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一品仙客 >

第1079章 祁澜教(二)

    其实庄珣还有一些疑惑,假如这祁澜教的教宗原是光阴冢的一个朝圣者,光阴冢会允许他在这里独立成就一个宗教么?兴许是隐藏起来的吧,这一片阴山公国区大多数都是凡人,有一些修为的人恐怕也懒得踏入这里,毕竟灵气贫乏,除却是一些掌握了资源的人。

    月轮国在数百个公国区里也是排名前列的了,而祁澜教的教址则确立在数个大公国中央,其中一个则是月轮国。

    庄珣与狐女花了些时间穿过了月轮国边境,来到了一处河川汇聚的地方,此地已然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都是一些前来朝拜的普通民众,河川之上宫殿林立,巍峨雄浑,雕龙画凤,只不过基本上都是用蓝色渲染,所以一入眼会给人一种迷离忧郁的感觉。

    “只是来看看,现在什么都别做,等之后再来看看。”庄珣内心当中其实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涌动的,只不过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不清楚,是因为当年那个朝圣者说认识自己吗?这里面的谜语,他恐怕自己这一生都很难解开。

    然而解不解得开,也是事在人为,所以面对任何一丝机会,庄珣也想深入探查一下,兴许某一个天,他会去仙魔域也不一定,那个活人从来都不到的地方。

    庄珣与狐女跟随者人群走过那些大殿,参拜的人虽然很多,但是秩序却是出奇的好,而且庄珣发现大声喧哗者根本没有,乃至于轻声私语的人都少之又少,能够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的人,应当都属于是极为虔诚的人了,就目前而言,庄珣也看不出这祁澜教有任何魔教的痕迹,提供给民众们的一些教义只不过是很洗脑的,却也并无什么伤害性。

    有时候,愚笨的人应该就这样过一生,要是操劳一些事,做出一些选择,虽然在人生上好似脱离了设定性,但也很容易给别人造成麻烦,只不过,世上谁人不愚笨?

    庄珣其实很想踏进中间的那个祁澜教大殿,很想与大殿里面的那个光阴冢的朝圣者来一次面对面的谈话,兴许自己可以从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一定。

    只不过,他还是打住了这样的想法,一方面他根本就不了解这个所谓的光阴冢朝圣者,二来不知为何,他内心深处也有一种无法言明的恐惧。

    “走吧。”庄珣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只不过狐女很心细,察觉到了自己主人似乎有一些情绪上的变化,只不过她对于庄珣的过往并不了解,自然也就想不了太多的事情了。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庄珣内心还是有些感谢狐女的,他没有想到,来一趟阴山公国区,来一趟月轮国,竟然也会勾动起过往来,而且极有可能这件事情对自己来说十分重要。

    月轮国在杨姓皇室在长达两千年的统治下,也曾有过数次政变,而在一百年前被称为“最安静的革命”里,一个本来不可能坐上皇位的皇子坐了上去,而其在之后也大力推动祁澜教在月轮国的发展,俨然是有变成国教的征兆。

    国内有些人也不是傻子,所谓的“最安静的革命”,里面不知流淌着多少鲜血与暴动,这位皇子本来没什么机会继承皇位的,却偏偏在那一场政变当中坐上了这个位置,许多人都猜想,这一次神权压过了皇权,恐怕以后月轮国也会彻底以另一种方式落入祁澜教的掌控当中了。

    其实对于这样的变化,狐女月笙早在这月轮国当皇妃的时候就已经有类似的征兆了,只不过她当时肉身被毁,以另一种形式生存着,而且她对于月轮国而言,也仅仅只是人生旅途当中短暂的一个停留而已,所以面对这样的征兆,她也是置身事外,不予插手,其实也插不上手,她本身是个妖族,祁澜教的一些高层定然也清楚,大家各取其利,谁也不干涉谁,倒是极有默契。

    “如今上位的皇帝,似乎都是一些凡人了,之前妾身还在这里当皇妃时,当时的皇帝还有一些修为,是一个普通的先天境,显然,祁澜教为了控制月轮国,在皇位更替方面做了极大的改变,不允许有修为的皇帝登基,毕竟,控制凡人比控制仙人要容易,很明显的傀儡了。”

    “只不过这些年下来,不知道祁澜教是否有对那个皇室墓室下过手,皇帝已然没有什么话语权了,如果祁澜教执意要进入那个墓室的话,妾身担心这些年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化也不一定。”

    庄珣:“墓室在哪?我们直接去墓室。”

    “墓室在皇家后园陵墓,每一代皇帝也都是葬在那里,其实那个陵墓看起来也没什么特殊的,就如同一般的君王陵墓,如果那个关于皇室的传说没有流露出去的话,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妾身当时也是侥幸得知下,自己心生好奇开始探查的,祁澜教掌控这片区域并非是为了寻觅什么宝物,一直以来都是大肆传扬教义,令得更多生人信教而已,恐怕对于这片公国区贫瘠之地也是没有其他想法的了。”

    两人潜装进入了皇城当中,穿过了一层层严密的护卫,庄珣也发现,这宫廷里面,几乎也都被祁澜教的教众控制了,皇室的势力在这里已经只是明面上的了,实际上微乎其微,皇权的落败几乎是可以确定下来了。

    “边界附近内最近又有一些异端分子活动了,据说还毁坏了两个奇迹现场。”

    “这些人也是杀之不绝,国教猜测是皇室在背后支撑,只不过皇室政令连宫廷都出不了了,这又是怎么一说,你说是不是这皇帝背后还养起了一些势力?”

    “不大可能,这个皇帝俨然就是一个傀儡皇帝了,那些异端分子,极有可能是溧阳公主的势力,溧阳公主躲了五年了,国教都未能找到她,而且她之前在月轮国就追随者众多,又是一个兼具修行天赋的奇女子,国教也有些头疼,只不过这溧阳公主隐藏得极为隐秘,国教数次抓捕都落了个空。”

    “奇迹现场也能被毁?这是怎么一回事?”

    ……

    沿途当中,潜伏的庄珣与狐女也听到了一些关于这月轮国内的消息。

    狐女月笙轻声笑道:“这些护卫想来也是被那国教的奇迹现场给蒙骗了,对于低端教众而言,这样的手段很好用,不过却骗不了一些高位者,想来那所谓的溧阳公主就是这当中的一个人了。”

    “越是精英越是稀少,这祁澜教在这方面对精英肯定就只有两条路,要么就为我所用,要么就死路一条。”庄珣淡淡开口。

    此时两人,已然潜入了月轮国的皇家墓陵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