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798章 庄子《齐物论》白话文(一)

    南郭子綦坐在几案的后面,仰面向天缓缓地吐着气,那个样子好像不是人而是某个物在缓缓地冒着气。

    他的学生颜成子游陪站在他的跟前,问道:“这是怎么啦?老师?人的形体诚然可以使它像干枯的树木那样,难道?人的精神和思想也可以使它像死灰那样不能复燃吗?我们真的能够做到:形如槁木、心如死灰?老师你今天坐在那里的样子,跟往昔坐在那里的样子大不一样!老师?”

    子綦回答说:“偃,好!这个问题你问得很好!今天我忘掉我自己了,你知道吗?修炼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自己忘掉,不要把自己当成人,而是当成物,与大自然中的其他物一样。

    忘掉自己就是忘掉人世间的是非、对错,不被世俗所困惑。从世俗中跳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忘掉自己。

    你只听到过‘人籁’却没有听到过‘地籁’,你即使听到过‘地籁’却又没有听到过‘天籁’啊!”

    子游问:“我冒昧地请教老师?什么叫‘人籁’?什么叫‘地籁’?什么叫‘天籁’?我为什么只听到过人籁却未必听到过地籁,即使我听到过地籁为什么又没有听到天籁?”

    子綦说:“大地吐出来的气,名字叫风。风不发作则已,一旦发作起来,大地上的许多窍孔都跟着怒吼。

    你难道没有听过那呼呼的风声吗?

    高山陡峭之处突兀的山石、百围大树的树干和树枝,以及树干上的无数窍孔。它们有的像鼻子,有的像嘴巴,有的像耳朵,有的像柱子上插入横木的方孔,有的像圈围的栅栏,有的像舂米的臼窝,有的像深池,有的像浅池。

    风吹起来的时候,它们发出的声音,像湍急的流水声,像迅疾的飞箭声,像大声的吆喝声,像细细的呼吸声,像放声叫喊,像号啕大哭,像山谷里的回音,像鸟儿的鸣叫。又好像前面在呜呜唱导,后面在呼呼随和。清风徐徐就有小小的和声,长风呼呼便有大的回应,迅猛的风停歇了,所有窍穴也就寂然无声。

    那就叫地籁!大地发出的声音。

    你没有听到风吹过所发出的那些声音,难道你没有看见风儿吹过之后万物随风摇曳的样子吗?

    那就是风!风!大地吐出的气!”

    子游说:“地籁是风吹过万种窍穴所发出的声音,人籁应该就是用人的嘴巴吹气通过并排的竹管所发出的声音。我再冒昧地向老师请教,什么是天籁?”

    子綦说:“天籁就是天地间万物发出的各种声音的大合奏,这个大合唱就是天籁之音。天地间各种声音的发生和停息,都是出于自身,发动者还有谁呢?

    比如说人籁,你说的人籁只是嘴巴吹气通过并排的竹管所发出的声音?难道?说话、笑声、哭声等等就不是人籁?”

    有智慧的人一副豁达、闲散地样子。有点小聪明的人则喜欢斤斤计较,分清你我的界线;

    某些言论听起来似乎有道理,给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就好像猛火烈焰一样气焰凌人。而某些言论听起来合乎人心,分析得很细致。但是!却显得很繁琐,听多了又觉得好像什么也没有说,不能给你决定;

    睡觉时常常把白天经历的事带到梦里,醒来后觉得精神上舒畅多了。跟外界接触,与人打交道,就这是样子:整日里勾心斗角,没完没了。

    有的人显得疏怠迟缓,有的人显得高深莫测,有的人辞慎语谨。遇上一点小事显得惧怕惴惴不安,遇上大事就显得惊恐、失魂落魄。

    有的人说话就好像利箭发自弩机快疾而又尖刻,其实!是与非、对与错都由此而产生;而有的人则不这样,他们不发表言论,好像与人约定或者是发誓诅咒不发表言论一样。其实不是!而是他们在等待时机,寻找对方的破绽从而一举击败对方。

    有些人的声音:就好像秋风和冬天的寒风一样,风声之后,季节变更。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日益消毁,进入衰败;

    他们沉缅于所从事的各种事情,致使他们不可能再恢复到原先的状态了;

    他们心灵闭塞好像被绳索缚住,不能放开心灵、放开眼界看待问题。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进入衰老、颓败状态。哀莫大于心死,一个人心思放不开,就没法使他们再恢复生气、恢复当初了。

    他们欣喜、愤怒、悲哀、欢乐;他们忧思、叹惋、反复、恐惧,他们躁动轻浮、奢华放纵、情张欲狂、造姿作态。

    他们的各种表现、需求的声音,就好像乐声从乐管中发出,又像菌类由地气蒸腾而成。这种种情态,日夜在他们面前更换与替代,他们却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

    算了吧,算了吧!一旦懂得这一切发生的原因,不就明白了这种种情态的发生、形成了?

