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654章 尸王出现

    第651章尸王出现

    地面震荡,产生的裂痕使得很多的僵尸都掉落其中而丧命,傻比的疯狂根本不是他们能阻止的;也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傻比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了,转过头看去;只见一个男人站在半空之地,一身黑色的气息萦绕在他的身躯之上。

    也在看到的瞬间,傻比的瞳孔瞬间的收缩了几分,吸了吸鼻子;傻比咧嘴:“好强大的尸气,味道好棒。”

    对于傻比来说,虽然不挑食,但是遇到好的食物还是很来兴致的;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上古凶兽,肯定对越是强大的食物越是来兴趣;这边傻比倒是没有再继续的反抗,而是仰起头看向那个男人,只见那男人长着一张和欧阳晨有着几分相似的面容。

    不是说长得像,而是某种气息上的感觉有一点点的相似,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这个男人有很强大的野心,那眼底的傲世野兽一般的狂傲十分的明显,和欧阳晨不同的狂傲;但是傻比对这些不来兴趣,来兴趣的是如果吃了这个家伙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傻比想着,眼底充满了渴求的欲望,只见拴在傻比脖子上的黑色尸气绳索很长,另外的一头则在男人的手中,那相似的气息并没有让傻比觉得多么的舒服,反而让傻比觉得十分的不爽;只见傻比那巨大的爪子狠狠的拍打在地面。

    随即一声滔天的怒号,只见地面的僵尸们就和蚂蚁一样乱了套,全部都疯狂的尖叫逃跑;但是又岂能跑的掉?

    只见傻比张开血盆大口,猛然一吸,这僵尸们都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而进入了傻比的嘴巴里;恐怖的是傻比连嚼都没嚼的就直接个吞咽了下去。

    这时,银发护法和修真者的三位护法纷纷翻身站在半空之地,一齐半跪而下,抱拳:“主子。”

    男人猛然拉紧手中的尸气形成的黑色绳锁,嘴角似笑非笑道:“这么一只畜生你们都控制不了,养你们有何用?”

    银发大护法低着头,眉头猛然一锁,死死的咬牙;必然是心底不甘,他一直不服在这男人的脚下,现在又如此,心底的不满又一次扩大。

    他沉声低头道:“主子,这畜生乃是上古凶兽,根本无法控制。虽然我们人数众多,但是无法和这畜生相互对抗,还希望主子出手。”

    男人挥了挥手,面色之上露出了慵懒的不耐烦。

    这不耐烦也是有原因的,原本应该在床上滚床单的他因为这样的事情被叫来,自然不满;但是眼下的事情又不能不问,随即男人便道:“罢了,我且去会会他,你们开启金盾之术便是。”

    这修真者的大护法是一位年纪较大的老者,他起身点头。

    “我带领他们去开启金盾之术。”

    随后他们便分开行动,转眼看向欧阳晨,此刻的欧阳晨正躺在傻比的背上深睡恢复之中;只见欧阳晨的身躯之外居然被一层红色的光晕包裹着,不对,欧阳晨的尸气应该是紫色才对;为何会出现红色?

    这点不得而知。

    古都之城内,白莹面色凝重且十分担忧的坐在那里,方茹的情况也没有好到什么地方去;正堂之上,白长峰看着两个孩子吃的欢快,露出淡淡笑容:“你们两个人就不要在这里愁眉苦脸了,无需如此担心,这上古神兽已去。我想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

    白莹咬着唇瓣,眼底充满了水汪汪的通明色彩,只怕要是再说一些不好的事情;她这眼泪就落下来了:“师傅,你确定欧阳晨真的没事吗?”

    白长峰起身:“事必然是有事,但是上古凶兽去了,就必然没事。我也不能在此停留太久,需要快些前去援助才可。”

    方茹猛然起身看着白长峰锁眉道:“我同你一起。”

    方茹的话出口,白莹连忙起身。

    “不成,我也要一起。我心底怎么样都还是放不下,如果欧阳晨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

    两个女人得知情况之后对欧阳晨的担心是急剧上升,白长峰也料到了她们会如此,原本是不想把情况告诉她们的;但是她们见白长峰居然是一个人回来的,自然会逼问到底,无奈白长峰还是坦白交代了一切。

    方茹捏拳道:“白掌门,你刚刚已经言说这鬼城非同寻常,就算是欧阳晨未必都能安全出入,又怎么能让我们安心?”

    白长峰叹息,走到白莹的眼前抬起手拍了拍白莹的肩头,看向方茹道:“你们是女人,这男人的战场如若让女人跟去了,只会麻烦。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床铺柔软一点,把这热水澡准备好等待欧阳晨回来便是。我一人前去便可,如若我真的带着你们去了,只怕到时候欧阳晨会责怪我,再者,就算你们跟着我去了,又能如何?你们能做到自保吗?到时候也只会添乱罢了。”

    一席话让白莹和方茹都陷入了沉思之中,白长峰无声无息的离开。

    鬼城外围的结界处,傻比没有继续的反抗,地面的僵尸可以说死的死,伤的伤,被吃的被吃。

    总之是掺不忍睹,最让人寒心的是,傻比根本没有发挥什么实力就让他们伤亡如此惨重;如若把这傻比惹毛了,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后果。

    银发大护法斜眼看着半空之地,心底不免还是有几分担忧的,这鬼城是他们缩在的地盘;如果被这么打破的话,只怕他们也是无路可逃的要死在这里了,现在也不是服气与不服气的问题,需要一致对外才行。

    眯眼看向傻比,此刻的傻比没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动作,而是站在地面仰头看着半空之地的那个男人;眼底慢慢升起的杀意一层层的在加重,傻比不满自己像被狗一样的拴着,更不满这个男人的傲世和欧阳晨这么相似。

    总觉得让人十分的不爽,也在这瞬间,傻比猛然的飞跃而起就冲向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