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紫阳帝尊 >

第2482章 假意惺惺,心怀叵测

    至于该如何赶走那位林丹师,龙阳宗宗主心中早就有了计划。

    他偷偷命人调查了林毅的所有背景,结果一片空白,他就好像突然出现在玄界一般。

    他甚至派人,进入大山,去到平安的家乡,那个位于深山之中的小村子。

    经过多方打探,走访了好几户老人家。

    探子汇报上来的消息,令他震惊了。

    平安信仰如神的那位林大哥,居然是他从外面捡回来的。

    那家伙浑身是伤,在那个残老村修养了五年多,才恢复过来。

    很多人老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却不想,他竟然会说话。

    而且,他一开口说话,就把平安忽悠出了村子,足迹遍布鸡尾巴镇,黄金城。

    最终来到了他的龙阳宗。

    “如此说来,我真应该好好歇歇这位林丹师,是他为我龙阳宗送来一位百年一遇的修炼天才。”

    龙阳宗宗主心中暗道:“我该怎么谢谢他呢?后山多飞瀑和深潭,若是就此他把沉入深潭,或许能做到无人知晓,但是,一定会给平安心里留下芥蒂。”

    “为了留住平安的心,必须要让林丹师消失得远远的,绝不能让平安怀疑到龙阳宗身上。”

    思来想去,他决定明日的众神山之行,让刘长老和莫长老两人陪同平安和林丹师前去。

    到了众神山之后,再让莫长老行贿神使,让神使把林丹师永远的留在众神山。

    当然。

    此次十大宗门挑选出来的这十位天骄,全都是为众神山选拔的人才。

    但,十人之中,只有一人有机会留在众神山。

    如果那位被众神山看重的弟子,侥幸是平安,龙阳宗将会获得数之不尽的好处。

    如果,平安没留在众神山,正合龙阳宗宗主之意。

    等平安回来后,敲打敲打他,正式收他为关门弟子。

    以后,他就是龙阳宗的未来。

    一场热闹的盛会,就此落幕。

    龙阳宗宗主在气势恢宏的宴客厅里,宴请了九位宗主。

    翌日。

    天一亮。

    十位天才弟子,便在各大宗门长老,乃至副宗主的保护下,离开龙阳宗,前往众神山。

    林毅与平安同行,龙阳宗刘长老和莫长老担任保镖之职。

    同行的还有水冬青道长。

    这位风骚百媚的女道人,昨晚在宴会大厅上,对林毅释放出狐媚诱惑手段,结果没能成功。

    林毅根本没鸟她。

    这位以魅惑著称的女道人很受打击,所以决定,担任清水宗保镖,和另外一位长老,保护清水宗那位天才,前往众神山。

    她甚至在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在赶到众神山之前,拿下林毅。

    离别的气氛,总是令人神伤。

    十位宗主都对自己的爱徒,好一番叮嘱。

    龙阳宗宗主甚至慈爱的,拍了拍平安的肩头,和蔼道:“平安,为师祝你一路平安,若是能留在众神山最好,若是没留下,一定要回来,龙阳宗永远是你的家。你我虽无师徒之名,但你在为师眼里,你就是我最宠溺最疼爱的弟子,平啊,你一定不要辜负为师啊。”

    为了表现出对平安的不舍之情,他甚至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看上去真的是难舍难分啊。

    平安躬身施礼,一脸诚恳道:“平安谢过掌门。还请掌门放心,平安若是无缘留在众神山,一定会回来的。”

    自始至终。

    平安都未提拜师之事。

    这令龙阳宗宗主心生不悦。

    不过,他脸上没表现出分毫。

    他又拍了拍平安的肩膀,一脸不舍道:“去吧,不要让为师等太久。”

    说罢。

    他甚至颤抖着身子,艰难的转过身去。

    平安一躬到底,抿紧嘴唇,转身离去。

    就这样,十位天骄上路了。

    他们乘上飞行坐骑,在神使的引领下,冲天而起。

    龙阳宗宗主抬头望天,左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方丝帕,他用丝帕反复的擦拭,曾拍过平安肩头的掌心。

    龙阳宗的飞行坐骑,是一只二十多米长的血秃鹫,后背宽阔平坦,可以搭载八九个人。

    林毅和平安并肩盘坐。

    两人对面是莫长老和刘长老。

    风骚百媚的女道长水冬青,却也厚着脸皮,坐到了秃鹫背上,坐在林毅旁边。

    她笑问林毅:“林丹师,曾与你谈论过博弈棋术,今日无事,在这秃鹫背上,我们手谈一局如何?”

    林毅道:“好呀。”

    棋局摆开。

    两人相对而坐。

    一方执黑子,一方执白子。

    “请。”

    水道长收起轻浮的心态,对林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林毅微微一笑,抬手落子。

    水道长随之落子。

    在这万米高空之上,在白云与晴空之间,两人于棋局上展开搏杀。

    第一局。

    水冬青输了。

    输得莫名其妙。

    她觉得,自己明明已经占据了优势,开始主导整个棋局。

    但,却在林毅信手随意的落了几颗棋子后,棋盘局势竟然陡转。

    她开始变得步履艰难,捏着棋子好半天,无法落下,白皙光洁的眉头上,都拧成了疙瘩。

    然后,她就输了。

    输给林毅三子。

    她很不服气,排兵布阵,开战第二局。

    第二局,她又输了。

    输得惨不忍睹。

    她明明已经占据了优势,可是林毅突然巧妙落子,然后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这一局,她又输给林毅三子。

    她很不服气,撸起袖子,奋战第三局。

    这一局,她一改之前的浮躁,静下心来,稳扎稳打,步步为营。

    可结果,她还是输了。

    输得一点儿都不惨烈,甚至有点儿安静的味道。

    她终于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草木皆兵,暗藏杀机。

    这一局,她又输给林毅三子。

    她愣住了。

    任何事情都是再一再二不再三,如果说先前两次,她都输给林毅三子,都是巧合,那么这第三次还是输了三子,这就绝不是巧合。

    这说明,林毅的棋艺远胜于她。

    若非如此,怎能将棋艺火候掌握的如此如火纯情,每局只胜三子?

    水冬青深深看了林毅一眼,心中无比震撼。

    一个如此年轻的棋道高手,只怕他也就二十来岁,但却具有巅峰大师级棋手的实力,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这个时候,一旁的莫长老说话了。

    “水长老,你已连输三局,好好休息一下,清理清理思路,让老朽来和林丹师博弈一局怎么样?老朽也是同道中人,刚才在一旁看你们下棋,我手痒的很。”

    水冬青二话不说,把位置让给莫长老。

    莫长老对林毅笑道:“林丹师,咱们来下一局,打个赌怎么样?谁要是输了,从这秃鹫背上跳下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