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一品仙客 >

第68章 头颅

    庄珣只感觉头晕眼胀,整个人浑浑噩噩,看上去就如同大病之中还不要命灌了几坛酒,魂神颠倒,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耷拉困倦的眼球与那昏暗的灯火下,好像有很多东西飞来飞去,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般累,庄珣努力睁大眼睛,终于是看清了眼前这些飞来飞去的东西,那是一个个人,不对,是一张张女人皮,在昏黄看不清远方的环境下如同练就十年功的舞女般在空中摇弋生辉,只是那面无表情的人皮脸上传来阵阵的嬉笑之声令得庄珣陡然清醒了一些。

    诡异得很。

    只是眼下四肢无力得紧,头也是剧痛不已,庄珣光是处理自己身上的事就忙不过来,压根没心思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一张张生得当红花魁般的漂亮女人皮来来往往在庄珣身边徘徊,着实是一些玲珑剔透的娇美身子,光溜溜的,只是对于如今状态下的庄珣来说,这些跟白纸无异。

    庄珣缓缓抬起手摸向自己颈部,现在他所能想到的就是靠它,就目前为止,庄珣已然将它当作万灵药了,只是,换做以前好像自己危机时候那金色气息都会玄奇得很自动跑出来,不过这次却毫无动静,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自己摸索。

    让庄珣错愕的是,当自己手摸上那血色玉蟾时,只感觉手心之中多了一道柔和暖意,强自睁眼望去,昏暗灯火下,那道金色气息熠熠生辉,再看一眼血色玉蟾,原本在其体表的那一道气息已然消失不见了,整个玉蟾也失色不少,下一刻,金色气息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遁入了庄珣体内。

    片刻即过,犹如龙虎翻腾,这道如同万灵药一般的神物令得庄珣整个人陡然神思清明,天窍顿开清醒了过来,虽说这一清醒整个人还是觉得困顿疲乏,不过比起刚开始那种浑浑噩噩已经好得多了。

    庄珣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徘徊在昏暗中的那些身上不着片缕的美女人皮,一张张脸色苍白如雪,乍一看显得尤为恐怖,庄珣也只觉得背后发寒。

    “这是哪?”庄珣无征兆来了一句,脸色疑惑,“我不是在宫中与众臣讨论那守白之说么?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庄珣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梦,梦进去了,把外面的事都忘记了,也把外面的自己梦没了。

    望着那一张张诡异之极的美女人皮,不时嬉笑声传来,庄珣目光逐渐凝重了起来,他这会儿只清楚昨日从东蜀国回来,直接回宫中讨论一些事宜后,于今日在大殿前与众臣讨论那白马非马之说,突然感觉头昏脑涨,然而清醒后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这么个诡异的地方。

    “你在自己的梦中。”后面一道低沉苍老的声音传来,庄珣一惊,闻声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容颜清丽的少女此刻正搀扶着一个老太爷缓缓向自己走来。

    “你们是?”庄珣眉头微皱,当真诡异,这地方远处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却突然跑出两人来,怎能不让他谨慎吃惊?

    白发苍苍的老太爷与那名少女正是在胡同中的宋禅云与那瞎眼老太爷,其实宋禅云这会儿也吃惊地望着周围,老太爷只说要给自己一场造化,问自己要不要?自己也胆大,而且心中对这老太爷好奇之极,便随他了,却不知眼一睁就出现在了这,着实激发起了她心中的好奇。

    这么一看,这看似寻常之极的瞎眼老太爷当真不寻常。

    “我在自己梦中?”庄珣这才反应过来,八竿子打不着吧,不过还是下意识掐了下自己,嘶,疼得要死!怎么可能在自己梦中?!

    瞎眼老太爷没回答庄珣的问题,倒是极为古怪地绕着他转了两圈,浑浊老眼泛着眼白,喃喃道:“……奇怪了,你现在即便不是昏迷不醒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清醒过来,我看你除了困顿虚弱些,神智好像很清楚,对吧?”

    庄珣一惊,这老人家到底是谁?难不成,自己出现在这跟他有关?血色玉蟾一定不能暴露,这是毫无疑问的!

    庄珣佯装不知,好奇道:“什么我应该清醒不清醒,我就是觉得有些头晕而已,这会儿已经好很多了,老人家,难道我现在应该昏迷才算正常吗?”

    老太爷微微点头,道:“老朽也不知道为什么,看来确实是与寻常人不一般,做过这种梦的人,开始时不是昏迷就是挣扎在痛苦当中,最后大凡都把自己睡没了,少数是睡死过去了,有那么一些个人罕见醒过来也是终身瘫痪在床,因为都已经把一生的精气神给消耗了。”

    庄珣目光微冷,又是做梦?这老太爷不会脑子有问题吧?我这会儿怎么可能是在做梦?若是如此,我掐自己这么疼又是为何?原本以为终于有人可以为自己解答下困惑,没想却是这般。

    想到这,庄珣这才注意到搀扶着老太爷的少女,这清丽少女一路以来都没有说话,只是搀扶着老太爷,不过这是个真人,不像那些天空漂浮着的美女人皮一般,面无表情苍白如雪。

    “姑娘,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庄珣这会儿也没指望老太爷,直接问向宋禅云。

    至今为止,虽然宋禅云是自己的未婚妻,然而庄珣是还从未见过的。

    宋禅云一愣,望了一眼老太爷,她也是被人带进来的,哪清楚这里是哪?不过看着周围那一张张漂浮的诡异人皮,宋禅云倒是有些后悔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老爷爷带我进来的。”

    庄珣一滞,目光再度转向老太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瞎眼老太爷摆了摆手,似乎也知道庄珣目前有很多疑惑,但现在可不是解释的时候,沉声道:“我只能告诉你很危险,那道“魔怔”现在还没回来,若是让它回来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小女娃,带你进来我承认是我自私自利了,让你置身危险,但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弃,这癫魔的天衰境!”

    不在乎庄珣与宋禅云的吃惊,瞎眼老太爷接着道:“这魔怔除了喜欢男女欢好之事外,还喜欢偷盗,不过它只能从梦中偷盗,因为它并不存在与我们的世界当中,我们姑且将它当作是存在在我们梦中的世界,反正那个地方千奇百怪,什么光怪陆离的事都有。我等了四百多年,才等到三个巧合之极进入它这方世界的人,眼下我借你机缘进入,放心,这一大梦不会千秋,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是个梦魇,但如今有我在,这梦魇就不是梦魇了,反而是美梦了,不过,一切都要按我说的去做。”

    一口气,老太爷将想说的都说了,庄珣与宋禅云目光对视,难以置信,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太爷似乎也清楚两人肯定会吃惊,静待了片刻后方道:“我要你们去一个地方帮我取一样东西,那样东西是那魔怔当年拼了性命不知从哪借的逆天胆子从一个大能梦中偷盗回来的,虽然那个大能已经死了千万栽,但是留下的尸体不朽,这尸体一样可以做梦,后来被那魔怔寻了道,中间虽说惊心动魄,但它最后成功了。”

    庄珣与宋禅云久久不语,末了,庄珣呐呐道:“敢问老人家,您要寻的是什么?”

    不知何时,庄珣对这个看似胡说八道的老头用上了敬语。

    “仙法,《斩神剑》。”老太爷语气陡然凝重,一双泛着眼白的浑浊老眼此刻也刹那间亮了起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