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纨绔高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本性难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感谢:犯二的女生不伤感10000书币打赏,谢谢二妹从邪少的支持,一直到现在的高手。感谢:*流年@汗洗青春?,V:___龍??,誰↘値嘚w噯几位兄弟的捧场打赏!老三拜谢大家!】

    看见对方动了刀子,卖花少女一时间慌神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而已。此时她心里愧疚不已,自己一句话,竟然将这素不相识的人置于危险之地。

    “这个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你们不要难为他。”卖花女站出来,伸出胳膊,将丁凡护在身后。

    丁凡现在本来不想招惹太多的是非,不过既然事情找上来,他也就不会想着躲避。收拾两个流氓,对于丁凡来说,这并算不得什么。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住手!”

    丁凡循声望去,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警官。

    “黄警官……”

    那掏出刀的黄毛,一眼便认出来走过来的警察,之前他曾经犯事落在过这个警察的手里。

    黄毛一脸赔笑,先不说人家是警察,单说这黄警官手上有些功夫,要是玩横的,他只有吃亏的份。

    “怎么回事?”黄警察看了一眼黄毛,又看了一眼一旁的丁凡。

    虽然黄警察只是看了丁凡一眼,但是丁凡可以确定,这个黄警察以前肯定是认识自己的。

    “黄警官,这个傻|逼和我抢女朋友……”

    黄毛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卖花少女眉头一皱。“谁是你女朋友。”

    “呀喝,小婊子,你果然是喜欢这小子对不对……”

    “行了,别说了。”黄警官直接打断了那黄毛的话。“耗子,告诉你,别在我面前惹事,我能抓你一次,就能够抓你第二次。”

    耗子是那黄毛的花名。

    “不敢,不敢……”耗子低头哈腰的陪笑着。

    “小子以后小心点。”显然这个耗子十分的怕黄警察,他在给丁凡留下句狠话后,这才带着人走了。

    黄警官见耗子走了,他这才走到丁凡的身边。

    在看了一眼一旁的卖花少女后,才冲着丁凡有些失望的说道:“丁凡,你已经不是丁家的少爷了,你再出事,不会再有人出来替你擦屁股……你爸爸为你而死,丁家为你而败。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黄警官说完便挤出人群走了。丁凡此时倒是在宿主的记忆中找到些此人的记忆,这个黄警官似乎是宿主父亲的一个老部下。

    从刚才这黄警官的话里,显然对方是误会自己和那两个小混混,为了卖花女在这争风吃醋。不过丁凡也没有解释,以前丁凡花花大少的形象,就算他怎么解释,对方可能相信么?

    没有了热闹可以看,众人缓缓的退去。

    “那个馥郁凝神草……三白花可不可以先给我,明天我就会有钱,到时候我便会给你……”丁凡的脸有些发红。

    不给钱便要人家的东西,这并非是丁凡的作风,如果不是那馥郁凝神草太过珍贵,他也不会这样。

    “好……好……”卖花少女一连说了几个好,将那盆三白花送给丁凡后,这才有些慌忙的收拾了起摊子。

    丁家大少的花名在丹城谁人不知,此时卖花女对丁凡的愧疚之心荡然无存。她可不相信堂堂丁家大少丁凡没有那五块钱买花,对方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传说中,被丁家大少玩弄的女人有几个好下场的……

    在卖花女看来,说不准眼前的一切,都是丁凡亲手设计的……

    所以急忙之下,卖花女收拾好摊子后,便直接逃也似的走了。

    丁凡也没有在意女孩的表现,他现在关心的是,只要有了这馥郁凝神草,他便可以修炼了。

    他珍而重之的捧着那馥郁凝神草,一路之上丝毫不耽搁,一路小跑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回到家里,丁凡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将馥郁凝神草摆放在桌子上后,他便盘膝开始如饥似渴的修炼起来。

