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04章 庄子《齐物论》白话文(七)

    齧缺问王倪:“你知道各种事物之间有相同、相似的地方吗?”

    王倪说:“我怎么知道呢?”

    齧缺又问:“你知道你所不知道的东西与你所知道的东西之间有联系吗?”

    王倪回答说:“我怎么知道呢?”

    齧缺接着又问:“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那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王倪回答:“我怎么知道呢?虽然这样,你这么问我,那我就试着来回答你的问题。你怎么知道我所说的知道不是不知道呢?

    我们是站在哪个标准上来评说对与错呢?正确与不正确呢?

    你又怎么知道我所说的不知道不是知道呢?

    我们是站在哪个标准上来评说对与错呢?正确与不正确呢?

    我也来是问一问你:人们睡在潮湿的地方就会腰部患病得风湿,甚至会因此而半身不遂。那我问你:泥鳅也会这样吗?人们住在树上就会心惊胆战、惶恐不安。那我问你:猿猴也会这样吗?

    人、泥鳅、猿猴三者,究竟谁最懂得居住在哪里合适呢?

    人以牲畜的肉为食物,麋鹿啃食草芥,蜈蚣嗜吃小蛇,猫头鹰和乌鸦则爱吃老鼠。

    人、麋鹿、蜈蚣、猫头鹰和乌鸦这四类动物究竟谁最懂得真正的美味呢?

    猿猴把猵狙当作配偶,麋喜欢与鹿交配,泥鳅则与鱼交尾。毛嫱和丽姬,是人们称道的美人,可是鱼儿见了她们潜入水底,鸟儿见了她们飞向天空,麋鹿见了她们飞快地逃离。

    人、鱼、鸟和麋鹿四者究竟谁最懂得天下真正的美色呢?

    以我来看,倡导仁与义是开始,是与非的争辩是延伸、发展,才让这个社会纷杂错乱起来的。

    我怎么知道儒家与墨家,以及诸子百家在争辩什么呢?我怎么知道他们是站在什么立场、角度上来争辩的。他们是站在泥鳅、猿猴、猫头鹰、乌鸦、蜈蚣、麋鹿还是人的角度上来争辩的呢?还是?站在道的角度上来争辩的呢?”

    齧缺说:“你不了解利与害,儒家与墨家的争论,以及诸子百家之间的争论,他们都是为人、为生。你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那么!至人也不知道其中的利与害吗?”

    王倪说:“别跟我说至人,至人实在是神啊!林泽焚烧不能使他感到热,黄河、汉水封冻了不能使他感到冷,迅疾的雷劈山岩、风卷大浪都不能使他感到震惊。若真的这样,他便可驾驭云气,骑乘日月,遨游四海之外。死和生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变化(生是代表某个事物的死亡新生事物的开始。新生事物的开始,预示着一天天走向死亡。死亡又意味着新生事物的诞生),何况利与害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呢?他在乎吗?他懒得跟你争辩。”

    瞿鹊子向长梧子问道:“我从孔夫子那里听到有人谈论说:圣人不计较小事、不关心琐细的事,大大咧咧地,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不追逐私利,不追逐多余的东东,也就是不追逐身外之物;不逃避遇上的灾难或者是问题,敢于面对问题;

    不喜好贪求,没有不良的嗜好;

    不因循成规,不按照别人的方式方法行事,一切按照自己的方法行事,用自己的脑子思考问题,不盲从;

    没说什么又好像说了些什么,用行动、态度来表明立场;

    说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说,他们不参与别人的争论,站在一个旁观者的立场,站在更高的角度、立场来说。所以!说了等于没有说,一般人听不懂、不理解。

    因而遨游于世俗之外,好像不是人。

    孔夫子认为这些都是轻率不当的言论,认为没有人可以做到,也不可能做到。而我却认为说得很好、很精妙,这正是我们学习和效仿的榜样。先生你认为怎么样呢?”

    长梧子说:“这些话,就算黄帝听了也会疑惑不解的,而孔丘他怎么能够理解呢!而且!你也得意得太早,就好像见到鸡蛋便联想到报晓的公鸡,好像就有了公鸡似的;见到弹弓便联想到烤熟的斑鸠肉,好像已经获取了斑鸠似的。

    其实!那还早着些!还没有达到道家修炼的最高境界呢!

    现在!我就给你随便地说一说,你也就随便地听一听。

    怎么不依傍日月,怀藏宇宙,跟万物吻合为一体呢?怎么不置各种混乱纷争于不顾,把卑贱与尊贵都等同起来呢?

    世人总是一心忙于去争辩是非对错,争论不休。圣人却好像十分愚昧无知,没有觉察、感觉似的。

    其实!圣人站在道的高度上,站在更高地境界上来看待世事的。圣人纵观人类历史和古往今来自然界的变迁,而验证了“道”。所以!圣人不为纷杂错异的世事所困扰,内心纯净。

    人与万物一样,都只是大地上的一个物种而已,都只是天地的一分部而已,都是道。

    我们要是站在这个高度上看待世事、万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人与万物之间的相处,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社会就不会这么混乱。人与人、人与万物之间的相处,就会相互蕴积,形成浑朴而又精纯的状态。

    我怎么知道人们都贪恋地活着,他们的人生是不是就没有困惑和苦恼了呢?我又怎么知道人们都害怕死亡,他们的人生是不是就像走失的孩子不知道家在何处,不知道回家了呢?

    活着!难道我们就没有困苦了吗?死亡!难道我们可以逃避吗?

    丽姬,是艾地封疆守土之人的女儿,因为长得漂亮,晋国征伐丽戎时俘获了她,没有杀她。她当时哭得泪水浸透了衣襟,以为自己完蛋了;等到她进入晋国王宫,被宠为夫人跟晋侯同睡一床,吃着美味菜肴时,后悔当初那么伤心地哭泣,差点错过了好日子。

    所以!我们又怎么知道那些死去的人,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是那么地贪生呢?我们又怎么知道死后的生活是不是就不如活着的时候呢?就好比丽姬那样?以为完蛋了,却享受着荣华、奢侈。

    睡梦里饮酒作乐的人,天亮醒来后面对现实生活中的困苦,回想起梦中的快乐生活,很可能会痛哭饮泣;睡梦中痛哭饮泣的人,天亮醒来后又要去逐围打猎,回想起梦中的痛苦,觉得是那么地可笑;正在做梦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以为是真的,是现实生活;有时!在梦中还做了一个梦,醒来后还会占卜刚才所做之梦的吉凶。真正醒来后,才知道刚才做了一个梦中梦。

    人在最为清醒的时候,才知道人生就好像是一场大梦。而愚昧的人,则以为他很清醒,好像什么都知晓什么都明了。其实!他们的人生就跟做梦没有两样。

    不管是梦还是现实,都是由意识、思想来决定行动的。是因我们意识到了,思想到了而后开始行动。所以说,梦与现实都是一样地。

    人生如梦,在梦的世界里与在现实的世界里,我们的境遇恰恰相反!

    在现实世界里,我们可能是牧人,但在梦的世界里,我们可能是君王。在现实世界里,我们可能是君王,但在梦的世界里,我们可能是个牧人。

    所以说!君王尊上、牧人卑下,这种观念实在是浅薄呀!

    孔丘和你都是在做梦,活在梦的世界里,幻想着未来的美好,心里自我满足着。我说你们在做梦,活在梦的世界里,其实我也在做梦,以上说的都是梦话。

    上面讲的这番话,听起来觉得它很奇特、怪异,让人不解。但我相信!万世之后一定能够遇上某位大圣人,理解这一番话的含义。这样地大圣人,恐怕也是难得一遇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