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一品仙客 >

第899章 战场开启(七)

    战斗一开始,玄霄就注意到了不一样。

    这个魔族,与他之前杀过的魔族很不同,这种危险的感觉,也与之前那些危险的感觉很不同。

    以前的危险,都是从某个点袭来,而这一次的危险,仿佛是从四面八方,对方,就如同像一只巨兽,想要将其彻底吞噬一般。

    这种感觉,玄霄极为不喜,一向都是只有他才能够掌控被人的性命,然而,如今角色似乎有些反转了。

    附近的森林变得诡异的安静,连吹过的风声似乎都在诉说着一股森冷。

    玄霄找不到他的敌人,然而心头上的那股危险却是愈发的强烈。

    不过,他的天才,他是四大皇族之一的天才,他发现不了自己的敌人,这一点也无法形成他的恐惧。

    刹那间,左侧一道红色一闪出现。

    紧接着,一道带着血红亮光的巨爪狠狠抓向了玄霄。

    玄霄心间猛然一颤,这与他记忆中的一道血爪极为相似!

    只不过,他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必须要闪过去!

    他身形顿时向后猛然撤退,同一时刻,也动手反击。

    爪子锋利,但将其推开令其没有目标就行了。

    这个说得容易,做得也容易。

    他避开了血爪,然而,血爪的范围却远在他预料之外,那红色一闪而过的血光,同样拥有着无匹的威力,他惊险地闪了过去,然而,胸前依旧被划出了一道血口,潺潺鲜血流出。

    玄霄目光震惊,他作为光明域妖族当今四大天才之一,也许肉身比不上孔鲤,比不上罡峰,然而也毋庸置疑是顶尖的,只不过,仅仅只是一个照片,他就流血了,如何不震惊?

    “果然不愧是妖神血爪,连我光明域妖族都难以精进,你竟然学会了。”玄霄目光森冷,徐妖所使用的招数正是他光明域的一种极为霸道的爪术,按理来说,这都是妖族才能够学的,没想到却让一个魔族学会了,且还威力如此霸道。

    不过玄霄也非常清楚,他们妖族为何难以难以精进这一术法,首先,创下此招的妖族前辈原本就不打算让其他妖族学习,当然,开始他是考虑只让自己后代学习,只不过,时间久远,他的后代也不争气,最后这妖神血爪也就流传了出来,然而,能够学会的人确实有,但是精进的却一个都没。

    这一套爪术对于修炼之人的要求极高极高,而徐妖,是目前唯一一个在这个范围当中的人。

    徐妖低声魔性地笑,其实妖神血爪在他的手中,比之在创始人的手中威力更为强悍,这恐怕是许多人都无法想象到的,也更无法知道,哪怕是在魔族,也只有少数一两个人清楚徐妖的天赋以及实力。

    他的天赋来源于他的性格,他的性格也来源于他的天赋。

    他与一般好战的人不一样,其实纯粹一点来说就是,徐妖没有恐惧,越是让别人恐惧的,就越是让他兴奋。

    这一刻玄霄已经知道自己的对手有些麻烦了,这显然不是寻常的魔族天才,哪怕不能够与自己媲美,那也相差不了多少了。

    只不过,徐妖不会恐惧,他玄霄也没有恐惧的缘由,妖神血爪的确让他惊讶,但这还不能够让他恐惧,再者,从小到大,他也极少经历恐惧,至于现在的话,也差不多忘了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了。

    然而,玄霄到底也比一开始要警惕了许多。

    只不过,这还有用吗?

    玄霄觉得自己也是个疯子,然而真要让熟悉徐妖的人来说,这个世界上估计很难再找到像徐妖这样的疯子了,因为太疯,所以太纯粹,因为太纯粹,所以太疯,这是玄霄所达不到的。

    ……

    庄珣与那泰山猿妖罡峰的战斗仍旧在持续着,这个过程当中,端坐在树梢上的红衣女孩只是托着下巴在观战,丝毫没有要参战的意思,一来她知道罡峰可以搞定了,二来罡峰也不远她来参战。

    红衣的手段过于凶残,而且几乎都是一招制敌,这让想要享受战斗乐趣的罡峰很不适应。

    其实罡峰对于红衣的来头也有些许知晓,只不过这秘密实在保守得过于严实,他也是从他父亲口中隐秘得到一些东西,不过他父亲也不太敢肯定。

    不过想到这个小姑娘凶残的手段,罡峰也大概能够肯定,红衣应该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罡峰现在将全部心神都放在了自己的对手身上,说实话,他是有些惊讶的。

