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15章 猜不出宋剔成的用意

    大监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道:“是!”

    “等等!”

    宋剔成又招手道:“把她带到伍公公那里。”

    说着!转身一个人往回走。

    大监不知道主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跑着进了地牢办公室,把情况对牢长说了。

    在宋剔成来地牢这边的时候,牢长就得到报告了。他也不确认宋剔成是不是来地牢这边,还是路过?当确定宋剔成来了之后,他并没有出来迎接,而是!等候在工作岗位上。等到宋剔成来了,再下跪迎接。

    结果!他并没有等到主子过来,下来的是大监。

    大监把主子的意思说了,牢长一阵愁眉。

    “这?这?这?”牢长支吾道:“可总管他交待我了,任何人都不得见!这这这?”

    大监轻声喝道:“你是听总管的,还是听主上的?”

    牢长一听,吓得当即双腿一软。

    “呜呜!当然是听主上的!”牢长带着哭腔说道。

    “那不就得了!带人!”

    “是是是!”

    见牢长答应了,大监又转换了一下语气,说道:“你说?这?这主上他是啥意思?这?这?这?”

    牢长见没有外人,摇了一下头,说道:“你问我我问谁?这这这事?”

    两人来到地牢中,两个狱卒上前,把戴六儿的牢门打开,将戴六儿从墙面上取下来。

    牢狱中的戴六儿,没有了帽子,没有了面纱。她的脸上都刀剑的划伤,显得很狰狞。

    “走!”一个狱卒低声地喝道。

    就在这时!对面牢房内传来一阵铁链的哗啦响声。

    戴大官人见戴六儿被提了下来,将要被带走。先是楞了一下,随即!放声大笑!

    “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戴六儿!司城青莲!啊哈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痛快!痛快!啊哈哈!司城子罕!你儿子自家残杀了!啊哈哈……”

    戴六儿朝着戴大官人看了一眼,轻声地喝道:“你已经是个活死人了,你!”

    在确认戴大官人疯了之后,戴六儿的所有仇恨,也都只能安放在内心里。

    对于这种疯子,你还报什么仇?

    “把皮鞭拿来!”牢长吩咐道。

    一个狱卒看了牢长一眼,迟疑地去拿皮鞭。

    牢长伸手在地牢的墙面上抹了一把,再往戴六儿的脸上抹去。

    “戴大侠!对不住了!我们这些下人,做人难啊!把她的帽子和面纱拿来。”

    又一个狱卒赶紧去把戴六儿的帽子和面纱拿,帮其戴在头上,包裹在脸上。

    狱卒拿来皮鞭,递给牢长。

    牢长拿着皮鞭,在手上掂了掂,没有动手。

    “让女卒过来,把她身上的衣服弄脏!”牢长把皮鞭往旁边一扔,说道。

    一番伪装之后,在大监、牢长和几个狱卒的押送下,将戴六儿押送到伍公公闭关的地宫这边。

    这几天!得知戴六儿的身份后,牢长和几个皇家老狱卒,都感恩先君司城子罕对自己的恩德。所以!没有对戴六儿怎样。

    当年的屈公主,在宋国上下还是有一定口碑的,有不少人得到过她的恩惠。所以!得知戴六儿就是那个小公主司城青莲后,一个个都对其尊重。

    对于戴大官人,得知他祖孙三代人都陷害司城一家人后,一个个都恨不能杀了他。可主上仁慈,念在从小陪读的份上给他一条活命,大家才没有杀他。自然!活罪够他受了。

    戴六儿也猜不透宋剔成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想进入宋剔成的大脑,可宋剔成就是不理她,让她无从下手。这些天,她的魂都急飞,不知道庄子他们在外面的情况?

    现在的她!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是不是要道家取宋或者是庄氏取宋?对于现在来说,说这些都为时过早。只有等到宋剔成作出最后决定了,才能决定是否道家取宋或者是庄氏取宋。

    只有等到宋剔成是杀她或者是永远囚禁她,还是放了她,才是最后地结果。

    她现在担心的就是:庄子沉不住气,带着一帮道家隐士强行进入皇宫,把宋剔成给斩首了。

    在宋剔成还没有作出最后决定之前,你是不能这样做的。如果这样做了,就会给世人留下话柄。不管你是道家取宋还是庄氏取宋,都是你的不对。

    只有宋剔成逼你!杀了你娘亲,你才可以道家取宋或者是庄氏取宋!这样!你得到宋国的君位后,世人才无话可说。

    不是我谋反,不是道家谋反,而是!被宋剔成给逼迫的。

    今天!宋剔成亲自来提自己,应该是他要行动决策了。他想把自己怎样、把庄儿怎样、把她一家人怎样?也就看今天了。

    听说要押送自己到伍公公那里,戴六儿顿时有两种想法:一!宋剔成要杀她了,让她再见爹娘的画像一面。然后!宋剔成在爹娘面前,说出他杀人的理由。二!宋剔成要放她走,要当着爹娘的面交待一些事情。

    从宋剔成的表现来看,认她为妹妹、让她认祖归宗,那是不可能了。

    在大监与狱卒的押送下,戴六儿进了伍公公的地宫。

    在伍公公的地宫里,有爹娘的画像。伍公公感恩主子对他的好,在里面设置了祭台,时时祭拜。

    想起第一次来的场面,想起爹娘的画像,戴六儿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声地哭泣起来。

    牢长与大监把众狱卒喝退,押着戴六儿进入地宫。

    宋剔成端坐在地宫内伍公公平时打坐的地方,旁边的案几上摆放着冒着热气的茶水。见戴六儿押进来了,朝着大监、牢长两人摆手说道:“把她的手铐、脚镣卸了!”

    “主上!”大监看了戴六儿一眼,提醒主上道。

    “把她的手铐、脚镣卸了!”宋剔成很不悦地喝道。

    牢长也不得不提醒道:“主上!”

    “啪!”

    宋剔成大怒!抓起案几上的茶壶,砸向地面。

    “把她的手铐、脚镣卸了!”

    戴六儿见状,双膝一屈,当即跪在地面上,哭着叫道:“君兄!呜呜呜……”

    然后!趴在地面上大哭。

    “主上!”牢长也跪到近前,回禀道:“主上!钥匙都放在地牢那边,有专人保管,奴臣手上没有!主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