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一品仙客 >

第1027章 柴房

    “那些商人们也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卸川候如今更加鼎盛,而卸川候倘若真有心皇位的话,也不会让这些商人借钱给我,我不过是拿个正名,然而这名也并非有多好,在王国大乱之前,我就已经不见了,他们大可以说我是冒充的,真正的陛下早在之前就已经死了,天下商人都在卸川候手中,话语权自然也就在他手中,黎民百姓都是很容易被洗脑的,你说他们会信谁?”

    天都将军凝重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除非那卸川候是一个忠心耿耿之辈,只是真要是这样的话,也不会大肆与保皇党作战了。”

    庄珣:“所以,事情的真相就是这样,其实我大可以用武力斩杀卸川候,甚至于斩杀所有帮助卸川候的人,乃至于抢夺所有商人们的财力宝物,只不过,我死也不会这样做,我凭什么杀掉他们呢?这是丧心病狂的无能作为,我也不是这个性格,而且,这些人原本都是我大乾子民,我就更不应该这么做了。所以,哪怕个人武力再高,天下大势也不会随之而改变,说到底,就是性格决定命运。”

    天都将军听到此,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属下没看得这么远。”

    庄珣却是笑着摆了摆手:“哪一朝的皇帝,他的属下都会说他是个明君,哪怕是再暴虐,也会说他是个明君,其实千百年之后,我庄珣在历史上就是个昏君而已,甚至于连昏君都不如,突然消失的亡国之主,只怕后世还会有一些故事写出来也不一定呢。”

    也的确如庄珣所言,在后世的说书当中,有一本叫做《妖乱大乾》的书中,作者以其天马行空的想法写出了当年大乾皇帝庄珣突然消失的故事,个中说这大乾天子庄珣本是妖族所生,最后在政治上迷离的故事;不过也有一些正面的,诸如《升仙宫下的思考》,这也是以大乾王国末代皇帝庄珣为原型创作的一本长篇历史传记小说,道尽了帝王家的辛酸,为不少人所喜爱。

    当然,庄珣心中其实也没有复国的想法了,不然以其如今的实力,想要做到还是很容易的,只不过,他之前只是以凡人之躯来思考这件事情,并非是以他如今的实力,因为倘若要以他如今的实力思考的话,这件事情就没有思考的余地了,以这一身修为来思考的话,就不仅仅是在大乾这一片区域,真正的仙侠,自然也是希望能够像仙侠曹绝官一般,纵横百域,不拘泥于一个域界,何况大乾还是东临域当中的一个小王国,孰轻孰重,庄珣自然分得清楚。

    出了酒楼后,却是从后门出的,天都将军这时道:“这座酒楼是横跨两个街道的,黑雕们的住处都在这一边,不过大家各自平常的时候都在训练修行,也可以告诉陛下,其实大多数黑雕清楚修炼之道,乃至于修仙之道后,一直以来都是非常认真修行的,有些人还想着以往要离开这里,前往更大的世界修行,属下也不会拦他们,不过有一个前提,就是要击败我,哈哈。”

    庄珣莞尔一笑:“击败你?那岂不是要很难了?”

    天都将军摇了摇头:“其实,在两个月前,黑雕当中有一个人突破到先天境了,他现在也已经离开了,一招就败我,这境界的差别可真大。”

    “哦?是谁?”庄珣有些讶异,须知,这先天境可不是谁都能够突破的,当年大乾拢共也才帝师南宫星剑一个先天境而已,眼下竟然又出了一个?

    天都将军道:“陛下应该不认识,因为他是头两年才加入进来我黑雕的,是一个天才少年,年仅十九便突破到了先天境,这种天资,即便是放置到整个东临域,那也是凤毛麟角的,而他突破到先天境不久之后,便来向我等告别了,说要去什么昆仑神山,属下也不清楚是哪个地方。”

    庄珣笑了笑,果不其然,一旦东临域有人族突破到先天境,昆仑神山便会来引荐,但假设是一些极差的先天境,他们也不会入眼,这少年年仅十九便突破到了先天境,昆仑神山自然也是拿来当宝的,自己当年突破到先天境时只有一虹,估摸着在昆仑神山眼中那算是极差的了,所以也不见有谁来邀请自己,不过哪怕是邀请了,庄珣也没有打算去,大先生二先生乃至于状元郎陆久尘都没去,这点骨气他庄珣还是有的。

    一想到二先生,庄珣目光也是微微一黯,时隔数年,没想到却是天人永隔了,此间事了之后,他第一时间便会前往先秦王国。

    不多时,天都便将庄珣领至一座小院处,便叫门口一个清秀女子,怀中抱着一个婴孩,然而当庄珣看到那婴儿之时,眉头却是一皱。

    他不动声色问向了天都:“天都,孩子身体一直都很好么?”