    他惊讶与这个不知名魔族的力量,因为此前,他们妖族也曾有过一番调查,魔族这一代当中的天才之辈,有那么几个,不过据说无法与顶尖的天才相比,也就是说,很难跟他们这些皇族天才相比,哪怕是妖族的一些强者,也几乎可以肯定,这一次古妖战场,还会是妖族获胜。

    当然,其实一直以来,魔族就从来没有赢过。

    也因为此,所以玄霄才会提出先出去狩猎一番,不用急着部署,这一方面的确有轻敌的想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好玩的心思。

    事情也的确如他们所想象,这一开始就斩杀了三个魔族中的天骄,现在又有两个送上门来了,若是这两个也死在他们手中,那么估计这一次魔族将会是史上败得最惨烈的一次,而孔鲤原本的打算就是将此次魔族天骄悉数斩杀,将全部古妖精气都夺过来。

    再死两个,魔族剩下的十个还能够翻得起什么风浪呢?最好的结果就是在这区域当中到处逃跑,不断逃跑,撑过两个月,若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当然,其实一般天王境这样躲藏,妖族想要找到还真身挺困难的,就看这些魔族天骄能不能放低这身价了,譬如许煌,高傲如他,只怕会跟妖族生死拼杀,让他躲藏,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与庄珣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就连他自身,也已然化身了一半的原形,高大了许多,也壮硕了更多,然而,他的速度也更快,力量也更大,只是让罡峰感到震惊的是,自己的对手,似乎也同样如此。

    庄珣能够感受得到,此时这个猿妖已经不是一开始的了,确实强大了许多。

    “这猿妖只怕释放出全部原形,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会得到暴涨,而那些术法也同样如此。”

    虽然庄珣仍旧与罡峰平分秋色,不过单是以这次战斗而言,他不得不说,这是他遇到过的最强大的天王境,哪怕是当初的燎原,恐怕也比不上这个猿妖,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是,这妖族的皇族天才,果然名不虚传。

    彼时,两人身上都各自受了一些伤,然而,罡峰也发现,自己的对手受的伤竟然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这个小子,究竟是什么体质,为何伤势会如此快恢复的?”罡峰微微皱眉,他现在也受伤,但是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恢复得过来。

    其实这也就是庄珣之所以强悍的一个原因了,不单单是肉身强大,且恢复力也同样惊人,这也就代表着久战之力,毫无疑问在天王境当中都是顶尖的,而这一切,都是神莲肉身带来的,也是以往的肉身不可相比的。

    这时,庄珣才缓缓抽出长剑,在前面的战斗当中,他都是与这个妖族天才肉身搏斗,虽然也同样惊天动地,但其实他最为擅长的,威力最大的,还是剑。

    剑魂似乎尚未完全融入血浮长剑当中,但庄珣感受得出,此时长剑的威力已然不同于往,即便是因为没融入,但因为身居剑魂,也一样威力不俗。

    在与这猿妖互相战斗了解了一番之后,庄珣的内心也平静了许多,表情就更加不用说了,更加森冷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实在有不少的方法能够杀死这个妖族天才。

    不少的方法。

    无可否认,他承认这个泰山猿妖很强大,但也必须承认,这只能够针对于一般的天才而言,在他面前,其实算不得什么。

    其实自突破到天王境,庄珣基本就没与天王境战斗过了,哪怕是战斗过,也是能够瞬间杀死这个天王境,当一个修炼者无论是从速度、力量、术法、乃至于心机、执行力等都超过了寻常修炼者时,所造成的后果就是瞬杀。

    只不过,这个泰山猿妖肉身还是非常强的,瞬杀肯定做不到,但是多出几剑的话,还是可以做到的。

    猿妖罡峰在看到庄珣抽出长剑之后,那杀人的剑气冷光纵横,心下微微震惊猜测,难不成,此前对方一直都还没有认真与自己战斗不成?

    罡峰不相信,因为在之前他已经使出了超过六成的实力了,只要自己完全妖化,那就是十成的实力了,然而,对方好像还只是刚刚开始,至少,眼前的这把剑上所携带的极致杀意是让他感到非常危险的。

    罡峰下一刻便全身妖化了,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黑色暴猿,恐怖的力量毁天灭地,径直朝着庄珣砸了过来。

    他倒地还是不信,对手真的没有认真吗?