    ……

    周若然今天的课不多,下午便没有课了,因为中午给丁凡留了些零钱,钱虽然不多,但是倒是够丁凡一天吃饭所用了。所以下午她便到凤凰楼去做钟点工了。

    凤凰楼在丹城算的上十分不错的酒楼,一些达官显贵多会来这里吃饭。因为生意好的出奇,所以酒楼一直人手不够。像周若然这样的钟点工,不下七八个人。

    周若然也是意外的看见了这里的招工启示,时间倒也和自己的课程不冲突,时间不长还有些收入,对于现在正缺钱的周若然她几乎没有什么考虑便过来上班了。

    今天是周若然第一天来上班,工作倒也不算复杂,只是帮着清理下后厨,打扫卫生,清洗锅碗瓢盆。

    周若然觉的钟点工的强度,她还是可以应付的来,她想着等着丁凡的身体好了一些后,她再找一个晚班的散工来做。

    周若然只想在自己上大学之前,帮助丁凡建造出来一个稳定的生活,虽然她能做的有限,但是不管怎么样。她都会努力,这也算是她报答了丁成义多少年来的养育之恩了。

    不过,这次丁凡从医院出院倒是有些和以前不一样了,向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被人伺候惯的他,竟然会拒绝自己的照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难道说,磨难的环境真的能够改变一个人?

    在家破人亡后,丁凡难道真的幡然悔悟,浪子回头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想要改变谈何容易……不过如果他真的浪子回头,丁成义丁叔叔在天上也会高兴了吧。

    铃……周若然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号码,打来电话的是丁成义以前的一个老部下,丁家出事后也一直在暗中帮助他们的黄兴。

    黄兴是铁西区的警官,他很少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周若然隐隐觉的有些不安。

    “黄叔叔……”周若然接起电话,很是礼貌的说道。

    “若然,今天我本来想去你们的住所看看,不过在街口市场我看见丁凡在和两个混混为了一个卖花女争风吃醋打架……我看他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你还是不要再管他的事情了,你已经尽力了,想必丁凡父亲在天有灵,他也不会怪你的。”

    “我知道了……谢谢黄叔叔……”……

    周若然挂掉了电话,她的脸上抹过一丝苦笑。

    自己竟然觉的他会有所改变,这真是天大好笑的事情……

    那个吃喝嫖赌样样都沾的纨绔大少,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周若然心里一时间有些觉的不值,为了一个这样一个败家子,将自己考研的学费全部去垫付了医药费。为了能够让丁凡有一个稳定的生活,自己要在放学后还要来酒楼做钟点工。

    周若然看了一眼满是狼藉的后厨,那堆成小山模样等着自己去洗刷的锅碗瓢盆。一时间她十分的想哭。

    自己的一生被丁凡毁掉了,她的容貌因为抗拒被丁凡强暴而毁容。她的一生注定了和幸福绝缘。哪怕是以后自己顺利的进入了中央政法学院的研究生,那也不会有人喜欢上自己这个丑八怪。

    没有了爱情的一生,即便事业如何的成功,那又会是如何凄凉的一生……

    而至于亲情。从父母失踪的那一天起,周若然便没有了,虽然后来有了丁成义的关爱。但是现在丁成义也已经没有了。

    现在,她真正的是孤苦一人。没有亲情,爱情……

    一眼泪顺着她脸上的疤痕滑落,不过也仅仅只是那一泪,她擦去眼角的泪,咬了咬嘴唇,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这一切都是丁凡所赐。而那个丁凡,却仍然不思悔改,家破人亡后,他却还在沾花惹草……

    此时周若然想起了黄兴警官的话,不要再管那个扶不起的阿斗了……

    周若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距离她考研远走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既然已经选择了,她便不想半路而退,而且,不管丁凡如何的可恶,他毕竟是恩人丁成义的亲骨肉……

    在自己走之前,给丁凡一个稳定的生活,然后自己便和他老死不相往来吧……

    周若然想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