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28章 心魔

    第625章心魔

    任何信念的对与错都是在一念之间,然而谁又能放弃一切让后做那个看风景的人而不顾一切的当个过客呢?

    欧阳晨想不到谁能做到,哪怕是出家人,也不能保证的说没有丝毫感情;人,是被情感和欲望支配着的动物,因为这些情感和欲望才能让人有继续活下去的动力,就好像汽车的汽油一样,若是没有了这欲望和情感,人就动不起来了。

    赫哒的想法和态度虽然让欧阳晨不看好,但是欧阳晨不会阻止更不会去劝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每个人的欲望和信念都是不同的;要改变一个人的欲望和信念,要看对方是否深根芥蒂了,若一个人对一件事的执念坚持了很久很久,别说改变,或许一句劝说的话在对方的眼中就是敌对。

    欧阳晨深深的叹息,摸出口袋里的烟再次的点起了一根,看着紫色的光线迎合着那白色皎洁的月光,淡淡一笑:“这人,终究还是无法逃脱……”

    白长峰看着欧阳晨的侧脸,不解。

    “无法逃脱什么?”

    欧阳晨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处:“心魔,每个人都有心魔,那些心魔就是人的欲望和信念又或者是很深很深的情感。当一个人努力想要维持的一个状态被打乱或者打破的话,这个人就会产生心魔,赫哒现在应该就是这样的状态。

    他逃不出去,也不愿意逃出去;其实也不说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心魔是他自己产生的;想要解脱也只能依靠他自己以后慢慢的感悟了。

    我就算再有想法,或许一句话在他的眼中就是打击和反驳,所以或许像你说的也是没错的;多的需要去理解,既然我不能改变,那我就去努力的理解好了。”

    听完欧阳晨的这一些话,白长峰忍不住的一笑。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欧阳晨居然会说出这么感性的话,一直以为他欧阳晨是一个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不论是表情又或者是态度,欧阳晨都表现的太过完美了。

    但是有时候过度的完美,也是一种严重的缺陷。

    因为,在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着真正完美的人,欧阳晨的话让白长峰陷入了深思,他忍不住的好奇看向欧阳晨。

    只见此刻欧阳晨的眼底深邃不见底,紫色的眼眸看上去十分的漂亮,就好像紫色的深海一样;一旦跌进去就没那么容易出来了,晃过神来,白长峰对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忍不住的自嘲的一笑:“那,你的心魔是什么?”

    欧阳晨侧过头看着白长峰勾唇露出一抹帅气的笑容,随之他坐在地面,白长峰跟随坐下;欧阳晨仰头看着月亮:“今天晚上的月亮还真亮,但是再亮这月亮都无法和太阳相对比。太阳,月亮永远不的相见,你觉得是月亮追随着太阳,还是太阳追随着月亮?”

    漠然,心头一顿。

    白长峰完全不明白欧阳晨的意思,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却说出了这样的话;虽然不明白欧阳晨到底是想表达什么,但是白长峰还是按着欧阳晨的话去考虑了这么个问题。

    最终,白长峰笑着摇头:“我还真的猜测不出来。”

    欧阳晨抬起手抽了一口烟,烟雾弥漫之间将他的双眼遮挡的忽隐忽现,他的眼底变成的更加的深邃让人难以琢磨和理解。

    “我觉得,是月亮在追随着太阳,月亮努力的发出光芒想和太阳一样照亮整个天空,明明做不到但是还在努力着;太阳一定知道,但是太**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所以太阳会把自己隐藏起来,让人们看到月亮的美丽和努力。”

    白长峰点了点头,挑眉:“挺美的一个故事,那么你想告诉我什么?”

    欧阳晨点了点烟,烟灰随着侵袭而来的清风消失殆尽在空气之中,他漠然笑了笑:“我的心魔就是你,就是我身后的所有人,是白莹、是芳茹、是跟着我的每一个人。”

    欧阳晨的回答让白长峰的心头一跳,他自然是没有想到欧阳晨居然会说出如此大气的话;他以为欧阳晨会说一个女人,又或者某一件事,但是他说的确实自己身后全部的人。

    这个男人到底是把自己的负担加大了多少?

    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其实不管是跟着欧阳晨的人,女人,左膀右臂;一旦甘心跟随就必然愿意为了欧阳晨去死,但是欧阳晨却心系他们说他们是自己的心魔。

    在过去,白长峰不是没有遇见过僵尸,但是真正像欧阳晨这样的僵尸他却从未见过;这个男人是独一无二的,或许自己变成僵尸跟随了他,没错。

    欧阳晨侧过头看着沉默的白长峰忍不住的一笑:“是不是特别的肉麻?”

    白长峰晃过神,摇摇头。

    “不会,倒是觉得有些感动,先不提你我之间是大男人;只是觉得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以为你会说一个女人又或者某个未能完成的愿望什么的,但是你却说了这样的话。

    倒是让我倍生了安全感,莹儿随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欧阳晨忍不住的低头一笑,肩头不断的在颤抖。

    “我也没有想到你白长峰也会说出这个感性的话,倒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们两个人也都感性感伤了一把啊!”

    白长峰迎合着欧阳晨的笑容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哈哈……是啊!论这人生漫漫,旅途未知,赢了又或者输了,最终还不是败给了自己吗?欧阳晨,你说的话是经典啊!”

    欧阳晨摆手。

    “倒不是这么说,我只是在说实话罢了。畜生还知道感伤和喜悦,又更何况是人呢?每个人的圈子不同,其实你的话也有一定的道理,不能过度的参与,那就理解好了。我希望赫哒这孩子以后能慢慢自己的行为是对是错。”

    却不想一句话刚说完,赫哒的怒喝声突然传来:“什么对错,你知道什么?欧阳晨,你才认识我多久?你要对我下这样的定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