    其实,对于庄珣而言,肯定是认真了,他从一开始就没小看这些妖族天才,只不过,当时他只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的肉身而言,知道了眼前这个妖族乃是光明域四大皇族之一,且还是肉身力量最为霸道强悍的,而他的则是神莲肉身,也是有心一探敌人实力,以及看一下自己的程度又如何。

    就目下而言,他把自己的胜算提高在了八成,只不过,他也警惕着坐在树梢上的那个红衣小女孩,显然,这个小女孩也不会简单,如果自己真的能够杀死这个猿妖,对方估计也就会出手了。

    攻击已至,猿妖罡峰狂暴的力量横扫一切,哪怕还未近身,已经感受到那股惊人压迫的力量了!

    庄珣猛然一挥剑,浑荡汹涌的剑意肆虐八方,一道凶悍的剑势直取猿妖胸口!

    那猿妖罡峰攻势只是微微一凝,下一刻便加大压迫,然而,当他感受到那股惊人至极的剑意之时,却在最后攻势来临之时瞬间闪躲了!

    庄珣双眼微微眯了一下,对方也还不傻,若真受了自己这一剑,这伤势可不会轻。

    猿妖瞬间后退,目光紧紧地盯着庄珣,刚才那一剑,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他不得不承认,从那一剑当中,他感受到了如同孔鲤给他的压迫一般,他心中极为惊骇,这个年轻魔族,难度能够跟孔鲤相比吗?

    不,不可能,罡峰心中极力否定,孔鲤的恐怖,是因为他能够运用自己体内觉醒的大鹏之力,这虽然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但其实也不属于他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很难界定,因为它并非是外在注入的,但其实也不是修行得来的,这是一种传承血脉的力量。

    但眼前这个人呢?难度魔族也有什么传承力量不成?罡峰觉得不是,虽然魔族有凶魔太厉的图腾之力,但这并非是什么血脉力量,仅仅只是洗礼那些魔族中人的肉身而已,这种图腾本身是来自久远时代某个势力下的一种象征,只不过后来流失了,演变成了魔族的图腾之力,究其根源,其实算不得有多复杂,更无法跟他们这些妖族传承的血脉之力相比。

    “帮我。”这时,罡峰陡然转向了远处的红衣小女孩,竟然是让对方来帮助自己。

    仅仅只是一剑,他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策,他已经觉得,自己不是庄珣的对手,这种洞察意识毫无疑问是极强的,也能够显现出这个罡峰果然不愧是妖族天才。

    他也没有过多强调自己的皇族荣耀,轻而易举就向别人求救,这种行为也毋庸置疑代表着他对于战斗的看法,对于生命的看法。

    庄珣眼神微微一凝,这大个子可是丝毫不简单,仅仅只是一剑,就探出了自己的深浅,只不过庄珣也疑惑,这猿妖当真有如此了得,一剑就知道了自己的实力不成?

    其实庄珣是不知道自己给猿妖带来的感觉是如同孔鲤带给他的感觉一般,若是知道的话,大概也就了解了。

    红衣小女孩似乎看出了一些不同,对于猿妖的要求没有拒绝,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走向了猿妖,嘴里还道:“这个人比之前遇到的三人都要强大许多。”

    她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如同银铃一般。

    罡峰注视着庄珣,点点头道:“我不敢肯定,不过刚才的确很危险,他的剑,哪怕是我的肉身,也很难接下,这样一来的话,胜负就很难明了了。”

    他不清楚自己是否是庄珣的对手,然而正因为不清楚,所以他才叫红衣来帮手,他的心思就如同他的身躯一般,是极为厚重的,想的东西也很多,他不愿意做冒险,哪怕是简单的冒险。

    红衣小女孩耸了耸小肩膀,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与罡峰一同面对起了庄珣。

    不得不说,庄珣心中是有些意外的,自己这对手,显然聪明谨慎到了极点,也对,这样一个皇族天才,不可能是个脑残,无论是智慧上还是实力上,必然高出其他人一筹,而这个猿妖,在自己仅仅只是出了一剑之后就叫来了帮手,要知道,此前自己与他对战,互有伤势他都没有叫过帮手。

    不过,在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庄珣就打算以一敌三了,所以现在以一敌二也不算是什么坏情况,只不过,对于那个红衣小女孩,他总感觉有些不舒服,这小女孩,显然不可能跟表面一样看起来纯良。

    这时,红衣小女孩走到了另一边,庄珣的左侧,而那罡峰则是在庄珣的右侧,一左一右,将庄珣包夹了起来。

    紧接着,猿妖罡峰率先出手,躁动的力量砸向了庄珣,速度也快如闪电!

