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09章 容儿为了报恩

    “哭什么哭?我又没有打你?你这个娃?唉!好好好!我的个祖宗!我叫你祖宗了好不好?你别哭!尼玛地!你哭你娘要是听见了,我没有打你都变成打你了!我有理都说不清了!唉!”

    “哇哇哇……”

    无论黑衣师兄怎么劝,慎根就是哭,叫他祖宗他也不理。

    听到这里,庄子摇头苦笑了起来。

    他想进入黑衣师兄的大脑系统,结果,一样是失败的。可见!黑衣师兄是不想他进入他的大脑系统,不想说明事情的经过。

    从黑衣师兄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容儿只身去了宋国都城,把慎根交给他了。让他带着慎根去齐国都城找养娘,把慎根交给养娘。也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黑衣师兄就答应了。

    可这?容儿是有身孕的人啊?

    容儿已经有几个月身孕了,她去都城做什么?不但不能做什么,还让人为她担心。

    可他就是找不到容儿的影子,无法阻止,也只能干着急。

    慎根哭了好一会儿,又突然想起了什么?停止了哭,还笑了起来。

    黑衣师兄见慎根这个小祖宗不哭了,看着他不解。

    正在这个时候,慎根笑了一下,带着眼泪叫道:“爹!爹!爹……”

    说着!他还用小手抹了一把眼泪,好像很坚定地样子。

    “儿子!儿子!儿子!……”

    看到这里!庄子眼泪狂奔!

    “爹!爹!爹……”

    看来!儿子就会这么一句,除了叫爹外,他是什么话也不会说。

    “儿子!儿子!爹想你!儿子!”

    “爹!爹!爹!咳咳咳……”慎根叫着,一个人精神病一样地笑了起来。

    黑衣师兄见状,猜想出来了:这小子暴露了他的行踪。很有可能!庄子来了,庄子正入侵了他的大脑,让这小家伙着了魔。

    “你爹是不是来了?你?小家伙!你?你把我们都暴露了。”黑衣师兄报怨着,解除了屏蔽,把自己暴露出来。

    看见黑衣师兄了,庄子从儿子的大脑系统中退了出来,闪身进入黑衣师兄的大脑系统。

    “你干吗呢?你干吗呢?容儿呢?”庄子急不可待地问道。

    “容儿!唉!”黑衣师兄也不再隐瞒,说道:“都是这小家伙,暴露了!暴露了!唉!容儿她!去了都城!我拦不住!我?我失职我?”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黑衣师兄摇头道:“我拦不住她!唉!你?你也别怪我!我也没有办法!她与你分手的时候她就作好了打算,才痛快地答应跟你分手去齐国的。在那个时候,她就有了打算。”

    “哦?”

    “她要是说她不去齐国,一定要跟你去都城,你一定不会答应,所以!她就痛快地答应了。你?你应该心里有数啊?你?”

    庄子摇了摇头,说道:“我当时心里很乱!我?我哪里想那么多了?我?我只希望她去齐国,永远不要回来!在齐国,她是安全的!

    我们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了,我们现在是有家室的人,是有儿子的人,我们是有牵挂的人,我们?哪里能这样呢?你你你?你拦不住她你应该告诉我啊?我又没有屏蔽信息,你?”

    也就在两人进行心理交流的时候,黑衣师兄怀里躺着的慎根,收敛起了脸上的微笑,变得一副傻傻地样子。就在这一刻,他的眼角涌出了泪水。

    可以想象!这个还不会说话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事了。他知道!只是心里想着那个叫爹的人,却再也见不到那个喜欢自己的爹了。命运已经作出安排,让他远离亲人,远离故乡,流落他乡,隐姓埋名……

    一个孩子的内心里,虽然还不懂得那么多。可他知道,他没有看见爹,那个叫爹的人,已经好多天都没有看见了。还有!娘亲也不见了。

    在这之前,他哭喊过,可是没有用,他哭喊不来爹娘,只有面前这个黑衣人,对他是既爱又厌。

    黑衣师兄用他那粗壮的手,抹了一下慎根眼角流出来的泪水,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他知道!这娃又想爹娘了!

    本来还不会叫爹的娃,因为想念,才学着叫爹了。

    看着儿子眼角流出的泪水,庄子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没有办法!爹爹无能,不能保护你周全!为了你能活下去,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只能将你送去齐国,只能将你隐姓埋名。

    当看到儿子那个大骨架、大个子时,庄子的心里又好受了许多。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有一个高大、强健的体格,有一把好力气,就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

    爹爹不希望你成为一代君王,也不希望你拥有亿万财富,只求你平安一生。

    人生只是一次生命的过程,世事浮云,你能活到终老就好!

    “谁也阻止不了她!”

    黑衣师兄从情绪中出来,说道:“容儿说,要不是戴大侠,她在八岁时就死了,是戴大侠给了她第二生命。所以!这次在戴大侠有难的时候,她不能不管。

    她说!她已经有儿子了,她的人生已经很满足了。为了报恩,她可以去死……”

    “这这这?容儿?她怎么那么傻呢?她她她?她的腹中不是又有一个生命了。她她她?她怎么能这样呢?呜呜呜!”庄子着急得哭了起来。

    “容儿说!腹中婴儿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她还没有长完全,还不为人。”

    “她?她她她!她这个娘亲?她?”庄子哭道:“一人受成形,就是人了!她她她?呜呜呜……”

    黑衣师兄这才劝道:“容儿说?也许?这次戴大侠去都城是有惊无险呢?我们何必往坏处想呢?容儿说!当命运之神来临的时候,我们无法预料命运之神是如何安排的?如果命运之神让我去死,我自去死!我们是不可以逃避的!当命运之神给予我们幸运,我们还会逃避吗?”

    这是一次对生命的考验!

    也是对一个人信念的考验!

    作为一个道家,作为一个儿媳妇,作为一个受人之恩而活下来的人,当恩人有难的时候,我们还在意自己的生命吗?如果没有恩人相救,我们就没有如今的生活。我们活着,都是赚的!

    何况!这个人是我的婆婆、儿子的祖母、夫君的娘亲……

    舍我其谁!此时!正是时候!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