们很好奇,似乎他和木高叟才是土著一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