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05章 庄子《齐物论》白话文(八)

    假如我和你展开辩论,你胜了我,我没有说不过你,那么,你说的就是对的吗?我说的就是错的吗?

    假如?我胜了你,你说不过我,那么,我说的就是对的吗?你说的就是错的吗?

    我们两人到底谁说的是对的呢?如果你是对的,那么我就是错的。如果我是对的,那么你就是错的;还是?我们两个都是对的?或者都是错的?

    我和你都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而世人原本就很蒙昧、成见,我们又能让谁来给我们的争论作出正确的判断呢?

    让跟你观点相同的人来判断吗?既然他的看法跟你相同,又怎么能作出正确的判断?

    让跟我观点相同的人来判断吗?既然看法跟我相同,又怎么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呢?

    让观点不同于我和你的人来判断吗?既然看法不同于我和你,又怎么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呢?让观点跟我和你都相同的人来判断吗?既然看法跟我和你都相同,又怎么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呢?

    既然这样,那么我和你跟大家都无从知道谁对谁错。那么?我们还要等待别的什么人来给我们判断呢?

    就当我们的辩论是一种声音,而不是言辞。比如说:就像大自然中的风声、鸟声、树叶发出的声音,野兽发出的声音,等等声音。如果是这样地话?我们还争论什么呢?我们还有争论、辩论的必须吗?

    我们的争论,不过是一种发出来的声音而已!

    就好比鸟与鸟之间的叫声一样,我们去分辨这只鸟它叫的是什么意思,那只鸟它叫的又是什么意思,有必然吗?都不过是一种声音而已!

    既然无法判断谁是谁非,那么!我们就不去纠结这个了!我们跳出辩论这个圈子,来说说我们到底为什么要争论对错?我们为什么要辩论?

    结果!我们就会发现,我们辩论的目的,都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为了更好地生存而已。儒家与墨家的争论,也不过如此!

    既然这样,大家都是为了更好地生存,我们又何必去辩论呢?我们就顺其自然吧!适应环境,努力地活着,才是我们的追求!

    如果我们能够放弃那些无谓地争辩,放弃那些无意义地追求,为活着而活着,我们就可以享尽天年,活到终老,完成我们这一次做人的生命过程。

    什么叫顺其自然?顺其自然就是顺应事物的自然发展,不去人为的干预。站在不同事物的角度、立场上,就会有对与错之分。站在这个事物的角度、立场上看待问题,这样认为就是对的。但是!站在另外一个事物的角度、立场上看待问题,那么!一定是错的。

    所以说!我们要是跳出这个圈子,站在道的高度上而不是站在人的高度上看待问题,那么!你们的争论,包括儒家与墨家的争论,都是徒劳。你们的争论,本来就没有对错、是非之分。

    因为!你们的争论都不过是为了活着,为了生存。

    如果我们跳出这个圈子,我们站在道的高度来看待人生,那么!我们就会发现:人与万物一样,都只是天地中的一物而已,都只是一次生命的过程而已。所以!我们没有争论的必要!

    所以!我们还是站在道的高度上,忘掉死生、忘掉是非。让我们认识的境界更上一层楼,到达无穷无尽的境界,就跟道一样,无穷无尽。因此!圣人不去与人争论是非、对错,他们站在更高的认知境界上,看待人间世事。站在道的高度上看待事物,看待人间事。”

    影子的影子问影子:“你刚才走着好好地,怎么现在又停下了;你刚才坐在那里,怎么现在又站起来了。你这影子,你怎么没有自己的节操呢?”

    影子回答说:“我是影子,有阳光照射物才有我影子。阳光照射的角度变化了,或者是物移动了,我就跟着变化、移动,我怎么没有节操呢?

    你要说我没有节操,那么!我所依赖的那个物它才没有节操呢?你要说我所依赖的物没有节操,那么!阳光它还没有节操呢!

    我所依赖的那个物难道像蛇的蚹鳞和鸣蝉的翅膀吗?长在阳光的身上,那样!就看不见我影子了。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怎么就成了影子呢?我又怎么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我做影子又有什么不好呢?”

    其实!世人都是影子,或者是影子的影子。影子的影子依附影子而存在,影子依附别人、他物而存在。别人、他物又是依附于阳光而存在。

    世人都是影子,那么?谁是阳光呢?

    阳光就是那些我们所依附的那些人!

    谁是我们所依附的那些人呢?

    我们所依附的人,就是儒家或者墨家,就是那些教导我们如何生活的人。

    世人都是影子,或者是影子的影子。我们都是影子,或者是影子的影子,都依附于他人而存在。我们都是影子,没有自己,我们依附于别人而存在。

    我们都是影子,我们没有自己的节操,别人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别人走我们走,别人停我们停!

    我们都是影子,所以没有脑子,依附于别人!因为我们是影子,所以依附于别人。

    曾经庄周梦见自己是一只蝴蝶,翩翩起舞,自由自在的一只蝴蝶,感到特别地愉快和惬意,觉得这就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庄周,还以为自己就是蝴蝶。

    突然间他想起来了,顿时惊惶不已:我到底是庄周呢?还是蝴蝶呢?不知是庄周梦中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梦中变成了庄周呢?

    庄周与蝴蝶必定是有区别的,庄周就是庄周,蝴蝶就是蝴蝶。人与蝴蝶都来源于道,都是经过无数年演变而成的。一个变成了人、变成了庄周;一个演变成了昆虫、变成了蝴蝶。

    这就叫做物化,大家都是由道演变而来的,演变成不同的物种。人是一种物种,蝴蝶也是一种物种,树也是一种物种,野兽也是一种物种……大家都是一种物种。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