    这时天都已经将孩子从那女子怀中抱了过来,女子虽然疑惑庄珣是谁,不过眼见自己丈夫都如此恭敬,自然也就表现得更加恭敬了。

    还不待天都回答,那女子神情已然有些黯然了,似乎庄珣是问到了她心坎当中一样,只不过如今夫君在前,她也不便插话。

    天都这时道:“风寒有些日子了,奇怪的是,一直都不会好,属下也曾小心翼翼为其渡了一些真气,也仍不见好转,陛下看出什么了吗?”

    庄珣微微点头,不过却并未说话,而是将目光望向了小院四周,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一般,随后,他的目光定在了角落处的一个小房子,指向那道:“那个地方是做什么用的?”

    天都望向庄珣所指的地方,虽然疑惑,但还是道:“是一个柴房来的,不过很久没用的了,有什么问题吗?”

    庄珣没有多说,而是径直走向了那个柴房,天都这时也神情微微凝重,他知道自己陛下不会无缘无故这样,必然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于是便将孩子交给了自己妻子,随后也跟着庄珣来到了那间柴房处。

    打开柴房们后,便有一股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连带着一股刺鼻的灰尘,这个地方已经没有堆什么柴了,都是一些已然变得腐朽的木料。

    “这个地方很久没用过了吗?”庄珣问向后面的天都。

    天都点了点头:“应该是的,我与妻儿住在这里也不过一年而已,这也是因为有了妻儿,我才找了这么个地方。”

    庄珣目光巡视了这柴房一番,随后,目光集中了里面的那堵墙上,墙似乎是重新修葺过的,不过也有一段年月了,眼下也已经有些破旧了。

    他缓步走了过去,天都也跟了过来,这会儿,天都也道:“陛下,其实之前属下也觉得这柴房好似有些不妥,不过由于我们也没住这里,所以一直都没在意,如今孩子一直风寒不好,陛下认为是这柴房有问题导致的?”

    庄珣点了点头:“孩子并非是简单的风寒,他印堂有一股黑气,似是妖气,不过又不像,环视这小院一周,这个柴房让我有相同感觉。”

    天都将军自然是信了,不过庄珣所说的东西他都察觉不到,他知道这也是各自境界的问题,肯定是选择相信自己陛下的,便道:“陛下,要不然我差人拆了这个柴房如何?”

    庄珣却是一摆手:“先不要,如果真是这柴房有什么东西害得小孩如此,你就算是拆了柴房,只怕也作用不大,我先看看这堵墙。”

    庄珣身受敲了敲那堵墙,发现里头竟然是中空的,随后也便微微用力,刨开了一个孔,赫然便见墙内一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有东西!

    这一幕站在后面的天都将军自然也看到了,他连忙赶了过来:“陛下,墙里面有人!”

    庄珣仍然望着那个眼睛,不过他也看得出来,这已经是一个死人的眼睛,毫无血色,只不过却也有一股奇特的香味自墙内散发出来。

    天都将军这时道:“陛下,这是黄木胶的味道,属下曾经杀人也曾用过,涂之全身,可令尸体不腐朽,这墙里,有死人,而且还用这黄木胶涂过的死人。”

    庄珣望了望那只眼睛,随后抬头看了看这柴房四周,悠悠道:“只怕不止有死人那么简单。”

    仿佛是觉得这柴房当中有东西在窥视他们一般,这说的话似乎也是要别人听到。

    天都将军一时疑惑:“陛下还有什么看法?要不然,属下将这柴房拆了吧?”

    庄珣却是打住了,“暂时不用,这堵墙都先不要去动,你先去问问租出这地方的东家,这里之前是谁租的,几时开始不用的。”

    然而天都将军却是摇了摇头:“陛下,这个地方没有东家,真要说东家,其实就是陛下您了,因为这一片地方老早在先皇之时,便一直都属于皇室的,之前都没有人住过的,眼下这墙内突然有一个死人,想要找人问也不知道找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