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11章 能奈我何

    第608章能奈我何

    欧阳晨的紫翅圣王刀上,火焰雄浑。随用用力一挥,火焰滚荡;他对准那位长老就是猛烈的一击,太上长老心头大惊一顿,必然是没想到欧阳晨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明明已经让他的身体受到了重创,他又为何还能如此攻击?

    也在心头错愕之间,欧阳晨挥着手中的紫翅圣王刀,一刀攻势滚滚而去;翻起那一层层的紫色炫光,带动气空气之中的波层涟漪而起。

    “砰”的一声。

    只见那位长老应声倒地,他趴在地面口中血流不止的眯眼看向欧阳晨抬起手:“妖孽……”却不想话还未说完,那位长老便直接晕死了过去。

    此刻,坐在另外一侧的长老突然加强了眼前的困兽笼的光束之力,使得欧阳晨猛然单膝跪地;即使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身体上被造成的真实伤害还是存在的,此刻欧阳晨的身体到底还能支撑多久这点没人知道。

    最让人心惊的话,欧阳晨体内的尸气完全没有任何停止的意思;还在源源不断的流淌着,身体上的重创,加上还在不断的释放体内的尸气欧阳晨难道是觉得自己死的不够快吗?

    白长峰心颤的看着欧阳晨,一鼓作气势如虎将体内的尸气全部运在了掌心之中,猛然睁眼是一道光束闪现而出,他怒吼大喝:“爆——!”

    一瞬间,光束冲击向那结界表层,而发出破碎的声音;空气的表层之上银光闪闪,星星点点,十分的漂亮;白长峰心头一喜,结界就这样被他打碎了。

    侧过头看去,他走到之前关注的那位护法眼前拿起他手中的红色长剑,漠然:“果真是一把好剑。”

    只见此剑身红,剑柄为黑,着实漂亮。

    不顾其他,白长峰提剑而入指着秦家太上长老就是一声怒喝:“给我住手!”

    秦家太上长老锁眉转过头,只见白长峰拿着红色长剑正指着他,他是什么人?虽然看到他一直跟随在欧阳晨的身后,但是不是被困在了结界之外吗?

    想着,秦家太上长老看去,恍然,这结界居然被他打碎了。

    此人不俗。

    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打开的结界,想着,秦家太上长老心头一顿;必然不得让他干扰了自己的事情,如若让欧阳晨从困兽笼内出来的话,在场的人难逃一劫啊!

    想着,秦家太上长老转动着手中的短刀,冷笑:“要送死也无需这么着急。”

    说着,提刀就上。

    白长峰是没想到这太上长老居然二话还未多说就直接袭击了上来,想着,他一个翻身站在了半空之地之上;白长峰自然紧随其后。

    白长峰其实没什么信心自己一定能打得过这位太上长老,这么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拖住时间,让欧阳晨有一个空档可以缓一口气。

    想着,白长峰眯眼看向下面困兽笼内的欧阳晨,他半跪在地,仰头看着白长峰淡淡一笑;并且竖起了大拇指。

    白长峰笑了笑,回应欧阳晨。

    太上长老看着白长峰:“你是何人?”

    这自报家门是必然的,但是白长峰也不稀这自报家门;漠然冷眼看着太上长老:“废话不要多说,来!”

    说着他还对着太上长老勾了勾手指,那是一个挑衅,这太上长老又怎么能忍?

    提刀直击白长峰而去。

    欧阳晨用力的起身,他感觉此刻自己的身体就好似千万斤之重一般,难以站起;支撑着自己的身体,欧阳晨泯灭一笑的看着剩下七位长老:“说,你们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

    之前说话的长老,瞪眼看向欧阳晨,声音之中满是仇恨。

    “欧阳晨,此乃是修真之地,又岂是你一小小僵尸可以踏足的地方?僵尸就是僵尸,这天下必然不能容忍你的存在,今日你必然要死在这里。”

    欧阳晨甩着手中的紫翅圣王刀,含笑三分,歪着脑袋看向那位长老:“天下不能容忍我僵尸一族的存在?你算什么东西,和老子这样说话?啊?你他吗说不能存在就不能存在了?天下是你的?”

    那是一个气恼和怒火,直击欧阳晨最后仅存一点点的理智。

    对,他欧阳晨差点就走火入魔,但是还没完全走到那一步;他一直在保持着最后一点点的理智,在保持着最后一点点的任性,因为他不知道;如若自己真的走火入魔了到底会如何。

    抬起手,欧阳晨一声沉沉道:“那我也就顺了你的话去,既然你说这天下没任何的地方容忍我僵尸一族的存在。那老子今天就把你们全部杀了,腾出一个地,让老子这僵尸一族有个好的地方落脚!这修真界,老子要了!”

    一声怒吼,伴随着那位长老的一声大喝:“众位长老,祝我一臂之力!”

    只见那困兽笼瞬间加固,而空气震荡发出‘嗡’的声音,欧阳晨一声怒吼:“老子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那是一声怒喝,伴随着一股巨大的势力,尸气翻滚而出;顺着欧阳晨手中的紫翅圣王刀挥洒而出,尸气之力撞击困兽笼的光束发出剧烈刺眼的光芒,空气之中发出‘次次次’的刺耳声。

    “轰——!”的一声巨响。

    烟雾冲击而起,欧阳晨也被着巨大的力量波起连连后退数步,只因此刻的欧阳晨已然重伤;虽然已经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感,但是身体上的伤是真实存在的。

    只见那位长老面色猛然一顿,脸色发紫,血隐隐顺着唇瓣滑向了下颚。

    欧阳晨却并没什么过大的问题,看着那位长老欧阳晨狂笑:“哈哈哈哈……你能奈我何?能奈我何?我倒是要看看你是否能撑得住老子的第二击,你可以仔细的看一看。除了你,其他几位老不死的东西好像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劝你们倒是不如自己瓦解这困兽笼,免得到时候伤了你们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自古邪不两立,他们又怎么可能听从欧阳晨的话呢?

    那位长老斜眼看着欧阳晨,咧嘴血却犹如瀑布一般破口而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