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紫阳帝尊 >

第2370章 不好意思再看

    陈小钥依然在沉睡,她这一次伤得很重,尽管林毅亲自出手为她治愈了伤势,她身上的伤势已经无碍,此刻一直制约着她,令她迟迟无法醒来的是识海中的伤。

    此刻的陈小钥,神识依然沉浸在先前的那场战斗中。

    林毅本可以出手,将她从梦魇中救出,但林毅迟迟没有出手。

    这场梦魇虽然对小玥而言,虽然是一场灾难,但又何尝不是一场考验?

    如果,她凭借自己的力量,冲出梦魇枷锁,届时她的神识之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当然,为了以防不测,林毅早在为小玥疗伤之时,便分离出一缕神识,进入她识海,严密关注那片梦魇的动向。

    修炼者就是这么可怕,当达到一定修为,连他人做什么梦都一清二楚。

    时间在慢慢流逝。

    足足过去一个时辰,小玥才缓缓醒来。

    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透,她全身蜷缩,簌簌发抖,宛如一只落入寒湖中的可怜小猫咪。

    “姐,你终于醒了。”

    小刀眼圈一红,举步便欲冲过去。

    “等等。”

    林毅伸手将她拦住。

    “不要碰她,让她自己站起来。”林毅道。

    四座所有侍卫,全部退下。

    那名疲惫不堪的女衣官在一旁,距离很远的距离,好奇的望着这一幕。

    刚刚苏醒的陈小钥,意识还有些模糊,眼神有些迷离,可当听到林毅的声音,她突然打了个寒颤,两眼开始聚焦。

    终于,她的视线变得清楚,她的目光落在林毅那张俊逸绝伦的面庞上。

    她躺在担架上,林毅站在担架旁,因为视野角度的关系,她望向林毅的目光是仰视的,这令她很不甘。

    虽然她很敬畏林毅那一身通天地泣鬼神的修为,但是,她并不喜林毅居高临下俯视她。

    她咬紧牙关,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极其艰难的爬起来,极其艰难的坐起来,单只完成这两个动作,便已经耗光她全身力气,她两眼有些发黑,意识又险些陷入模糊。

    “陈小钥,站起来,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个顶天立地的女人!”

    林毅的声音,犹如炸雷一般,在她耳畔炸响。

    她浑身一哆嗦,湿透的衣衫紧紧包裹的玲珑有致的身躯,微微一颤,胸前原本平坦的衣襟突然膨胀其一个惊人的弧度。

    她深深吸了口气,竟压爆了束缚在胸前的细软兽皮,那傲然的上围连林毅都眼睛瞪的溜圆。

    四周那些不小心见到这一幕的侍卫,无不目瞪口呆,心头狂跳,没想到左护法这么有料,以前看她一直都是平胸,还以为她是平胸公主,没想到她居然是个波霸。

    女衣官在一旁同样惊得膛目结舌,她两眼羡慕的望着陈小钥的胸脯,竟有种自行惭愧之感。

    陈小钥深吸一口气,慢慢站起身,尽管身体来回摇晃,好似一个不倒翁,但她却眼神坚定的望着林毅,苍白美艳的嘴角浮现起一丝不屑的笑意。

    “就算你是雪毅门门主,你也没有权力质疑,我陈小钥究竟是不是顶天立地的女人。”

    因为很久没说话的缘故,她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她的声音却无比清晰的落入林毅耳中。

    林毅点了点头,笑道:“事实证明,你是。”

    陈小钥有气无力的笑了笑,两眼一翻,身体如面条一般软软倾倒。

    “姐姐!”

    陈小刀大急,急忙冲过去。

    四周侍卫赶紧上前。

    女衣官从地上跳起来,也向这边冲来。

    “放心,她没事。”

    林毅一伸手,环住小玥的腰肢,一缕精纯的元气徐徐渡入她体内。

    很快,少女醒了过来。

    当看到自己被林毅抱着时,她娇躯猛然一颤,身体骤然紧缩,好似一只时刻准备逃离小鸟儿。

    “你姐姐只是元气枯竭,体力不支而已,休息一晚上就没事了。”

    林毅对陈小刀安慰道。

    而后,他轻轻放下陈小钥,并递给她一颗丹药。

    “这颗丹药可帮助你恢复体内元气,夯实以前的修炼境界,经过此次劫难之后,你历经生死考验,又以自己的力量挣脱梦魇枷锁,你将破茧重生,修为更上一层楼,好好修炼,好好珍惜。”林毅对陈小钥说道。

    陈小钥怔住了,不知道该不该接林毅递来的丹药。

    小刀忽然伸手,从林毅手中拿过丹药,满心欢喜的对小玥说道:“姐姐,你终于醒了,你是不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林大哥及时赶来,杀死两位黑暗准帝,率领我们天狼星联军,歼灭黑暗种族近千万大军。还有,你的命也是林大哥救的,姐,你为了给我挡那一枪,被长枪洞穿了胸脯,重伤昏迷,奄奄一息,眼看就要不行了,是林大哥亲自出手,取下那条该死的长矛,为你疗伤,治愈你身上的伤势。姐,我们应该感谢林大哥的,如若不然,你死了,我就没姐姐,说不定我一个想不开,也会随你而去……”

    小刀话未说完,突然被小玥掩住了嘴巴。

    “傻丫头,不许胡说!”

    她狠狠瞪了小妹一眼。

    小刀嘻嘻一笑,翻了个白眼。

    陈小钥其实一直很奇怪,她明明记得自己昏死过去之前,为了救小妹,替小妹当了一枪,结果怎么醒来后,出现在了这里,林毅竟然还在身边。

    “我的伤……”

    她抬手摸向胸前。

    四周所有侍卫全都望向他处。

    就连林毅都不好意思再看,转身向外走去。

    “怎么回事?我胸前的伤口怎么不见了?一点儿伤疤都没留下,光滑如此。”

    小玥摸了一把胸口,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回肚子里。

    “对了,刚才小妹说是林毅治愈了我胸口上的枪伤……”

    陈小钥抬头,恰好看到林毅远去的背影,这在她眼中立刻变成了心虚的表现。

    “小妹,我来问你,林毅为我治伤时,都有谁在旁边?”

    小刀纳闷想了想,顺口说道:“大家都在旁边守着呀,怎么了?姐,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什么?都守在旁边?!”

    陈小钥嘴角猛然一抽,望着林毅背影的双眸中几乎能喷出火来。

    “姐,你没事吧?我怎么感觉你身体在颤抖?是不是旧伤复发了?”

    小刀搀着自己的姐姐,感觉有些奇怪,姐姐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反常?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