    为什么人们会这样呢?

    因为!世人都没有站在更高地角度、视野来看待问题。而只是单纯地站在人的角度、社会的角度来看问题。而没有跳出人的角度、高度这个圈子来看待问题。

    为什么要跳出人的角度、高度,人类的角度、高度这个圈子来看待问题呢?

    因为!人只是天地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万物一样,只是天地中的一分子而已。就好像我们人体内的五脏肺腑一样,五脏肺腑只是人体的一部分。

    五脏肺腑也不能站在自己的角度、高度这个圈子来看待问题,而要站在人体这个整体的角度、高度上来看待问题。所以!人类也不能站在人、人类的角度、高度这个圈子上来看待问题。而是要站在天地这个整体的角度、高度上来看待问题。

    由此类推!所以!我们要站在道的高度上来看待问题!

    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地,都不是非此即彼。而是!都是相互的、彼此的。都是你、我、大家的共同组合。

    这样的认识是对的,接近于事物的本质。然而!我们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感觉这一切好像都是受什么所驱使的?好像有一个主宰,主宰着一切,让我们组合成一个整体。却又寻不到这个“主宰”的端倪。

    我们通过实践并得到验证,却又看不见它的形体。这个主宰是真实存在的,却又无法用具体形态来描述它。

    如果以上所说的大家还不能理解的话?那么!我们来举一个例子吧!就以人来举例子吧!

    人的身上有众多的骨节,有眼、耳、口、鼻、等九个孔窍和心、肺、肝、肾、等六脏,这些东东全都齐备地在我的身体里,我跟它们哪一部分最为亲近呢?你对它们都同样喜欢吗?还是对其中某一部分格外偏爱呢?

    如果有偏爱的话?那么?哪个部分成为臣妾呢?哪个部分成为奴仆呢?哪个是主要的呢?哪个是次要的呢?

    要知道!它们可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

    如果有偏爱的话,有了臣妾和奴仆之分的话?那么?臣妾与奴仆之间能不能相互协调配合呢?还是轮流做为君臣呢?今天你是老大,明天他是老大,皇帝轮流做?

    要知道!它们可都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

    如果有偏爱的话?我们能放弃我们身体上某个部分吗?

    事实上说明,那是不可能的!无论我们放弃我们身体上的某个部分,我们的身体就残缺了。

    我们跳出这个圈子,不说人与人体了,我们来说天地间的万物。人也是天地间的一物而已!人类并不是万物中的主宰,人也是依赖大地、万物天地日月而生存的。

    天地间真的有什么“主宰”存在其间?我们无论是找到了这个主宰的存在或者是没有找到,那都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增益和损坏。

    任何事物都不是孤立地,都不是非此即彼。而是!都是相互的、彼此的。都是你、我、大家的共同组合。

    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去争什么谁是主宰、谁是老大、谁是主要、谁是次要!因为!大家都是一个共同地组合体,都是某个整体中的一部分。

    天地造化而形成人,但不要忘记:我们只是一个生命的过程,我们并非长生不老,我们是要死的。

    其实!生命是很脆弱的,在人类的最初,是要与大自然对抗,在大自然中求生存。好像与生命赛跑一样,不能停下来,停下来我们就会死掉!想起这些,真的!觉得做人真的很可悲。

    人的一生好像被奴役了一样,就这样为了生存而忙碌,没有停息的时候。一辈子都这样,困顿了、疲劳了都不知道停下来休息。好像一个迷失了方向的人不知道回家的路了,一直在寻找回家的路,在不停地走,不能停息下来,停息下来就找不到家了。如果我们的人生是这样地,那么?我们的人生岂不是悲哀了?

    有人说,人是可以长生不老的!可是?如果我们是这样地人生,我们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我们的人生就是这样好像被奴役了一样,一生劳碌不停?除了劳碌还是劳碌?

    随着人的衰老,生命的终结,我们的思想、精神,以及我们所有的感情,对亲人、子孙的感情,都一块儿终结了。死了!我们就从人世间消失了。难道?这不是做人的一大悲哀吗?

    人的一生,难道就是这样过去的吗?就是这样迷昧无知吗?难道?就只有我一个人才这么认为的,认为世人大多数人都这样地迷昧无知?而世人当中就没有人跟我一样,也认为世人大多数人都这样地迷昧无知的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