    虽是如此,但庄珣表现镇定,因为这个猿妖的手段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仗着肉身强大以及力量强大,一般修行者的确无法应付,但在一番较量之下,他已经清楚了许多。

    此时庄珣主要注意力还是在那个红衣小女孩身上,因为他还未曾见过这红衣小女孩出过一招。

    果不其然,下一刻,那红衣小女孩陡然一个大变样,身体依旧娇小,但整个人头却大变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蠕虫,真正的血盆大口,里面密密麻麻都是散发着青色汁液的锋利牙齿,径直朝着庄珣汹涌扑了过来!

    那些青色汁液蕴藏着巨大的毒性,乃至于令得空气都焦灼了起来。

    庄珣见状心中震惊,因为他发现,猿妖竟然都微微远离了那个红衣小女孩,显然,这小女孩也让他感到忌惮。

    庄珣很谨慎地选择了退避,只不过,双面夹击,他再退,也无法退得更远。

    没有多想,他手中瞬间凝聚数道空灵剑体,朝着两边射杀了过去!

    这是《大荒剑经》虚空万剑术,只不过目下庄珣尚未修炼到凝聚万剑的程度,但这一道道空灵剑体此前可是秒杀天王境的,威力还是很不错的。

    那猿妖罡峰见状,这一招庄珣此前从未使用过,不过此刻见其如此轻易使出来,觉得也不可能是威力有多大的,于是他直接便以肉身去接了。

    数道空灵剑体霎时从其身上刺了进去,而后瞬间爆炸,猿妖开始的时候只是感微微阵痛,等到发现过来的时候,剑体已然爆炸了,1哪怕是以他的肉身,竟然也被炸出了不轻的伤势。

    猿妖目光震撼地望着庄珣这家伙,随意飞出的几道莫名攻击就让自己受伤了,那么此前与自己的厮杀,则更有可能是没有认真的了,因为,就这样的几道攻击,若是连续不断涌来,就算是他,也肯定吃不消。

    这也是庄珣为何觉得自己能够有不少手段斩杀猿妖的原因,他的肉身的确强大,但还没到那种绝对的地步。

    只不过,这开始的攻击,庄珣注意力其实都放在了那个红衣小女孩身上,此刻那瘦小的身躯甩动着巨大的蠕虫头颅,疯狂地朝着庄珣扑了过来。

    几道空灵剑体也霎时刺入了那道血盆大口当中,然而,就在那一瞬间,那血盆大口的空间却诡异地扭曲了起来,随后,庄珣射出的那几道空灵剑体也消失不见。

    “这是?!”庄珣心下有些震撼,显然,刚才空间发生过转移,这血盆大口不是简单的血盆大口,这蠕虫也并非简单的蠕虫,这小女孩就更不是简单的小女孩了!

    能够让攻击消失,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术法了,这红衣小女孩是妖,看来也不是一般的妖了。

    看到同样一幕的猿妖罡峰却没有过多的惊讶,其实小女孩的本体他已经有所猜测了,但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而已,心下也暗道:“不出父亲所料,果然是来自那个地方的。”

    而到了现在,罡峰还知道的一点就是,这次古妖战场,他们妖族违规了,因为红衣小女孩的缘故。

    “不过,只要表现得不太明显,也很难发现出来,红衣已经是经过掩饰了,这只是她本体的幼小状态,魔族中人应该没有见过,即便见过,我们也可以认为是其他妖族,并非就一定会牵扯到那个地方去。”

    其实罡峰也知道这并非是他考虑的问题,然而若是被查出违规的话,这古妖战场就算是直接认输了,而所有的古妖精气,也将会变成魔族的,他不清楚,为何妖族要做这样的冒险,难不成,真如父亲所言,已经与那个地方达成协议了吗?

    罡峰突然觉得,此次古妖战场,远远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就算是孔鲤,他也觉得极为奇怪,突然崛起,觉醒了金翅大鹏的力量,以前是闻所未闻的,然后,他还听闻了一些关于外界的消息,会不会都有一些相连呢?

    那小女孩的攻击已至,庄珣气定神闲,没有慌张,只不过空灵剑体的突然消失的确让他心中微微一沉,他不怕对手强大,就担心对手会有一些出其不意的手段,这种才是最难应付的,一个不慎就容易堕入深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