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27章 对错难分

    第624章对错难分

    欧阳晨死死的压制着心底的那股子冲动,斜眼看向赫哒声音沙哑的询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赫哒摆摆手。

    “我也没怎么想,怎么样?要不要来一局,看看到底是谁赢谁输?”

    说着赫哒从口袋里拿出钱在欧阳晨的眼前摇了摇,欧阳晨漠然冷眼的看着赫哒,两人死死的对视,却没有任何的一句话。

    气氛瞬间的陷入了僵硬之中,白长峰深深的叹息上前:“我看你们两个人还是不要争执了,欧阳晨别忘记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我们只是询问打探消息的,别人的家事还是不要管那么多了。

    每个人走的路都不一样,你努力改变一个人,却没办法改变这个世界。即使今天你能让赫哒明白所谓对错,也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多少个这样的赫哒,你需要的是理解,而不是改变。再者,所谓的对错又到底是什么呢?”

    是啊!

    所谓的对错又是什么呢?

    人类伤害僵尸是应该的吗?

    僵尸伤害了人类就是错误的吗?

    如果欧阳晨劝阻赫哒的话不就等于在表达这样的想法吗?

    所以最终欧阳晨还是什么都无法说出口,即使心底有什么想法,他也没办法去阻止和表达;每个人走过的路都不一样,因为看到的景色不同、遭遇的不同,所以每个人的思维都不同。

    如若相同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争执,也更不可能有怨恨之说了。

    欧阳晨听了白长峰的最终深深的叹息,从赫哒身上收回自己的目光,耸肩:“也是,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不反对,但是也不认可,还有,其实不管这人类是犯了多大的错;就算你想做正义者去制裁他,也不过是一死。

    与其在这里折磨他,让自己成了人类眼中的罪人,倒不如一刀杀了他来的痛快些。最后,我不喜欢拿别人的生命去赌博,我身上也没带钱。”

    欧阳晨说着转身就离开了这会所,白长峰看着赫哒点了点头,便快速的跟上了欧阳晨的脚步。

    除了门的欧阳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底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就好像有人用泥巴把自己的心口死死的塞住了一样;根本无法去描述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白长峰快速的跟上欧阳晨的脚步,看着他面色凝重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忧:“你还好吗?”

    欧阳晨笑了笑。

    “似乎不是很好,你呢?”

    白长峰诧异目光一顿,他恍然想到了欧阳晨为了会这样的原因,可能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起码有一部分肯定是因为如此。

    白长峰之前就是人类,变成僵尸才不久,却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说心底不觉得难受是不可能的,欧阳晨自然也是察觉到了白长峰面色上的细微变化;想着,欧阳晨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递给白长峰一根,白长峰摆摆手;欧阳晨笑了笑,自行点起深深的吸了一口。

    “想不到你会抽烟。”

    白长峰有些小小的吃惊,他看着欧阳晨跟上他的脚步走出了地下室,站在地面;仰头看着月光,欧阳晨口吐烟雾,看上去十分的帅气,他声音沙哑三分淡淡道:“很多事情真的是迫不得已的做出迫不得已的选择,如果可以,谁都不想做出那些迫不得已的事情和选择。白长峰,我在这里和你说一声抱歉。

    嘴上说着僵尸的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但是却让你看到了真正所谓的糟糕,说实话,我心底也不好受,毕竟我曾经也是人类。”

    白长峰心头一顿,看了一眼欧阳晨,最终淡淡一笑。

    “但是,不论是人,还是僵尸,又或者是畜生都会有迫不得已的时候。那些迫不得已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就是为了保护别人,不是吗?

    所以那些所有的迫不得已都值得去原谅和理解,我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再说了,如果说放弃了莹儿让她去死的话,我肯定不会好受,倒是你让我变成僵尸才是一个两全的办法。”

    欧阳晨看着白长峰笑了笑,丢下手中的里烟踩灭。

    “倒是你这样的理解让我觉得有些愧疚了。”

    白长峰摆摆手:“别这么说。”

    私下室内,赫哒看着手中的钱,死死的捏着;欧阳晨之前对他说的话一句句都在他的耳边回荡着,他沉声:“什么对错,我这样做根本没错,一点错都没有。人类本来就是肮脏的存在,人类根本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之上。我没错,我没错,一点错都没有。”

    对错难分,纠结和争执到最后,真的能分辨出一个对错吗?

    谁也不知道,或许待到哪天面对死亡的时候就可以分出对错了,或许等到哪天看破一切的时候就明白对错了。

    不论是人,还是僵尸,都在这红尘之中难分对错的辗转反侧着。

    但是,真正所谓的对错不都是被那欲望给支配的吗?

    因为有欲望才是人,因为有欲望才是僵尸;但是伴随着渴求的欲望,两者之间就不可避免的会产生矛盾;会产生无法解释、无法破解的怨恨。

    论这天下之间,有多少的对对错错,难分难舍?

    欧阳晨苦笑三分,抬起手一挥,紫光闪耀波动,炫起一层层的紫色光圈,一层掀起一层的连续波动着;迎合着这洁白皎洁的月光是那么的美丽。

    白长峰看着欧阳晨,他知道欧阳晨的心底绝对不是那么好受的,他的坚持、他的想法、他的努力了解的人又有多少呢?

    想到这里,白长峰淡淡一笑,跟随着欧阳晨的手抬起手一挥,橙色的光芒和紫色的光芒交缠舞蹈;欧阳晨仰头看着缤纷多色的月光淡淡一笑:“这景色,不知道以后是否还能看到,希望那时候心底是平静放空的。而不是这些复杂的情绪。”

    白长峰漠然:“如若把这情、把这欲全部放下的话,一切都会消失。眼前的景色必然要比现在的看到还要美丽。”

    欧阳晨点了点头,或许是如此,但是说到放下又谈何容易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